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剧情爱好者。

无文可转,去留随你。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17

 “这么看,你的长相还是更像妈妈一些。”路明非端详着楚子航的脸,跟照片里的男人做着对比。


 “根据遗传学原理,男孩继承母亲的基因更容易显性表达出来。”楚子航不以为然。


 “但是你的痴汉属性跟你老爹一样诶。”路明非指了指洗相片用的水池。


水池旁边是楚天骄的工作台,工作台前有一块软木板,木板上用图钉钉满了照片。那些照片全都是盗摄的,在游乐园,在商场,在餐馆,隔着草丛,隔着玻璃,隔着雨幕……照片中的人物无一例外是女人和孩子,年轻时的苏小妍和还是娃娃脸的楚子航。


楚子航顿时满头黑线,有一种想要毁尸灭迹的冲动。


 “暴餮天物啊,师兄!同样的相貌,阿姨美得千变万化,你却万变不离其中,自始至终的面无表情。”路明非用手掌挤压着楚子航的脸颊,“莫非师兄你打娘胎里出来就这样?先天性面部神经瘫痪,叔叔阿姨有没有带你去医院检查检查……”


知道路明非只是闲极无聊没话找话,楚子航无需回答,任凭对方蹂/躏着自己那张迷倒了无数少女的面瘫脸,将床头柜上的全家福收进风衣口袋。这间小屋到处都充斥着楚天骄的气息,一瞬间楚子航的眼前仿佛出现了那个梳着油头、肌肉发达的男人,他穿着勾勒出肌肉线条的紧身T恤,游走在这个属于他自己的私人空间里,褪去废柴司机的伪装,叼着雪茄烟捧着威士思,靠在水池边冲洗相片,低音炮传出黑胶唱片的经典爵士乐。


床头立着沉重的铝合金箱子,箱子上印着半朽世界树的徽记,旁边的工作台上放着拆解开来的伯莱塔,改造版威力加大,炼金弹头上手工雕刻着十字花。毫无疑问那是一只装备箱,它的拥有者是个洒脱而孤独的男人,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每夜跟武器一起入睡。


路明非躺在楚天骄的大床上,将手电筒的光束打向天花板,然后他震惊地发现,位于头顶的半空中,数不清的红线纵横交错。红线上穿着照片、新闻剪报和手写的纸片,每张纸片都是一个事件,有些红线相互平行,有些红线纠缠打结。路明非的视线沿着那些红线移动,逐一浏览那些事件:


  1900年09月23日,夏之哀悼,神秘古尸苏醒,汉堡附近的卡塞尔庄园被毁,秘党精锐狮心会全军覆没,唯一的幸存者是希尔伯特·让·昂热。


  1991年12月25日夜,苏联解体之夜,北极圈内的冻土带,维尔霍扬斯克以北的冰封港口发生剧烈爆炸,前往侦察的战斗机群遇到神秘生物的攻击。官方封锁了相关资料并否认此事的存在。


  2001年11月07日,格陵兰海域,受神秘的心跳声吸引,卡塞尔学院执行部前往调査,在冰海深处遭遇了疑似龙王的敌人,接近全军覆没,仅有一人半幸存……


红线结成一张错综复杂的大网,最终所有的红线汇成粗粗的一束,拴在混凝土墙上,旁边用墨笔写着古老的名字,“Nidhogg”。事件流如同百川归海,向着那个名字汇集而去——尼德霍格,那条象征着绝望和毁灭的黑龙。他既是人类的敌人,也是龙族诸王的敌人。某些隐秘的历史说龙族诸王联手人类杀死了那至高无上的存在,但尼德霍格在流尽鲜血之前,宣誓说他必将归来。他归来的那一天,就是世界的末日。没人敢忘记他的话,即使对龙族诸王而言,尼德霍格也是神祗一般的存在,他的话即为神谕,神谕即为命运。那些红线就是神秘的“命运线”的具象化,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黑王即将苏醒……


然而现在,他并不想过问权力与命运,他已经找到了最在意的人,他只想做路明非。


冥冥之中响起一声冷笑,路明非只觉得心脏倏然收紧,如同被一只无情的利爪捏住了一般,开始一阵阵地绞痛。小屋剧烈地震动起来,走廊里的灯熄灭了,压缩机的声音也停了。等楚子航发现异样时,路明非已经痛得蜷缩成一团,喘得有进气没出气了。


哗哗的水声撞击着耳膜,奔腾的白浪灌入地下室,如瀑布倾泻,又似瓢泼大雨。手电筒不知掉到了哪里,地下室一片漆黑。路明非感觉自己沉入了海底,大脑逐渐麻木,肌肉失去控制,越来越多的水灌入肺部,他的意识开始涣散。


