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27 后记·十年(中)

  距离上课铃打响已经过了二十分钟,卡塞尔学院某阶梯教室中,人声鼎沸,好不热闹。曼施坦因教授怒气冲冲地推开教室的门,发现讲台上空空如也,连个讲师的影子都没有,顿时火冒三丈。


 “反了反了!身为教育工作者不以身作则,怎么给学生们树立良好的榜样?缺勤?迟到?这是什么行为?重大教学事故!”小老头儿气得直跺脚,抓过一个坐在前排的学生问道,“今天第一节是谁的课?”


 “路教授的,《欧洲文明史》。”学生干巴巴地说。


 “路教授?路明非教授?”曼施坦因张大了嘴巴。


 “是啊,难道我们学院还有其他的中国老师么?”学生露出看白痴一样的眼神。


曼施坦因瞪了这个无礼的学生一眼,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


 “您好,这里是Ricardo·M·Lu。”对面传来轻快的伦敦腔英文。


 “我是风纪委员会曼施坦因。”小老头儿气呼呼地说,“路明非,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爬山。”路明非回答得很简洁,他的呼吸微微上喘,听起来确实是在干什么体力活。


 “你说什么?”曼施坦因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气得直哆嗦,“你你你大清早的不来上课,去爬山?真有闲情逸致啊你,还晨练上啦?”


 “看您说的,学院建在山上,我家住在山脚下,我不爬山怎么去给学生们上课。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家司机前几天出差了,这个时间正在弗吉尼亚州跟中情局和克格勃的负责人们开会,讨论执行部学员的就业问题……总之在没有直升飞机的情况下,短时间内我无法到达学校进行教学。您要扣我的工资就扣吧,反正房贷已经还完了,拜拜。”路明非不耐烦地说着,挂断了电话。


扬声器传来“嘟嘟嘟”的忙音,曼施坦因教授放下手机,发现学生们不知何时都抬起了头,满教室看白痴的眼神。他被鄙视了,不光是被路教授,还有历史专业的全体学生。


 “都给我安静地上自习!”曼施坦因气急败坏地离开阶梯教室。作为风纪委员会主席,同时总揽校方的财政大权,卡塞尔学院没有哪一位教员敢得罪他,唯独路明非除外。现在的路明非无债一身轻、视金钱如粪土,当然不会在意一次小小的教学事故。话虽如此曼施坦因也不敢随便克扣他的工资,整个学院高层都知道,对方已经被昂热校长内定为接班人,曼施坦因还想在卡塞尔学院混下去,就算心中有火也无法发泄到路明非身上。


一教室的学生还在等着老师上课,未来的校长阁下也不能放在山坡上不管,曼施坦因左思右想,只好给校工部打了个电话,派了架直升飞机前去接应。小老头儿没预料到的是,自此以后,卡塞尔学院又多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每天早上别的老师开车来上班,路教授直接坐飞机空降,空降的时候顺便跳个伞,运气好了还能从窗户跳进教室里去,电梯都省了。当然,那是后话。


再说路明非,在校工部的鼎力相助下,他终于赶在课程结束前来到了教室。原本以这些前海豹突击队队员的效率他们还能更快些,可惜路明非为了观察刺猬一家的搬迁钻进了盘山道旁的巨红杉森林,校工部搜索了好半天才把他营救出来,差一点就发生山难。望着讲台下可爱的学生们,路教授心潮澎湃,针对自己早上的所见所闻发表了一通生动幽默的演讲。简单地忽悠之后,下课铃打响,上午的教学任务到此结束。


路明非心情不错,用办公室的电脑玩了会儿《星际争霸》,跟网友老唐切了六局,逼得对方连打六个“GG”,垂头丧气地退出了频道。眼看着午休时间到了,路明非去学院餐厅吃饭,碰巧遇见了本科时期的导师古德里安教授。这对脱线师徒凑在一起特别投缘,边吃边聊不亦乐乎,直到古德里安去上下午课,路明非才回到办公室继续打星际。老唐在频道里留言说给他正在给弟弟做饭,路明非只好找别人切磋。一直玩到下午三点半,路明非踩着上课铃踏入教室,向学生们传授《考古学》的基础知识。


 “考古学的产生具有长远的历史渊源。传统意义上,它是文化人类学的一门分支学科,随着社会的发展它越来越独立,现已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近代考古学发祥于欧洲,后普及到世界各国。在中国,考古学是历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各种遗迹和遗物多埋没在地下,必须经过科学的调查发掘,才能被系统地、完整地揭示和收集,因此考古技术非常重要。”路明非说着,打开了3D全息投影,“下面让我们见识一下中国独有的考古学工具,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


那是由一节一节螺纹钢管拼接而成的金属制品,末端U型瓦筒状,杆身层层相套,看起来可以随意延长。望着那根锈迹斑斑的“凶器”,学生们面面相觑,一脸茫然。


 “没人知道?不会吧?那我可要点名咯。”路明非翻开花名册,“学号AI817370,Kylin Zhang同学?”


