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剧情爱好者。

无文可转,去留随你。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15

卡塞尔学院地下,冰窖。


副校长被青铜锁链捆在一张钢铁躺椅上,身穿白色西装、系着蓝色领巾的年轻人站在他面前,诺大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四目相对。


  “你好啊,新任校董,恺撒·加图索先生。”副校长说,“你越来越像你家的混蛋老爹了。他也总穿白西装,不过你看起来比他酷。”


  “像他是我的耻辱。”恺撒走到那张躺椅的旁边,“您好,弗拉梅尔导师。”


  “真想喝口酒啊。”副校长说。


  “想到了。”恺撒掏出白银酒壶,把壶口凑到副校长唇边。


酒壶里溢出陈年威士忌的香气,副校长迫不及待地吞了一大口,感受着酒液流过舌头和喉咙的热烈感,舒服地哼哼两声。他舔了舔嘴唇,低头看向缠在自己身上的青铜锁链,叹了口气:“炼金锁链‘龙之束缚者’,自带炼金矩阵,血统越强的人越会被它束缚。说起来这条锁链还是我从苏美尔王朝的古墓里挖出来的呢,真是作茧自缚啊。”


  “没办法,以您的血统,加上极致的炼金术,要把您留在卡塞尔学院,总得用点强制手段。”恺撒再度把酒壶凑到他唇边,喂了他一大口,“这段时间就委屈您在这里待一阵子了,我会让校董会定期给您送酒的。”


  “看在你带好酒来探望我的份儿上,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只要是我知道的,都可以告诉你。”副校长说,“你这种混蛋小子,肯定不是纯为给我送酒来的。”


  恺撒点了点头,“您不是不通事理的人,我知道芬格尔是您看重的人,但您不会只为了他就违背秘党的宗旨,谁都清楚龙王复苏会带来的灾难,您还不至于对人类的死活完全不关心。那么,是什么促使您帮助芬格尔,或者说,帮助路明非?难道您也相信世界上真有楚子航这个人,是我们都疯了,而路明非是唯一清醒的人么?”


  “那你可错了,我就是那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人类的福祉和世界的未来干我屁事?还不是为了昂热那个笨蛋……”副校长叹了口气,“没有老子给他护法,他真会死的吧?他还活着么?”


  “生命体征还算稳定,但一时半刻还醒不过来,很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


  “你也相信是路明非给了他那致命的一刀?”


  “作为恺撒·加图索,我不相信,但是作为校董,我不得不承认这是最大的可能。”恺撒说,“我现在是加图索家的代理家长,世界和人类对您来说也许算不了什么,但我要尽我的责任。”


  “你跟我当初想的不一样。”副校长翻着白眼,看着恺撒。


  “当初您觉得我是什么人?”恺撒挑眉。


  “我觉得你会和你喜欢的女孩去环游世界,乘着一艘挂着白帆的船在大海上流浪,管他外面是世界末日还是歌舞升平。”副校长说,“可你最终还是成了加图索家的代言人,尽你的家族义务。”


  “我不是为了加图索家做这些事的,我是个秘党成员,我为了秘党的使命。”恺撒淡淡地说。


  “守护这个世界?严防龙族复苏?”副校长咧咧嘴,“话说我活了这么多年,见惯了秘党与龙族的争斗,也没见他们得出个什么结果。什么‘我们生来手握刀剑,我们之间的战斗不死不休’,都是屁话!照我看要不是他们握着刀剑,说不定就不会搞出这么多幺蛾子了!历史上的屠龙英雄,有一个落得好下场么?”


  恺撒沉默良久,“也许您的话是正确的,但每个人都有他坚持的东西。公平、正义、尊严、骄傲,为了它们,我可以去死。如果不坚持这些,恺撒·加图索就不是恺撒·加图索了,我也不配跟我喜欢的女孩在一起。”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你这种笨蛋都特别多。”副校长说着叹了口气,话锋一转,“你知道欧洲文学的三大英雄史诗么?”


