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09

路明非从一株巨型龙柏树下醒来。不远处生着一堆篝火,再远一点儿的地方是水声潺潺的小溪,他身上盖着宽大的羊绒格子围巾,正是箱子里打算送给楚子航的那一条。幸亏执行部配发的箱子是防水的,不然来一趟尼伯龙根,行李八成会长毛。感觉身体睡得有些僵硬,路明非动了动,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变成了光溜溜的状态,那身连体水母衣不翼而飞,浑身上下除了条内裤什么都没剩。他睡着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路明非咬着拇指的指甲,暗自磨牙。


森林的方向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路明非黑着脸望过去,顿时目瞪口呆。就见楚子航裸着小麦色肌理起伏的上半身,一手提着宝刀蜘蛛切,一手拖着一只带血的野猪,正迈着稳健的步伐向他走来。


 “醒了。”楚子航把野猪扔在地上,将篝火拨的旺了些,“我在你睡觉的时候打开了你的公文箱,不介意吧?”


 “你开都开了,我介意有用么?”路明非白了他一眼,抖了抖身上的围巾,“这是你的圣诞礼物,怎么给我当毯子盖了?”


 “你先用着,你现在戴着它比较好看。”


 “是啊,裸体围巾,能不好看么?就是不知道比起裸体围裙,哪个更入您老人家的眼?”路明非阴阳怪气地问。


 “我还没看过裸体围裙,回去你不妨给我表演一下,我一定可以给出合理的答案。”楚子航很谦虚。


 “做梦!”路明非冷哼一声,把自己裹成了粽子。


 都说男人容易学坏,现在看来果然不假。自从在高天原当了两个月的牛郎,师兄就变得越来越没下限,大有跟恺撒、芬格尔之辈同流合污的势头。竟敢YY他穿裸体围裙?想得美!下次把你做成男体盛宴,好好玩玩角色扮演!路明非想这些的时候完全忽略了一个问题,他自己也是男人中的一员,他也很容易学坏。


这期间楚子航背对着路明非,把蜘蛛切刺入野猪的肚子,开始清理猎物的内脏。斗嘴是一件很有情趣的娱乐活动,楚子航虽然话少,却往往一针见血,直击要害。恺撒领教过很多次,每一次都是学生会主席的屈辱史。但路明非不是恺撒,恺撒跟他一言不合两人可以拔刀对砍,把S级国宝惹毛了他就该吃不了兜着走了。楚子航深知这个道理,于是转移了话题:“明非,我刚才看见一束蓝色的玫瑰花,还用炼金术做了保鲜处理,那也是送给我的么?”


 “哼。”路明非闭上眼睛,捂住耳朵,把他当空气。


 “谢谢你,我非常喜欢。”楚子航完全不介意路明非的无视,他动作熟练地处理着那只野猪,自顾自地说道,“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收到玫瑰,真的很高兴,它们是情人节礼物对不对?说起来我还没有给你准备巧克力回礼,Teuscher的香槟松露巧克力怎么样?纯手工不添加防腐剂,好吃又健康……”


香槟松露巧克力?路明非有点动摇,慢慢放下捂耳朵的手,悄悄睁开一只眼睛。


 “差不多了,剥了皮就可以烤了。”楚子航把猪内脏埋在了旁边的大树下,转身对他说,“明非,把你的小太刀借我用一下。”


 “我们一会儿吃这个?”路明非指着那个黑不溜秋的家伙,从体型上看应该是只野猪幼崽。


 “不喜欢野猪么,还是想吃点别的?”楚子航尽显人性化服务精神,“森林里还有松鸡、兔子和鹿,比野猪好抓,要不我各抓一只过来,你挑挑看哪个合你的口味?”


