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12

在EVA的接管下,罗马银行的地下传出连续的轰然巨响,一道又一道的钢铁闸门落下,像是多米诺骨牌连串倒下。会议室里鸦雀无声,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金库深处再没有传出任何声音,那死亡般的寂静,就像曲终人散。


 “EVA,扫描整个金库!”贝奥武夫下令。


 “是。”


金库隧道里安装了几百台摄像机,没有留下任何死角,此刻这些摄像机中的绝大部分都正常地工作着,EVA把它们的画面投影在会议桌上方。深入地下的隧道中飘扬着白色的飞灰,如同下着一场绵密的大雪。摄像头扫过一个扇面,元老们终于见到了安全门前的情形。


 安全门前站立着几尊白色的塑像,其中一尊身上能明显地看出弗罗斯特的特征,他退后一步,伸手到怀中似乎要拔出藏在那里的某件武器,弓着的身体仿佛蓄积着惊人的力量。秘党成员、加图索家代理家长弗罗斯特·加图索,确认死亡。他的努力失败了,多米诺骨牌般的安全门也未能将“死神”锁住。


 “怎么会这样?”贝奥武夫问,“那东西怎么杀死他们的?” 


 “根据我的推测,是极致高温。”EVA回答,“人体构成中有18%都是碳元素,在极致高温下绝大部分其他元素都会汽化蒸发,但碳元素会瞬间晶格化,就是诸位现在看到的白色人体。”


 仿佛要验证EVA的理论似的,弗罗斯特的“雕像”终于坍塌,留下满地晶莹的粉末。不知何处来的风吹过漫长的隧道,加图索家的代理家长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元老们重新落座,所有人都沉默着,会议室里的温度瞬间降至冰点。他们是最资深的屠龙者,领略过龙类的强大也见识过很多的死亡,但“死神”唤醒了他们灵魂最深处的恐惧,对龙类究极力量的恐惧。这份恐惧随着混血种的繁衍,从上古一直传到今天。 


 “龙王!毫无疑问那是一位龙王!”贝奥武夫双拳捶桌,“先生们!这是挑战!这是龙王对我们的挑战!它在镜头中现身,就是要告诉我们,它来了!我们都得死!” 


 “恕我直言,尊敬的嗜龙血者,这种话没有任何意义,龙王当然想要杀死我们,我们也想杀死它们。我们生来手握刀剑,我们之间的战斗不死不休。”


 贝奥武夫的瞳孔中闪过浓郁的红色,正要发怒,忽然愣住了。声音来自庞贝的座位,只是被那束光投影出来的却不再是庞贝,而是身穿三件套条纹西装的年轻人,金发、海蓝色瞳孔、领口佩戴着半朽世界树的校徽,从头到脚每一根线条都如同雕塑家最完美的杰作。 


 “说出你的名字!还有,你为什么坐在庞贝的座位上?”贝奥武夫强行抑制住怒气。 


 “恺撒·加图索,从我的叔叔弗罗斯特遇难的那一刻开始,我受命成为加图索家新的代理家长。至于我的父亲庞贝·加图索,我想你们也不想跟他那种人对话吧?”恺撒缓缓地说,“所以我让EVA把他赶出去了。”


 “你的意思是现在你说话代表加图索家?”贝奥武夫上下打量着恺撒,“你多大了?居然还戴着校徽!” 


 “我只代表我自己说话,但我向你保证,加图索全族都会支持我所说的每句话。至于校徽,我曾在卡塞尔学院就读,那段经历令我自豪,所以我佩戴着校徽。”恺撒直视贝奥武夫的眼睛,“我为我所受的教育自豪,总比我为我姓加图索自豪来得好吧?同样我也相信‘嗜龙血者’贝奥武夫拥有今日的地位,绝不是因为贝奥武夫这个姓氏。” 


 “那么,加图索家有什么话要说?”贝奥武夫冷冷地问。 


 “我赞同您的判断,新的龙王出现了。”恺撒低声说,“那是我们前所未有的强大敌人。”


 “你如何断言出这个敌人的强大?”图灵先生问。


 “因为这个龙王就隐藏在我们中间。他了解人类,了解秘党,就像我们了解自己一样。”恺撒扫视所有人,“别忘了,无论是诺顿、康斯坦丁、耶梦加得还是芬里厄,都拥有毁灭一座城市的力量。他们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他们内心的弱点。他们在弱小而狡诈的人类面前,幼稚得就像孩子。如果诺顿不因为康斯坦丁的死而暴怒,他大可以孕育出真正属于自己的巨大龙躯,从而施放出究极言灵中‘烛龙’,那个言灵的威力可以将长江的一条支流蒸干,把数百万吨的水化作笼罩整个亚洲的超级雨云。没有人能够对抗完整的龙王诺顿,可他为了复仇选择跟龙侍参孙融合,自绝了后路。” 


恺撒顿了顿,声音优雅而坚硬:“但这个敌人不同,他完美地将自己隐藏在了暗处。他发起进攻的几天之内,两具龙骨都落入他的手中。他的行为模式更像个人类而不是龙类,这才是他最可怕的地方!”


