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68

工作之后是放松身心的日本浴,三个木桶一字排开,热腾腾的雾气中三个赤条条的男人形态各异,恺撒在抽雪茄,楚子航在看报纸,路明非则在打瞌睡。路明非变得比以前更容易疲劳了,毕竟失了那么多血不可能一下子补回来。不过店长倒是对他不错,知道他重伤初愈需要进补,晚上特意派服务生去隔壁的中华料理店给他点了一份桂圆红枣粥,外加菠菜炒猪肝。

 “你能看得懂日文报纸?”恺撒惬意地叼着雪茄,以略带嘲讽的眼神望向楚子航。

 “我认识里面的汉字,差不多能读出个大概。报上说最近新宿区连续发生了几起暴力事件,似乎是两派黑帮的大规模火拼,这必然跟蛇岐八家有关。”楚子航淡淡地说,“我们有必要关心外面的时事新闻,因为我们现在只是见习牛郎,如果表现不好很可能被牛郎店撵出去,那时候我们连这样的藏身处也找不到了。”

 “牛郎也需要见习么?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路明非悠悠转醒,揉着眼睛问道。

 “高天原是日本顶级的牛郎俱乐部,店里有着最严格的筛选制度,所有牛郎都必须经过实习期。在实习期内获得足够数量的客人喜欢,两周内攒够八百张花票的见习牛郎会被店长安排面试,通过面试的才能成为正式牛郎。”恺撒说,“我目前已经攒了九百二十五张花票,楚子航也攒了九百张,我俩应该没问题,看人气就知道。”

 “不错不错,祝你们接下来的面试旗开得胜,马到成功。”路明非欢乐地拍打着水花,“以后高天原就是两位大哥的天下了,还要劳烦你们多多笼罩小弟,我这个伤员的温饱就全靠你们救济了。”

 “别忘了我们三个现在是拴在同一根绳上的蚂蚱,你休想自己出淤泥而不染。再说店长他既然决定留下你,就不会让你在这儿混吃等死的。”恺撒吐出一串烟圈,“楚子航,你还记不记得店长第一眼看见路明非时说的话?”

 “楚楚动人的稀世珍宝。”楚子航一字一字咬得特别清楚,“他当时就是这样评价明非的。”

 “真是够了,那种神经病的评价也能听吗?”路明非反胃。

 “我倒觉得这个评价很中肯,能够打动楚家人的世界珍稀保护动物什么的……”恺撒拽着他那半吊子的中文,把一条腿弹出木桶,往上猛糊脱毛膏,“店长他看起来是有点神经病,但你不觉得校长有时看起来也很神经病么?由此可见,神经病们对你的评价都意外的高啊。”

 “少在那儿指桑骂槐,你这个节操掉尽的刮腿毛人妖!”

 “明天轮到我出节目,扮演阿波罗。到时候我会穿皮短裤和金色的披风,全身抹满橄榄油,留着腿毛会让观众感觉我像只没有进化完全的猩猩。”恺撒掐灭了雪茄,拿起刮刀,“这种时候我就会非常羡慕你们蒙古人种,体毛不甚发达的特征成为了你们当牛郎的优势。”

 “恭喜加图索先生,你已经打破下限,成功加入了以牛郎为奋斗目标的失足青年阵营。”路明非讽刺道。

 “下限存在的意义不就是用来打破的么?何况加图索家的男人历来以讨好女人为荣,我们从不觉得当牛郎是一件丢脸的事。”恺撒自鸣得意。

 “所以说你不是打破了下限,而是根本就没有下限。”楚子航扔下报纸起身,跃出了水面。

他走到一旁的淋浴喷头下,旋转开关,用冷水冲洗过热的身体。楚子航一直以来都严格坚持着三分钟洗澡原则,一分钟热水,一分钟冷水,一分钟温水。第一分钟的热水会挤走身体里剩余的汗,第二分钟的冷水会让肌肉皮肤收敛,第三分钟则用温水冲干净离开。每当恺撒和学生会干部们泡在散满花瓣的冲浪浴缸里喝啤酒的时候,都会顺便嘲笑这位狮心会会长,说如果他们是生活在古罗马的奢靡贵族,楚子航就是个中世纪的苦行僧。

现在苦行僧正发出绵长而规律的吐吸,冷水冲刷着他隆起的肌肉,如同小溪在山岩中奔流,又像是在为烧红的剑坯淬火。印在背上的银色掌印渐渐淡了,但是还没有完全褪色,楚子航并没有特意用毛巾去揉搓,他似乎并不讨厌在自己身上盖满路明非的指纹。

恺撒忽然很想叹气,他无比庆幸自己的未婚妻不是个女版路明非。楚子航那么洁身自好的苦行僧一枚,还被当众强吻谢罪拍了一身铁砂掌,若换成自己这样的风流人物,岂不是要被生吞活剥、挫骨扬灰?这么想着恺撒不由得怀念起诺诺来,他以前还时不时觉得诺诺疯起来像只母老虎,现在跟路明非一对比,母老虎都显得猫咪一般温柔可爱了。