失去神智的前一刻,他仿佛回到了浓雾笼罩下的阿瓦隆。惊涛骇浪中飘来一叶扁舟,女孩的眼神孤独而绝望,长发将海水晕染成惊心动魄的红。她哀悼着弟弟的逝去,悲切的哭声回荡在孤零零的石岛上,久久不能消散……


 北京地铁1号线,在那个不为人知的神秘维度,少女与巨龙的骨骸尘封在坍塌的月台之上,如同两只依偎在一起的猫。


全身包裹在白袍之下的“死神”登上了月台。他看着面前的东西,沉默了很久,声音里流露出怀念的意味:“又见面了,我的兄弟。我仍记得我们以鲜血为证的盟约,并誓言并肩作战到鲜血流尽方停止,如今我们再次相遇,你二人却已枯萎。”


没有人回应,建造这个尼伯龙根的主人已经死了,他们就躺在白衣死神面前。枯骨泛着沉重的古铜色,就像是两件用纯铜打造的工艺品,眼窟里嵌着晶化的眼球,好似一对金色的玻璃珠。巨龙的骸骨如同帝王一般古奥森严,少女的骨架虽然很像人类,但细看却有巨大的差别。她全身近千块细仃仃的骨骼,有的互相融合,有的组成不曾见于任何教科书的器官,背后两束细骨扇子般打开,双翼与身躯组成蕴含着亲王权能的龙骨十字。


 “这就是众神之父的伟力么?直杀得你们连结茧重生的机会都没有……”死神用手指扣着巨龙的头骨,“那么就为我所用吧,成为我与哥哥的食粮,助我们一同登上世界的王座……”


 “是篡夺世界的王座才对吧。”黑暗中有人发出讥诮的笑声。


死神扭头,不远处出现了另一个人影,身材高挑,曲线玲珑。那显然是个女孩,一身暗红色的紧身作战服,头戴面罩,声音清亮,透着些许嚣张。


 “你是……”死神打量着那个深红色的女孩,隐藏在兜帽下的脸皱了皱眉,“你不是被献祭给八岐大蛇了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嘻嘻,人类的科技可是很发达的哟。既然都打算用龙王珍贵的胚胎做祭品了,不留下备份怎么行呢?”伴随着油嘴滑舌的腔调,黑暗里走出第三个人。那人一身纯白的小夜礼服,脖子上系着银灰色的领巾,口袋里还塞着一条折叠整齐的紫罗兰丝绸手帕,活脱脱的花花公子形象。


 “邦达列夫!”女孩断喝一声,暗红的眸子爆出怒火。


 “请别再叫我那个虚假的头衔了,它只是用来骗骗赫尔佐格那个二货的,你应该称呼我为‘亲爱的爸爸’。”花花公子的语气依旧轻佻,他头戴一顶无头骑士的摩托车头盔,貌似是从酒会现场一路飙车赶过来的,“不愧是我未来的儿媳妇啊,即使龙族基因觉醒也丝毫没有影响你的美丽,真后悔当初没有跟你约会。”


 “是你!是你!当初就是你将我带上列宁号,沉入日本海沟,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女孩双手握着两根钢管,威风凛凛地逼近那个轻佻的男人。


 “确切地说,沉入日本海沟的古龙胚胎并不是你,你是利用它的基因克/隆出的复制体,虽然你现在恢复了它的记忆,但也不能说我就是杀害你的凶手啊……”花花公子迫于女孩的气势,连连后退,“都是那些老家伙们的主意啦,为了繁衍出血统纯正的后代,他们觉得让家族继承人娶一头母龙也没什么不好。总之现在不是纠结个人恩怨的时候,我们要一致对外,一致对外哟!”


 “你来做什么?”女孩冷冷地问道。


 “当然是来找你回去咯。”花花公子耸耸肩,“自从你走后,我那个傻儿子像变了个人似的,也不中二了,也不风流了,整天闷在书房里喝酒,我收藏的陈年威士忌都快被他喝光了……”


 “真有意思,今天的尼伯龙根蛮热闹嘛,再来一位就可以凑齐一桌麻将了。”死神嘲讽地说。


 “有的有的,打麻将人够。”死神背后有人响应,还高高地举起了手。这位仁兄倒是爽快,挺拔的身姿和强劲的肌肉也很具有视觉冲击力,只是他的伪装工作实在太不专业了。这厮在脑袋上套了个肯德基全家桶,前面抠了两个洞,让人不由得怀疑他此行来的目的纯属为了搞笑。


