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47

作者有话要说:

号外!号外!《尼伯龙根镇魂歌》第三部正式开播,更新时间每周五、六、日,恭祝大家周末天天乐,上学好心情!

PS:未来文章走向有偏离原著可能,存在黑化大尺度,未成年的花骨朵们请谨慎食用,被教坏不负责啊!

--------------------------------------------------------------------------------


  亲爱的妈妈:

  见信好。

  这个月中就要开始期中考试了,我现在每天都在图书馆看书,本学期我选修的课程是微观经济学、西方近代史和机械传动学三级,学下来感觉都不算难,希望能跟上学期一样全A通过考试。伊利州的春天就要开始了,树木已经开始发芽,红松鼠经常跑到校园里来,因为明非总是喂给它们爆米花。松鼠们似乎很喜欢爆米花的味道,它们今天站在化学实验室窗外等待投食,结果明非一不留神烧到了前面女生的头发。

  下周就是植物学的野外实习了,我可能会去原始森林里采集一些叶芽制作标本。明非小组负责的温室培育出了罕见的彩虹玫瑰,他打算集齐99朵在母亲节送给你做礼物。

  对了,今天的早饭是煎双蛋和黄油面包,午饭是土豆沙拉和培根汉堡,晚饭是胡萝卜炖猪肘配鲜虾豆腐汤。托明非的福,去年餐厅开始提供中餐,从此菜单变得丰盛了许多。不过明非似乎不喜欢猪肘,说那东西吃了容易“三高”,我倒觉得他完全没必要担心,应该多补充一下营养。

  不要忘记睡前喝牛奶,提醒佟姨一定要中火加热,五分钟。

  爱你的儿子,楚子航。

  深夜11点,楚子航写完这封邮件之后转回头去检查。

  突然,英灵殿前的奠基之井中喷出10米高的血焰,轰然巨响几乎震碎了整个窗玻璃。井下是装备部的地下实验室,大约又发生了事故。校工部的壮汉们熟练地架起高压水枪对井口喷射,他们对校园里这种隔三差五的事故早已见怪不怪,此时仍然神色轻松,一边救火一边谈笑。

  学生们同样情绪稳定,甚至没有几个人开窗看热闹。学生会照常举办着舞会,恺撒麾下的蕾丝白裙少女正在安珀馆倾情热舞;执行部的实习生正在图书馆埋头工作,或是攻克五角大楼防火墙,或是破解某颗卫星的加密系统;至于其他人,他们正在学院网论坛上议论火情,聊天打屁,就火什么时候被扑灭打赌下注。

  3号宿舍区的外墙自上而下裂开了一道口子,墙灰簌籁落下。楚子航淡定地吹去落在笔记本上的墙灰,隐身登陆“守夜人讨论区”。

  “您的好友@剑桥折刀上线了。”

  “您的好友@守夜人上线了。”

  “您的好友@格陵兰阴影上线了。”

  显然校方的大人物们也被火情惊动,校长昂热、副校长守夜人、执行部负责人施耐德教授纷纷上线。

  “深更半夜的装备部搞什么幺蛾子?我这只潜水的都被炸出来了!”守夜人开了个新帖。

  “混帐,你是副校长!你难道没想过打个电话给校工部,盯一下救火的事么?你的工作只是喝酒和在这里刷讨论么?”剑桥折刀回复。

  “一瓶半白兰地之后你以为我还能指挥救火么?发帖声援战斗在救火第一线的校工同志们!”守夜人回复剑桥折刀。

  “装备部那帮混帐!我真想把一颗钻地炸弹扔进他们的地下实验室里!”剑桥折刀。

  “支持校长的决议,请把这项工作交给执行部来做。”格陵兰阴影回复。

“施耐德你有空在这里刷讨论区不能去火场看一眼么?作为执行部负责人要有代理校长执行公务的觉悟,校长正在巴黎参加时装发布会,放眼无数衣着暴露比他小一百多岁的女人不泡,上网关注火情,你却在这里大谈炸掉装备部的问题?我看你跟装备部那帮暴徒的本质是一样的!”守夜人开始思想教育。

  “执行部是个准军事机构,这火要是龙类放的执行部当然全权负责,可现在是装备部在放火,我们不负责给装备部擦屁股。”格陵兰阴影回复。

  “校务还是得交给稍微靠得住的人,我已经打电话给曼施坦因教授让他去救场了。”剑桥折刀跟帖。

  又一轮地动山摇的爆炸,第二道血焰冲出黝黑的井口,好像地底关了一只咆哮的喷火龙,随时都有冲破牢笼的风险。

  “预料中的爆炸,请诸位老师同学不必惊慌。实验还在继续,未来一个小时里可能还有两三次爆炸,请大家做好准备。另外,硫黄燃烧会散发出对人体有害的烟雾,胡萝卜可以帮助中和毒素,建议同学们夜宵吃胡萝卜。”装备部发帖。