 “知道。英国的《贝奥武夫》,法国的《罗兰之歌》,还有德国的《尼伯龙根之歌》。”恺撒回答得很流利,他从小接受加图索家的贵族教育,当然少不了对古典文学的鉴赏。


 “《罗兰之歌》就不说了,你可以把他当作一部经典骑士小说来看。《贝奥武夫》和《尼伯龙根之歌》的事迹在秘党历史上均有记载,因为它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屠龙,人类开天辟地的首次屠龙!”副校长抬起头,罕见地露出严肃的表情,“主人公贝奥武夫和希格尔德,都是在那一场战役中一举成名的。”


恺撒怔住了,他突然发现了这两部史诗的连接点。据《贝奥武夫》记载,贝奥武夫与他的朋友杀死了一条喷火巨龙,只是在杀死巨龙的同时他也被龙的利齿洞穿了颈部,气绝身亡。而《尼伯龙根之歌》中的希格尔德更厉害,这位伏尔松格家族伟大的英雄和首领,他不但成功杀死了一条名叫法夫纳的巨龙,还吃掉了龙的心脏,以龙血沐浴全身,从此刀枪不入,并且获得了听懂动物语言的能力。虽然文学作品中的希格尔德后面还有一系列浪漫纠结的爱情故事,但秘党关于这位英雄的记载也就到此为止了,贝奥武夫家的血脉一代代流传下来,伏尔松格氏却从此销声匿迹。


 “好奇么?”副校长笑了笑,“想知道答案就再给我喝一口。”


恺撒把酒壶凑到副校长唇边,让对方喝了个过瘾。他深知弗拉梅尔一系是秘党的盟友而非成员,所以历代的弗拉梅尔导师都有很多秘密没跟秘党成员们分享。他最近有很多事想不明白,才会来找这个人。


 “同是声名显赫的屠龙世家,为什么‘嗜血龙者’贝奥武夫家族还在,伏尔松格家族却消失了?”恺撒不解地问。


 “因为伏尔松格氏被灭族了。”副校长望着天花板,“希格尔德对法夫纳做的事引起了黑王的怒火……不光是伏尔松格家族,希格尔德所在的整个国家都被黑王化为修罗地狱,死者的尸体挂满了山尖,降下的血雨持续了九个晨昏……法夫纳之死,千年圣战的开端。”


恺撒悄悄地打了个寒战。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那么神明之怒呢,是不是要用战火毁灭整个世界?他们曾把龙类当作拥有巨大力量的生物,但那种东西在神话中其实是神!恺撒不由得回忆起白王赫尔佐格复活那日,他驾驶着直升飞机逃离海萤人工岛,迎面撞上了那个伟岸的黑色龙躯,张着利爪的前肢将他托在手心,那对狰狞又威严的赤金色瞳孔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脑海里,几乎让他的心脏停止跳动……


 “喂喂小子,你怎么把酒给倒了?浪费,浪费啊!”副校长不满地哼哼。


恺撒这才发现他回忆得过于投入,不知不觉酒壶倾斜,大半壶酒都洒在了自己的裤子上。白色西裤湿了一大片,跟尿了裤子的小屁孩似的,这下可囧大了。恺撒满头黑线地掏出手帕,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我很怀疑历史上那些英雄事迹的真实性。我自己也曾直面过龙王,那种情况下能不手抖已经是万幸了,仅凭人类血肉之躯就能屠杀龙王?听着都荒谬。”


 “谁说那些屠龙者都是纯人类了?纯人类怎么可能杀得了龙?龙王吼一嗓子直接心脏爆裂而死,开玩笑呢!”副校长白了恺撒一眼,“就像神话传说中的英雄们都是人神混血一样,早期的屠龙者说穿了也是龙族血裔,他们主动污染了自己。贝奥武夫家不是每出生一个男孩就喂一颗龙血结晶么?希格尔德吃龙心,喝龙血,还用龙血洗澡,妈的太变态了,怪不得黑王要灭他满门。总之这些都是通过主动污染自己来获得龙族血统的行为,跟后期向龙类进贡处女与之交/配有异曲同工之秒。”


 “真是肮脏的历史,怪不得学院没把它们写进教科书。”恺撒露出吞了苍蝇的表情。


 “谁说不是呢?你母亲是姓古尔薇格吧,那是海洋与水之王一脉的直系血裔。”副校长摇头晃脑,“说起来好多屠龙世家都可以追溯到四大君主,如果你在《龙族谱系学》上好好听讲的话,想必会了解得很明白。貌似昂热那家伙是这门课的代课教授,他应该没有玩忽职守吧?”


