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00

楚子航穿过人流来到吧台前,示意侍者给他调一杯金汤力鸡尾酒。船上的客人们已经通过液晶显示屏全程观摩了楚子航和文森特的那场世纪豪赌,此时正兴奋地议论纷纷,满耳都是老虎机吐硬币的声音、筹码撞击的声音、调酒师摇晃冰块的声音和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


日本之行后差不多过了一年,楚子航只回过学院三次,其他时间都过着这样的生活——拎着执行部配发的箱子,肩上挂着刀袋,为处理一个又一个任务满世界奔走。多数学生直到四年级才会加入执行部实习,但他只用了两年半就完成了全部学分,剩下的时间全是实习。学院为他选择的实习地点位于挪威首都奥斯陆,那是个人口稀少、风景迷人的城市,楚子航并不讨厌这个城市的清雅幽静,只是有些过...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99

一架精美绝伦的电梯载着萨沙和楚子航抵达了11层船舱。性感的白俄罗斯女孩们沿着走廊排成两列,在萨沙和楚子航走出电梯的同时欢呼着“Merry Chrismas”。其中最漂亮的两个立刻迎了上来,一左一右地挽住楚子航的胳膊,顺手把他肩上的装有长刀的袋子拿走了。楚子航没有抵抗反而略微出神,看见那些女孩的穿戴他才意识到今晚是圣诞夜。


女孩们簇拥着楚于航穿过走廊,正前方的华丽雕花大门已经敞开,白色和海蓝色相间的客厅里摆着张宽大的赔桌,旁边书架上堆满了赌具。身穿白色船长服的老人佝偻着背坐在一张赌桌后,脊椎弯曲得几乎趴在了赌桌上。他全身皮肤松弛,眼皮耷拉下来几乎要把整个眼睛盖住,浑浊的眼珠透过细细的眼缝死...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98

2008年8月,美国伊利诺州,卡塞尔学院中央控制室。


施耐德教授独自坐在大厅中央,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屏幕,严肃得如同黑猫警长。大屏幕上播放着一段监控录像,地点是远在太平洋彼岸的一所中学,全校各个班级正在进行大扫除。高二某班的教室里,学生们拖地的拖地,擦玻璃的擦玻璃,忙得热火朝天,唯独一人在偷懒。那个眉目清秀男孩坐在靠门最后一排的书桌下,以一排排书桌为障眼法,兴致勃勃地玩着PSP。 


 “大清早就这么卖力,看得我都想给你加薪了。”背后传来一个含笑的声音。 


施耐德一怔:“校长?”


 “本来正准备去办公室,发现这里被清场了,就进来看看...

【转载】 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97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96

 东京大学后街,一辆黑色玛莎蒂拉从远处驶来。昂热推开车门,直奔停靠在路边的拉面屋台车。


 “喂喂,你怎么又来了?我们不是说好从此以后不再见面了么?”上杉越一脸的不耐烦,“别把我这里当成食堂啊,你这浑蛋!”


 “委实说你这种拉面档可进不了我的食堂列表,我的食堂主要集中在巴黎,日本的餐馆里大概只有神乐坂的‘石川’和六本木的‘龙吟’才够格。”昂热在屋台车边坐下,把沉重的手提箱放在一旁,“三碗酱油拉面。”


上杉越没好气地把面扔进锅里:“三碗?今天食欲这么好,不怕撑死么你?”


 “撑不死,有人一起吃。”昂热拍了拍巴掌,玛莎拉蒂的车门再次被人...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95

场景一:全日本高中篮球赛,东京都大赛赛场。 


楚子航单手抓住篮球,在对方球员面前下蹲,深呼吸。他闪电般运球到中场,11号红色球衣因极速的奔跑而模糊起来。对方球员根本来不及防守,就见那个狂风一般的人影带球过人,标准的“8”字形运球路线,标准的三步上篮。篮球入筐,“砰”地落地,比赛结束的哨声吹响,计分器显示“58:50”,高天原附属中学获胜!


观众席上爆发出热烈的欢呼,拉拉队的女生们激动地抱在一起,“右京右京我爱你”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お~いお茶!”


从观众席上抛出一瓶伊藤园绿茶,楚子航伸手接住,抹了把汗,抬头向上望去。路明非穿着深蓝色校服,笑容如同...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94

从将近三万米的高空坠落还是比较漫长的,路明非百无聊赖地仰头望天。东方泛起迷蒙的鱼肚白,黎明的天际,一道黑影引起了路明非的注意。起初他还以为是飞机或者早起的鸟类,观察了一会儿之后才发现那不明物体是个人。那人穿着天蓝色紧身作战服,大红披风飞扬在晨风里,右手握拳笔直地伸向前方,双脚向后喷射着高温蒸汽,炯炯有神的金色瞳孔好似两盏强力探照灯,正朝着他的方向高速接近。


一瞬间路明非分不清那个笔直地飞过来的家伙究竟是铁臂阿童木还是超人,直到他看到了一张熟的不能再熟悉的面瘫脸,剑眉星目,神色凛然,好像把天下大事都扛在肩上……


装备部的兄弟们,你们还能再违和点么?师兄这个造型也太喜感了吧!可是好想为...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93

赫尔佐格远远地打量着路鸣泽,忽然爆出一阵狂笑:“哈哈哈哈!原来你不是他!你伪造出了他的形状,血统却连我都不如!你根本不是那个伟大的生物,那可是以神之名将人类当做羊群放牧的暴君啊!如果你是他,我早就死了!”


 “你说得对,我并不是哥哥。”路鸣泽苦笑,“我拥有完整的龙王之心,却没有完整的王之血统;而你虽然窃取了王之血统,却塞了一颗人类怯懦的心在里面。”


赫尔佐格警觉地看着路鸣泽,利爪中握着世界第一锋利的天丛云,却迟迟不敢逼近。刚才的死战中,路鸣泽的狂暴给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果没有天丛云在手,那么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两败俱伤。


 “博士,看来你还没有继承白王的记...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92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85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