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79

 “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是高天原么?”有人轻轻地敲了敲门。

牛郎们惊讶地看向门那边,就见一个俊秀的男孩站在薄薄的晨曦中,白衬衣黑西装,一头清爽的直发,手捧一束含苞待放的郁金香。

 “请问Basara King、橘右京和三千院Sakura三位老师在么?风间琉璃冒昧地前来拜访。”大家的注视令男孩有点窘迫,他深鞠躬,双手递上名片。

 “风间……琉璃大师?”有人用虔诚的声音说。

恺撒、路明非、楚子航放下手中的碗筷,互相对视一眼,走下舞台。他们都听说过风间琉璃这个名字,牛郎从业协会中有一张排行榜,风间琉璃连续六年位列榜首,是名副其实的日本第一,且此人行踪飘忽不定,只为爱而存在,是牛郎界的传奇。

藤原勘助疾步过去,接过那张纯白的名片,高高捧过头顶,拿回来放在座头鲸手中。座头鲸看过之后迅速整理领结,疾步走过去,恭迎业界泰山北斗的驾临。

 “今日是高天原光耀门楣的一天。”座头鲸深鞠躬。

 “鲸前辈的大名也是久仰,初次见面,请您多多关照。”风间琉璃回礼。

 风间琉璃对着恺撒深鞠躬,“Basara King真是刚岩般洒脱的男子啊。”

他又向楚子航鞠躬,“右京老师虽说是刀客的形象,看起来却是温柔的人啊。”

最后他来到路明非面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就是Sakura老师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我们见过面么?”路明非疑惑地打量着风间琉璃,清水一样淡的邻家男孩,乍一看像是个男装的女高中生。

 “虽然没见过,但我知道您有着狮子一样的眼神。”风间琉璃微笑。

路明非微微一怔,随即握住了风间琉璃的手,两只眼睛闪闪发光:“还是风间大师识货,这么多年只有您的眼睛是雪亮的,我身边的人都应该去看眼科了。”

 “Sakura老师要相信自己,您就是一头沉睡的雄狮啊!”风间琉璃热情地回握路明非。

 “你们最好去征询一下狮子的同意。”恺撒满头黑线,看向风间琉璃,“找我们有事么?”

 “我最近听说了三位同道的风采,很想认识一下大家,因此这次来邀请大家观赏明晚我的歌舞伎表演。”风间琉璃将手中的郁金香花束捧到路明非面前。

花束中夹着一枚素色的信封,信封里是三张请柬,每张请柬上各画了一个人物,分别是日本神话中的“三贵子”,天照、月读和须佐之男。请柬的落款不是风间琉璃,而是“源稚女”三个字。 

 “我的真名是源稚女,源家次子,源稚生是我的哥哥。”风间琉璃用只有三人能听清的声音说。

 “怪不得看着有点面熟。”路明非盯着风间琉璃的脸,“话说你这么漂亮,真的不是女孩么?”

 “你猜?”风间琉璃笑得像一株莹洁幽香的铃兰花,只是那双眼如同两汪漆黑的深潭,表面上清澈透明,实则深不见底。

 “那么我暂且告辞了,期待着我们在演出中重逢。”风间琉璃提高了声音,深鞠躬告辞。黑色的罗尔斯·罗伊斯轿车无声地滑行到门前,载着风间琉璃绝尘而去。

 “看来我们这回彻底被卷入到日本黑道的纷争中了。”路明非将装请柬的信封翻了过来,信封角上盖着一枚小小的印章,印章由一条写意的龙和一个中文的“鬼”组成,那是蛇岐八家的死敌、神秘组织“猛鬼众”的徽章。

 “既然风间琉璃敢孤身来访,我们也就敢赴他的约。”恺撒火药味十足地说道。谁让源氏兄弟欺人太甚!哥哥是比他更强大的超级混血种,弟弟是魅力胜过他的传奇牛郎,24小时里连受打击,加图索少爷的斗志完全被激发出来了。

次日夜,银座,歌舞伎座。

这是一座拥有百年历史的歌舞伎剧场,今晚登台的新人名为风间琉璃,剧目是《新编古事记》。

恺撒、楚子航和路明非坐在二楼包厢里,三人都穿着正式的色纹付羽织袴,足登原色雪驮,手持白纸折扇。他们带着风间琉璃的请柬而来,是贵宾中的贵宾,享受皇室待遇,入场就有服务生伺候更衣,然后引入位置最好的包厢。路明非拿着望远镜环视四周,发现满座都是衣着考究的年轻女性,有些还是高天原的熟面孔。风间琉璃不愧是牛郎界首屈一指的大师,为了观看他的表演,多少对传统艺术毫无兴趣的少女蜂拥而至。

 “你们以前看过歌舞伎表演么?”楚子航低声问。

 “我在纽约看过一场,是日本领事馆的招待演出,演员们的脸白得像死人。”恺撒低声说。

 “你只记住了这个?”楚子航无语了。

恺撒想了想:“还有那天陪我去看演出的女孩穿了一件裸色的晚礼服,腰间镶满水钻,走起路来细腰非常晃眼。”

楚子航皱眉:“就是说你也看不懂歌舞伎表演,对吧?”

