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45

  图书馆阅览室,路明非走近挂着“物理学”标志牌的书架,手指划过一排排书脊,最终停留在一本黑色的精装书上。《果壳中的宇宙》,斯蒂芬·霍金著,路明非抽出这本书快速地翻了一遍,又瞟了一眼旁边那本《时间简史》,麻利地抽了出来。几乎是同一时间,对面的书也被人拿走了,突然空出的缝隙中闪出一只淡金色的眸子,目光炯炯好似点燃了一盏明灯。
  “师兄?”
  “明非?”
  楚子航和路明非同时认出了对方,立刻露出惊讶的眼神。自从北京屠龙回来以后,两个人各忙各的,基本上没怎么见面,谁知今天竟然在图书馆碰到了。楚子航作为一个标准的理科生常年驻扎在这里并不奇怪,可路明非是众所周知的历史系秀才,他的活动范围应该是地下文献库,突然在“物理学”藏书区出现确实有点儿匪夷所思。
  “最近对科普读物感兴趣?”楚子航透过缝隙看着路明非,就见对方左手《时间简史》右手《果壳中的宇宙》,胳膊下还夹着一叠打印版的《黑洞、婴儿宇宙及其他》,一副准备加入理论物理学大军的样子。
  “想要科普读物的话,我会去找一本《世界未解之谜》来看。”路明非无奈地摇头,“都是道格·琼斯那个老家伙啦,他最近打算在《Nature》上发表一篇论文驳倒斯蒂芬·霍金,我才不得不来研究这些鬼东西。”
  楚子航对道格·琼斯有所耳闻,他是学院的物理系主任,是核物理学史上的里程碑式人物,没有他美囯绝对造不出原子弹。全世界都以为他已经老死了,谁又能猜到这个核物理学家后半生竟猫在卡塞尔学院地底下,开始致力于量子力学的研究了呢?可是老家伙跟霍金斗法怎么就牵扯到路明非了呢,莫非……
  “琼斯教授不会是想让你替他发论文吧?”楚子航突然明白了。
  “是啊,老妖怪不能让世人知道他还活着,所以就拜托我这个新面孔了。也不知道他怎么就那么信任我,我的物理水平还停留在高中诶!”路明非认栽地叹了口气,“可我又无法拒绝他,否则这老家伙就没日没夜地哭哭啼啼。你知道么,他的脊柱已经弯成一个句号了,平时连喘气都费劲儿,一激动就咳个不停,然后他那口炼金假牙就会被喷出来,见什么咬什么,简直没法看……”
  楚子航稍微想象了一下那失控的场面,一副藏着“活灵”的假牙一边发出‘咔咔’的声音一边到处撕咬,确实让人毛骨悚然。
  “师兄,你来这儿做作业么?”路明非把三本书摞在一起,捧到胸前。
  “不,我也是来找资料的。上周炼金机械系主任格鲁斯教授突然找到我,说他要结合炼金术和机械工程制造一款永动机,想让我做他实验室的助手。他还说是你向他推荐我的。”楚子航望着路明非。
  “没错,因为他之前也来找我了。拜托,我是个文科生好么,开发一下大脑学学理论知识也就罢了,真动手搞起发明来我可是一窍不通。要知道我对一切机器都不感冒的,除了游戏机。”路明非说着呵呵一笑,“师兄你是学霸,炼金机械又是你的本行,不找你找谁?”
  “好吧,反正我也不喜欢闲着,无所谓。”楚子航淡淡地说。
  “就是嘛,帮院系主任做事又不会吃亏,学院里有几个人见过自己的院系主任?师兄你赚了!”
  路明非说得字字在理,绝大多数学生读了四年大学都不认识自己专业的院系主任,那帮老家伙真的是半个世纪没从地下钻出来了,如果不是一场听证会,没人能够有机会拜见真颜。最后,楚子航只能乖乖道谢。
  “谢谢。”
  “不客气。”
  “二位有什么悄悄话不能出来说么?何必隔着书架偷偷摸摸的,累不累呀?”耳边响起一个活力四射的女声,路明非猛地回头,正看见诺诺抱着肩膀站在自己背后。
  “师姐,你什么时候来的?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路明非拍着自己受惊的小心脏,抱怨道。
  “屁,龙王都吓不着你我还能吓死你了?是你自己心里有鬼!”诺诺见楚子航从书架后走出来,朝门口抬了抬下巴,“管理员大妈一直盯着这边看,想不发现你们都难。谈情说爱都谈到图书馆来了,还犹抱琵琶半遮面,你们俩可真有情调!”
