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剧情爱好者。

无文可转,去留随你。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93

赫尔佐格远远地打量着路鸣泽,忽然爆出一阵狂笑:“哈哈哈哈!原来你不是他!你伪造出了他的形状,血统却连我都不如!你根本不是那个伟大的生物,那可是以神之名将人类当做羊群放牧的暴君啊!如果你是他,我早就死了!”


 “你说得对,我并不是哥哥。”路鸣泽苦笑,“我拥有完整的龙王之心,却没有完整的王之血统;而你虽然窃取了王之血统,却塞了一颗人类怯懦的心在里面。”


赫尔佐格警觉地看着路鸣泽,利爪中握着世界第一锋利的天丛云,却迟迟不敢逼近。刚才的死战中,路鸣泽的狂暴给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果没有天丛云在手,那么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两败俱伤。


 “博士,看来你还没有继承白王的记忆,你也不过是徒有我族的外形罢了。”路鸣泽看着自己身上的伤痕,笑容轻蔑。


赫尔佐格审视着路鸣泽的身体,遗憾于自己过去没能好好地吃掉这个怪物。如果能研究路鸣泽的活体,它能得到更多的龙族情报,但以现在的情况来说,研究死的路鸣泽才更安全。龙类最大的弱点在哪里呢?是大脑,是心脏,还是某处特殊的器官?赫尔佐格不知道。毕竟它这具龙类的身体也是刚刚获得的,白王的记忆还很模糊,面对路鸣泽,它没有万全的把握。


 “你是这样伟大的生物,我也是同样伟大的生物,在这个人类占多数的世界上,我们为什么要彼此为敌呢?这个世界很广大,我们可以共同分享,你是伟大的王,你和我同样高贵,你有活下去的价值。”赫尔佐格以长尾做蛇行,缓慢地围绕着路鸣泽转动,嘴里说着甜言蜜语,寻找着路鸣泽放松警惕的机会。


 “博士,你似乎没听懂我刚才说的话。”路鸣泽吐出满口的鲜血,“我说,你虽然拥有完整的王之血统,却从身到心都是个小人。”


 “你这样卑微的物种,怎敢跟我同高贵?”路鸣泽发出狂怒的嘶吼,迎着锋利的天丛云冲向赫尔佐格,他鼓动双翼,拖着它笔直地升上天空。


赫尔佐格的剑洞穿了路鸣泽的身体,却无法和他分开。它又惊又怒,用左手利爪反复刺戳他的腹部,却无法撕裂那具属于龙王的强韧身躯。


 “你根本不了解我们的种族!龙的战斗,从来都是刀刀见血,不死不休!”路鸣泽吼叫着,狠狠地咬在赫尔佐格的颈动脉上。


赫尔佐格痛苦地尖叫起来,他拧动天丛云,想要彻底毁掉路鸣泽的内脏,可那柄利刃却被对方的肌肉紧紧夹住了。赫尔佐格突然发现,路鸣泽的身体正在悄无声息地发生变化。那些被鲜血染红的鳞片原本闪耀着金属光泽,现在却逐渐加深变暗,直到化作深夜一样的漆黑。银色的月光洒落下来,照得那身鳞甲好似黑曜石般熠熠生辉。


 “愚蠢的人类,坚持住别死!哥哥就要醒过来了,你接下来将要见到的才是世界的终极!”


路鸣泽仰天大笑,随着他的笑声越来越狂妄,那张清秀的脸孔渐渐褪去了稚气。他长眉入鬓,薄唇微扬,一双桃花眼灿若星辰,五官线条越发清晰明朗,刹那间让人产生对面的男孩忽然长大了的错觉。


 “你就是赫尔佐格?”赤金色的瞳孔光辉四射,少年扫了眼面前的白色怪物,居高临下地开口,“还留着蛇尾巴,你是没进化彻底么?”


赫尔佐格低着头不敢回答,心脏狂跳如激烈的鼓点。他能感受到对方气势的变化,路鸣泽火山喷发般的狂暴消失了,转而变为波澜不惊的恬静与祥和。但这并非真正的平静,它酝酿着更加毁灭性的破坏力,就像恒星坍缩之际,平静的表象下隐藏着令人发指的危险与不安。


少年看了看眼皮底下的赫尔佐格,又看了看插在自己身上的利剑,不悦地皱起了眉毛:“拜托你离我远点儿好么?一直保持着被你捅一刀的姿势,你不累我还嫌痛呢。”


 “路明非……你是路明非!”赫尔佐格好不容易突破了恐惧,颤抖地指着对方,“像!真是太像了!你跟零号……怪不得我会把你们认错!我终于明白了,明白了!他是前一任的白银王座,龙族的大祭司!而你,你才是世界的终极!”


