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26 后记·十年(上)

 “布谷——布谷——”


 “起床啦起床啦,起床啦嗷嗷~~”


 “睡回笼觉是吧,哦哦哦哦偶爸刚弄死他~~”


 “早上好主人,今天的早餐是香蕉牛奶和黄油面包,请问您是要先吃早餐还是先吃我……”


伊利诺伊时间7:30AM,芝加哥远郊的某别墅内准时奏响了闹铃交响曲。闹钟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带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气势,轮番轰炸着某只赖床的大熊猫。怎奈这只国宝已然修炼成精,他的耳朵自动开启了屏蔽功能,任家中警铃大作,他依旧睡的怡然自得。直到瓦格纳《莱茵的黄金》那舒缓悠扬的乐曲响起,路明非闭着眼睛从枕头下掏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明非,起床了么?”扬声器中传来低沉如大提琴的嗓音,透着冰山般冷硬的质感。


路明非懒洋洋地翻了个身,露出婴儿般甜美的笑容:“床说它不愿意放开我。”


 “那就把它推开吧,今天是星期五,你第一节有课。”楚子航淡淡地陈述着事实,路明非的眼前立刻浮现出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自己把握好时间,别忘了吃早餐。我现在正在去弗吉尼亚州的途中,早上九点有个会,预计你那边下午五点左右可以返回芝加哥,晚上等我。”


 “嗯——”路明非发出一个长长的鼻音,把头一蒙,整个人都缩进被子里。几分钟之后,他伸手往旁边摸了摸,冰冰凉凉的没有温度,瞬间没了睡意,直挺挺地坐了起来。赖床这种事,总要有个对象陪着才好玩,自己一个人,睡得再久又有什么乐趣?


路明非洗漱完毕,伸着懒腰踱到厨房。他把手机放在餐桌上,拉开冰箱门,拿了两片面包塞进多士炉里,按下开关。紧接着又取出一盒牛奶,撕开包装刚要下口,“叮”的一声短信响了:


牛奶不要凉着喝,微波炉中火加热,五分钟。——楚子航


 “师兄,你是不是在家里安装了针孔摄像头啊?”路明非无奈地笑笑,把牛奶倒入玻璃杯,放进微波炉,调至“中火”,定时五分钟。


 都说爱情会经历“三年之痛,七年之痒”,他和楚子航结婚十年,就没有哪一天痛过痒过。楚子航生来就不是个追求刺激的人,而路明非的心脏也不允许他经受过多的刺激,这样的两个人凑在一块儿,能掀起家庭风波才怪。因此外界传言楚子航和路明非是一对模范夫夫,十年如一日,琴瑟调和举案齐眉,殊不知路明非其实是个有脾气的,只可惜就算他偶尔发火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因为楚子航根本就不会吵架,他只会按部就班地提醒你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按时起床……精密得像一台永不生锈的机器。


大学毕业后,楚子航凭借在执行部出色的实习表现,进入美国联邦调查局,成为一名忠诚、勇敢、正直的FBI探员。短短几年时间,楚子航迅速晋升为资深探员,在与反联邦法罪犯的斗争中连创十几件丰功伟业,令全球的恐怖组织闻风丧胆。而路明非呢,虽然身为卡塞尔精英的一份子,却对特工这种拉风的职业完全不感冒。他既不想加入海军陆战队,也不想进中央情报局,他的人生理想是找个网络信号好的地方宅起来,过混吃等死逍遥快活的日子。


然而懒人有懒福,就在路明非准备毕业答辩的时候,他收到了来自各院系主任们的保研邀请。校方态度诚恳,出手大方,以全额奖学金和特别校长奖为诱饵,坚持要把路家这棵好苗子培养成国家的中流砥柱。众所周知,路明非是因为他那对考古学家双亲才选择了历史系专业,实际上他对爆破拥有非凡的热情。在昂热的循循善诱之下,路明非欣然转专业,投入物理系主任道格·琼斯门下,主攻核物理。