 “虽然我很讨厌《龙族谱系学》这门课,但为了顾及校长的面子,第一节课我还是去听了。”恺撒扶额,“我永远都忘不了那堂课,校长翻开点名册后神采奕奕地指着我说,下面由我来向大家隆重介绍天空与风之王一脉的后代,恺撒·加图索同学。” 


 “他说得不完全正确,你们家自古以来就致力于与其他血统优秀的家族杂交,血统早就混得分不出本源了。”副校长毫不留情地吐槽,突然想起了什么,“我刚才好像有一点忘记说了,伏尔松格家族虽然被灭门,但想真正斩草除根也是非常困难的。只不过那些侥幸活下来的余孽惧怕黑王的复仇,纷纷改了姓氏,我想想叫什么来着?喔,对了,加图索,意大利名门加图索是也!”


恺撒突然很想死,副校长的脱线真不是盖的。不过他并不在乎加图索这个姓氏,这个姓氏是显赫还是肮脏都跟他没关系,他小时候曾一度给自己改名为恺撒·古尔薇格,连签支票都是用母性,他叔叔的心脏病史就是这么来的。


 “最后一个问题,弗拉梅尔导师。”恺撒把剩下的酒全部灌进副校长嘴里,认真地问道,“是否会有一种言灵,可以改变我们所有人的记忆,把原本存在的人抹掉?”


  “最高阶的几种言灵,人类至今对它们所知甚少,我们目前所知的序列号最高的言灵是121位的‘神谕’,那是专属于白王的言灵。但121位以上呢?言灵是到121位为止么?在这些言灵中还没有黑王的专属言灵,对么?”副校长不屑地说,“因为黑王在人类开始记载历史之前就陨落了,所以人类对黑王的言灵一无所知,人类是过于自负的物种,总觉得自己了解的东西就是全世界,可事实上人类了解的只是世界的一角。某些言灵,人类至今为止未曾知晓。”


 “比如说……言灵·天道?”恺撒试探性地询问,“宇宙本源,万物始基,终极真理,运作永恒一切的道,谓之天道。如果是这种神级言灵,能够改变人类的记忆么?”


  “远比你想的更加可怕,你以为龙王只能改变记忆么?”副校长的声音很低,好像在讲述世界终极的秘密,“他们之中最伟大的那一位,甚至能够改变命运!”


  恺撒的心瞬间沉入冰窖。能够掌控命运的伟力么?那已经超越了科学的范畴,进入了神学的领域,如果世上真的存在那种力量,人类根本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神只要说“恺撒·加图索去死”,他就真的要game over了。等等,这种直接通过语言下达的死亡命令,他似乎亲生经历过……对了,源氏重工的电梯井!在那里他们遭遇了蛇形死侍的围攻,一只妊娠状态的死侍挂在源稚生身上,眼看着电梯就要坠落,路明非说出了一句龙文……他们都听懂了那句龙文的含义,那是路明非在命令死侍自毁!路明非,你到底是什么……


 “想不明白的事就不要想了,想破脑袋多不值啊。”副校长回味地舔了舔嘴唇,“听说你未婚妻失踪了?找到了么?”


恺撒摇头,副校长一下子戳中了他的软肋。诺诺给他留了字条说会回来,恺撒就等着诺诺回来,因为在他心中,诺诺是个言而有信的女孩,她承诺过的事就一定会做到。然而这些天过去了,诺诺一次都没有联系过他,恺撒的信念越来越动摇,他有时甚至怀疑诺诺逃婚去了。可既然现在选择了逃婚,当初为什么又要答应他的求婚呢?这不符合诺诺一贯的作风啊!


  “其实你跟陈墨瞳的那份结婚申请我一直都是不同意的,不过昂热跟你们在日本大干一场之后十分挺你,所以我也只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现在想想,也许我做了个错误的决定。”副校长说着再次叹气,他今天几乎把一辈子的气都叹完了,“现在换我问你个问题。当初为什么拒绝‘尼伯龙根计划’?那样你就可以超越血统极限、晋升为‘皇’级混血种,成为你家族所期待的混血君主不好么?”


 “我渴望证明自己,渴望荣耀和权力,可我更渴望亲手夺取自己的未来。”恺撒昂起头,右手的五指缓缓握起,“终有一天我会得到我所期待的一切,但不是作为加图索家的继承人,而是作为恺撒本身!”


 “真是骄傲的年轻人啊,不过骄傲也没什么不好,总比你们家那些龌龊的老家伙强。”说完这句话,副校长闭上了眼睛,“你带来的威士忌味道不错,让人再送个二十瓶来吧。”


片刻的沉默之后,恺撒站起身来,朝副校长微微躬身,离开了冰窖。黑暗的空间里,只剩下佛拉梅尔导师缓慢的呼吸声。

 





评论
热度 ( 21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