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剧情爱好者。

无文可转,去留随你。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29 后记·十年(完)

路明非歪倒在床上,浑身的不适令他十分恼火。偏偏这时有人打来电话,还油腔滑调死不正经:“亲爱的,猜猜我是谁?” 


听见那轻浮的语气,路明非二话不说把手机扔了。


扬声器里再次传出优雅到欠揍的声音:“嗨~~哈尼,周末过得开心么?最近都没怎么联系呢,突然好想你哦~~”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没工夫跟你扯淡!”路明非的态度毫不客气,如同一挺喷火的机关枪。


 “哥哥你今天是吃火药了么?脾气这么暴躁。谁又惹你了?楚子航对不对?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到是他。”对方忿忿不平,“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出气去。麻衣,给人事科打个越洋电话,告诉楚天骄,他被炒鱿鱼了!”


电话那端不是别人,正是路麟城和乔薇尼的小儿子,路明非的弟弟路鸣泽。提起路明非,多数人都会觉得他很牛,一个爹娘放任自流、吃百家饭长大的小破孩,居然能留学海外名校,连拿三个学位,年纪轻轻就混上了教授,还获了诺贝尔奖。然而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没有最牛,只有更牛。如果他们知道路鸣泽是个什么样的人,就不会对路明非的人生经历那么惊讶了。


路鸣泽曾经的全称叫作“天才儿童路鸣泽”,有权威专家认证,他的智商高过爱因斯坦。他九岁被哈佛录取,十一岁便拥有了自己的公司,路明非十八岁保送卡塞尔学院那年,路鸣泽还未满十六,却已经在华尔街混得风生水起,垄断美国东海岸了。黑太子集团是路鸣泽早期在老家经营的产业,正是那个时候他结交了怀才不遇的楚天骄,当了回伯乐认了匹千里马。


起初路鸣泽只相中了楚天骄的驾驶技术和嘴皮子,他当老板楚天骄当司机,每逢饭局应酬帮他吹吹牛挡挡酒,也就知足了。但渐渐地他发现这位司机身手不凡,一打听,对方原来是在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服过役的,后来摊了官司躲到中国南方的小城避风,在国企谋了份给领导开车的工作,还结了婚生了孩子。无奈好景不长,楚天骄不务正业的作风让婚姻出现了危机,漂亮的舞蹈演员老婆带着儿子嫁入豪门,他无家可归又丢了工作,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去劳务市场求职,这才阴差阳错地进了黑太子集团。


楚天骄离婚的时候曾对老婆发誓,等他出人头地修成正果,必定再次跟妻儿重组家庭。他本身就有些才华,这回下了功夫终于争气了一把,在老板的大力提拔之下,事业还真就蒸蒸日上了。路鸣泽确实没让楚天骄屈才,后面他的产业越做越大,干脆将总部设到纽约,把中国这一摊直接交给楚天骄管理了。楚天骄也没让老板失望,在他的经营下,黑太子集团成为当地首屈一指的纳税大户,业绩甚至超过了他老婆的第二任丈夫——某鹿姓企业董事长。


楚子航上大学那年,楚妈妈生病住进了医院,迟迟不见好。眼看着鹿董事长对妻子的态度越冷越冷淡,楚天骄毅然决然地接手了照顾病人的重责,后来楚妈妈病好了,深切体会到结发夫妻的情义,毫不犹豫地甩了那个姓鹿的分头佬,跟楚天骄破镜重圆。路明非一直觉得楚子航的人生很极品,他亲生爹妈的故事完全可以拍一部家庭伦理剧,而当他得知自己老弟还在其中掺了一脚的时候,更加觉得整个地球都戏剧化了。


 “喂喂喂,谁允许你公报私仇了?我的事你少管,管好你自己得了!”路明非没好气地说,“你手下不是有三个跟你打得火热的美女助理么?管她是中国妞、日本妞还是俄国妞,赶紧娶一个,给我们老路家延续香火!”


 “哥哥你这么说可就OUT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延续香火?跟你说实话,这世上就没有哪个女人能入我的眼,除非……嘿嘿。”路鸣泽笑了笑,故意压低声线让嗓音变得磁性,透着蛊惑人心的味道,“想让我结婚也不是不可能,只要哥哥你去跟楚子航办离婚,我马上就跟咱爸求婚去。我都计划好了,蜜月旅行咱就去普罗旺斯、马尔代夫、圣托里尼、夏威夷……来个环游世界怎样?”