浴室外响起敲门声,恺撒裹上一条浴巾过去开门,门外是梳着月带头、一身条纹和服的前相扑国手藤原勘助。

 “十分钟,打扮好自己,店长要见你们。”藤原勘助用英语对他们说,“带上Sakura,店长要把他也一起面试了。”

浴室的门重新合上,恺撒看了一眼楚子航:“这面试也来得太快了吧。”

 “既来之则安之。听说店长的绰号叫‘座头鲸’,日本人崇拜海洋,所以拥有鲸之称号的男人,应该是男人中的至强者。”楚子航用毛巾擦拭着身体,“今天我们就会他一会。”

 “你们去会他也就算了,偏偏还要带上我,真是麻烦……”路明非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他温暖的洗澡水,那具覆着薄薄肌肉的修长身体不紧不慢地迈出浴桶,宛如氤氲雾气中一条游出水面的白蛇。

在藤原勘助的带领下,恺撒一行来到了高天原的顶层,那是只有被店长邀请的人才能踏足的禁地。画着蓝色合欢花的门次第打开,高大魁梧的黑衣保镖们在门边负手而立,整层楼的主色调都是海蓝,海蓝色的墙壁、海蓝色的地毯、海蓝色的帷幕,连餐桌上的瓷器都是海蓝色的。可笑的是,保镖们的光头上竟然纹着海龟、海星和海蟹这种幼稚的图案,让本来高大上的环境一下子脑残起来,路明非差点以为自己来到了儿童乐园的水族馆,心中对店长的品味大幅度下跌。

最后一道门缓缓洞开,一间开阔的圆形大厅映入眼帘,大厅的墙壁是巨大的环形透明鱼缸,两米长的虎鲨正在人造海浪中遨游。海蓝色的丝绒沙发上坐着魁梧如巨熊的男人,他整个人都是海蓝色的,从海蓝色的缎面西装到海蓝色的皮鞋,再到无名指上带着巨大的海蓝宝石戒指,还有光头上纹着的海蓝色鲸鱼刺青。巨大的墨镜遮住了店长的半边脸,他抽着粗大的丘吉尔雪茄,轻轻抚摸着名种喜马拉雅猫,摇晃着加冰的烈酒,冰块折射出斑斓之光。

店长指了指门边的长沙发,又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单人座椅,意思是让他们一个人上前面试,其他人在沙发上等着。

三个人互相对视一眼,都警觉起来。店长的气场神秘莫测很难揣摩,介乎中二病和神经病之间,这种面试对他们来说可谓是人生中的初体验,大家心里都没底,不由得略微迟疑。

 “你胸大你先。”路明非把恺撒推了出去。

 “我先就我先!”恺撒临危不惧,排众而出。

座头鲸在牛郎界的大名如雷贯耳,恺撒当然知道店长不容小觑,可比起店长的日式神经病,加图索家的意大利式神经病也不是盖的,双方交起锋来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因此他这次悍然盛装赴会,紧身西装被胸肌撑得爆满,紧身裤裹得臀大肌纤毫毕现,轻薄的真丝衬衫透肉又性感,脖子上还系了一条金光闪闪的水钻领巾,直晃得人眼花缭乱。

路明非光是看着恺撒那身装束就要笑喷了,捂着肚子跟楚子航耳语:“他打扮成这样是要色/诱店长么?用不着这么拼吧!”

 “加图索家的人就是这样,一旦确定了目标就会不遗余力不择手段,这是他们最可怕的地方。”楚子航小声说。

然而店长对于恺撒的外貌和衣着完全不予置评,他从书桌上拈起一根毛笔运笔疾书,一个墨迹淋漓的“道”字被推到恺撒面前:“Basara King,我面试你的问题是……牛郎之道!”店长开口说的居然是中文。

恺撒目瞪口呆,足足半分钟没能说出话来。尼玛牛郎之道?恺撒手中要是有块豆腐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拍在自己的脑门上。他已经做好了种种心理准备,再尖酸的问题都不足以击溃他的心理防线,但店长只用了一个字就撼动了他的防火墙。

 “在日本每一行都有自己的道,带领女人们寻找欢乐的天堂,这就是男人的花道。”店长看出了恺撒的迷惑,尽量让自己的语言浅显易懂,“Basara King,你是如何看待女人的?”

