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22

接连不断的暴雨导致了特大洪水,河流决堤、山体滑坡、高速公路两侧接连发生泥石流,一时间人员伤亡无数,大量突发事故让市政府应接不暇。祸不单行,紧接着这个沿海小城又遭遇了台风过境的冲击,超强台风引发了海啸,带来的经济损失远远超过了2004年的“蒲公英”台风。接二连三的自然灾害引起了市民们的恐慌,人们窝在家里不敢外出,罢工的罢工,停课的停课,整个城市面临瘫痪。


然而灾难并没有因为人类的畏惧而止步,暴雨洪灾之后,这片土地再次迎来了悲惨的寒潮。本是万物复苏的阳春三月,某一日,城市上空突然开始飞雪。大雪不停地下,刺骨的寒风在黑沉沉的云层中呼啸,天昏地黑,日月无光。一切都犹如末日降临的景象。


神话传说奥丁早已预知末日的降临,那一日世界树将会枯萎,黑龙尼德霍格的势力卷土重来,它为复仇而苏醒,它会毁灭一切,葬送诸神的国度。因此奥丁早早地就为决战做准备,他命令女武神瓦尔基丽们收集英雄们的灵魂放在英灵殿中,任他们纵酒狂欢和格斗,只等末日的那一天,英雄们会协助奥丁对抗苏醒的黑龙。


殊不知在遥远的古代,大地上确实存在一座英灵殿,它就隐藏在某个城市的尼伯龙根里。只不过跟人类的想象完全不同,那座英灵殿并不是为英雄准备的,而是一个流淌着黏液和胎血的孵化场。无数等待复苏的龙类之茧在英灵殿中孕育,当“诸神的黄昏”到来时,它们就会破茧而出,打响最后的战役,迎战黑王。


现在,那些经历了千年沉睡的龙族苏醒了,它们鼓动着膜翼腾起在天边,如同黑云压城。与之相对的,冰下怪物解冻完毕,卡塞尔学院校董会使出了他们最后的杀手锏。那是集合人类科技和炼金术制造出来的终极武器,它们巨大的身躯践踏着冰冻的大地,掠夺一切,毁灭一切,发泄着内心对诸神的恨意。冰下怪物,或许该叫它们“冰霜巨人”才更加贴切。北欧神话中冰霜巨人是诸神的死敌,而现实中,这支冰下的力量也足以令龙族惊惧。巨人与龙在天地间撕咬咆哮,那才真叫打开了地狱的大门。


言灵·吸血镰,爆发!


言灵·阴雷,爆发! 


恺撒和阿卜杜拉背靠着背,同时释放言灵。同为风属性言灵的缘故,领域没有对冲而是融合起来扩张。以他们二人为中心,透明尖锐的影子密集地散射,就像是几千支无形的短矢爆发。那是急速流动的风,如同空气压缩的子弹,贯穿了死侍们的躯体,在它们跌落之前又把它们打碎成尘埃。 


 “说实话,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快。”恺撒举起沙漠/之鹰,将飞来的龙形死侍凌空击落,“这么快赶过来当我的助手。”


 “有什么善意能大得过邀请你并肩屠龙呢?”大马士革/刀挥出寒光闪闪的弧线,阿卜杜拉扭过头,正对上恺撒金色的瞳孔,“我有一点不太明白,你的言灵是什么时候进阶的呢?”


 “当然是爆血的时候。”恺撒挑了挑眉毛,“说起来爆血不是你们狮心会的秘藏技巧么?你这个前任会长难道不知?”


 “我当然知道。但爆血是学院最大的禁忌,学生中没有人可以掌握那种技巧,你是从哪里学到的?”


 “太可笑了!你竟然说自己不会爆血?你忘了我们在日本的时候……”


恺撒想要大吼,他想说我们在日本的时候不是也这样,背靠背对战下水道的死侍和大海里的尸守么?可他突然发现不对了,他隐约记得那个人手中的武器是一柄日本刀,那个人的言灵也不是什么“阴雷”,而是更加暴力、更加危险的东西。怎么会这样?难道他的记忆出了问题?恺撒头痛欲裂,甚至没注意到一只死侍的利爪已经近在眼前。


 “当心!”阿卜杜拉击飞了那名死侍,半眯的眼睛淬出祖母绿的光华,“我也经常感到奇怪,以阿拉伯皇室对美国的态度,为何会让王位继承人来卡塞尔学院留学?但是现在想这些都是无用的,屠龙才是当务之急。打起精神来,恺撒·加图索!有大批龙类飞过来了,目测在三代种以上……”


 “My god!今天是限时大减价么?经验白送不要钱啊!”恺撒从皮带里抽出狄克推多,严阵以待。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现在发现,你的吐槽技能越来越像我们现任狮心会会长了。”阿卜杜拉双手合十,隆起了狮虎般的脊背,浑身骨骼爆响。


眼看着二人就要被龙族包围,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远处响起了古老的唱诵。


言灵·王权!