 “你脑袋被门掩了吧?”路明非瀑布汗。


路鸣泽丝毫不在意他恶劣的态度,仍然兴致勃勃地勾勒着禁断兄弟爱的美好未来:“我们可以举行一场太空婚礼,让俄罗斯航天局把我们发射到宇宙中去!在失重的飞船里,你的婚纱会飘起来,那才真是风光无限好。对了!好不容易有哥哥当一回模特,只穿一件婚纱未免太浪费资源,什么中式旗袍、日式和服、印度纱丽……全世界224个国家地区的喜服都不要大意地各来一件吧,哥哥你说好不好?”


 “滚——”路明非大吼一声,气急败坏地挂断了电话。


这个世界太疯狂,人人都在耍流氓。


路鸣泽,想当年多粉嫩可爱的一只萌正太,在社会这个大染缸里一搅合,如今竟也变成了庞贝·加图索那样的花花公子,呜呼哀哉。还有楚子航,学生时代多高冷禁欲的一代男神,现在生生被闷骚闷出了无下限,节操掉得都没边了。真奇怪,这些神经病跟别人相处的时候正常得不能再正常,偏偏一见到他就猥琐化,难道他路明非是引导变态反应的催化剂?一个两个都在YY他的女装,真是够了!还环球度蜜月的航海旅行、穿遍各国各民族的婚纱,这是在效仿恺撒的世纪婚礼么?


在路明非眼里这种行为简直蠢爆了,他打开校内新闻网,百无聊赖地刷起论坛来。守夜人讨论区,一个帖子被顶到了榜首,点击率居高不下。路明非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十年过去了,学生会主席牛逼不改当初。为庆祝结婚十周年纪念日,恺撒·加图索协同妻子儿女,驾驶一艘无动力帆船,从伊斯坦布尔出发,穿越博斯普鲁斯海峡,重温麦哲伦的环球航线,一路向西越过索马里……”


下面是加图索一家四口的巨幅照片。‘圣塞巴斯蒂安号’上,恺撒头戴白色的船长帽,嘴里叼着高希霸雪茄,双手掌舵,自信地凝视前方。诺诺穿着InesDiSanto定制的性感婚纱,赤脚踏在甲板上,长发随风飞扬,迎着火红的夕阳翩翩起舞。两只粉雕玉琢的小萝莉和小正太围着他们嬉戏,头发金子般耀眼,天使般的脸庞,笑容像阳光那样灿烂。


好温馨的画面,路明非突然有些感慨。他们四人同年结婚,过的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日子。恺撒婚后带着诺诺回到意大利,继承了名门加图索的家业,夫妻朝暮相伴如胶似漆,他和楚子航却忙于各自的学习工作,聚少离多。现在好不容易安定下来,也该享受一下生活了,要不要去哪里放松一下?正在这时,肚子咕噜咕噜地发出饥饿的信号,他突然想起自己从睡醒到现在还没有吃过东西,楚子航肯定也没吃,是时候做个迟到的早餐了。


路明非走出卧室,一股烧焦的味道扑面而来,他皱了皱眉,循着那股糊味追到了厨房。厨房里浓烟滚滚,烟雾报警器的尖叫声此起彼伏。炭化的面包片横七竖八地躺在烤炉下方;平底锅内外都在冒火,里面黑漆漆一团的不知是培根还是香肠;鸡蛋在灶台旁集体自杀了,一半的“尸体”流到地下,另一半沾了罪魁祸首一身。真是地狱般的灾难现场!


 “饿了吧,稍等一会儿,早餐就快好了。”楚子航抱着一袋低筋小麦粉跑过来,从头到脚全是白,跟个雪人儿似的。


 “你到底在做什么?”路明非气呼呼地冲进火场,随手关掉天然气,打开窗户和抽油烟机通风。


 “做蛋糕。”楚子航淡定地说着,五指施力将一枚鸡蛋握碎,刹那间蛋清蛋黄汁水横飞,有一滴甚至蹿上了天花板。


路明非顿时明白了,他家鸡蛋的死因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部长大人,恕我才疏学浅,无法理解你的厨艺精髓。我只看到了一部惊悚教育片,名为《厨房杀手是怎样炼成的》。”他环顾四周,额角青筋暴跳,“烫伤致死的面包,被扼杀的鸡蛋,还有那些已经烧得面目全非、辨认不出受害者身份的肉类……老天,它们的死相可真惨!这样典型的凶杀案现场,全世界都找不出第二个,佩服佩服。”


 “抱歉,我只是想试着做一次早餐。”意识到自己险些毁掉了厨房,楚子航十分窘迫,默默地放下打蛋器,开始收拾满地的狼藉。


 “你出去,我来。”路明非打断了他的动作,脸色很难看。


 “不。”楚子航低着头,拼命擦拭着地板,“对不起,我会收拾干净的。”


路明非不耐烦地往外一指,“别废话,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终于……要赶我走了么?”楚子航突然站起来,眼睛发红,像头受伤的野兽,“我知道,这些年都没有好好照顾你,总是惹你生气。我知道我性格无趣、不讨喜,不会做饭,还爱胡来。我知道自己一直都在给你添麻烦,如果你想离婚我也……”


 “离婚?”路明非微微一愣,随即哭笑不得,“谁说要离婚了?这里就是你家,你还想往哪儿去?”


