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24(True End)

 “什么全新的黄金岁月?什么更加美丽的新天地?没有法夫纳的世界,朕不需要!”路明非迎着飓风俯冲下去,高高举起胜利之剑。燃烧着烈火的莱瓦汀刺入地下,掀翻了世界树的树根。


巨大的世界树轰然倒塌,枝叶枯黄,生机式微。


 “哥哥你可真是名副其实的破坏大王,你把尤克特拉希尔推到了,我们以后住哪儿啊?”路鸣泽追随着路明非的背影,一脸肉痛。


 “没有师兄的世界,我不需要!”沙哑破裂的嘶吼引起了巨大的雪崩,路明非目眦欲裂,神色狰狞。他的泪腺已经干枯,精神濒临疯狂,他的怒火点燃了世界树的枝干,将天空和大地染成一片深红。


 “真拿你没办法啊,哥哥。”路鸣泽叹了口气,“既然如此,只好由我出点儿力,帮哥哥把你的小骑士找回来了。”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路明非转身按住路鸣泽的肩膀,利爪撕裂了他价格不菲的西装,“你竟然说要帮我?别骗人了!法夫纳死的时候,与奥丁决战的时候,你都拒绝了,而你现在却说要帮我?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你那么讨厌师兄,根本就不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了?哥哥你这样也太伤我的心了。我可怜的小心脏都碎成渣渣的了,不信你摸摸?”路鸣泽抓着路明非的手放在胸前,可怜兮兮地说道,“上一次我不帮你,你就用龙王之心去交换,这一次我要是再袖手旁观,天知道你会做出什么?”


 “我是死是活,与你无关。”路明非冷冷地说着,抽回自己的手。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路鸣泽仰天长叹,无奈地摇头,“究竟是谁欠了谁,我们之间早就分不清了。反正现在哥哥已经变成了完整的哥哥,我当然是每天都盼着你好好的。你心里难受,我也开心不起来,与其放任你做出不可挽回的事,还不如我受点委屈,遂了你的心意。唉,谁让我是最爱你的人呢?法夫纳算个屁,我才是哥哥的正宫,正宫就得有正宫的气量,不能跟那班嫔妾一般见识!”


 “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路明非瞪眼,握了握拳头又放下了。小魔鬼能帮他自然求之不得,对方掌握着梦境,而自己则掌握着生命。只要他们二人合力,就可以改变楚子航的命运。


 “楚子航的命运无法改变,他必须归还哥哥的龙王之心,这件事没商量。”见路明非又有发疯的趋势,路鸣泽的唇边升起一丝笑意,“但是我们可以改变法夫纳的命运。法夫纳之死是千年圣战的开端,也是世界命运的转折点。如果他没有被人类杀掉,哥哥就不会失去龙王之心,也不会被内忧外患联合逼死。当然,世界也不会是现在的格局了。”


 “那会是什么样的格局?”路明非淡淡地问。


 “我也不清楚,试试看就知道了。”路鸣泽向天地挥手,带着力挽狂澜的气势,“让我们重现法夫纳被杀前的场景,把哥哥的骑士从死神手中夺回来!” 


路鸣泽牵起路明非的手,下一秒两人便被一个冰冷黑暗的漩涡吸入其中。当路明非重新踏上坚实的土地时,发现自己正站在午后的莱茵河边。


阳光射入水面,照亮了河底璀璨的金沙。一个矫健的身影破水而出,双手举着彩釉陶罐。那是个英俊挺拔的年轻人,剑眉入鬓,目若朗星,薄唇抿成一条直线,透着坚毅的意味。他上身赤膊,小麦色的皮肤彰显着青春活力,下身是古希腊式的胯裙,腰间束着紧身布带。乍一看像是青年武士的打扮,但那双摄人的金色瞳孔出卖了他,永不熄灭的黄金瞳,那是只有龙类贵族才能获得的殊荣。 


 法夫纳!