 “我说你就不能闭嘴么,死到临头了还改不掉说话的坏毛病?”路明非不耐烦地喝道,强有力的后肢猛地发力,一脚踹上赫尔佐格的肚子,将那具几百米长的庞大身躯踢飞出去。


 “我不信!我不信!我花了那么多年!我花了那么多年才走到今天,却在这个时候碰到了你!”赫尔佐格在半空中稳住身体,歇斯底里地尖叫,“你早就死了!你早就死了!”


 “放肆!”


从路明非口中爆发出一声雷霆怒吼,之前那个不耐烦的少年形象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了赫尔佐格,让它止不住地浑身战栗。血统服从血统,即使它是新生的龙王,白王的继承者,在龙族文明最深处的始祖面前,也会无法克制跪拜的冲动。


 “既然继承了我族的血统,就该学会应有的尊敬和礼貌,否则你就只是个未开化的贱民,贱民没有资格活着!”赤金色的瞳孔敛着无上威仪,路明非一只手拔出胸口的天丛云,另一只手从鳞甲下抽出干将和莫邪,扔掉了剑鞘,“你在这个岛国生活二十载,想必也研究过日本神话。这个国家在神代时期曾有三支灵剑,天羽羽斩、布都御魂和天丛云。你有没有想过,天丛云藏在八岐大蛇的尾巴里,那么其他两柄剑又在哪里呢?”


赫尔佐格愣住了。在它的视线中,干将的表面燃起着赤红色的火焰,剑身暴涨至“十握”之长;莫邪通体流动着熔金色,迅速变长变宽为一柄巨型的太刀。十握的长剑天羽羽斩,异形的太刀布都御魂!如果世界的神话都是龙族的历史,那么日本传说中的灵剑跟中国的上古神兵同源也未必不可能。


赫尔佐格出了一身冷汗,眼见着路明非一步步逼近,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屠龙了!”路明非摊了摊手,微微一笑,“既然诺顿可以锻造‘七宗罪’来斩杀四大君主,那么世界上出现能斩杀白王的武器也不稀奇吧。”


 “不!不!别过来!”赫尔佐格一边摇头一边后退,属于白王的记忆在它的脑海里一点点苏醒。千万年前的太古洪荒时代,黑色的皇帝统治了整个世界,威严从位于大地北方的王座辐射出去,暴戾的群龙统统匍匐在他的脚下,无一敢挑起事端。竖起反旗的白色身影被钉在冰海铜柱上,鲜血顺着两柄剑的血槽汩汩流下,赤红色和熔金色的剑身在阳光下反射着刺目的寒光……


深入骨髓的恐惧击溃了赫尔佐格,它张大嘴巴吟唱龙文,试图模仿海洋与水之王的灭世言灵·归墟,然而空间里的水元素并没有听从它的指挥,就好像集体罢工了一样。赫尔佐格大惊,迅速改为模仿大地与山之王的言灵“湿婆业舞”,却依旧不起作用。


赫尔佐格终于崩溃了,它惊悚地望着路明非:“你做了什么?”


 “言灵·戒律,序号39,可以令领域内血统低于自己的血裔无法使用言灵。”路明非无奈地看着它,就像看着一个不明事理的熊孩子,“所有的言灵都蕴含着创造者的智慧,低阶言灵未必不如高阶,也许最没有任何杀伤力的那一个才是最致命的。作为新生的幼龙,看来你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啊。”


赫尔佐格嘴里念念有词,过度的惊吓已经让它丧失了判断力。它发泄式地将所有已知的龙文吟唱了个遍,眼中浮现出噬骨的绝望。


 “别浪费力气了,没用的。”路明非叹了口气,神色肃穆,“犯了错就要承担后果,这是亘古不变的法则。罪人赫尔佐格,你必须接受。”


 “不!不!不——”赫尔佐格振动着翅膀向高空逃窜。突然它失去了平衡,从云端坠向大海。某位伟大的生物以其命运之力剥夺了它白王的权能,它已无从反抗。


赫尔佐格挣扎着仰头眺望,就见路明非俯视着下方芸芸众生,瞳孔中闪烁着王的冷酷与神的悲悯。他悬浮在黑暗与虚空中,以翼和身组成巨大的十字。


 “以人类之躯篡夺白王之位,这是你的第一宗罪。”天羽羽斩贯穿了赫尔佐格的心脏,赤红色的长剑带着它钉入了结冰的海面。


 “处心积虑掀起世界的祸端,这是你的第二宗罪。”熔金色的流光划过夜空,布都御魂刺进了赫尔佐格的脑干。


 “自不量力妄图反抗于我,这是你的第三宗罪。”在赫尔佐格震耳欲聋的哀嚎中,天丛云毁掉了它的中枢神经,深深没入冰层之下。


三灵剑回荡着清冽悠长的共鸣,白紫色的电光交织闪灭,炼金领域最终成型。五大元素开始在领域内爆炸,撕裂了赫尔佐格费尽心机获得的龙类身躯。爆炸以不可逆的形式摧毁了它的神经回路,赫尔佐格发出垂死的惨叫,喷溅的龙血染红了日本海。