片刻的沉默之后,元老们彼此对视,眼中流露出欣赏之意。经历过庞贝的“噩梦期”和弗罗斯特的“麻烦期”,混血种中的名门加图索家,终于出现一个令大家认可的领袖了。 


 “各位注意到没有,弗罗斯特在那个东西面前,下意识地说了三次‘是你’。语气从疑惑到确定,他似乎是认出了对方,但没有来得及留下线索。”图灵先生说。


 “我已经通知秘书开始排查跟叔叔有接触的所有人,这可能需要一点时间,因为他的朋友圈子太过巨大。”恺撒说。 


这个高效率的举动再度赢得了元老们的好感,连贝奥武夫也微微点头。 


 “我们需要更多的线索,某个龙王已经得到了两具龙骨,他的目的是什么?如果真的他已经在人类社会中隐藏了许多年,那么为何要在这时突然出现?”贝奥武夫不解地问。


 “因为黑王……黑王就要回来了。”范德比尔特先生喃喃自语,露出恐惧的表情。 


听到“黑王”这个词,在场的所有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那是龙族历史的起源,他的苏醒无人可以提前,也无人可以押后,他更无法被毁灭。在他的苏醒面前,一切挣扎都是徒劳,能够杀死黑王的,只有新的黑王,或者黑王自己。根据龙族的预言,经历六个纪元之后,也就是第五个太阳纪结束的2012年,黑王尼德霍格必将归来。那时他会对世界做出审判,人类所欠的东西,将用他们的生命来偿还。


 “黑王……卵……”贝奥武夫的眼中突然爆出杀气,“弗拉梅尔导师,那枚卵现在情况如何?”


 “卵卵卵,什么卵?”副校长正准备往桌肚里钻,两名元老一左一右把这家伙架了起来,直接给摁在了座位上。


 贝奥武夫缓步逼近,黄金瞳中仿佛喷吐着血色的火焰,“在座的都知道,一个多世纪前初代狮心会得到了黑王之卵。这些年昂热一直独揽学院大权,就算我们是秘党的元老,对这所学院的内情也是一无所知。所有秘党成员中他只跟你关系最近,告诉我们,那个疯子把卵藏哪儿了?”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老婆?”副校长显得很无辜,“你都说那家伙是个疯子咯。他对龙族恨之入骨,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说不定哪天早上心血来潮就给做成煎蛋吃啦!顺便一提,昂热喜欢吃双面煎的荷包蛋。”


 “一派胡言!”贝奥武夫怒吼,他深知想从这个浪货嘴里抠出几句正经话比登天还难,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只能原地吹胡子瞪眼。不过昂热对龙族的态度秘党上下无人不知,虽不至于煎成荷包蛋吃了,至少也要做个冷冻处理阻止它孵化。


 “那个死神和我们忽然神经错乱并消失的S级学员,两者之间会有联系么?”范德比尔特先生发话了。


 “执行部已经介入了对路明非的调查。”施耐德教授说。


 “以你们执行部的效率也想抓得住那个S级小子?”贝奥武夫冷笑,“据我所知他从入学以来就是出了名的爆破专家,为人暴力又凶残,不但掌握着毁灭性的言灵,还跟装备部坑瀣一气搞了不知多少起事故。在里约热内卢,你的资深专员们都拿那个‘舞王’没办法,在差点团灭的情况下,那小子一个人解决了问题!你手下能跟那小子比的人不多吧?”


施耐德默然。贝奥武夫说的是事实,路明非号称卡塞尔人形核武器,一旦他释放言灵,执行部的专员们加起来也不够塞牙缝的。这些老家伙们还不知道,路明非精神错乱的那两天,学院上下鸡飞狗跳,老师同学集体玩自杀,如果不是昂热把这件事压了下来,搞不好卡塞尔全体师生都会被他玩坏。


 贝奥武夫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继续质问道:“还有我们驻古巴的专员芬格尔·冯·弗林斯,他又是为什么忽然消失了?”