  楚子航不为所动,干巴巴地问道:“有事么?”
  “当然有事,不然谁会这么不识趣来当电灯泡?”诺诺说着从包里摸出一张烫金的大红请柬,递给楚子航,“今晚七点,安珀馆。带着狮心会全体成员来,恺撒邀请你们。”
  “结婚典礼么?想不到师姐你这么快就嫁了。”路明非揶揄道。
  “嫁个毛线,我们的结婚申请还没批下来呢!”诺诺长发一甩,“是学生会举办的化妆舞会啦,恺撒怕狮心会一群杀胚闷出病来,特意邀请你们参加的。”
  “谢谢金毛老大的好意,我们社团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确实搞不成什么风雅的活动。”路明非瞥了楚子航一眼,摸了摸下巴,“话说今天是什么黄道吉日吗?还是恺撒一直这么败家,隔三差五就开派对办舞会?”
  楚子航摇头,“谁知道,反正他一直很败家,奢侈浪费是学生会秉承的一贯作风。”
  “我说你们学傻了吧,今晚是万圣夜,万圣夜啊!搞化妆舞会很正常吧!”诺诺生气地把路明非的头发揉成了鸡窝,“总之你们两个要按时出席,苏茜那边我已经通知过了,今晚的主题是‘潘地曼尼南’,都给我装扮好了过来,尤其是楚大会长。”
  诺诺说完,踏着高跟鞋风一般离开了,留下路明非和楚子航大眼瞪小眼。
  “师兄,‘潘地曼尼南’是什么?”
  “就是《失乐园》里描写的万魔殿,繁华高贵的地狱首都。”
  “那不就是七位撒旦所在的宫殿么,难道我们要分角色扮演‘七宗罪’?”路明非饶有兴趣地看着楚子航,“师兄这样面瘫冷酷的帅哥,一定是代表‘暴怒’的撒旦萨麦尔大人咯。而恺撒则会扮演象征‘傲慢’的魔王路西法,他那么中二,就算身在地狱也绝对要当老大。”
  对于路明非的说法,楚子航不置可否。自己扮演什么他并不关心,只是恺撒真的能胜任那颗照亮了地狱的“光耀晨星”吗?他有些怀疑。
  事实证明楚子航的担心应验了,恺撒确实打算拉风地扮一回魔王陛下,可惜他体格过于魁梧了,胸肌撑得领口几乎爆出来不说,路西法那标志性的堕天使六翼戴在他身后就像插了三对烧焦的新奥尔良烤翅,毫无美感可言。因此恺撒只好退而求其次,将自己的角色改为代表“贪婪”的大恶魔玛门,然后他惊讶地发现比起集美丽与霸气于一身的“光耀晨星”路西法,地狱贵公子玛门的形象更加适合他。
  为了迎接万圣节,卡塞尔学院的路灯全部换上了南瓜灯,夜幕降临之时,沿路两列橙黄的朦胧灯光渲染出一种神秘的气氛。一条由红玫瑰花瓣铺成的地毯延伸到安珀馆门前,与屋顶上深红色的瓦片相得益彰,巨大的卷拱撑起花岗岩大门,门前是持烈火之剑张开六翼的炽天使雕像,沐浴在深秋的细雨里。这座哥特式的建筑此时灯火辉煌,透过那些巨型的落地玻璃窗看进去,水晶吊灯的光绚烂迷离,二楼一侧的深红色幕布徐徐拉开,一支小型乐队正在试音。
  恺撒站在大厅中央,他头上装饰着一对恶魔的螺纹尖角,脸上戴着金色的威尼斯面具,身上披着野性十足的毛领貂皮大氅。这回他的胸肌不会再撑破衣领了,因为玛门的服装设计得很前卫,深V领一直开到肚脐上方,露出的部分交叉系着几根黑色的带子,可伸缩性良好。恺撒的旁边是“色欲”造型的诺诺,她画着烟熏妆,头戴尖顶巫师帽,身穿一件紫色露背小礼服,脚蹬十厘米高的玛丽珍鞋,像极了传说中的夜之魔女莉莉丝,性感妩媚,撩人心弦。
  忽然,铃声割裂了大厅里的空气,零零散散的客人们停止了谈话。安珀馆大门洞开,一队人马踏着红玫瑰地毯进入会场。狮心会成员清一色的亡灵骑士装束,为首那人手中提着一杆长枪,明晃晃的铁甲在月色中闪着寒光,与身上那些骷髅和倒十字架的饰品交相辉映。他半边脸遮着黑色的金属假面,眼孔中一双黄金瞳仿佛燃烧着烈焰,浑身的肃杀之气宛如死神降临,不愧是扮演萨麦尔的男人。