 “所有逆命者,都将被灼热的矛,贯穿在地狱的最深处!” 


审判的圣言从天而降,三灵剑磅礴的力量洞穿了刚结冻的冰层,钉着白色恶魔的尸体沉入海底的深渊。海底火山喷发的岩浆熔化了它的骨骼,连带着封印他的剑一起化为灰烬,彻底抹掉了罪恶的骨与血,从此世间再无白王。


日本海沟中的高天原,那里曾是白王血裔繁衍生息的发源地,也是孕育八岐大蛇的摇篮,如今却成了名副其实的神葬所,将新生的神埋骨其中。狂浪滔天而起,化为暴雨落下,与此同时,围困东京的海啸开始消退。


 “历史总是重演。一万年前,我被你囚禁在冰海的处刑之地,今天,新的白王也被埋葬于封冻的海底。”


 “新的白王?谁授予它的封号?赫尔佐格不过是个篡位的逆命之人罢了!从古至今,无论退位与否,历史上只有一个正统的白王。”


 “你永远都是那么任性呢,哥哥,温柔与残忍并存,让人又爱又恨……真是造化弄人,本来为消灭我而锻造出的三灵剑,却被你统统加诸在篡位者的身上。我真不明白,我当初那般对你,你为什么还要留我一命?”


 “谁知道呢?或许因为你是我最满意的作品,或许因为觉得留着你还有用,再或许只是因为我太累了,懒得理你。”


 “真是不坦率的人啊,明明是你自己怕寂寞……”


黑龙庞大的身躯分崩离析,化为尘埃坍塌散落。那本就是二人合力制造的假象,真正的黑王并未归来,他的苏醒无人可以提前,也无人可以滞后。他是诗蔻迪的剪刀,在他向世界复仇的审判之日,纵然奥丁迈出宫殿,带着战无不胜的长矛,踏上的也只是不归之路。


路明非和路鸣泽从高空坠落,两人都是浑身浴血、筋疲力尽。一架黑色的战斗机追上了他们,以几乎相同的速度笔直地下落,路鸣泽用最后的力量抓住了从机舱中抛出来的救生索。


 “晚上好,我的女孩,做得很好。”他对淡金色头发的驾驶员粲然一笑,在女孩身边坐下。


路明非看见那张冷若冰霜的萝莉脸,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三无少女也是你的手下!小魔鬼你这是要大开后宫的节奏啊!”


 “说后宫就太低俗了,她们都是我钟爱的助理。哪个男人不喜欢左拥右抱呢,笨蛋才会像你那样在一棵树上吊死!”路鸣泽轻轻抚摸着零的长发,转而向继续坠落的路明非挥手告别,“再见了,哥哥!接下来我要带着我的女孩去南美度假咯,祝你好运!”


 “混蛋。”路明非愤愤地骂了一句,眼看着那战斗机像只乌鸦一样飞速了逃离了视野,只能任由地心引力牵引着投向大地母亲的怀抱。


该死的小魔鬼,就不能顺便捎他一程?这下可好,路鸣泽去南美度假,自己却要踏上地心之旅了。也不知道脑壳跟地壳碰撞是什么感觉,以他这钻地导弹的架势一头扎下去,总好不过脑浆迸裂万朵桃花开,运气好说不定还能钻出点儿石油,造福社会。



作者有话要说:

以下是与原著不同的改编情节:

80章恺撒与风间琉璃的对话提到,《冰海残卷》中记载黑王杀了白王并吞噬了它,路明非却说不记得有这一段。这里明非的记忆才是真实的历史,而现在人们了解的龙族历史实际上是出自四大君主的授意,因为黑王血裔从根本上来说是四大君主繁衍下来的。。。

另外,明非还是很重视他跟小魔鬼的兄弟之情的,所以他才会被源稚女和源稚生的感情打动。

最后,昨天真的谢谢大家,谢谢你们这样爱着我。龙四剧情正在作者的大脑中酝酿,希望它能快快产出。


评论
热度 ( 25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