 “对我来说,这世上的女人,都是大海。”恺撒懵了半天,终于找到点感觉了。

 “都是大海?”店长皱起了眉头。

 “没错,这世上的海每一片都不同,有些海给你的感觉很浪漫很舒服,也有些海可能会要你的命。只要你是个喜欢海的船员,你就不会只在温暖的印度洋上来来回回地兜圈子,你想去大西洋上看一看,你还想一路往北去看北冰洋的冰盖。但你最终还是会回到自己最爱的那片海,把你的大船换成小船,拉上一张白帆慢悠悠地航行。”恺撒说着露出了微笑,“每个男人都是海员,你先要见识很多片海的美好,但最后你只会在你最喜欢的那片海上慢慢地变老。”

店长沉默了片刻,轻轻鼓掌:“说的不错,Basara King请回座吧。”

楚子航坐到了店长对面。

 “右京,刚才我问道于Basara King,现在我问术于你。”店长把一个飘逸的“术”字放在楚子航面前,“牛郎之术应当是如何的?简单地说,就是怎么魅惑女人?怎么让她们心甘情愿地为你花钱?”

 “通过两天的实习我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我对我的客户群进行了科学的系统分析。”楚子航以严谨的态度做出了冷静的回答,如同开展一场论文答辩,“两天里我一共上桌陪酒13次,接待的客户合计72人,其中最大的37岁,最小的23岁,平均年龄28.3岁,她们中86.7%的人已婚。相比起来恺撒的客户平均年龄是25.6岁,其中绝大多数未婚,可知我的客户群偏成熟化。”

 “右京居然有这样的数学天赋!”店长面露惊喜。

 “用事实说话——”后方路明非正准备吐槽,忽然觉得不对劲,歪了歪头,“焦点访谈?”

 “Sakura君的话是什么意思?”店长不解地看着楚子航,他虽然会讲中文,但对于中国的民生、国情还不十分了解。

 “这是一句中国的歇后语,意思是空口无凭,以事实为据方可服众。”楚子航一本正经地回答。

 “原来如此,中华文明真是博大精深啊,吾辈今天算长见识了!”店长竖起了大拇指。

 “话说他刚才为什么那么惊讶?理科生搞个统计学调查很正常吧。”路明非扭过头看恺撒。

 “谁知道呢?也许是少见多怪,再不就是没文化。”恺撒耸了耸肩。

店长听得真真切切,脸色白了红红了白。

楚子航完全无视店长的心理活动,继续有条不紊地做着报告:“客人们来高天原消费更多是寻求心理慰藉,而非单纯的酗酒。我日语不通,但借助服务生的翻译,我知道她们中有27例曾遭遇家庭暴力,31人的丈夫有外遇,16人认为她们的婚姻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也就是说我面对的是一群对婚姻失望、内心压抑的女性,我扮演的角色介乎异性友人和心理医生之间,而我的主要工作是倾听。”

 “如果我是一位心灵饱受创伤的女性,我也只愿意跟右京你这样的美少年倾吐心事。”店长频频点头,看起来楚子航的表现大大优于恺撒。

 “不,她们期待的不是倾吐心事而是被强势压迫,从思维逻辑上说她们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楚子航抛出一个学术名词,将论题直指分析结果,“从客人们醉酒后抱怨得最多的不是丈夫的暴力,而是对她们的忽略这一现象来看,女性宁可被粗暴地对待也不愿意被忽略、被漠视。”

 “右京你开启了我理解牛郎之术的新篇章!说下去!我很乐意听!”店长身体前倾,激动得耳朵都要竖起来了。

 “了解客人的精神状态之后我们就可以对症下药,不需要精通日语我也可以扮演她们期待的角色。我不需要刻意的讨好她们,无论她们说什么我都不会表现得动容,反而冷漠待之,在心理上对她们实行高压政策。基于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心理特征,她们会产生‘他是故意对我这么粗暴的’的想法,从而觉得自己受到了关注。而这种关注才是她们真正需要的东西。”

店长兴奋地击掌:“精彩!精彩!”

 “这几天我只学会了一句日语,每当客人们想结束的时候我就会说那句话。”楚子航神情肃穆,力聚舌尖,好像念诵密宗九字真言,“じゃあ、今日はこれで终わったか?君は家に帰って、早く泣いて寝たほうがいい。(今天就到此为止了么?你还是早点回家哭哭睡吧!)这种粗暴的语言会进一步刺伤客人的自尊心,作为职场上的成功女性她们会被激发出好胜心和斗志,转而留下来继续买酒,我名下的消费额就会上升。”楚子航汇报完毕,起身退场。

店长脸上露出钦佩的表情,那一刻他仿佛预见了未来,右京一举成名,化作牛郎界所向披靡的征服王,他的身躯是那样高大伟岸。

 “原来师兄竟是个S!奇怪,我怎么一直都没发现呢?”路明非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因为两S相遇必有一M,在某人的淫威之下,楚子航的S属性完全被掩盖了。”恺撒毫不留情地吐槽。

 “你什么意思?别污蔑我好不好!小心我告你人身攻击。”

 “我说的是事实,你就是只天然黑的抖S妖孽大魔王……”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诸事不顺,连网站都抽风。。。

 

 

 

 

第三更~

 

评论
热度 ( 53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