言灵·梦貘!


言灵·审判!


一系列高危言灵同时释放,暂时压制了蜂拥而来的敌人。硝烟散去,场地中央出现三道身影。为首的男人眉宇挺拔,一身考究的黑风衣,英俊中透着些许阴柔气,手握宝刀童子切安纲,身后站着素色和服的男子和巫女打扮的女孩。 


 “好拉风的出场,日本分部这是集体参上了么?”恺撒抱着肩膀调侃道。


 “日本分部早就不存在了,我们仅代表蛇岐八家。”源稚生严肃地说。


 “好久不见啊,Basara King先生,您依然那么英俊潇洒呢。”源稚女面带微笑,礼貌地鞠躬。


绘梨衣左顾右盼,最后举着小本子冲了上来:“请问……Sakura在哪?”


恺撒闻言无奈地扶额,深深叹了口气。路明非,你看你,欠下了多少人情债?看看那三兄妹焦急的样子,人家可是特意为你而来啊!话说你到底跑到哪去了?小弟就要有个小弟的样子,别什么事都自己扛啊!


路明非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身心疲惫,噩梦连连。朦朦胧胧中有人用热毛巾擦拭着他的脸和手臂,那人身上的味道很熟悉,既清冷又透着丝丝暖意,就像炭火熏烤松针的芳香。路明非被伺候的很舒服,鼻子哼出几声梦呓般的呻/吟,张了张嘴,发出一个沙哑的音节:“水……”


立刻有人将清凉的液体喂入他嘴里,两片柔软的东西紧贴着他的唇,还有一条灵活的东西探入了他的口腔。什么玩意儿?路明非下意识地咬了一口,上方传来一声闷哼,灵活的物体瞬间抽走了。


路明非心中纳闷,悠悠转醒。映入眼帘的是楚子航放大的俊脸,剑眉星目,器宇轩昂,就是不知为何捂着自己的嘴,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样子。


路明非转了转眼珠,“干什么呢?咬到舌头了?”


楚子航眉头微蹙,“确切地说是你咬到我的舌头了。”


 “你没事把舌头放我嘴里干嘛?”


 “我刚才突然找不到胶头滴管了,只能嘴对嘴喂你……”


 “诶~~真的么?”路明非斜眼看他,“那算我的不是咯。要不要我给你赔个礼道个歉,还是你把舌头伸出来我帮你舔舔?”


 “不必了。”楚子航摇头,目光落在路明非的下身,“想上厕所么?”


路明非握了握手指,“伤势恢复得不错,看起来应该可以拉开裤子的拉链了,就不劳烦师兄费心啦。”


 “那……有没有哪里疼?”楚子航关切地询问,目光像扫描仪一般把路明非看了个遍。


 “疼的地方多了!腰疼腿疼肩膀疼,每一处伤口都又痛又痒,就没有一个部位舒服的!”


 “腰疼是么?我帮你按摩一下吧。”楚子航按住路明非的腰,小声嘀咕,“其实我已经很努力地克制了,没想到还是把你弄痛了,对不起对不起……”


 “师兄你听话都只听一半么?”路明非很无语。不过这种无微不至的关怀也不赖,能多享受一秒就多享受一秒吧。


这时狂风把窗户吹开了,冷风灌了进来,让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楚子航起身去关窗,惊讶地发现外面的植物全部枯萎了。窗前的柏树由绿色转变为灰黄,然后是死一般的黑色,空气中到处都是黑色的花瓣,黑得像是永夜。某种东西正在到来,带着浓郁至极的死亡气息!