 “莫非这位就是传说中的肯德基先生?幸会幸会。”花花公子热情地跟第四个人握手。


 “邦达列夫少校,久仰久仰。”肯德基先生热情地回握,同时跟女孩飞吻,“师妹好久不见,看你这一年来清减不少,淑女学院果然不好待啊。”


 “你怎么也来了?”女孩目露惊讶。


 “还不是因为师弟最近有了新欢,咱们这些年老色衰的大叔,就只有被嫌弃的份儿了。”肯德基先生长吁短叹,“新弟妹是个小白脸,确实有几分姿色。就是这性格,哎呦喂,我可不敢恭维,那是十足的暴力分子啊!稍不如意就对我红眉毛绿眼睛的,师弟也不管管,还跟他一个鼻孔出气,骂我是饭桶、电灯泡,伤自尊了我嘤嘤嘤……”


 “出来混都不容易啊!我儿子长这么大都没叫过我一声‘爸爸’,逢人便说他老子是渣男种马,我都心碎了呜呜……”花花公子拍着肯德基先生的肩膀,一副难兄难弟的模样。


死神完全没有理会眼前上演的闹剧,只是低头抚摸着龙骨,“看来你们的骨骸吸引了不少小贼呢,芬里厄,耶梦加得。”


 “喂喂喂,你才是真正的贼吧。”花花公子非常不满,“话说你这都盗窃几具龙骨了,上回是青铜与火之王,这次又是大地与山之王——”


 “还有海洋与水之王的双生子之一,别忘了十多年前的格陵兰冰海事件。”肯德基先生补充道。


 “哦,对。”花花公子清了清嗓子,“所以说你集齐这么多龙王的骨骸到底要做什么?煮来吃,还是用来召唤神龙呢,死神阁下?”


 “我没有义务回答你们的问题,而你们更没有资格质问我。在手握权与力的神明面前,根本没有公平可言,你们这样的弱者只配像蝼蚁一般死去!”


他话音未落,巨大的风压和高热笼罩了三人。一层肉眼可见的透明领域以死神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发散,石灰岩地面开始龟裂,铁轨下方的煤渣在领域中缓缓升起,五米、十米、十五米、二十米……领域迅速扩张,没人知道这个言灵的效果,但被它笼罩结局无疑只有死亡。


通常威力越大的言灵领域越小,“君焰”这种高危言灵,如果不爆炸,领域直径只有5米。威力如此惊人的言灵怎么能同时具有那么大的领域?这几乎颠覆了现有言灵学的规则!二十五米、三十米、三十五米……领域继续扩大,高温将悬浮的铁屑和煤渣烧得通红。


 “呀嘞呀嘞,这是要秒杀我们三个的节奏么?”肯德基先生猛地后跃,全身肌肉隆起,胳膊上的青筋游走如细蛇。他低沉地唱颂起来,本已堪称雄伟的身躯再度膨胀,T恤缓缓裂开。


言灵·青铜御座。肯德基先生全身骨骼爆响,皮肤表面泛起青铜之色,他猛地举起一座几吨重的花岗岩石墩,向空中大力抛去。


石墩穿透气障,速度不减,死神却原地不动,好像被看不见的手凌空托住,石墩在他面前骤然静止,而后轰然碎裂,被气幕中旋转的烈风吹得分崩离析。


 “不愧是秒杀了昂热的人啊。”花花公子嘴上说得轻松,手却伸向怀中,抽出一支老式燧发枪,熟练地填入一枚贤者之石子弹。他抬枪发射,暗红色的弹头毫无阻碍地钻透气幕,命中白衣死神。巨大的冲击力将死神击退了一步,效果也只是这样而已,暗红色的晶体粉末簌簌滑落,贤者之石在他的身体表面碎掉了。


 “精神元素一旦被炼制为晶石,也就具有了形体。作为有形的物体,如果击打在防弹衣这样坚韧的金属表面,照样会碎裂。”死神睥睨着众人,语气轻蔑,“无论是你还是弗罗斯特,都是那么的愚不可及。不要小看龙族的学习能力,几千年来,进步的不只是人类而已。睁大眼睛看看你们的祖先,弱者终究是弱者!”


