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69

 “Sakura君,来坐在我身边,这是我给你留的位置。”店长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那张钢铁般坚硬的脸上绽放出和蔼可亲的笑容。

恺撒和楚子航面面相觑,店长面试他们俩的时候气氛剑拔弩张,现在全然和风细雨,那表情就像在动物园里关了好几年的狗熊突然见到了同类,忙不迭地捧着自己珍藏的蜂蜜大献殷勤一样。

但是狗熊的视力显然有问题,对面那只虽然长得有点像他,生态学价值却不知比他高了多少个等级。人家是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形象大使,哪里会稀罕那不知被你舔过多少次的蜂蜜,要讨好他先带二斤上好的竹笋来!

 “不必了,谢谢。”路明非毫不领情地拒绝了店长的好意,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他实在难以忍受店长那一身浓烈的古龙水味儿,还有沙发上那只一脸残念的喜马拉雅猫,顺便一提,他对猫毛过敏。

路明非不满地瞥了喜马拉雅猫一眼,人与猫视线交汇,喜马拉雅猫瞬间炸毛,尖叫着跳下沙发逃走了。

店长无奈地叹了口气:“Sakura君竟然不喜欢猫咪,真遗憾啊。”

 “没什么可遗憾的。猫这种动物生性怪癖,变化无常,我才懒得浪费精力去琢磨它们的心思。”路明非不以为然道,“如果非要养一只宠物陪伴自己,我宁愿选择忠诚的犬类。”

 “大家都说喜欢的宠物类型代表了选择伴侣的类型,由此可见在Sakura君看来,忠诚才是爱情中不可或缺的元素咯?”店长向路明非寻求确认。

 “个人认为,忠诚、平等、专一是构成爱情的三要素,无论男女,做不到以上三点就不能算是真正的爱情。因此我不得不对Basara King刚才的观点产生怀疑。”路明非顿了顿,瞄了恺撒一眼。

恺撒立刻紧张起来,心说路明非你对我有意见大可以在“自由一日”里拼个你死我活,你可别关键时刻拆我的台啊!

店长却被路明非吊起了胃口:“Sakura君你倒是说说看,Basara King那条关于‘牛郎之道’的发言有什么不妥?”

 “他刚才说女人就像大海,男人是在海中航行的船员,我们先要见识到很多片海的美好,最后才会在自己最喜欢的那片海上慢慢变老。可人家大海在那里乖乖等着你回来,你却抱着猎奇的心情博览群海,最后玩腻了再从众多大海里选一个自己喜欢的慢慢变老,不觉得这样很自私、很没有道德么?”路明非说着说着拍案而起,“如果我是那片大海,遇到如此不负责任的船员,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用我的惊涛骇浪淹死他!敢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先给我尝尝暴风雨和海啸的滋味!”

恺撒差点没从长沙发上摔下来。

 “哈哈,看出来了,Sakura君就是这种霸道总裁的类型啊!”店长豪爽地大笑。

你哪只眼睛看出他是霸道总裁了?这家伙分明是血腥玛丽、凯瑟琳大帝还有唐朝女皇武则天的三位一体啊!恺撒内心吐槽连连。他扭头想从楚子航脸上找出一星半点儿的恐惧,哪成想那杀胚不知什么时候已拿出了笔和本,正埋头在那儿狂写笔记呢!恺撒疯了。

路明非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当然,以上只是我的个人观点,您向Basara King询问的是‘牛郎之道’,他那样回答并没有错。所以在这里我要对您提出一个不情之请,请别因为我的一番话让Basara King不合格。”路明非诚恳地拜托。

这家伙还算有点良心……不对啊,那你浪费时间说一大堆反驳我的观点干嘛?故意黑我呢!恺撒终于反应过来了。

 “我懂我懂,谁让Sakura君是个率直又善良的孩子呢?”店长摆摆手,对路明非的表现十分满意,“忠诚、平等、专一,爱情的三要素,总结得很到位,而且右京也确实是个如犬类般忠诚的年轻人呢。”