教室里回荡着路明非的问话,很遗憾,没有人回应。


 “Kylin Zhang同学在么?在的话请举手!”路明非环顾四周,拔下原子笔的笔帽,“呦西,你今天的出勤率没有了。”


 “洛阳铲。”角落里响起一个淡漠的嗓音。


 “回答正确。”路明非击掌,随即扶额,“话说你刚才干什么去了?睡着啦?”


青年盯着天花板沉默不语,面色沉静,瞳孔幽深,看不出一丝波澜。


 “好吧,张同学又去做他的白日梦了,我们接着说洛阳铲。”路明非清了清嗓子,“洛阳铲是中国考古钻探工具的象征,早期广泛用于盗墓,1928年被考古学家卫聚贤发现科学价值,使其改邪归正,推广到考古钻探中,成为世界范围内最好的考古工具之一。如今,学会使用洛阳铲来辨别土质,是每一个考古工作者的基本功。”


 “这么说,令尊一定是使用洛阳铲的行家咯?”一位戴眼镜的男生提问。


 “我想是的。为什么突然提起家父?”路明非挑眉,打量着那个浑身书卷气的男生,他认出对方是考古学二班的班长。


 “因为我祖上也是……考古的。”男生有点尴尬,挠挠头笑了。


不愧是一班之长,团队的精神领袖,那身温和内敛的气质十分具有亲和力,很难让人不产生好感,路明非暗自感叹。


 “教授快看,您父亲上新闻了!”一个白人女孩兴奋地举起了手机,“中国考古队于陕西榆林挖掘出西夏国都统万城遗址,出土文物包括……”


 “手机,还有数据线,一起给我。”路明非接过女孩的手机,连在投影仪上。


换作别的教授也许会批评学生上课玩手机,但在路明非的课上,只要跟课业相关,他不会计较。都说男人三十一枝花,32岁的路教授谈吐风趣举止优雅,在学生当中很受欢迎,每学期的选修课都人满为患。代沟是什么?路教授的字典里没有这个词。


经过3D投影仪的放大,那则新闻清晰地呈现在众人眼前,路明非按下“播放”键,打开了一段视频。


 “下面有请著名考古学家路麟城先生为大家介绍国家考古队的重大收获。”记者说着,将麦克风举向路麟城。


 “本次考古活动最大的收获就是,我们挖掘到了一具党项族宗室的棺椁。经过鉴定可以确认,这是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或者说‘嵬名嵬理乌珠’的灵柩。但是开棺之后,我们又有了惊人的发现,灵柩中不止李元昊一人。”路麟城闪身,露出了身后的金丝楠木棺材,“很明显另一具遗体也是男性,因此我们不得不排除李元昊与后妃合葬的可能。而殉葬的奴仆又没有跟帝王同棺的资格,所以目前还无法判断死者的身份……”


 “笨蛋老爸,那是他弟弟李雾月啦。”路明非喃喃自语,关掉了视频。


 “教授您刚才说什么?”前排有耳尖的学生抬起了头。


 “生时同被,死时同椁。很浪漫不是么?”路明非微微一笑,把手机还给女孩,“OK,现在统万城遗址的事暂且告一段落。关于考古技术方面,大家还有什么疑问?”


 “没有疑问,我们只想听路教授讲浪漫的事!”女生们异口同声地说着,清一色地眨着星星眼。


 “女士们,我可不是专职讲故事的啊。”路明非无奈地耸耸肩,回到讲台上,“《考古学》这门课的实习安排在下个月,我们要去危地马拉搞田野调查。届时请各班长配合工作,及时清点人数,尤其是张同学这种失踪达人,对了,他是二班的吧?二班班长给我盯紧了,一刻都不要放松。最后提醒大家带好随身物品,记得不要翘课,实习不过可是没有补考一说的……”


就在路明非宣布野外实习的注意事项时,学生们的目光突然转移了。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可以看到,教室外站着个人。黑色风衣,黑色西装,白衬衫配斜纹领带,戴着巨大的墨镜,下半张脸面无表情。


 “哇,好帅~~”


 “电影明星吗?”