 “有人来了。”楚子航低声说着,抱起路明非,跳下了医院的大楼。他号称杀胚,从不介意随时开打,但村雨是一柄很长的太刀,在室内作战显然对他不利。


正前方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建筑物,那是CBD区的标志性建筑时钟大厦,顶部是一座金色的巨钟。古罗马式的表盘上,雕花的铁指针缓慢地旋转,神一般的身影正站在表盘上方的平台上,他的身下,八条腿的天马喷吐着雷霆闪电。他握着命运之枪昆古尼尔,遥望着远方,就像一座古罗马英雄的雕像。


头顶传来了悠扬的钟声,那是时钟大厦上的巨钟在报时。午夜十二点,时针和分针已经重合,秒针咔咔咔地向前移动,每动一下就是一声钟响。奥丁终于动了,他的手臂缓缓打开,如同拉开了一张硬弓。八足骏马昂首挺立,空气中雷屑翻飞,昆古尼尔上流动的光芒开始变得刺眼,从矛尖传来黑色的死亡气息。这是一场剥夺生命的仪式,那支矛一旦命中,路明非的生命之火就会熄灭。


言灵·君焰,领域全开!


楚子航四度爆血,全身生出细密的鳞片和骨刺,仿佛青黑色的铠甲,猛地扣紧、开合,在那张熔金色的背上张开一对嶙峋的骨翼。他拔出黑鞘长刀,口中发出低沉浑厚的龙文吟唱,明镜般的村雨忽然腾起了暗红色的火焰,黑色的刀光大大地延展了刀刃的长度,靠近它的雨水瞬间被蒸发。 


这柄造型诡异的火炎魔剑叫做“莱瓦汀”,在北欧神话中它是火之国的统治者苏鲁特的佩剑,可惜诺顿和康斯坦丁没有进化为苏鲁特就双双被杀。莱瓦汀既是可以在战场上力压群雄的“胜利之剑”,又是可以毁灭世界的“破灭之枝”,作为一柄拥有自主意识的魔剑,无论谁掌握了它,这剑都会随着持剑者的希望,独自在战场上飞舞杀敌。


如同天羽羽斩和布都御魂是干将莫邪的进化版,胜利之剑莱瓦汀就藏在楚天骄的“村雨”之中。现在,他的儿子拥有了超越他的实力,他唤醒了沉睡中的莱瓦汀,如同多年前的他一样,高高地腾空跃起,挥刀斩向奥丁的头颅。


钟声还未结束,奥丁已经出手。昆古尼尔在天空中划过巨大的抛物线,它经过的轨迹上,树木迅速地枯朽凋零,只剩下枯黑的质感,“死亡”仿佛一道旨意,随着那支枪下达和蔓延。昆古尼尔脱手以后,奥丁并没有松懈,他举起铁色的重剑,迎上楚子航和莱瓦汀。


 “路鸣泽!”路明非呕出一口浓腥的血,在风雨中大吼。


然而小魔鬼并没有出现。风雨依旧肆虐,命运的丝线将他钉死在祭坛上,一端连着昆古尼尔的矛尖,一端连接着他的心脏。世界在路明非的耳中变得万籁俱寂,静得像是天地初开。


路鸣泽没有回应他的召唤,他被拒绝了。


心脏剧烈地收缩,带来的绞痛让人眼前发黑,路明非捂着胸口,无声地笑了。路鸣泽没来,想想并不奇怪,那小家伙是货真价实的龙王,龙一般做事,龙一般思考。不像自己,跟人类混得太久,作风都不伦不类了。不过没关系,Plan A不行还有Plan B,他路明非从不会把自己的命交到别人手上。关键时刻还得靠自己。


 奥丁的重剑切断了楚子航背后的骨翼,他如流星一般坠落,被猛烈的狂风吹飞。八足天马斯莱普尼斯从楚子航的身体上飞驰而过,喷吐着金色的火焰,带着山一般的威压。


钟声敲响了11次,秒针即将和时针分针重合,死亡时间被锁定在午夜十二点。路明非深深地呼吸,带着将天与地纳入胸怀的气势,黄金瞳无声无息地点燃,像是风雨中不熄的明灯。抱歉了校长,路明非要失约了。


言灵·天道,解封!


漆黑的瞳仁被太阳般灼烈的颜色取代,双眼仿佛流动着的金色熔岩,要将仅剩的生命之火在最后一刻燃尽。那个单薄瘦削的身影在狂风暴雨中挺身而立,以人类之躯开启了世界终结的力量。可惜这个力量的代价太恐怖,他残缺的躯体根本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反噬,迎接他的只有毁灭。无论是作为人,还是作为神。


昆古尼尔如同紫黑色的流光,翻滚着刺向目标的胸膛。它还未碰到路明非的皮肤,路明非的左半边身体就已经开始碳化变黑,可它居然慢了下来,罕见地露出了挣扎的态势,一寸一寸地往里钻。


 “天道”生效了,命运之轮开始逆行,链条绷紧、收缩,带动着齿轮一步步倒退。某个不可抗拒的力量排斥着昆古尼尔,推着它离开路明非的身体。看着自己的心脏被枪尖一点点扎进去,又撕扯着血肉一点点退出,来回往复,那是怎样的一种痛!