  “坏消息!请老师同学们帮忙抓蛇。刚才的爆炸令地下二层的蛇类饲养池开裂了,大约有200条各种蛇类正从不同通道中逃逸,包括眼镜王蛇12条、亚马逊巨森蚺2条和原矛头蝮20条,详细列表10分钟后以群发邮件告知。”生物馆发帖。

  “见鬼!我看见一条森蚺沿着钟楼爬上来了!救命!”守夜人。

  “放心,亚马孙巨森蚺无毒。虽然它的成年蛇可以绞死水牛,但别忘了你曾是个魅力十足的牛仔,危急关头不要吝啬使用美人计。”剑桥折刀。

  “放屁!你怎么不对爬虫色诱试试?”守夜人。

  “呵呵,我不搞跨种族恋爱……”剑桥折刀。

  正在这时,一个醒目的ID登陆了“守夜人讨论区”。

  “蛇???啊啊啊啊啊啊啊!!!!!”星际熊猫敲出一连串的惊叫。

  “谁的ID这么可笑?什么时候国家保护动物也学会打星际争霸了?”守夜人回复。

  “此熊猫非彼熊猫,他不是那个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形象大使,而是我们学院唯一的S级学生。”格陵兰阴影回复。

  “大事不妙!校工部听令,救火工作暂停,立刻去1号宿舍区护驾!”剑桥折刀@校工部。

  “我说老友,你也太偏心了吧,我这还跟亚马逊巨森蚺搏斗呢,你都不叫校工部过来救援!”守夜人回复剑桥折刀。

  “白痴!你也不动脑子想想,万一路明非受到惊吓在校园里施放一个言灵·莱茵,你控制得了吗?”剑桥折刀回复守夜人。

  “当然控制不了,我的‘戒律’只能束缚比我血统低的人。”守夜人回复剑桥折刀。

  “路明非镇静,报告情况!报告情况!”格陵兰阴影@星际熊猫。

  星际熊猫的头像灰了,原因不明,但显然已经下线。

  “芬格尔那小子呢?作为一个九年没毕业的资深师兄,此时不应该英勇地挡在毒蛇面前,给可爱的小师弟做肉盾么?”守夜人@炎魔诗人。

  “副校长,有好事你怎么就想不到我呢?可惜我正在古巴做毕业实习,远水解不了近渴,这时候@村雨比我管用。”炎魔诗人回复。

  “兰斯洛特,即刻出动狮心会全员,迅速前往1区救援。还有,楚子航现在在哪?”格陵兰阴影@长江骑士。

  “我刚才看到楼上有人跳楼,好似一道闪电直奔1号宿舍区的方向。那雄鹰般矫健的身手,除了会长没别人了。”长江骑士回复格陵兰阴影。

  “谢天谢地。”格陵兰阴影。

  “阿弥陀佛。”剑桥折刀。

  “喂,你们就不能抽空救救我吗?”守夜人泪目。

  路明非一辈子都没这么惊悚过。洗完澡推开宿舍门的那一刻,他以为自己来到了《狂蟒之灾》的拍摄现场,百余条大大小小的蛇类聚集在他的屋子里,有的在他的床上盘成了小山,有的钻进了他的袜子里,还有的顶着他的校服爬来爬去,像是节日里舞狮子的醉汉,东倒西歪。一条眼镜王蛇相中了路明非的抱枕,它把那个真人等大的水手服美少女拖到地上,黑底黄纹的粗壮躯体缠绕着上面童颜巨/乳的朝比奈实玖瑠,那场面才叫一个少儿不宜。

  喜欢的二次元萌妹子被当面触手play,路明非顿时火冒三丈。他抄起一块肥皂砸向了那条不知羞耻的毒蛇,正丢在对方那扁平的脑袋上。眼镜王蛇吃痛松开了朝比奈实玖瑠,分叉的舌头一伸一缩,走着S形曲线朝路明非的方向滑行而来。继眼镜王蛇之后,其他蛇类显然也意识到了路明非的到来,原矛头蝮、虎斑响尾蛇、沙漠角蝰、黑曼巴……蛇类大军前仆后继地涌向门口。

路明非已经顾不得生气了,洗发水、沐浴露、毛巾、牙刷统统被他砸了出去,最后把盆一扔,扭头便跑。蛇群紧随其上,没多久便把路明非包围了。相信如果有熟悉蛇类习性的生物学家在,他们就会发现这些蛇并没有攻击路明非的打算,它们此刻的行为是一种趋性,就如同葵花向日、飞蛾扑火一般。 

  龙族是所有爬行类的祖先,路明非的S级血统凌驾于卡塞尔学院所有混血种之上,蛇类们被路明非释放出的信息素吸引,才会在地下饲养池损坏后不约而同地冲向1区303宿舍,除了一条呆头呆脑的亚马逊巨森蚺,它迷路去了守夜人的钟楼。