两年后,路明非顺利取得硕士学位,在装备部兄弟们的协助下,他将自己毕业论文的理论付诸于实践,在撒哈拉沙漠搞了场大规模试验,直接导致了一款新型核武器的问世。核爆当天拉登家族发来贺电,热烈欢迎路明非加入基地组织的怀抱,为全世界的恐怖袭击事业贡献一份力量。这件事立刻引起了美国国防部的恐慌,五角大楼慎重地将他列入反恐黑名单,并对卡塞尔学院发出秘密通告,严令禁止路明非回归大自然。


 昂热校长对此表示一万个同意,伙同院系主任们做尽路明非的思想工作,劝他继续攻读博士学位,造福社会。为了避免引起美国当局的注意,路明非无奈地选择研究放射化学。联邦调查局总是把楚子航派去各处执行任务,让他们动不动就两地分居,路明非在心里早已把五角大楼炸掉无数遍了,只是这一次他却不能把他的理论付诸实践,因为那样会给面瘫师兄的工作增加负担。于是路明非化愤怒为力量,化爆破为能源,潜心钻研神秘的化学领域,在一次研究模型分子裂解反应机理的课题中,无意间用重离子加速器人工合成了121号新元素Ubu,阴差阳错地拿下了当年的诺贝尔化学奖,为卡塞尔学院的教学质量再添辉煌的一笔。


历史学学士、物理学硕士、化学博士,寒窗苦读21年,得到的就是这样三张纸片。路明非抱着三本精装烫金的学位证书,深深地叹了口气,打定主意从此金盆洗手,归隐山林。谁知昂热再一次找到了他。


 “明非,听说你和子航打算搬出学校?”校长办公室里,白发苍苍的老人喝着热腾腾的大吉岭红茶,逗弄着他的松鼠们。


路明非点了点头,“毕业了当然要搬出校园。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总住在学生宿舍里,不太方便。”


 “明白,明白。”昂热满脸理解,“可你们有没有想过,美国现在的房价不便宜啊。看你和子航都是有骨气的年轻人,肯定不会向父母求助,给你们买房吧?” 


 “我们可以租房子住。”路明非很无所谓。


 “租房子不好。”昂热同情地看着对面的人,“你租了房子,一切都要看房东的脸色。房东让你搬走你就得搬走,接下来你又要重新去找房子,浪费时间不说,搬来搬去的劳民又伤财,想想都替你们犯愁。” 


经校长一说,路明非的头也有点大,“那我们不租房子了,我们贷款。我有诺贝尔奖金,先付了首付,之后的房贷师兄每年按月还。”


 昂热听了呵呵一笑,“就凭你师兄那公务员的薪水,多少年能还清?十年?二十年?别开玩笑啦!你以为买房子只需要还贷款么?房产税、维护费、物业管理费,哪个不需要钱?你一不留神欠缴房产税,房子就会被拍卖掉!大人的世界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轻松,等你们真正拥有一套房子的时候,估计恺撒都当爷爷了……”


 昂热每说一句,路明非的眉毛拧得越紧,最后他烦不胜烦,拍案而起:“行了!我知道了!我去挣钱,去卖身还不行么?”


 “那你可得找个好点儿的买家,当今社会高收入群体就那么几样。”昂热耸耸肩。


 “比如?”


 “比如IT高管、房地产开发商、大学教授……”


 “大学教授?”路明非挑眉。


 “是啊,明非你有兴趣?我可以雇用你哦。”昂热微微一笑,从抽屉里拿出一纸文件,“这是一份卡塞尔学院教员的工作合同,签下它,你们未来的爱巢就有着落了。”


 “在咱学院当老师,工资很高么?”路明非盯着那份合同,狐疑地问。


 “那就要看你够不够努力咯。助理教授、副教授、教授,年收入高低不等,当然,如果你能获得我校的终身教授职位,你的年薪将达到20万美元。看看我们尊贵的院系主任,哪一个不是亿万身家?你混到那个地位,别说是买房,就是去南非买个小国都绰绰有余了!”昂热站起身,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年轻人,一步一步往上爬吧。”