教室里议论纷纷,路明非扭头看向门外。这时,男人摘下了墨镜,露出两道斜飞入鬓的眉毛,还有一双冷峻孤傲的眼睛。 


 “那是……新上任的执行部部长!”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教室里顿时炸开了锅,尖叫声此起彼伏。执行部部长新旧更替的消息早被守夜人讨论区标红置顶,没有人不认识那张脸,那是卡塞尔学院精英中的精英,历届狮心会最强的会长,前FBI特工楚子航是也。女孩们倾倒一片,齐刷刷做西子捧心状,匍匐在楚大部长修身版的西裤之下。


 “真是祸国殃民啊。”路明非叹了口气,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女士们先生们,我们还在上课呢。”


女生们恋恋不舍地移开目光,男生们耸拉着脑袋,郁闷得好似霜打的茄子。


 “现在是伊利诺伊时间下午5:03,距离下课铃打响还有将近半个小时。”望着下方如坐针毡的男孩女孩们,路明非勾起了嘴角,“不过看同学们的样子,似乎已经急不可耐了呢。星期五的最后一节课,各位能够坚持下来,实属不易。不如我们就此散了,大家该约会的约会,该挂机的挂机,如何?”


 “万岁——”教室里爆发出一阵欢呼。


 “下课!”路明非朝全班挥手,走下讲台。


楚子航已经先一步把门拉开,待路明非走出教室,接过他手中的公文包,一步不落的跟在后面。走廊里回荡着二人的脚步声,望着他们的背影,学生们面面相觑,眼中流露出八卦的神情。


 “真正想去约会的,其实是路教授吧?”


 “这一刻,我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你也太落伍了,人家早就是一对了。”


 “十年楚路,卡塞尔模范夫夫……”


 二人来到停车场,楚子航拉开了panamera的车门,纯白色的真皮赛车级座椅正在等待贵客的降临。


 “洗车了?”路明非低下头,坐进副驾驶席。


 “来学院的途中顺便洗了一下。”楚子航关上车门,从另一侧上车。


路明非系好安全带,拍了拍真皮包裹的椅背,“当时我就说黑色的好,耐脏,保养起来也容易,你偏要白色的。现在知道教训了吧?”


 “白色的皮面更衬你的肤色。”楚子航启动了引擎,淡淡地说道,“以前我们那辆车就是黑色的,每次你躺在上面,都会形成强烈的对比色差,看久了对视力不好。”


 “你怎么不说还会长针眼呢?真是够了!”路明非疲惫地靠向椅背,“从现在开始,把你脑海中的不良画面格式化掉。难道你洗车就是为了这种目的?”


 “今天是我们结婚十周年纪念日,出去吃个饭吧。”楚子航欣然提议,巧妙地岔开了话题。他控挡的手飞速变动,无名指上的铂金婚戒闪烁着冷月的清光,“芝加哥有两家米其林三星西餐厅,Grace和Alinea,想去哪一个?”


 “你决定就好。”路明非有气无力地说道。


 “那就Grace吧,这家餐厅最近新晋的三星,Alinea我们已经去过几次了。”楚子航迅速做出了决定。


 “一切服从组织安排,尊敬的部长阁下。早晨爬山消耗了太多体力,现在我要小睡一会儿,到了请叫我。”路明非说着把座位调了个合适的高度,闭上了眼睛。


楚子航默默地把空调的温度调高,关掉音响。余光中是路明非英挺的鼻梁和流畅的下颚曲线,随着年龄的增长,当初那个吟游诗人般的男孩已经褪去了少年的青涩,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男子汉了。而在不远的将来,那双并不宽阔的肩膀还要挑起整个学院的重担,心系全校师生的利益,在来自四面八方审视的目光中,屹立万人中央而不倒。他永远都不能露出疲惫的姿态,因为一旦他累了倦了,他所爱的人,他守护的东西,甚至他支撑的一切,都会遭受灭顶之灾。


有些人生来便注定不平凡,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而自己,有幸获得了站在伟人身后的机会。


明非,安心地睡吧。你身后一步的地方,就是我的位置;我的胸膛和肩膀之上,就是你的依靠。


作者有话要说:

路明非说“没有师兄的世界我不需要”,有读者却说“没有龙族的世界我不需要”,但我不得不说,即使你不要我也得要,因为它是我创造出来的。每一条留言都会让我明白很多事,大多数读者追我的文是冲着它是《龙族》同人,而不是因为它是我写的……

【可惜我笔下的明非和师兄,他们早就不是原著的路明非和楚子航了。】

然而在这茫茫人海中,还是有少数特别的读者,真真正正为了我的文字而来,并告诉我无论我写什么题材的文章,他们都喜欢。正因为有这些温馨的支持,我才放弃了打下“完结”标签的念头,动笔写这几章《后记·十年》。当然对于只喜欢龙族剧情的人来说,124章之后的剧情很多余就是了,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们来阅读这篇文章,笔者在这里鞠躬致敬。





评论 ( 1 )
热度 ( 34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