店长不由自主地看向楚子航,他清楚地记得那天深夜遇见这三个人的场景。滂沱的大雨中,一辆破破烂烂的蝰蛇拦在他们的广告车前。两个披伤挂彩的年轻人跳下车,其中那个金发的外国人操着英语焦急地上前询问能不能治疗他们受伤的朋友,后面那个亚裔男孩紧紧抱着一个被鲜血染红的躯体,低垂着双眼,浑身散发着狼一般惨烈肃杀的气息。

如今的右京身上已经找不到半点雨夜里的影子了,他冷峻而儒雅的形象就像一个遗世独立的少年武士,果然是因为被戴上了项圈的缘故么?

 “少年情怀总是诗,年轻真好啊……”店长轻声感喟着,转向路明非,“那么现在听好我的问题,Sakura君。请你告诉我,何谓无悔之爱?”

路明非听完笑了,这个问题如果换做以前他也许回答不出来,但是现在,他明白得不能再明白了。 

 “这世界上的爱无非两种,异性之爱和同性之爱。异性之间的爱,既为了爱,也为了生命的延续;而同性之间的爱,生来就只是为了这场爱。”路明非靠在椅背上,眼睛望着店长背后的浴缸墙,“如果你遇到了一个人,允许他走进你的世界、左右你的心情,与他同甘共苦、相濡以沫……直到大限将至的那一刻,你回忆着与他一起走过的风风雨雨,心中没有一丝遗憾,微笑着说一句‘遇见他真好’,那么恭喜你,你已经拥有了无悔的爱情。”

大厅里很安静,安静得可以听到四个人的呼吸。店长瞠目结舌,恺撒低头沉思,楚子航目不转睛地望着路明非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 

 “生之所至,爱之所及,此谓无悔之爱。”路明非说完这句话,离开座位,回到长沙发上。

啪——啪——啪——

店长大力鼓掌,露出叹为观止的表情:“妙哉妙哉,想不到Sakura君小小年纪,却有这样大彻大悟的感情观,自愧不如,自愧不如啊!”

随着店长的击掌,大门洞开,以藤原勘助为首,高天原的俊男们鱼贯而入,使者推着香槟车走了进来。

 “先生们,恭喜你们!你们都通过了我的面试,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这高天原大家庭中的一员!用你们的花道,把女性们带往繁花盛开的天堂吧!”店长从香槟车上端起一杯酒,“当然Sakura君还得拿到八百张花票,不过这对我们天才的年轻人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让我们为高天原的美好未来干杯!”

一连串的开瓶声回荡在大厅里,金黄色的酒液在加了冰的高脚杯中荡漾。牛郎们纷纷过来和他们握手,庆祝三位新人加入这个和睦有爱的大家庭。不知什么时候,店长却从人群中消失了。这位拥有“鲸”之名的男人走入鱼缸墙后面的奢华密室,恭恭敬敬地站在沙发后,如同一个酒店的侍者,胳膊上挂着白色的餐布。

两个女人坐在沙发上,左侧的清爽自然,右侧的妖娆美艳。她们正通过浴缸墙的单向玻璃观察着整个大厅,窃听器将人声传递得清清楚楚。

 “苏桑您对今天的面试还满意吧?”座头鲸恭敬地问。

 “满意说不上,大开眼界倒是真的,你以前也是这么面试牛郎的么?你想当哲学家啊?”苏恩曦笑着揶揄他。

 “哲学、艺术和历史都是内心的投射,这样选出来的男人才是最完美的,他们会从心里开出一朵花来。”座头鲸显得很自豪。

 “哟哟!那说来听听,恺撒·加图索那颗骚包的心会开出什么花来?自命不凡的贵公子,开出的花应该是玫瑰吧?”苏恩曦来了兴致。

 “不,恺撒的花恰恰是Sakura的花名啊,他心里开出的是樱花。”

 “你说楚子航是樱我还相信,恺撒哪里像樱花了?他那么花团锦簇的。”苏恩曦不信。

 “所谓樱其实是男人的花啊,华美而坚贞。Basara King的答案与其说是他对女性的尊重和爱,不如说是他自己的高贵和决然。他是那种生在高枝上,以绝美之姿俯瞰天下的男子,他绝不容美的东西被污染,他也不允许自己被污染。他的坚持就像刀锋般凌厉,他的坠落也会像樱那样美。”座头鲸说得诗情画意。

 “听起来一点都不好,我感觉恺撒身上插满了flag。”苏恩曦说,“那楚子航是朵什么花?”