再次看见那张熟悉的面孔,路明非激动得心潮澎湃。他不由得想要呼唤对方,却被路鸣泽捂住嘴,拉到一块巨大的岩石后面。


 “哥哥,别心急嘛,先看看你的小骑士想做什么再说。”


路鸣泽朝前方抬了抬下巴,路明非顺着他的指引望过去,就见青年上了岸,手臂轻盈地一挥,登时在脚下燃起一团高温焰火。他围着火堆写写画画,勾勒出繁复的矩阵,将陶罐里的金沙倾倒在矩阵中央。伴随着一阵炼金反应的光芒,金沙与火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枚纯金指环,安安静静地躺在午后的河岸上,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青年的眼中浮现出一丝欣喜的光芒,他默默拾起自己的劳动成果,从口袋里摸出一颗鲜艳欲滴的红宝石,小心翼翼地镶在指环上。


路明非心中微微一动,他不由得看向自己左手的无名指,这才意识到原来楚子航送给自己的婚戒大有来历。


 “尼伯龙根的指环,用莱茵河底珍贵的黄金打造而成。人间传说得到这枚指环的人,便会拥有世上无尽的权力和财富。”路鸣泽淡淡地陈述着,“只可惜它的诞生是为了献给尼伯龙根的主人,并非是为了积累罪恶的资本,引起利益与欲望的争斗。”


突然,远方响起了哒哒的马蹄声。青年顿时警戒起来,那双黄金瞳猛地收缩,燃烧的瞳光爆发出强烈的敌意。精心打造的指环被重新抛入河底,伴随着几声沉雄的长啸,青色的铁鳞在肌肉表面山一般隆起,青年迅速异化为一头古奥森严的巨龙。


一队全副武装的勇士策马而来,每个人手中都拿着明晃晃的屠龙剑。为首的那位一头太阳般灿烂的金发,如同大理石雕刻的面容,海蓝色眼眸涌动着北极冰原的风霜,神情倨傲不可逼视。


 “恺撒?”路明非吃了一惊。


 “不,那是英雄希格尔德,加图索家的先祖。”路鸣泽说,“人类的历史记载他的高祖父希吉是神赐之子,奥丁与人类王后所生的儿子,换句话说希格尔德是天空与风之王的直系血裔。”


 “原来是古代混血种……”路明非眯起了眼睛,“就是他杀死了法夫纳?真不可思议。法夫纳体内流淌着我的血,实力相当于初代种,能打败他的人可不多。”


 “超级混血种就是这些为数不多的人之一,况且这位'皇'手中还持有一件特殊的炼金武器。看到他手中的屠龙剑了吧,哥哥,那是象征着荣耀的圣剑GRAM,亚瑟王石中剑的原型。”路鸣泽解释道,“如果恺撒接受了尼伯龙根计划,他就会变成另一个希格尔德。本来红发新娘就是家族为他准备的祭品,大杀器帕西·加图索则是家族给他的铺路石,牺牲这两个人,他将获得可与纯血龙族比肩的力量。但那个中二病晚期坚持要靠自己的实力赢得世人的尊重,他拒绝接受加图索家的剧本。”


在两人谈话的同时,前方正上演着勇者斗恶龙的戏码。


 “赫瑞德玛国君的长子法夫纳哟,你为何摒弃人类的尊严,委身于恶龙之下?”希格尔德怒吼。


 “无论是作为人类还是龙类,我都不曾摒弃过自己的尊严。”法夫纳郑重回答。


 “还记得莱金么?他是我的老师,而你杀了他。”


 “那个人身上带有尼伯龙根的烙痕,他受雇于贪婪的人类,多次染指吾王的宝藏,惊扰神界的安宁。他罪无可恕。”


 “龙皇尼德霍格的巢穴在哪里?”


 “无可奉告!”法夫纳的龙吟回荡在山谷,庞大的龙躯张开了言灵领域,黑红色的气流在气界边缘游走,像是无数半透明的蛇。周围的飞沙走石全部被他点燃,巨龙喷吐着炽热的君焰,如同站在烈火祭坛的中央。


英雄们接二连三地战死,只剩下希格尔德和贝奥武夫。贝奥武夫不顾被巨龙咬断喉咙的危险,将屠龙剑刺入法夫纳的腹部,气绝身亡。按照历史的发展,接下来希格尔德就会趁机剜出龙心,砍下龙首。但是他无法做到了,因为一根骨刺射中了他的眉心,英雄无力地倒了下去。


王者悬浮在巨龙头顶,纯黑的长袍翻飞在空中,如同绽放的黑色曼陀罗。法夫纳抬起头,他仰望着那个从天而降的神明,暗淡的黄金瞳挣扎了数次,重新点亮:“陛下,请快离开这里!您怎么可以独自驾临这么荒凉的地方……太危险了。”


王者缓缓地降落,如云的广袖轻扬。他将手按在巨龙的头顶,盯着对方金色的眼睛,清冽的嗓音带着不容违逆的气势:“法夫纳,不要死。”


让濒临死亡的人重获生机,那是他独有的权能。任何龙王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剥夺生命,但能将生命赐予他人的,只有神。