  恺撒海蓝色的眼睛里涌动着北极冰原的风霜,他背后整整齐齐地站着学生会六个部的部长,那盛气凌人的样子让人以为他带了十万精兵。四目交汇的瞬间,恺撒冷然开口:“楚子航,我真庆幸你没牵着一条地狱犬来。”
  “师兄自然是想做到十全十美的,可我们实在找不到拥有三个头的变异品种犬,只好将就了。”
  伴随着一个清越的嗓音,一个人影从楚子航身后走了出来。那人戴着银色镂花面具,额心一颗红宝石好似泪滴,周遭围了一圈雪白绒毛,珍珠和碎钻点缀其上,占据了脸部的大半面积。那人好似众星捧月一般被亡灵骑士们簇拥着,月白色长袍裹着瘦削的身形,外面罩着璀璨的孔雀裘披风,繁复华美的金银丝衬着白皙的脸,夜色长发混着流苏垂落肩头,他抖了抖背上六根纯黑羽翼,刹那间天地失色。
  “看,是路西法陛下!”蕾丝白裙少女团中有人发出惊呼,女孩们立刻沸腾了。
  “不是路西法,是路明非哦。”路明非向女孩们挥手致意。
  眼见着自己的后宫为路明非癫狂,恺撒顿感郁闷,没想到他难以驾驭的角色却被路明非完美地诠释了出来。郁闷之余他对空打了一个响指,所有的灯光同时亮起,通向二楼的两条弧形楼梯上,一侧走下扮成吸血鬼的学生会男生众,另一侧走下化妆成妖精的蕾丝白裙少女团。乐队奏起了激昂的探戈,男男女女步入舞池。空气里弥漫着飘渺的香水味,蕾丝边的白色礼服裙随着女生们旋转,如同盛开了一朵朵巨大的百合花。
  路明非先跟舞蹈团的新生伊莎贝拉跳了开场舞,紧接着又被诺诺拉着跳了一曲,最后他的舞伴换成了俄罗斯少女零。作为学生会唯三的A级之一,零也应景地扮演了一位撒旦,代表“嫉妒”的海怪利维坦。她娇小的身躯被半透明的鳞片轻纱装扮着,一点都不像凶恶的海怪,反倒像一条小美人鱼。随着舞曲雄赳赳地迈入高潮,两人的配合更加默契,舞蹈渐渐变得挥洒自如。相较于女孩锋芒毕露的气势,路明非显得优雅随意得多,只不过那是一种自信过后的淡然,波澜不惊的王者之姿。在路明非的引领下,女孩银色的舞裙飞扬起来,踏着水晶鞋的身影像是一道流光在他身边晕开。
  楚子航只在舞会开始时和苏茜跳了一场便退出了,此时他望着舞池中央的路明非,心绪起伏。终曲的余音中,男孩拉着女孩开始旋转,翻飞的衣袂折射出光影缭乱,播散的裙摆如同孔雀的尾羽。聚光灯打在两人身上,他们的身姿好似天鹅的绝唱。清寂有力的掌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掌声像是一片暴风雨,暴风雨中天鹅们互相行着宫廷礼仪,矜持又高雅,明艳不可方物。
  “你的接班人跟你不同,他适合站在聚光灯下。”恺撒端着酒杯向楚子航走来,在他的身后,侍者堆起了香槟塔。
  “所以我要为他扫清一切障碍,让他可以放心地立于万人中央。”楚子航淡淡地说着,目光始终落在他的“光耀晨星”上。
  “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让人感到惊讶。”恺撒的语气充满嘲讽,他抬头看向天花板上悬挂的装饰植物,“北欧传说中在槲寄生下亲吻的情侣,会厮守到永远。万圣夜表白成功后,接下来的圣诞节、情人节、白色情人节,甚至连中国的七夕都可以一起度过,单身的人可就此脱离苦海……”
  “怎么样,要不要先来杯酒壮壮胆?” 恺撒说着向楚子航举杯。
  “不必。”楚子航冷冷看他一眼,拂袖而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再来一章,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大家万圣节快乐~~







第五更。
本周更新结束,我们下周见咯(๑•̀ㅂ•́)و✧

评论 ( 2 )
热度 ( 63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