 “是你说要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


 “那是气话,气话你也当真,你是白痴么?”


 “可你已经32个小时没有叫我‘师兄’了。”楚子航绷紧了脸,倔强地扭过头,“以前从没发生过这种情况。我只能推测出一种可能,那就是路明非开始厌倦楚子航了!”


你能想象黄蓉不叫郭靖“靖哥哥”么?如果有,那必然是天崩地裂、颠倒乾坤、沧海桑田、世界末日……


 “师兄你你你、你的情商是负数吧!”路明非气结,双手扶额,脱力地靠在门上,“我要是讨厌你,怎么可能跟你说话,跟你吃饭,还跟你做……做那么没羞没臊的事?我只是讨厌被灌醉,讨厌变装play啊笨蛋!你是不是看了恺撒和诺诺的照片突发奇想,才买回来那该死的婚纱和旗袍啊?可恶,你究竟是怎么打算的啊?真想挖出你的大脑看一看!”


 “我就是想亲手给你穿上婚纱,没别的意思。我俩结婚时你穿的是西装,所以我很好奇你穿婚纱的样子。”楚子航诚恳地说,“至于旗袍,我曾经在日本见你穿过,我很喜欢也很怀念,还想再看一次。”


 “能别再提我的黑历史了么,满眼都是泪。”路明非叹了口气,把平底锅里的黑暗料理倒进垃圾桶,另烧一锅水煮起了意大利面,“然后呢?看完之后,你有何感想?”


 “不知道。”楚子航摇摇头,“我昨晚喝了酒。酒精被消化系统吸收后,血液流速加快,脑神经过于兴奋,以至于无法控制自身的行为……所以,我放弃思考了。”


 “师兄,你完全没必要说得那么学术的。”路明非满头黑线,恶狠狠地剁着番茄和洋葱,“你不是放弃了思考,你那叫趁火打劫。先斩后奏,心动不如行动,这不是你们执行部一贯的作风么?”


 “没错,明非不愧为最了解我的人。”楚子航欣慰地点头。


 “然而我一点都不会感到荣幸。”橄榄油爆香,奶酪粉和稠,路明非熟练地翻炒着培根和蔬菜,向旁边伸出一只手,“请把盐和黑胡椒给我,尊敬的部长大人。”


 “叫我师兄。”楚子航走过来,双手奉上调料瓶。


 “切,死面瘫。”路明非接过来,撒在他的浓香意面上,收汁关火。


 “明非,我们已经好久没有在家里一起吃饭了。”望着那个正把食物装盘的修长背影,楚子航不由分说地从后方环住了他,“我要纠正刚才说的话,就算你厌倦了我,我也无法容忍自己与你分离。难以自控地喜欢你,就像鱼对水的渴求,与日俱增,永远都不够。奇怪,又开始放弃思考了呢……”


 “喂,不要突然就靠过来啊!你身上还沾着面粉和蛋液!黏糊糊的一团糟,不是叫你去洗澡么?看你干的好事!全都弄脏啦——”


 “既然都弄脏了,那就一起洗好了。”楚子航将路明非打横抱起,蹭蹭他的脸颊,“昨天的事对不住了,我决定用新学的按摩手法来赔罪,望领导满意。”


 “你觉得经过你的服务之后,我还有余力吃饭么?”