 “别担心师兄,日本人自己也看不太懂。”路明非放下望远镜,“日本的歌舞伎就像中国的京剧,由于是国粹,唱词里含有大量的古文。现代人只是看个热闹,他们多半听不懂唱词的。”

 “舞台上方的译文屏幕,我们看那个就好了。”恺撒朝前方一指,“刚才服务生告诉我,说是风间琉璃大师特意要求加装的。”

 “看来风间琉璃真的很想让我们看懂他的演出。”楚子航点点头,“明非,你研究过日本历史,《新编古事记》讲的是什么?”

 “《古事记》是日本第一部文学作品,内容包括日本古代神话、传说和历史故事。”路明非轻摇着折扇,微笑道,“要想知道具体讲的是哪一部分,那就要看风间大师开场的扮相了。”

这时灯光熄灭了,有人敲响了樱木小鼓,鼓声嘶哑低沉,像是鬼魂在遥远的古代低声诉说。幕布拉开,素白的女人静静地站在舞台中央,披散着漆黑的长发。

 “世间一切幸福,皆月影中一现的昙花;唯有孤独与痛,常伴在黄泉深处。”女人清唱着,缓缓抬头,脸色苍白如纸,唯有眼角是凄厉的血红色。

 “风间琉璃?”恺撒一惊。

 “是他,他扮演的是黄泉女神伊邪那美。”路明非正通过望远镜观察台上的女人,对方的扮相像是黄泉深处的厉鬼,身形却透着婀娜妩媚,便如绝世艳女裹着薄纱,让人心旌荡漾。

这时舞台上方的译文屏幕显示出这幕剧的背景资料,这部新编神话剧是关于父神伊邪那岐和母神伊邪那美的神婚、诸神诞生、伊邪那美之死以及父神与母神反目的故事。

歌声回荡在四周,只要闭上眼就能把风间琉璃想成一个悲伤的女人,她穿着斑斓的尸衣在地狱中舞蹈,围绕她的只有枯骨。观众席上寂静如死,有几位歌舞伎鉴赏的同行默默地流下泪。中场休息的时候,休息厅内无人喧哗,大家都沉浸在刚才的表演中,有人怅然若失,有人悄声耳语。

 “后来怨恨那么深,只因为当初相遇那么美。”楚子航轻声点评,往身边看了看,“恺撒,你在发抖。”

 “这里的冷气开得有点大。”恺撒搓了搓胳膊,回忆着伊邪那美在黄泉国哭泣的场景。风间琉璃秀美如少女,出演女性角色恺撒倒也不会太过惊讶,可在一个男人身上看出女人的性感来,令他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看他是被风间大师的女性魅力俘获了。”路明非调笑着恺撒,把胳膊搭在楚子航的肩膀上。

 “是么,我怎么没感觉?”楚子航歪头看向恺撒,不解道,“我觉得明非穿旗袍的样子比他好看。”

 “你都弯了哪还会有感觉!”恺撒狠狠吐槽。

路明非穿旗袍和风间琉璃的女装根本就是两个概念。路明非本身跟阴柔完全不沾边,能蒙混过关是因为他还年轻,身子骨有一种少年的青涩稚嫩,换成三五年之后的他绝对穿帮。可风间琉璃早就成年了,他能把伪娘伪得毫无违和感,除了先天因素,还有后天勤学苦练的结果。

 “他们这种扮‘女形’的歌舞伎演员从小就模仿女性的神态举止,是艺术和‘美’的化身,比现实生活中的女性还有女人味儿,所以老大你真不用露出那种兰若寺见鬼的表情啦。”路明非安慰道。

 “我无法理解日本人的审美,它们只会让人产生认知障碍,进而性别倒错。”恺撒甩了甩脑袋,对路明非说,“现在看来还是你的旗袍造型让人眼前一亮。”

 “两个人的女装都很艳丽,但明非是明艳,风间琉璃是妖艳,他们不是一个类型。”楚子航态度认真地品评。

 “如果师兄女装就是第三种类型,冷艳。”路明非吐槽。

 “再加上象龟一个,他是哀艳。”恺撒时刻不忘显摆他的中文词汇量。

 “老大你这是在努力拼凑一桌麻将么?不过很可惜,那个词不是用来形容人的。”路明非纠正了他,重新举起望远镜,“下半场开始了。”

第二幕讲述的是须佐之男杀死八岐大蛇的壮举。这一次风间琉璃扮演八岐大蛇,他在素衣外罩了一件鳞片状的长袍,舞姿跟扮演伊邪那美时一模一样,只是没有唱词。

台下议论纷纷,下半场的表演委实太诡异了,屠蛇之战本该是场激烈的交锋,但观众看到的却是女人和男人的对舞。须佐之男的利剑反复地砍在风问琉璃身上,鲜红的染料沿着鳞片流淌。最终风间琉璃倒在了舞台中央,须佐之男高举天羽羽斩,刺穿了他的心脏。舞台四面都喷出了冷焰火,火树银花中须佐之男撕掉风间琉璃罩在外面的斑斓长袍,露出血色的女人,她静静地躺在舞台中央的灯光中,像是一片飘落的枫叶。