蜗牛背着重重的壳,一步一步往上爬……路明非顶着满头黑线,在那张卖身契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发愤图强,兢兢业业,将大好青春奉献给亲爱的母校,终于在成为社会人的第五个年头,还清了可恶的房屋贷款。


路明非满心欢喜地去跟昂热辞职,他知道此时楚子航也在跟联邦调查局局长辞职,退出江湖不问世事,这是他们早就约好的。一想到自己马上可以恢复自由身,翻身农奴做主人,路明非几乎是跳着推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昂热见到路明非也很高兴,当即宣布了一个重大消息:施耐德教授罹患肺病多年,身体每况愈下,特将执行部部长之职交于得意门生楚子航,从此解甲归田,告老还乡。


 “好消息啊明非,你和子航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不用再分居两地啦!”昂热热情地和路明非握手,也不知道他究竟在为谁高兴。


路明非这才意识到自己被算计了。什么保研、就业、买房,全部都是昂热设下圈套,目的只有一个,把他拴在卡塞尔学院,一辈子为母校效劳。现在好啦,连楚子航也进套了,他彻彻底底地无处可逃。路明非相信凭自己对楚子航的影响力,强迫楚子航拒绝恩师的请求也并非不可能,只是面瘫师兄那种重情重义的人,心里一定会很难过吧?


 “校长,你赢了。”写好的辞呈被路明非撕得粉碎,撒满了名贵的羊毛地毯。


 “别这么说嘛,明非。我老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学院这么个大摊子,总要交给信得过的人啊。”昂热靠在宽大的扶手椅里,任红松鼠们友好地跳上他的肩膀。


午后的阳光透过天井,温柔地洒落在老人的身上,照亮了他的满头银发,雪白的眉毛,还有布满皱纹的脸庞。路明非突然发现,支撑了昂热多年的杀气不知何时消失了踪迹,取而代之的是耋耄老人的古朴与慈祥。那个心中隐藏着煤矿的男人,那只无时无刻不在磨牙的猛虎,终于显出了老态。他安静地坐在那里,微阖双眼,好像在回忆往事,又像在等待什么人。


 “唉,真想不明白。我跟您一点都不像,您到底……看上我哪儿了呢?”路明非摇了摇头,走出了校长办公室。 


路明非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昂热缓缓睁开眼睛,默默地看着桌上的相框。相框里七个人彼此勾着肩膀在慕尼黑大学的校门前嘻嘻哈哈,夏天的藤蔓垂下来落在他们的头顶,美丽的印第安女孩戴着遮阳帽,粗犷的男人们抽着雪茄、拄着猎/枪,梅涅克一只手揪着路山彦的辫子,另一只手搭上昂热的肩膀。笔挺的白色猎装,刀刻般的脸庞,飞扬如剑的眉毛,年轻的卡塞尔伯爵笑得器宇轩昂,就像清晨里的一缕光,刺破黎明,照亮时代的黑暗。


 “你的校园,我守护住了。”校长的手指扫过梅涅克的脸,嘴角升起一丝笑容,“再等等,我们就快……见面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上周大家带来的长评,听说今天还会收到长评,所以我也不能偷懒。最近连续有读者求番外,番外是外传,我还不想写外传,但我们可以有续集。《后记·十年》是几章组合在一起的系列,我会没有压力地不定期更新,喜欢125章HE的亲欢迎继续收看。另外,有读者问我会不会出本,这个问题似乎很难回答呢。首先我不了解出版的流程,其次我搞不清楚出版社接受数量的底线是多少,只是几本书的话,应该不会特意给印吧。

初次尝试同人带给我的感觉并不好,我不会再写同人了。如果日后还能继续写文,如果我的原创能够被大家喜欢,我会考虑出书的,当然这是个很遥远的话题O(∩_∩)O~


评论
热度 ( 24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