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57

    故障之后的迪里亚斯特号运转非常平稳,气流通过阀门发出轻微的呜呜声,仪表盘中的指针有规则地跳动,各项数值都在合理的范围内。恺撒控制着迪里亚斯特号下潜,势头很猛,这台老式机器越来越逼近岩浆表面。因为损失了部分氧气,恺撒想节约时间,于是驾驶风格陡然变得暴力起来。
   
    “我不记得给你的巧克力里添加了兴奋剂,你现在的状态让我有点儿担心啊,老大。”路明非提醒。
   
    “放心吧,我的驾驶技术棒棒哒。”
   
    “这和驾驶技术有一毛钱关系?我们现在正跟极渊跳贴面舞,你一手滑我们就掉进岩浆里去了!”
   
    “不会那么背吧?日本有句谚语说得好,圣斗士不会被同一招击败两次。那么迪里亚斯特号也不会两次发生同样的故障。”恺撒显得很有自信。
   
    “我现在确定你已经放弃治疗了。”
   
    路明非站在舷窗边俯瞰,金色岩浆和黑色海水之间的分界异常清晰,暗红色的小虾在熔岩附近游动,还有一些暗紫色的生物和小虾共生。下方的海底裂缝如同燃烧的深渊,虽然是地狱般壮观又惨烈的景象,却是生命最初诞生的地方,让人不由得想起北欧神话中那道金伦加鸿沟,神话传说中那里是龙族历史的开端,也是孕育了黑龙皇尼德霍格的摇篮。
   
    “深度8500米,外部水温224度。”楚子航汇报着仪表读数,“虽然有隔热层,但如今继续靠近岩浆表面的话,我们自己未必受得了。”
   
    “我本来挺怕冷的,想着偶尔蒸蒸桑拿也好,不过照这个样子再升温下去,我会觉得自己钻进了烤箱。”路明非抹去额角的汗珠。
   
    驾驶舱里的场面稍显混乱,因为以前还没有人挑战过极渊,装备部误以为极渊底部是低温环境,所以作战服还有保暖功能,这时继续穿着肯定会中暑。恺撒小组汗如泉涌,他们毫不犹豫地甩掉了这层累赘,一时间白色三角裤、灰色平角裤、黑色丁字裤纷纷出镜,在深潜器里开起了内裤派对。楚子航的紧身平角裤外仍旧系着腰带,腰带上挂着长刀;恺撒则咬着雪茄,黑色丁字裤高端大气上档次,性感非常。
   
    “舱外温度又升高了15度,氧气存量还剩38分钟。”恺撒抖动胸肌,让汗水聚成小股从肌肉间的缝隙流下。
   
    “拜托别再秀你的胸肌了好吗?汗都抖到我身上来了!”路明非一脸嫌弃地掏出纸巾。
   
    “男人怕什么大汗淋漓!”恺撒毫不介意地大手一挥,又甩了几滴汗过来,“本以为你会对男人的身体感兴趣,没想到却这么洁癖。”
   
    “我要是对男人的身体感兴趣,芬格尔每天在宿舍里裸睡,岂不是贞操不保?”路明非故意离恺撒远远的,以防再沾上他的臭汗。
   
    “他本来就没有贞操,保个毛线!”恺撒吐槽,“喂,楚子航你拔刀做什么?”
   
    “我第一次听说,芬格尔原来是裸睡的……”楚子航磨着牙将长刀归鞘,面沉似水。那只败狗竟然如此不顾廉耻,在宿舍里肆无忌惮地做了两年暴露狂,没日没夜地玷污他小师弟纯洁的眼球,这口气他要是能咽下他就不叫卡塞尔杀胚了!
   
    恺撒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天呐!那根竖起来的东西是什么?”
   