 “不——”楚子航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泪水模糊了双眼。


以命运之力对抗永恒之枪,这本身就是一场拉锯战,拼的就是谁的力量先枯竭。一个是如日中天的新王,一个是油尽灯枯的旧王,谁胜谁负不难揣测。昆古尼尔爆发了最后的力量,枪杆像活蛇那样扭动着,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叫。路明非经不起“天道”的反噬了,枪尖贯穿了他的左胸,从后背钻出,将他钉死在医院旁边的墙壁上。鲜血顺着他的耳鼻口流下,他形容枯槁,全身碳化,紧闭的双眼流下两行血泪。


 “如果不是为了复活你,哥哥怎么会失去龙王之心?怎么会变得虚弱,虚弱到无法龙化的地步?如果哥哥还是那个完整的哥哥,又怎么会死在区区逆臣手中……你何德何能得到哥哥的真心!把哥哥的力量还回来……”


 耳边回荡起男孩痛苦的哭声,楚子航豁然开朗。救路明非的方法很简单,归还他的龙王之心,归还属于他的力量,让昔日的王重返御座,君临天下。


 “胜利之剑莱瓦汀,我、法夫纳以生命在此起誓,请斩断命运的丝线,带给吾王最终的胜利吧!”


莱瓦汀的火焰暴涨,在那仿佛照亮地狱的红莲之火中,楚子航以自身献祭,迎上了剑锋。


修长挺拔的身体从时钟大厦坠落,与此同时,扶摇而上的风摧枯拉朽地撕裂了头顶的所有楼层。一股极其恐怖的力量从天而降,灌注在路明非身上。碳化的身体表层迅速剥落,发出冰川开裂般的声音。他的身躯膨胀变形,锋利的骨刺突出身体表面,黑色的鱗片响亮地扣合收紧,夜色的长发飞扬在风中。


 奥丁冲到路明非的面前,铁色的重剑落向他的头顶。突然,黑夜中睁开一双古老威严的黄金瞳,奥丁的重剑瞬间粉碎。一只利爪握着昆古尼尔的枪尾,带着优雅又轻蔑的笑容,轻松地将它拔出体外。斯莱普尼斯再也无法前进哪怕一寸了,因为那只狰狞的利爪按在了它的胸口,猛地发力,掏出了一颗紫青色的、长满鳞片的巨大心脏。


斯莱普尼斯在剧痛中翻滚撕叫,路明非冷冷地看着这匹垂死的天马,眼中全无怜悯之意。暴雨向着天空逆流,他展开巨大的黑翼,接住楚子航坠落的身体,魔魅的脸上浮现出孩子般的悲伤。预言在这一刻应验,经历六个纪元之后,黑王尼德霍格如期归来。


世人眼中的楚子航是个公平正直的好青年,实际上他护短的很。路明非安然无恙的时候,他绝对的公平正直,如果路明非面临危险,他心中的天平就会完全倒向那一边。现在路明非要死了,楚子航也就不再是公平正直的楚子航,他选择放出那个集世间所有黑暗、绝望、恐怖于一身的怪物,因为他又变成路明非的楚子航了。就像多年前那个忠诚的骑士,不管御座下方堆满多少敌人的枯骨,依旧默默守护着他的王。


 “为什么这么傻?”王者的泪滴落下来,晶莹剔透,如同赤红色的珍珠凝结。


 “陛下,请把世界……”骑士用尽全力握住那只张着利爪的手,闭上眼睛,绽开了最后的笑容。



作者有话要说:

说好的HE,不用再怀疑。高潮到来,请拿出准备好的纸巾,这不是虐,是悲壮。

还有,上一章是H,如假包换。两个人心中都打好了小算盘,心甘情愿为对方赴死,想要留下最珍贵的记忆,于是有了最后的温存。

文章下周完结,到时候是非褒贬任君品评,我就可以永远地休息了,写同人太累。


评论
热度 ( 19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