 “放心,我会先把你喂饱的。”


 “野性不改啊……”


 “对了明非,我们明天去海边烧烤吧。我虽然烤不出美味的蛋糕,但烤烤鸡翅海鲜什么的还是能够胜任的。”


 “日理万机的部长大人竟然约我出去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这些年一直忙忙碌碌,都没有好好放松过。不过我保证,今后的周末都是我们的私人定制,永不变更。”


迈阿密海滩,美国著名的海水浴场。


 白得发亮的沙滩、蓝得通透的天空、悠闲觅食的海鸟、大海里冲浪的年轻人以及沙滩上身材火辣的性感女郎,构成了迈阿密独特的景观,每年有数百万人来这里享受沙滩、阳光和海水带来的舒畅,当然其中也不乏好莱坞明星的到访。现在就有一位疑似明星的大人物,身穿干净雪白的法式厨师制服,面无表情地用炭火烤着一串串生猛海鲜。来往的人群纷纷投去惊艳的目光,到处寻找摄像机镜头,以为是某电视台美食节目的拍摄现场。


 “师兄,真的不用帮忙么?”路明非躺在沙滩椅上,脸上戴着太阳镜,头顶是巨大的防辐射遮阳伞。他悠闲地扇着扇子,小口啜饮着新鲜的椰子汁。


“不用,明非你靠后,会溅出油滴,很危险。”楚子航连连摆手,一板一眼地刷着调味汁。他夹起烤好的牡蛎,去了壳放进盘子里,侍者般端给路明非,“小心烫。”


 “这么体贴,真让人羡慕。”一个阴柔好听的声音加入进来。


路明非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亚麻浴衣的纤细男子,明眸流转,巧笑嫣然。


 “稚女?”路明非有些惊讶。


 “好久不见,路君。”源稚女敞开怀中的匣子,里面是排列整齐的一个个玻璃瓶,“买防晒油么?哥哥可以为你免费按摩全身哦。”


路明非顺着他的师兄眺望,不远处果真有个摊位,穿着比基尼的性感女郎趴在沙滩椅上,源稚生认真地在她背上涂抹着防晒油。夜叉和乌鸦站在他两边,用蹩脚的英语与客人们沟通交流。


 “黑道大家长的生意,当然要鼎力支持咯。”路明非挑了一瓶防晒油,把一张50美元扔进匣子里,“你们来这里多久了?”


 “今天刚来。”源稚女笑笑,“之前每年夏季都会去法国的天体海滩玩几天,后来被家族发现了我们的秘密活动,就换了地点。”


 “其实来这里也挺好,海水干净,沙滩漂亮,最主要还是放松心情。”路明非耸耸肩,“对了,绘梨衣没跟你们一起来?”


源稚女轻轻摇头,“绘梨衣不喜欢晒太阳,跟夏弥小姐去箱根泡温泉了。”


 “真浪漫。师兄,我们下星期也去泡温泉好不好?”路明非向旁边的人征询意见。


 “没问题,我来预约。去大稜镜温泉可以么?顺便游览黄石公园。”楚子航放下烧烤夹子,掏出了手机。


 “当然可以。”路明非很高兴,拍拍源稚女的肩膀,“等象龟前辈忙完了大家一起过来吧,咱们搞个海滩烧烤party,热闹热闹。”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和哥哥会带上最好的清酒的。”源稚女微微鞠躬,步履翩跹地离开了。


路明非拉着楚子航登上一处高地,在光滑的岩石在坐下来,两人吃着牡蛎吹着海风,欣赏着绿色的海藻和白色的珊瑚在水波中曼妙的舞姿。源稚女带来的防晒油被两人互相涂抹在对方身上,他们望着夕阳将白色的沙滩染上一层金黄,惬意得依偎在一起。


年轻的小伙子们踩着冲浪板切开碧蓝的海水,帅气地压低身子,驰骋在风口浪尖。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掌声,活力四射的姑娘们尖叫着喝彩。在这种令人振奋的情景之下,总觉得安静地待在旁边,就如同被时代淘汰的老人一样,让人心中不甘。必须得做点什么。


楚子航一键换装,露出下面的贴身泳裤和两条笔直的长腿。他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肌肉紧实而不夸张,精悍修长的身材展露在阳光之下,吸引了大批女孩的视线。他姿势标准地跃入水中,好似一尾凶猛又不失优雅的鲨鱼,立刻有人狂热地吹起了口哨。


 “明非,有力气么?游两圈怎样?”楚子航在水中招手。


 “只过了三十岁而已,别把我当成老人家啊。”路明非扯掉衣服,投入大海的怀抱,“You jump I jump啰!”



作者有话要说:

亲爱的读者们,五一快乐!非常荣幸能够认识大家,感谢你们发现了这篇文章,并陪伴我走到现在。《后记·十年》到此结束,《尼伯龙根镇魂歌》也彻底完结了。日后有机会我可能会写番外,但是现在不完结这部小说总感觉无法开始新的生活,所以在这个举国同庆的日子里,让我们一起来撒花,给它画上圆满的句号吧\(^o^)/~






其实这里才是全文完,之前在HE下面喊完结撒花的po在这里给你们揉揉脸233

评论 ( 9 )
热度 ( 73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