    “注意节操,这里虽然很燥热,但还不至于让什么奇怪的东西竖起来。”路明非干巴巴地说道。
   
    “我可没关心那种东西。从这儿往外看,九点钟方向。”恺撒指着远方,露出见鬼的表情。
   
    视野中出现了一座巨塔,它矗立在地裂旁的缓坡上,岩浆的潮汐在它不远处涨落,黝黑的塔身被映照着,仿佛即将融化的铁胎。从下潜小组到须弥座上的源稚生再到学院本部的施耐德和曼施坦因,所有人都在看那座塔,此刻一切语言都显得无力,众人的心情只剩下震撼、狂喜和恐惧。
   
    “那不可能是人类的东西。”恺撒嘶哑地说。
   
    “不可能。”楚子航说,“人类绝不可能在8600米的深海中建起这样的巨塔。”
   
    “那是……龙的城市。”路明非发出的声音不像是自己的,不知不觉他的头又开始痛了。
   
    随着迪里亚斯特号的前进,一座威严的城市浮现在视野的尽头。它以高塔为中心,与岩浆长河为邻,经历千万年不朽。古城的一半已经滑入岩浆河,另一半也只剩下倒塌的废墟,唯独中央的那座巨塔固执地耸立着,象征着这座城市昔日的荣光。即使从倒塌的废墟仍能看出它当初的雄伟,隆起的山形屋顶上铺着铁黑色的瓦片,瓦片上镌刻卷云和龙兽,数百米长的金属锁链挂在建筑物的四角,锁链上坠着黑色的风铃,随着海流起伏摇摆,演奏无声的音乐。
   
    楚子航在纸上做着速写,绘制这个城市的地图。
   
    恺撒驾驶着迪里亚斯特号在古城上方巡弋:“氧气存量还够,我们尽可能绘制城市地图,然后降到建筑中用机械臂取一些样本。”
   
    “这塔实在太高了,龙族为什么要建那么高的塔?”路明非仰望那座通天彻地的巨塔,神思恍惚。
   
    “龙族习惯把战争记录在柱状的东西上,立在露天场合,战胜了就记录荣耀,战败了就记录仇恨。”楚子航说,“塔的另一个用途就是处刑。龙族习惯把罪人钉在塔上风干,风干一个龙类需要几百年,在那几百年里犯罪的龙类会经受所有族人无休止的凌/辱。”
   
    楚子航仍在做着速写,而恺撒正在拍摄照片,两人没有注意到路明非的反常。
   
    路明非按着额头,头痛欲裂。无数画面在脑中闪动,好像有什么野兽正叫嚣着呼之欲出。钉在铜柱上的罪人,数百年的残酷刑罚,呼啸的烈风和斑驳的血迹,一切仿佛亲眼曾见。冰海参天的铜柱上,绑缚的囚徒遍体鳞伤,鲜血化成赤色长练汩汩流下,浸染了脚下的大地。他的白发随风飞舞,黑衣被无数荆棘撕裂,浑身被刻下屈辱的印记。
   
    “你终于来看我了,哥哥。”垂死的人抬起头,眼中流下两行浓猩的血泪,“我听出你的脚步声啦,我知道你还没有放弃我,你一定会来看我的……”
   
    “哥哥,你原谅我了吗……”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我爱你啊,哥哥……”
   
    连绵不绝的凄厉呼唤在脑海中回荡,如恶鬼缠身,经久不衰。突然间他胸口一窒,眼前一黑,路明非面朝地倒了下去。
   
    迪里亚斯特号拍摄的龙族古城照片传到了本部,呈现在中央控制室的大屏幕上。施耐德和曼施坦因接虽然触过很多龙族古物,但在这样气势恢弘的建筑面前仍旧觉得震撼莫名。那些雕刻描绘了成千上万的鬼神在作战,人身蛇尾的怪物们用蛇尾缠绕住彼此的脖子,喷吐着烈焰的同时,挥舞着致命的刀剑。战争的场面被雕刻得太过逼真又太过匪夷所思,似乎有太多想象的成分,如果那场战争并非虚构的,可想而知它的惨烈程度超过了人类历史上的任何战争。
   
    “人身蛇尾的形象很罕见。”曼施坦因说。
   
    “至少在我们黑王血裔的文献记载中,龙类从未以人身蛇尾的形象出现过。”施耐德说。
   
    “难道龙族古城是白王一脉建造出来的?”
   