路明非连连摆手,“不用麻烦了,我还是挺期待烤野猪的。我只是纳闷这岛上有这么多动物,生态资源挺丰富啊。”


 “其实想想很简单。”楚子航说,“岛上有巨蛇,蛇是食肉类,要活着就得捕食其他动物。完整的食物链是维持生态平衡的基础。”


 “是是是,师兄你就是一部移动的百科全书。”路明非找到那对日本分部为他打造的炼金武器般若·改,将其中一柄递过去。楚子航接过小太刀,动作麻利地剥下了野猪的皮毛。他将小太刀擦干净以后还给路明非,用一根木棍在内腔贯穿了猪身,再用两根木棍横撑起前后腿,架在篝火上慢慢旋转。


 “看不出来啊师兄,野外生存有一手啊!”路明非发出由衷的感叹,“校长之前还说不会做饭的师兄不是好师兄,照我说应该是任何条件下都能觅食的师兄才是好师兄。”


 “我通过了《野外生存Ⅲ》的考试,在原始森林里生活一个月基本没问题。”


 “我大二时选了《野外生存I》,虽然顺利通过了那门考试,但实践起来还是有难度的。今天要是换我一个人在这儿,只能去河边垂钓了,还是不放鱼饵的那种,愿者上钩。捉虫子做饵不能再太恶心。”


 “你可以驯服一头马熊为你捉鱼。”楚子航抬起头,突然想起了什么,“哦对,我忘了这里没有马熊。”


经楚子航一提,路明非不由得又想起了《野外生存I》的期末考试。那门考试相当艰苦,要求考生在美国和加拿大交接的山区中独自生活三天,并且只能携带一柄猎刀、一块帆布、一卷绷带和少量高热量食品,而那所谓的高热量食品其实就是两块巧克力夹心饼。


当时楚子航被执行部派去出任务了,带路明非进山的是狮心会的二号人物兰斯洛特。兰斯洛特身负重任,一路上传授路明非不少诀窍,生怕S级出了意外没法跟会长交代。他知道这片山林是马熊的活跃区域,野兽都畏惧比它高的动物,不敢轻易发动进攻,但是这个地区的马熊一般都有180cm以上,要是恺撒那样的身高也就罢了,可换成路明非……兰斯洛特看了眼已经开始消灭巧克力夹心饼的某人,觉得凭对方的小身板,被马熊一巴掌拍死的几率大大滴高,那样楚子航回来就会把他拍死。兰斯洛特心理压力巨大,临走时对路明非千叮万嘱,让他遇到危险立刻按动对讲机上红色的“退出”键,以确保S级国宝的人身安全。


三天过去了,兰斯洛特忐忑着再次进山,结果看见路明非叼着根草躺在河边,身旁生着堆火,里面插着十几条烤鱼,一头体形健硕、相貌凶恶的马熊正在水里捉鱼,每捉一条就抛上岸,拋上岸……


 “嗨,副会长来接我了么?请稍等片刻,等我把这些鱼都烤好了咱们一起打包,给狮心会的兄弟们带回去尝尝……”


兰斯洛特这辈子都忘不了,当直升机载着路明非和烤鱼飞上天空的时候,那货还挥舞着双臂对下方大喊:“熊大哥辛苦啦,谢谢你的鱼,后会有期——” 


当马熊的咆哮声回荡在山野时,路明非创下了该项考试的记录,卡塞尔学院无人不知,S级不但毫发无损地通过了考试,而且成功驯服了一头马熊。狮心会的成员们吃着半凉的烤鱼,感动得热泪盈眶,因为S级在生死存亡之时也没有忘记他们,不仅给他们带了特产回来,这特产还是森林之王亲手送的……


 “是啊是啊,这里又没有马熊。”路明非凑近野猪观察着它的火候,“不过在这座岛上,师兄才是食物链最顶端的生物。别说是野猪了,就是巨蛇遇见你也得绕道。”


 “所以你可以驯服我,驯服了我照样有鱼吃。”楚子航说。


 “哦~~原来你还没有被驯服?”路明非挑眉。


 “当然不是。”楚子航摇摇头,“我们下一顿吃鱼吧。”