 “菊花。”

一口红酒从苏恩曦的鼻子里喷出来,好似满脸鼻血。

 “老板,您没事吧?”座头鲸赶紧说,“是这瓶酒不对您的口味么?”

酒德麻衣随手递上餐巾:“没事,她们宅女就这样,没事瞎激动。”

 “没事没事。”苏恩曦接过餐巾捂住鼻子,“你继续说。”

 “他是风雪中的矢车菊。那是素色的菊花,喜欢寒冷的天气,拥有无与伦比的生命力,甚至在冰雪中都能看见它的盛开。它的花语是忠诚与思念,优雅与单身,遇见,还有再生。”座头鲸说,“我从右京身上闻到的就是矢车菊的香味。”

 “我眼前浮现出一幅画面,一朵强S属性的矢车菊抖着鞭子抽打你的客人们,对她们冷冷地说‘今晚就这么结束了么?不如早点回去哭哭睡吧!’”苏恩猛拍大腿,“不要搞笑了!你从他的哪一句回答中听出他是默默等待的优雅男的?还遇见?还再生?你听到的根本就是一个强S关于如何从女人身上榨出更多钱来的技术论文吧!”

座头鲸被她的气势所摄,节节败退。

酒德麻衣捏了捏苏恩曦的脸:“薯片,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楚子航遇见路明非之前,不是一直等待、一直单身么?他遇见路明非之后,难道表现得不够优雅?难道没有获得新生?我觉得座头鲸说的很正确嘛!是你自己思想层次太低级,只看到了强S属性什么的,真是让我都为你脸红啊。”

 “咳咳,老娘重口味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少在这儿给我大惊小怪!”苏恩曦清清嗓子,“我也看出来了,楚子航自从遇到路明非便收敛了他那狼一般的野性,从此转型走优雅忠犬路线。但是!这只能说明路明非比楚子航还要S,他那不容撼动的统治气场让楚子航臣服,所以他们两个S才能维持如今和平的关系。”

座头鲸安安静静洗耳恭听,这里已经没有他插嘴的余地了。

 “作为忍者,我受过专业的心理学训练。据我观察,楚子航绝对是S中的佼佼者,高贵冷艳的气质,不动声色的非凡领导力,一旦确立目标就会不遗余力地实现的决心……如果将S度和M度分别划为5分的满分,他完全可以被评为4分的S。”酒德麻衣说着伸出四根手指。

 “长腿你好专业啊!”苏恩曦搭上她的肩膀,笑眯眯道,“那么恺撒能评几分呢,专业人士?”

 “那个中二病的阔少爷?热情大胆,向往自由,一切都要按照自己的意志来,看起来似乎不容易屈服。不过他那种小男生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内心纤细又敏感,其实就是可S可M,勉强评个2.5分吧。” 酒德麻衣显得很大方。

 “我真该感谢你没给他评个二百五!”苏恩曦撇撇嘴,“这么说路明非是个5分的S咯?可他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姐姐要怎么接受这个现实啊!”