 “原来新编的意义就在这里啊。”路明非在雷鸣般的掌声中说,“八岐大蛇本来是日本神话中祸害人间的水怪,在这里却是伊邪那美的化身。伊邪那美以蛇躯重返人世向丈夫复仇,而须佐之男终结了她的复仇之路。”

 “风间琉璃特意让我们来看这样的改编,究竟有什么意义?”楚子航低眉沉思。

 “不知道,但可以肯定,他是有目的的。”

路明非话音未落,侍者就把一枚白色的信封送进了包厢,信封里是一枚特别邀请卡,邀请三个人去后台参观。

恺撒小组被侍者领入一间敞亮的和式大屋,窗外人声鼎沸,观众们仍在为这场激动人心的演出喝彩。风间琉璃披着猩红色的袍子,正对镜卸妆。他左半边脸的妆已经卸掉,镜中的人介乎素白的少年和惨白的艳女之间,有一种扭曲的惊心动魄的美。

 “请稍坐片刻,让我把妆卸完再陪三位聊天。”风间琉璃不像一般的日本人那样多礼,头也不回地说。

 “你真的是源稚生的弟弟?”恺撒审视着镜中的那张脸。

 风间琉璃把头发拨弄了几下,转过身来:“这样看跟哥哥像么?”

 “更像兄妹。”恺撒说。

 “小的时候哥哥也这么说,说我要是个女孩就漂亮了。”风间琉璃笑笑。

 “我们该怎么看待你呢?源稚生的弟弟?猛鬼众的领袖?还是天才歌舞伎演员?或者日本第一牛郎?”楚子航问。

 “这些都是我的身份,不过我在猛鬼众中的身份才是两位最感兴趣的吧?”风间琉璃咬着梳子扎头发,笑得格外放松,“猛鬼众中的高级干部都以将棋的棋子为代号,我的代号是‘龙王’,仅次于‘王将’的二号人物。”

 “你是鬼?”楚子航问。

 风间琉璃点点头:“不错,虽然是兄弟,但哥哥是皇而我是鬼,我不仅没有他高贵,而且是最卑贱的那种。若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相遇,你们一定也会想办法把我抓起来,然后□□在某个荒无人烟的海岛。根据秘党的《亚伯拉罕血统契》,我是那种生来就该从人类社会中隔离出去的危险分子。”

 “那你还来找我们?虽然学院跟蛇岐八家有矛盾,但也不会因此就转而跟猛鬼众合作。”楚子航说。

 风间琉璃笑笑,换了个话题:“大家喜欢我今晚的表演么?”

 “喜欢是喜欢,就是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深意?”路明非坐在榻榻米上,托着下巴望向风间琉璃。

 “这就是我要送给诸位的第一份大礼,关于源氏重工壁画的解读。”风间琉璃拿起乌木嵌银的细长烟袋,往里面填入生烟丝,“你们记得那幅用黄金描绘的图案吧。骷髅和人类组成了双鱼的形状,骷髅将一块骨骼交到了人类手中。”

 “记得。那幅画很特别,看过的人不可能没有印象。”楚子航说。

 “骷髅代表着死去的白王,在日本神话中,它就是伟大的母神伊邪那美,而人类代表白王血裔的始祖伊邪那岐。白王从自己身上拆下一块骨骸交给伊邪那岐,在蛇岐八家中那块骨骸被称作‘圣骸’。”风间琉璃点燃烟袋深吸一口,吐出袅袅的白烟。 

 “这么说在高天原里沉睡的神只是一块枯骨,听起来还蛮搞笑的。”路明非呵呵两声,“那块‘圣骸’最后怎么样了?被你们磨碎吃掉了?”

 “你当蛇岐八家是狗么?” 恺撒挑眉。

 “那块骨头里有白王的基因,说不定咬起来味道格外鲜美。”路明非摸着下巴看向恺撒,“记得校长跟我说过,你们加图索家一直都在觊觎康斯坦丁的骨骸,希望把它烧成排骨吃掉。”

 “校长不能这样误导小朋友啊。”恺撒扶额,“不过红烧龙骨这种事,家族的那帮老东西还真干得出来。”

 “于是加图索家的人也是狗咯。”路明非露出小恶魔般的微笑。

恺撒语塞,终于意识到自己被坑了。他环顾四周,风间琉璃捂着嘴别过了头肩膀不断颤抖,楚子航瘫着一张脸嘴角抽搐明显在憋笑,而那个始作俑者,他直接躺在榻榻米上捧腹大笑了。

路明非你大爷!恺撒恨得咬牙切齿,默默问候了老路家八辈祖宗。

 

 

 

 

 

评论
热度 ( 39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