 “下一顿我想吃素,先管这顿的。”路明非说着从箱子里拿出一小罐蜂蜜,用刷子涂满了野猪的全身,又撒了一些食盐和香辛料在上面。为了防备不时之需,他在下潜之前曾经洗劫了YAMAL号的厨房。


不一会儿野猪烤好了,外酥里嫩,香飘四溢。两个人痛痛快快地大吃了一顿,两张年轻的胃得到了充分的满足之后,双双躺在柔软的草地上,打瞌睡的打瞌睡,望天的望天。


 “明非,睡了么?”过了好久,楚子航问道。


 “还没,眼皮正在打架中。”路明非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回答。


 “你觉不觉得这个尼伯龙根很特别?”楚子航的语气透着迷惑,“这里有蛇,有野猪,还有鸟类和鱼类。如果不是有那些棺材,说它生机勃勃也不为过,它根本就不像传说中的‘死亡国度’。”


 “大概是因为阿瓦隆的主人已经不在了吧。”路明非幽幽地说,“尼伯龙根失去了它的创造者,沉睡在这里的生命就会复苏。你之前也说过,这里只在每年的12月25日才会对外开放,由此可见死神并不是它的创造者,否则他就不用等到这一天了,他可以随时进出。”


楚子航点点头,他同意路明非的观点,也知道路明非可以顺利进入的原因。就像诸侯之间不可以随便踏入对方的家门,而皇帝驾临诸侯的封地却畅通无阻,因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说起来,那个天杀的死神有没有把你怎么样?”路明非翻身看向楚子航,神色严肃,“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


 “真的没有?”路明非挑眉。


 “嗯……”


 “罢了罢了,就算有你也不会老老实实告诉我的。”路明非揉揉眉心,站了起来,“看你现在的样子似乎状态不错,继续保持吧,我要去洗澡了。”


溪水很干净,清澈见底,岸边是光滑的岩石,底下铺着一层金灿灿的细沙。路明非估摸着水位至多也就及腰深,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甩开围巾就要往里跳。


 “等等。”楚子航拦下他,把手伸进水中,微微皱眉,“有点凉。”


 “又不是温泉,凉很正常吧。”路明非不以为然。


几秒钟之后,从楚子航的手上发出暗红色的微光,言灵·君焰瞬间加热了溪水。楚子航收手,淡淡说道:“好了,它现在是温泉了。” 


 “谢啦,师兄你真体贴。”路明非挺高兴,拍拍楚子航的肩膀,刚要往下跳——


 “等等。”楚子航再一次将他拦住。


 “又怎么了?”路明非不耐烦地看向对面的人。


楚子航朝他下身一指,“你内裤没脱。”


 “我愿意穿内裤洗澡你管得着么?”路明非跳脚。


 “你的话存在语病,穿着内裤洗不能称为洗澡,用水沐浴全身才叫洗澡。”楚子航振振有词,“况且这里也没外人,你可以放心大胆地释放自己,不必担心被偷窥。”


 “你你你——好!脱就脱,谁怕谁!”路明非气结,一把扯下内裤丢到地上,气呼呼地跃入水中。真可笑,他都已婚男士了,还怕偷窥?这里会有人偷窥么?什么?楚子航?人家可没把自己当外人,正大光明地欣赏还差不多。


溪水果然很浅,即使坐下来也只能没过胸口。路明非闭上眼睛,任水流冲走浑身的污垢,还有长期积累的疲倦。水波震荡了几下,他不情愿地睁开眼睛。朦胧的视野中,楚子航脱了裤子,还有内裤,肩膀上搭了一条印着“YAMAL号”标志的毛巾,涉水向他走来。


路明非背靠着岸边的鹅卵石,听着身边哗哗的水声,慵懒地开口:“你下来做什么?提供擦背服务么?”