 “你不接受也得接受,因为这才是他的可怕之处。危险与迷人就在一线之间,他拿捏得很好。5分的S都是浑然天成的,他会不自觉地散发出S气场,往往自己还没有意识到就虐了对方。而你们则是已经被他虐了却还自我感觉良好,换句话说就是大家心甘情愿地被他虐着,和谐愉快地享受施虐与受虐的快感。”酒德麻衣端起红酒杯,“最后说一句,3分、4分的S还有可能变成M,而5分的S却是完全不可逆的。记住,无论他们表现得多么温和无害,都不要冒犯这种人,因为一旦他们觉得自己被冒犯了,那么死的就是你了。”

 “我记住了记住了,连楚子航那种S中的佼佼者都被路明非调/教成忠犬了,我哪儿还敢惹他啊?”苏恩曦心有余悸地拍着胸脯,转向座头鲸,“快告诉我,路明非这只危险的抖S妖孽,他心里开的是什么花?”

 “Sakura君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依然能够感受到他的花道。”座头鲸顿了顿,“他心中藏着一株罂粟,准确的说是阿尔卑斯红罂粟。”

 “这个我知道,它是高山罂粟的一种。传说这种花生性奇特,一摘下来就会立即枯萎,而且喜欢开放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因此常被用来缅怀战士的亡灵。”苏恩曦说。

 “神圣与高贵,悲伤与希望,天使与魔鬼的化身,极致之美与死亡之恋,这就是高山红罂粟的花语。它是充满神性的高岭之花,被贪婪的人采摘,就会制成蛊惑人心的毒;被善良的人采摘,则会成为救死扶伤的药。归根结底,罂粟本无垢,是人类的贪欲造就它的骂名!”座头鲸叹了口气,有感而发,“丹红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好了好了,别满腹骚情了,说得我心里这个郁闷。”苏恩曦愁眉苦脸。

 “都大妈级别了还拽什么少女情怀,赶紧歇歇吧你。”酒德麻衣随时补刀,朝座头鲸摆摆手,“时候不早了,你也请回吧。别忘了让Sakura大人开心点,我们买下你家的夜总会,就为这个啦。”

座头鲸点头称是,深鞠一躬退了出去。几天前他还是这间夜总会的老板,东京牛郎界最威风的人物,现在却已经变成了帮人看店的店长,因为他破产了。就在大前天中午,他正跟牛郎们痛哭流涕地谈论遣散的问题时,这两位女孩走进了高天原,用巨款买下这个濒临破产的夜总会,从此局面彻底改观。

新东家的要求是这桩交易不能对外公布,座头鲸也识趣地没去查她们的背景,但不查不代表猜不到。什么样的富家女孩会买牛郎店?唯一的答案就是黑道!她们必然是黑道家族中的女继承人,想用巨额资金来攻占牛郎业,来捧红她们看重的男人。

谜底迅速揭晓。三天前,夜总会忽然命令广告车外出,店员们在新宿区边缘的路口望穿秋水,终于等到了女孩们要找的人。恺撒觉得遇到高天原的广告车是偶然,他那是没看到高天原的广告车队。一共三十辆一模一样的广告车停在新宿区的每一个路口发折扣券,他无论选择哪条路必然会撞上其中之一。这些广告车组成的包围圈不亚于蛇岐八家设下的搜捕网,早在他们到达千鹤町的时候,牛郎店已经开始下网捕捞他们了。

果然身为牛郎注定逃不出魔女的掌控,美少年们的青春即将被埋葬在早已挖好的坟墓。可怜了Sakura和右京这对璧人,还有Basara King,听说他已经有未婚妻了。

座头鲸觉得自己牺牲了三个年轻人来拯救这间夜总会是不道德的行为,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为了延续男人的花道,这是迫不得已啊。他现在只有让那三个孩子开心一点,快乐一点,才能弥补他心中的罪恶感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非的花语仍是罂粟,但是他不再是原著中象征着遗忘与初恋的白罂粟,也不会一步步走向毁灭,他是象征神性与希望的红罂粟,盛放于硝烟弥漫的战场,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的高岭之花!

 

 

 

 

 

 

 

抱歉又是好久没更,给还没走的小天使们比心♥

po主一定会在开学之前转完的(至少都塞存稿箱里面)!【等等别乱立flag啊】

评论 ( 3 )
热度 ( 41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