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29 后记·十年(完)

路明非歪倒在床上,浑身的不适令他十分恼火。偏偏这时有人打来电话,还油腔滑调死不正经:“亲爱的,猜猜我是谁?” 


听见那轻浮的语气,路明非二话不说把手机扔了。


扬声器里再次传出优雅到欠揍的声音:“嗨~~哈尼,周末过得开心么?最近都没怎么联系呢,突然好想你哦~~”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没工夫跟你扯淡!”路明非的态度毫不客气,如同一挺喷火的机关枪。


 “哥哥你今天是吃火药了么?脾气这么暴躁。谁又惹你了?楚子航对不对?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到是他。”对方忿忿不平,“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出气去。麻衣,给人事科打个越洋电话,告诉楚天骄,他被炒鱿鱼了!”...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28 后记·十年(下)

冈萨雷斯,卡塞尔学院2015届毕业生,西班牙人,现在执行部担任部长助理一职。他平生最崇拜的英雄有两位,一位是家喻户晓的黑暗骑士蝙蝠侠,另一位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楚部长。星期六上午,冈萨雷斯一觉醒来,发现有一份急需部长审批的文件还没有上交。由于部长出差一周直到星期五晚上才回来,冈萨雷斯生怕影响到下周的工作效率,急忙打了个电话把文件给部长送到家里去。接下来,冈萨雷斯见证了一生中最惊悚的场景,以至于他开始怀疑自己能否见到明天的太阳。


就见那位号称“杀胚”的面瘫凶悍哥、前联邦调查局最锋利的剑、执行部现任铁血部长,此时正头顶一本砖头厚的《牛津词典》,端正地跪在一副老式机械键盘上。前方的玻璃茶几上摆着...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27 后记·十年(中)

  距离上课铃打响已经过了二十分钟,卡塞尔学院某阶梯教室中,人声鼎沸,好不热闹。曼施坦因教授怒气冲冲地推开教室的门,发现讲台上空空如也,连个讲师的影子都没有,顿时火冒三丈。


 “反了反了!身为教育工作者不以身作则,怎么给学生们树立良好的榜样?缺勤?迟到?这是什么行为?重大教学事故!”小老头儿气得直跺脚,抓过一个坐在前排的学生问道,“今天第一节是谁的课?”


 “路教授的,《欧洲文明史》。”学生干巴巴地说。


 “路教授?路明非教授?”曼施坦因张大了嘴巴。


 “是啊,难道我们学院还有其他的中国老师么?”学生露出看白痴...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26 后记·十年(上)

 “布谷——布谷——”


 “起床啦起床啦,起床啦嗷嗷~~”


 “睡回笼觉是吧,哦哦哦哦偶爸刚弄死他~~”


 “早上好主人,今天的早餐是香蕉牛奶和黄油面包,请问您是要先吃早餐还是先吃我……”


伊利诺伊时间7:30AM,芝加哥远郊的某别墅内准时奏响了闹铃交响曲。闹钟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带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气势,轮番轰炸着某只赖床的大熊猫。怎奈这只国宝已然修炼成精,他的耳朵自动开启了屏蔽功能,任家中警铃大作,他依旧睡的怡然自得。直到瓦格纳《莱茵的黄金》那舒缓悠扬的乐曲响起,路明非闭着眼睛从枕头下掏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25(Happy End)

美国伊利诺伊州五大湖区芝加哥市的远郊,坐落着一所名为“卡塞尔学院”的私立大学。就像哈佛和耶鲁是以姓氏命名的那样,卡塞尔学院的校名取自19世纪末德国名门贵族卡塞尔家族,工业革命百废待兴,年轻的梅涅克·卡塞尔伯爵积极投身教育事业,在三位银行家老师甘贝特侯爵、夏洛子爵、马耶克勋爵的资助下,共同建立了这所综合性学府。然而天妒英才,第一任校长梅涅克·卡塞尔于29岁那年不幸早逝,临终前他将全部财产赠予剑桥毕业的同门师弟希尔伯特·让·昂热,并留下遗言,命昂热继任校长之职,将该校发扬光大。

经过昂热校长的不懈努力,卡塞尔学院终于在20世纪初跻身世界名校...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24(True End)

 “什么全新的黄金岁月?什么更加美丽的新天地?没有法夫纳的世界,朕不需要!”路明非迎着飓风俯冲下去,高高举起胜利之剑。燃烧着烈火的莱瓦汀刺入地下,掀翻了世界树的树根。