    “目前还判断不出来,令人吃惊的东西太多,一时无法消化。”施耐德说,“虽然机会难得,但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差不多该返航了,既然已经定位了那座城,以后还有机会下潜去解决胚胎的问题。”
   
    曼施坦因盯着大屏幕上的照片出神,脸色忽然变了:“糟了,鸟居就是一种门!见鬼他们真的在水下看见了门!”
   
    巨大的恐惧在施耐德心里炸开。他们沉浸在惊人的发现中忘了门的事,排除了泄压阀故障后,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让他们放松了警惕。视频显示迪里亚斯特号正笔直地去往那座鸟居,在施耐德眼里,十年前的故事正在重新上演,下潜,发现门,向着门前进……
   
    “不要靠近不要靠近!返航!返航!”施耐德失控地大吼,十年前的精神烙印太深了,此时此刻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他永远都忘不了2001年的格陵兰冰海行动,为了捕获在海底孵化的古龙胚胎,下潜小组中六名A级学生全部遇难,无一生还,而他则被严重冻伤、被龙血污染,终日靠戴着氧气面罩过活。
   
    然而无人回应施耐德的指令,通讯频道静得让人害怕,源稚生不说话,迪里亚斯特号没动静,连日本分部的辉月姬系统都没有应答。
   
    “报告施耐德教授,五秒钟前辉月姬系统和我解除了所有连接,我们和日本分部以及迪里亚斯特号的一切联系中断,我正在试图维修,但辉月姬系统没有应答。”诺玛的声音回荡在中央控制室里,施耐德震惊地看着大屏幕,位于日本海域的光点熄灭了。
   
    “明非醒醒!振作一点!”楚子航大力摇晃着路明非的肩膀,把剩下的宝矿力一股脑地浇在他脸上。
   
    “咳咳……”路明非咳嗽着睁开眼睛,舔了舔嘴唇,“师兄,你浪费了我们最后的淡水资源。”
   
    “醒了就好。”楚子航丢掉空塑料瓶,抽出纸巾给他擦脸。
   
    路明非环顾四周,发现深潜器正位于巨大的鸟居上方,那是一座高达五十米的宏大建筑物,青黑色的表面雕刻着蛇形花纹,花纹介乎图形和文字之间,仿佛无数的小人围绕着篝火起舞。
   
    “那是某种象形文字么?”路明非朝窗外指了指,“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
   
    “是日本的‘神代文字’,辉夜姬已经解读出了结果。”楚子航说,“这里就是高天原,日本神话时代的诸神聚居之地。”
   
    “我曾经研究过日本历史。”路明非揉了揉太阳穴,回忆起每个期末考试前在地下文献库挑灯夜读的情景,“根据《古事记》中的记载,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创造了日本国,他们繁衍了日本的整个神系,天皇家族就是神的后代。”
   
    “日本人今天所说的神族就是龙族。”楚子航低声说,“日本神话中记载的其实是一个龙类家族的历史!”
   
    “这么说,天皇家族其实是龙族的后裔?”路明非眨了眨眼睛。
   
    “不,天皇家族不是混血种。”楚子航神色严肃,“真正的混血种是……蛇歧八家!”
   
    “My god!原来象龟前辈才是真正的龙种,而日本分部都是诸神后代!这个消息太震撼啦,足够写好几篇论文发表了!”路明非以一个科学工作者的热情发出阵阵感叹,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师兄,你刚才说是辉夜姬帮我们辨认出的神代文字,为什么不是诺玛?”
   
    “由于太阳黑子爆发影响到通讯设备,导致日本分部跟学院本部的联络出现了一点问题。”恺撒回答了他的疑问。
   
    “居然在这种时候跟本部中断了联系,太阳黑子也真会挑时间。”路明非微微蹙眉,“专员和诺玛之间断线的情况我是第一次经历,你们觉得那个辉夜姬可靠吗?”
   