下一秒锐利的风刃刺向花花公子的左胸,闪电般的速度,带着不容抗拒的威势。温润轻柔的水幕覆盖了花花公子的全身,在他面前迅速凝结成一层坚冰,如屏障一般阻挡了风刃凌厉的进攻。


 “这不是人类能够涉足的战场,你们不该来的。”熊熊燃烧的金色火焰充斥着双瞳,女孩的红发如瀑布般飞散在风雪中,迎着死亡的领域翩翩起舞。无与伦比的力量与威严从她的身体里汹涌而出,领域内温度迅速降低到绝对零度,刹那间粉妆玉砌、雪练银霜,将逼到面前的死亡界限生生驱散。


 “师妹!”肯德基先生朝着正在冰封的领域大喊。


 “还不快走!”女孩发出不似人声的嘶吼,暗红色的作战服被鳞片撕裂,覆盖上她姣好的身躯。骨刺穿破皮肤探出,化为骨质的利刃,鳞片竖起一片钢铁荆棘,她的躯体倏然膨胀,在身后张开一对银灰色的膜翼。


 “儿媳妇保重,我儿子还等着你回家结婚呢!”花花公子舔了舔嘴唇,头也不回地冲进了黑色的通道。


肯德基先生紧随其后,背后的巨响追逐而来,就像是世界毁灭的丧钟。这种时候只有昂热那种疯子才不会撤退,要留下来旁观神级作战,怎么也得是半个神祇。而他们既不是疯子,也不是半神。


死神与女孩越来越近,双方正面对冲,如流星碰撞。无穷无尽的光芒中,冰晶与火焰四散飞溅,地面震动,碎裂的混凝土结构砸落四周,将这个本就坍塌的尼伯龙根摧毁得更加彻底。


 “天空与海洋的战争永远没有休止,这一次,你又打算阻止我么?”死神悬浮在半空,居高临下地问道。


 “你杀死了我弟弟。”女孩的眼底升起无尽的悲痛,黄金瞳闪耀着复仇的火光,“你们已经吞噬了康斯坦丁和诺顿,现在又要夺取芬里厄和耶梦加得的骨骸,你们背弃盟约在先,就不要怪我不念手足情义!”


 “你的弟弟太弱了,身为我族尊贵的亲王,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栽在人类手中,他不配活在这个世上。”死神冷冷地说,“真可笑,就算是真正的古尔薇格站在我面前,也不能阻碍我分毫。而你,不过是个人类科技造就出的粗劣复制品!”


 “我是龙王古尔薇格,海洋与水之王古尔薇格!”女孩傲然昂起头,这一刻她的尊严神圣而不容侵犯。随着她的呐喊,一个新的领域被激发,巨量的海水铺天盖地灌溉下来,浩浩汤汤地摧毁着整个尼伯龙根,仿佛末日降临时的大洪水。


 “言灵·归墟么?如果你真的能够做到,对于我和哥哥的进化,也未尝没有价值……”


死神的兜帽下,那张白皙如玉的少年面孔勾起了嘴角,瞳孔燃起炽烈的金色火焰。


作者有话要说:

下面是本章攻略,看得不甚明白的读者请参考下文:

出场人物:

1、死神:天空与风之王的双生子之一

2、花花公子:庞贝·加图索

3、肯德基先生:芬格尔

4、红衣女孩:诺诺

1991年,庞贝化名邦达列夫来到西伯利亚,将龙族的秘密带给赫尔佐格,带着古龙胚胎(海洋与水之王古尔薇格)和源氏三兄妹的试管婴儿登上列宁号,将列宁号沉入日本海沟,留下了部分胚胎细胞,带回加图索家族,通过克/隆手段制造出了诺诺。赫尔佐格追杀到日本,以为自己杀的亚洲人是整容后的邦达列夫,其实他杀的是庞贝的替身。加图索家致力于成为世界的霸主,每一代的家族继承人都是精挑细选,要和血统最优秀的女性生出最优秀的后代。恺撒的母亲是海洋与水之王的直系血裔,而诺诺干脆就是海洋与水之王的复制体,所以说她是家族为恺撒准备的新娘。

2001年,格陵兰冰海事件。施耐德教授带领六名A级学生下潜(其中一名学生就是芬格尔),遭遇冰海巨龙(海洋与水之王尼约德),几乎全军覆没。施耐德以为学生们都死了,但是芬格尔侥幸存活,化名肯德基先生,跟混血种的另一支力量快手汉高有联系,跟黑太子集团的老板路鸣泽也有联系,跟副校长守夜人还有联系。另外,冰海巨龙被打断了孵化,受制于死神(天空与风之王之一),被其杀害。阿瓦隆是冰海巨龙制造的尼伯龙根,他死后被死神占领,每年12月25日都载着装有棺材的小船进岛,封印,出岛。

2012年,诺诺作为龙王的记忆苏醒,逃出金色鸢尾花学院,来到阿瓦隆,发现弟弟已经死了,意欲复仇,来到北京地铁,跟死神决一死战。天空与风之王昂热曾经见过,死神就是那个消灭了初代狮心会的龙王,那时他的人类名字叫李雾月。

以上内容是后文展开的铺垫,纯属个人脑洞,不喜勿喷。



评论
热度 ( 28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