 “按照外界的时间流逝,我已经两个月没洗澡了。”楚子航在他身边坐下,“当然,如果你需要擦背服务的话,我很乐意效劳。” 


 “那就有劳师兄了,先来个十分钟的背部按摩吧。”路明非吩咐着,趴在光滑的巨大鹅卵石上。他本来就不是个扭捏的人,释放自我有何难,S级国宝奔放起来连他自己都害怕。


楚子航很听话,拧干浸了热水的毛巾,一寸一寸地擦拭着路明非的脊背。薄薄的肌肉覆盖着那具修长消瘦的躯体,匀称流畅的线条宛如一尊汉白玉雕像,令人赏心悦目。楚子航抿了抿嘴唇,将毛巾平铺在张白纸一般的背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按压着各处穴位,有条不紊地推拿起来。


路明非被他弄得很舒服,原本清冽的声线带上了几分甜腻的鼻音:“师兄你真令我刮目相看。这按摩技术,师从何门何派啊?”


 “我读过《黄帝内经》,刚才我照着里面的说法描摹了一遍人体经络,看你的反应,似乎效果不错。”楚子航说着停下在他腰间游走的手指,目光落在路明非的屁股上。


说实话,这还是两人相识以来第一次脱下最后的防线,如此坦诚相见。对于这具单薄消瘦的躯体来说,那里是唯一多肉的部位,白白嫩嫩似乎很可口的样子,只是不知道触感如何。楚子航心里痒痒的,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轻轻戳了一下,随即惊喜非常,用他那没有起伏的语调发出一声赞叹,“弹性十足,就像刚剥了壳的水煮蛋。”


 “师兄你语文学得真好,这比喻修辞用的,绝妙到家啦!”路明非黑着脸转过了身子,“你下一句不会说你想咬一口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


 “没门儿!”


 “我就知道。”楚子航冷着一张脸,“以后每天早晨都要吃水煮蛋。”


 “你不是一直都吃水煮蛋么?”路明非不满地说,“你跟我表白后的第二天,苏茜学姐就告诉我你早餐喜欢吃水煮蛋而不是煎蛋。说实话,她对你生活习惯的掌握让我无法不惊讶,但同时我也不太理解能她的意思。”


 “明非,你不必想太多……”楚子航急忙解释,反被路明非打断。


 “师兄你别紧张,你这么优秀的中国好师兄,没有女孩喜欢才不正常呢。我只是想说,假设你娶的是苏茜学姐那种贤妻良母,你婚后的生活将十分幸福。你每天早上醒来只要往桌旁一座,听听新闻,看看报纸,你的妻子就会给你端上热气腾腾的爱心早餐。你爱吃水煮蛋她就给你做水煮蛋,你不喜欢煎蛋从此煎蛋都不会摆上餐桌。但你现在跟了我,就很可能连早餐都没得吃。”路明非耸耸肩,“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何时能自然醒,我手机设有五个闹铃,每半小时一个,至今为止也没有哪个能顺利完成使命。”


 “没关系,机械的叫不醒,就上人工的吧。”楚子航认真地说,“以后换我来叫醒你。”


 “师兄你跑题了,我说的是关于你早餐的问题。”路明非很无力。


 “早餐不是问题,总会解决的。”楚子航一把揽过路明非的腰,让他坐在自己腿上,罕见地露出了微笑,“刚才搓完了后面,现在让我们来搓前面吧。”



作者有话要说:

洗了个澡回来看评论,发现有读者反应这章师兄有点崩?我倒没觉得师兄有崩坏的趋势(当然我指的是跟本文的师兄比较,而不是原著的楚子航)。师兄为什么从棺材里出来时一副凶相?以及师兄为什么会说“明非,我恐怕等不到你毕业了”?师兄跟神的一战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这章也许看起来有点邪恶,没别的意思,就为了博大家一笑。第四部太悲伤了,怕总这么压抑着闷坏了各位。最近看到有少量读者在重看之前的章节,找到了很多伏笔,我发自内心地高兴。感谢你们这么认真地对待我的文字,我也是抱着严肃的态度去写文的,虽然有时候让人读起来很搞笑,嘛,要的就是这种效果(づ ̄3 ̄)づ╭❤~


评论
热度 ( 22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