 “对不起,又把您的手弄脏了。”法夫纳的伤口开始复原,他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王者的掌心,温驯地伏下伟岸的龙躯,“请坐到我的背上来,让我送您……回家吧。”


经过路明非的干涉,法夫纳看似逃离了死亡的命运。然而劫后重生的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某一天,他离开神域去莱茵河寻找遗失的指环,再也没有归来。巨龙法夫纳,被新的屠龙者杀害了。 


 “为什么?为什么!”现实世界中,路明非狠狠捶打着枯萎的世界树,痛不欲生。


 “大概是因为哥哥杀了希格尔德,触发了屠龙者为友人复仇的剧情。”路鸣泽摸着下巴,“要不我们重新LOAD一次?这回哥哥你就不要随便秒掉剧情人物了,想想其他办法怎么样?”


 “L/S大法?你当这是玩游戏么?师兄是活生生的人,不是游戏中的攻略角色!”看到小魔鬼的态度如此不认真,路明非的火“腾”地一下就冒起来了。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认真你就输啦。”小魔鬼摇头晃脑。


路明非气得没辙,难得小魔鬼肯配合,如此良机怎好错过,只能放手去做。


两人再次进入梦境。这回路明非吸取了教训,看见法夫纳二话不说拉着他就跑,躲过了和希格尔德小队的正面交锋。但是好景不长,天空与风之王双生子提前完成吞噬,进化为奥丁,龙族内乱爆发,法夫纳被潜入的死侍暗杀。


路明非不甘心,继续和小魔鬼重返梦境,试图找到复活法夫纳的一线希望。谁知命运竟跟他开起了玩笑,没有一次目标不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死亡,让路明非一遍又一遍地体会那种心如刀割的滋味。渐渐地,路明非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在拯救法夫纳了,而是通过不同的方式,无限循环这场痛失挚爱的噩梦。


第107次因果循环,人类通过几千年的努力,强势崛起。龙族与人类打响了圣战,法夫纳参战,英勇就义。


当巨龙的鲜血染红漫天的白幡,路明非终于明白了,自从他与法夫纳相遇,将那个人变为龙族,法夫纳的命运便陷入了死局。任他掌握着生命的权能,无数次地将那个人救起,也改变不了那个人的结局。见证所爱之人的死亡,这不是法夫纳的命运,而是他的命运。尼德霍格是神,以命运之力统治世界,他可以拯救任何人,唯一无法拯救的,是他自己。


 “都是我的错,是我把法夫纳的命运和我连在了一起。如果他没有遇到我,就不会引来日后的杀身之祸。”路明非拖着疲惫的身躯,将头深深埋进膝盖里。


 “纵使你不与法夫纳相遇,作为人类,他的结局无非是老死、病死、事故死,终究难逃一个‘死’字。”路鸣泽眺望着末日的光景,一字一顿。


 “生老病死才是人,不老不死的……是怪物。”路明非喃喃自语,此时的他心如死灰,身心俱疲。


 “父亲,为什么我不能作为人类诞生在这个世界上呢?我真的……不想被当做怪物啊!”


李雾月弥留之际的景象浮现在眼前,路明非突然笑了。说到怪物,所有流着龙血的生物都是怪物。还有谁比他这位龙族文明最深处的始祖更像怪物呢?他才是世上最大的怪物。如果他没有把龙族的血脉传承下去,李雾月就不再是不老不死的怪物,他的人类哥哥李元昊就不会惧怕他,也许他们就可以携手晚年,寿终正寝。


死并不可怕。比死亡更可怕的,是孤独。


师兄,为什么你总是先走一步……


 “哥哥,还要继续么?”路鸣泽蹲在他面前,轻声问道。


 “嗯,这是最后一次了。”路明非抬起头,“这一次,我想让你带我回到更加遥远的过去。”


 “不知哥哥想要回到哪个时代?”


 “你出生的前一天。”路明非握住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可以么?”