  蛇群朝着路明非渐渐逼近,它们中没有一个不是神情荡漾、左摇右摆,那陶醉的样子活像喝了两杯。路明非却没法这么认为,在动物园里偶然看到一条就已经足够让他做噩梦了,现在搞来一个200多条的长虫军团围着他摇头晃脑,他没疯已经算万幸了。路明非被逼退到走廊的窗边,眼看着那些丑陋又危险的家伙就要爬到他脚上来,他急忙跃上窗台,逃离了地面。

  蛇群因为接触不到路明非开始躁动,有些体型小的沿着远处粗糙的墙角往这边爬,准备采取迂回战术,体型大的就不遗余力地向上窜,恨不得直接从大理石地面弹上来。性情凶猛的眼镜王蛇突然竖起了身子,它体长足有五六米,这一窜一米多高,几乎碰到了路明非的膝盖。路明非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心跳都停止了。他猛地后退一大步,不想一脚踩空,直接从敞开的窗户坠了下去。

  坠落的一瞬间路明非下意识地抱住了脑袋,他没有楚子航那么变态的身体素质,三楼对他来说虽然不会摔出生命危险,但足够让他在校医院躺一个月了。只是这一次他住院的原因不再是因公负伤,而是意外坠楼。这么仰面朝天重重摔下来,骨折是逃不掉了,说不定还会内出血,这两种滋味他都尝过,绝不是什么享受的事。而且一百多斤的人体撞在水泥地上应该会发出很大的响声,姿势也好看不到哪去,新闻部的狗仔队会第一时间赶来记录精彩瞬间,然后全校师生都会知道他路明非从宿舍楼上掉下来了,简直不能再衰

  要不杀人灭口好了,狗仔队要是敢拍照就用言灵干掉他们,绝不能让自己四肢扭曲的照片流出去,路明非打定了主意。

  然而直到失重的感觉停止,路明非也没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预料中的疼痛也没有到来,他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双关切的黄金瞳,还有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

  他竟然掉到面瘫师兄怀里了,真是太幸运了。这种感觉就像从地狱升入了天堂,路明非很想大笑三声,可当他余光扫过三楼的窗口时便笑不出来了。蛇群正跃跃欲试地往下爬,仿佛长江后浪推前浪,路明非不由得又一阵头皮发麻,急忙掀起楚子航的外套蒙在脸上。

  楚子航此时的内心是愤怒的,如果不是守夜人的“戒律”束缚着学院,他一定要用“君焰”把这些混账生物烧光。他在二年级修过“爬行动物学”这门课,深刻地了那几种毒蛇的厉害,普通人被它们咬一口最好立刻祷告上帝,因为你的生命只剩下祷告的时间了。现在这些剧毒蛇类竟然齐聚在路明非的房间,不但害得他小师弟坠楼还紧追不舍,这是要置人于死地吗?

  对一切不利于路明非的东西,楚子航的攻击都是毁灭性的,他浑身笼罩着几乎实体化的杀意,永不熄灭的黄金瞳爆出森然的怒火,蛇类那属于野生动物的本能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以眼镜王蛇为首的众蛇纷纷调转方向,灰溜溜地逃回了窗口。

  救火车拉着警笛狂飙到宿舍楼前甩尾停下,校工部的壮汉们从车上逐一跳下,手里还拿着捕蛇的工具和笼子。

  “楚专员好啊!”前海豹突击队队员们热情地打着招呼。

  楚子航点点头算是回礼,“你们速度太慢了,开车还没我步行快。”

  “之前一直在救火,我们身上没带工具,中途去了一趟生物馆,耽误了点儿时间。”队长说着看了看依偎在楚子航怀里的路明非,“S级没事吧?”

  “才怪!”路明非大吼一声,挣扎着就要从楚子航的臂弯里跳出来。他刚才纯属被吓懵了才会失足坠楼,现在有面瘫师兄坐镇,他还怕什么毒蛇猛兽?

  一想起当时的窘态路明非不由得恼羞成怒,从睡衣口袋里掏出手机,气冲冲拨了一个号码,“喂,装备部么,你们晚饭是不是没吃饱啊?爆炸搞得这么不彻底!光把饲养池炸开有屁用,怎么不连里面的蛇一起炸死……具体方法?还要我教你们么,用你们正在研究的精炼硫磺炸弹,对准爬虫们的家猛轰,直到轰的渣都不剩,区区几条蛇都搞不定更别提消灭龙类了……”

校工部众人听得冷汗直冒,果然小鸟依人只是S级的假象,别人受到惊吓可能会瑟瑟发抖,这位受惊之后却是破坏力十足的大暴走啊!学院上下谁不知道这S级是个人形核武器,发起飙来绝对要上演一场海湾战争!完了完了,校长担心的事即将发生。











评论 ( 1 )
热度 ( 58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