    “她的工作模式和诺玛非常接近,应该没问题。”楚子航点头。
   
    “象龟是个稳重有责任心的男人,称得上是值得信赖的伙伴。”恺撒露出骄傲的笑容,“我永远会给一个初次见面的人以信任,这是身为领袖的气度。”
   
    “呼叫迪里雅斯特号,呼叫迪里雅斯特号,路明非情况如何?是否恢复意识?你们有没有受到精神干扰?”耳机里传来源稚生的声音。
   
    恺撒抽了自己一个嘴巴:“我觉得自己还行,不像是做梦。我们小组的杀胚还是杀胚,妖孽还是妖孽,都挺正常。路明非已经醒了,看起状态不错,很快又能活蹦乱跳了。”
   
    “你们的氧气存量还能坚持15分钟,胚胎应该正在挣扎着苏醒,不能允许它苏醒,抓紧这个机会抹杀它。”源稚生说,“我刚跟施耐德教授通了越洋电话,他的意思也是尽一切可能抹杀胚胎。”
   
    “施耐德也这么想么?好的!没问题!这是我期待的指令!”恺撒把自己牢牢地捆在座椅上,“楚子航,硫黄炸弹准备好了么?”
   
    “炸弹已经激活,安全栓正在解除,15秒钟之后可以发射。”
   
    “路明非准备,炸弹发射之后立刻上浮!”
   
    “了解!空气舱预备排水,稳定翼准备,螺旋桨系统准备,一切就绪。”
   
    古城的废墟摇晃起来,废墟表面附着的肺螺一层接一层地剥落,水势缓缓上升,敲打在迪里雅斯特号的外壳上,发出沉闷的声音。源稚生说的没错,这座城市正在苏醒,它原始的姿态就要展现在人们面前。
   
    “你们看一眼声呐屏幕!”楚子航的声音有些奇怪。
   
    路明非和恺撒猛地扭头,声呐屏幕上接二连三地跳出红点,每个红点都在搏动。每个红点都代表一个心跳声,数以千计的东西正在苏醒,绝非只是一枚胚胎!
   
    “妈的!这里是什么地方?龙巢么?”恺撒惊呆了。
   
    “这座城市的废墟下藏着什么东西。”路明非指着扫描图像,瞪大了眼睛,“看它的轮廓,像是一艘……沉船!”
   
    “长度134米,宽度25米,高度15米,20万吨级巨型破冰船,没错,它就是列宁号。”楚子航对比着列宁号曾经的照片,语气沉重,“资料上说列宁号沉没时载有龙类胚胎,现在沉船被胚胎占据,胚胎把钢铁转化为它的一部分了!”
   
    “不要再说了,我已经开始反胃了。”路明非在钢铁中看到了血管的痕迹,教科书上说龙族基因可以接入任何动物的基因链,把他们改造成自己的亚种,却没有谁提到过龙族基因还能侵蚀钢铁,使破冰船怀孕。
   
    “它已经不可能孵化了,有人杀了它,作为祭品。”恺撒说,“你们看下面。”
   
    路明非和楚子航从下方的观察窗向外看,在肺螺堆积的地方,列宁号生出粗大的血脉贯入海床,血液从沉船流向四面八方,灌溉滋养着整座古城。那是一种类似黑魔法祭祀的血腥炼金术,他们的敌人不是胚胎,而是这座死去了很多年的高天原。神话传说这里曾居住着神族,而昔日的众神即将醒来。
   
    什么东西需要用一条古龙的血去祭祀,龙血哺育出的又是什么魔鬼?答案目前无法揭晓,但三人却能从中感受到浓浓的悲哀与绝望。龙族弱肉强食的法则经久不衰,即使是高高在上的古代种,在更强大的王面前终究也只能沦为祭品,永远不会改变。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真的和谐吗,为什么审核了这么久,笔者崩溃中,求放过╮(╯_╰)╭










po主终于满血复活了~( ̄▽ ̄~)~
告诉我今天想要看到几章!po主满足你们!

评论 ( 1 )
热度 ( 20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