路鸣泽愣住了,对面那双赤金色的瞳孔太过坚定,太过耀眼,炽烈得几乎将人灼伤。


 “这就是哥哥得出的答案?”路鸣泽微微一笑,回握着他的手,“好!无论结局如何,我都尊重你的选择。”


很久很久以前,远到天地初开的时候,宇宙只是一片虚无的混沌。在这片混沌的核心地带,出现了一个飞速回旋的无底深渊——金伦加鸿沟。金伦加之北是“雾之国”尼福尔海姆,那里终年浓雾弥漫,被严寒所笼罩;金伦加之南,与尼福尔海姆隔岸相对的是“火之国”穆斯贝尔海姆,那里岩浆炽热,整日烈焰不熄。在这阴阳相济之下,某一日,从金伦加鸿沟那永恒的微光中诞生了最初的生命:世界树尤克特拉希尔、黑王尼德霍格。尤克特拉希尔用她的树枝孕育出第一对人类男女,而尼德霍格用充塞在诞生之地的冰雪创造了白王。


一望无际的冰原上,风霜相伴,白雪皑皑。世界以它最原始、最本真的状态展现在眼前。幼年尼德霍格坐在雪地上,照着自己的样子,精心打磨着一座冰雕。晶莹的雪花落在他的睫毛上,光滑如镜的冰面映出他的倒影,夜色的长发飘逸地垂落下来,一缕一缕打着波浪卷儿。那是黑王创造白王前的场景,随着尼德霍格将精神、灵魂与生命注入那座冰雕,龙族的血脉便得到了最初的传承。


路明非迈开脚步,来到年幼的自己面前。寂静的天地回荡着踏雪的声音,男孩抬起头,好奇地望着他,清澈的金眸闪烁着晨曦的光芒。


 “孤独么?”路明非低头看着男孩。


 “什么是孤独?”男孩露出困惑的表情。


 “孤代表‘王者’,独代表‘独一无二’。独一无二的王者,就是‘孤独’本身。”


 “我是王者,但并不是独一无二的。”男孩举起他的冰雕,“这是我弟弟,他出生以后,我就不再是一个人,也就不会孤独了。”


路明非摇了摇头:“孤独不是寂寞,有时候被很多人围绕着,还是会感到孤独。这种与生俱来的孤独叫做‘血之哀’,它会沉淀为一种得天独厚的力量,蕴藏在你的血脉中,传递给你的弟弟,你的子嗣,你的种族。”


 “那岂不是未来的大家都会孤独了?那他们是不是会很难过,很痛苦?”男孩有些焦急。


 “他们会成为凌驾于所有种族之上的神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刀刀见血不死不休,但是他们很难过,很痛苦,也很悲伤。”路明非缓缓地说,“因为他们不被这个世界所爱。”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男孩的脸庞被悲伤笼罩,赤金色的眼睛涌出大滴的泪水,“发自内心地微笑,发自内心地流泪,发自内心地喜欢彼此,这才是我想要的世界啊!”


 “这也是我曾经想要的世界。所以,我们共同来改变它,好么?”下一秒,路明非紧紧抱住了男孩,飞向了岩浆与冰屑交错的金伦加鸿沟。


赤金色的岩浆从裂缝中喷薄而出,壮观又惨烈,如同地狱一般。开端还是结束?天然的神葬所,还是孕育龙皇的摇篮?生与死,只在一念之间。


 “尤克特拉希尔,尼德霍格一命,换我全族同胞的幸福,公平?”


 “公不公平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心之所向,就是所谓的‘天道’。”世界树的枝叶沙沙作响,好似细语呢喃,“以神之血谱写新世界的镇魂歌,还有比这更合适的么?”


龙和人一样,最开始只是降临在这个世界的孩子。血之哀,让这些孩子失去了被爱的机会。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一次,希望你们可以作为普通的孩子,在父母家人的祝福中,呱呱坠地。事到如今,需要获得救赎的已经不只是法夫纳一人,还有千千万万的龙族子民。龙的历史,悲伤的血脉,弃族的命运,就由龙皇尼德霍格来斩断。


能杀死黑王的,只有黑王自己。


 “抱歉了,小魔鬼。”最后看了路鸣泽一眼,路明非抱着男孩沉入了那道无底深渊,瞬间便被炽烈的岩浆吞没。


 “祝你好运,哥哥。”小魔鬼的身体在虚空中崩解散落,化作粒粒微尘,“如果有来生……我们还做兄弟。”




作者有话要说:

打开百度一搜,发现这篇文章不知何时已经遍布各种网站,我也是醉了ORZ。。。

特此声明,本文独家发表于晋江文学网,改动、更新也全在晋江,如果在别处下载出现版本不一致的bug,恕笔者盖不负责。

文章写到这里基本上就完结了,这是我喜欢的结局,所以我把它定为True End。但之前我曾许诺过大家HE,想看HE的亲请期待明日的大结局,我们一起来撒花\(^o^)/~








其实这也是po主喜欢的结局,后面的结局太美好总有一种不真实感,所以……不是一定要看HE的可以在这里就停下,后四章就不要看了。

评论 ( 3 )
热度 ( 15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