巨大的世界树轰然倒塌,枝叶枯黄,生机式微。


 “哥哥你可真是名副其实的破坏大王,你把尤克特拉希尔推到了,我们以后住哪儿啊?”路鸣泽追随着路明非的背影,一脸肉痛。


 “没有师兄的世界,我不需要!”沙哑破裂的嘶吼引起了巨大的雪崩,路明非目眦欲裂,神色狰狞。他的泪腺已经干枯,精神濒临疯狂,他的怒火点燃了世界树的枝干,将天空和大地染成一片深红。


 “真拿你没办法啊,哥哥。”...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23

随着黑王的苏醒,尼伯龙根的大门全部敞开。连绵不断的剧烈地震使所有的山脉崩溃,大海掀起了汹涌的波涛。海水不断上涨,终于淹过了陆地,淹没了河流和湖泊,也吞噬了山脉和高原。滔天的恶浪中,一条大船突然出现了。那是一条用死人指甲做成的船,船上坐满了被封印在阿瓦隆中的死侍,他们受尼德霍格的血统召唤结束了沉睡,每一个的名字都是古代君王。这艘桅杆之高需尽凡人一生之力才可爬到顶端的大船,冲破惊涛骇浪,直奔决战的战场。


英灵殿中的众龙也率领着他们的死亡战士,组成气吞山河的浩荡队伍,向决战之地“威格律特平原”进发。奥丁手持雪亮的永恒之枪,头顶金盔,身穿白银打造的铠甲,奔驰在队伍的最前方。


遮天的巨翼发出...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22

接连不断的暴雨导致了特大洪水,河流决堤、山体滑坡、高速公路两侧接连发生泥石流,一时间人员伤亡无数,大量突发事故让市政府应接不暇。祸不单行,紧接着这个沿海小城又遭遇了台风过境的冲击,超强台风引发了海啸,带来的经济损失远远超过了2004年的“蒲公英”台风。接二连三的自然灾害引起了市民们的恐慌,人们窝在家里不敢外出,罢工的罢工,停课的停课,整个城市面临瘫痪。


然而灾难并没有因为人类的畏惧而止步,暴雨洪灾之后,这片土地再次迎来了悲惨的寒潮。本是万物复苏的阳春三月,某一日,城市上空突然开始飞雪。大雪不停地下,刺骨的寒风在黑沉沉的云层中呼啸,天昏地黑,日月无光。一切都犹如末日降临的景象。


神话...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21

雨哗哗地下,淋透了少年的衣裤。


路明非坐在泥水里,脱下衬衫咬在口中。锋利的剑尖挑飞了嵌在肌肉里的子弹,路明非也不包扎,任凭暴雨冲刷着伤口流出的血液,他吐出衬衫用牙齿撕碎,将那对小太刀紧紧绑在左右手上。


他的双手已经废了,炼金子弹切断了手腕肌腱,以这具身体的再生能力短时间是没法恢复了,没有布条的束缚他现在连刀柄都握不紧。左肩胛骨和右腿胫骨还嵌着弹片,每活动一下就疼得他一身冷汗,无奈伤口太深了,不做手术的话,光靠他一个人的力量想取出来简直是天方夜谭。然而还有更糟糕的,昆古尼尔正在一点一点消耗他的生命,胸膛里的心脏不知道还能跳动多久。但路明非很庆幸,庆幸他在死前还做了几件有用的事,他将生...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20

楚子航走在寂静的长街上,四周空无一人,只有他的脚步声在回荡。迎面飘来一股淡淡的冷香,他抬头向远方眺望,就见长街的尽头被铺天盖地的白玫瑰堵塞了。雪白的花雨从天而降,世界顿时变得银装素裹,一如千万年前的神域尼福尔海姆,那个雾气弥漫的冰雪世界。


一具古朴的六角棺材映入眼帘,被无边无际的花瓣簇拥着,好似一叶扁舟漂浮在白玫瑰的海洋中。一个男孩站在棺材旁边,黑色西装,白色领结,容貌精致得像个瓷娃娃。他手捧一束阿尔卑斯红罂粟,静静地望着棺材,孤独得像只失去了主人的小猫。


楚子航向男孩走近,对方俯身将红罂粟放入棺材里,然后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开始时男孩没有任何表情,但渐渐地,他的脸开始变了。如同...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