 “路明非失踪之后,我们觉得从他的前室友芬格尔身上最可能找到线索,于是派了一小队人去古巴。”施耐德说到这里清了清嗓子,“芬格尔盛情地招待了他们,醒来的时候他们都被埋在了烟草地里,赤身裸体……整个过程就是这样。” 


 “不用再犹豫了,把路明非和芬格尔·冯·弗林斯列入通缉名单,把他们的资料发送给全球的每个分部。EVA,集中你的所有计算资源!在全球范围内搜索他们,我要监控所有航空公司的购票记录,他们的护照使用情况,他们的邮件和信用卡……我要知道关于他们的一切!”贝奥武夫大力挥手,俨然已经接管了学院。


 “路明非早已被列入学院的通缉名单了,但很遗憾对芬格尔我不能这么做。”EVA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不能这么做?为什么?”作风强横的嗜龙血者还不太适应被一个人工智能拒绝,贝奥武夫愣住了。 


 “因为在我的资料库里,您所说的那个芬格尔·冯·弗林斯根本就不存在。”EVA说,“我当然无法通缉一个不存在的人。”


 “怎么可能?”贝奥武夫怒吼,“连我也听过那个总也不能毕业的芬格尔·冯·弗林斯!这间会议室里的绝大多数人想必都听过那个废物中的废物,是不对?” 


好几位元老微微点头,他们多半不插手学院的事务,却听过大名鼎鼎的芬格尔。那条废柴在这所学院上了差不多十年学,创下了前无古人的记录,每年校董会都考虑过要不要干脆开除他算了。 


 “我理解对于各位而言,芬格尔·冯·弗林斯是真实存在的一个人,但从人工智能的角度来说,他是不存在的。他没有在我的资料库里留下任何一点信息,我试图搜索他的照片和履历,没有任何结果。”EVA摇头,“我的能力范围是网络,但在全球的网络上,根本就没有芬格尔这个人。” 


 “他删除了自己。”图灵先生低声说,“唯一的解释就是,芬格尔在决定逃亡之前,把自己从EVA的数据库里彻底地删除了。所以对于EVA来说,他是个不存在的人,不存在的人当然无法被通缉。” 


 “跟路明非记忆里那个叫楚子航的鬼魂恰好相反?”列席会议的富山雅史教员说,“我们都知道芬格尔真实存在,但没有办法证明;而我们都不记得有过楚子航这样一个人,但路明非对他坚信不疑。连我都要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被干扰了。”


 “当然出了问题,太多的问题搅在一起,像个线团。”恺撒缓缓地说,“而这个线团的头也许就是路明非,我们要尽早找到他。” 


 “我会尽快,但截至此时此刻我还没有任何线索。芬格尔很可能已经跟路明非会合,这家伙太了解执行部的行为方式了,短时间内我们很难将他们捕获。”施耐德说。


 “既然执行部没有把握追捕到他们,那就将工作移交给他们不了解的机构。”贝奥武夫说。


 “不了解的机构?”施耐德一怔。 


 “那些冰下的怪物,此时不用更待何时?”贝奥武夫说着,冷冷地环视四周。这一刻嗜龙血者仿佛重回了那血腥屠龙的年代,他的每一道命令都像剑一样坚硬和锋利,他指挥着铁血的“行动队”穿越沙漠和雪原,直捣龙类的巢穴。他身后累累的龙骨就是他的勋章,昔日的嗜血龙者有资格说这句话。 


 “喂喂!没必要这样吧?对付孩子我们要手下留情啊!”副校长的脸色有点难看。 


 “要不要把冰下的家伙们挖出来,大家做个表决吧。”贝奥武夫完全没想要理睬这家伙。


元老们互相对视,神色犹豫。真的要启用那支冰下的力量吗?那可是曾经被他们雪藏起来准备跟“世界终极”决战的力量啊!那位至高无上的神明,他从未苏醒过但又注定要苏醒,几乎所有龙族和混血种都在为他苏醒的那一天做准备,死神真有可能是那一位么?那白色的裹尸布下,隐藏的其实是黑色的皇帝?没有人知道答案,但每个人都懂得防范于未然的道理,即使死神不是黑王,认真对待也是没有错的。


一位元老默默地举起手来,紧接着是第二位,第三位,第四位,无人说话,除了相互传递着眼神。院系主任们的手始终按着桌面,校董中的伊丽莎白·洛朗也岿然不动,“赞成”与“反对”的人数胶着不下,最后贝奥武夫举起了手,冷冷地看向恺撒。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金发蓝眼的年轻人身上时,恺撒缓缓举起手,眼中仿佛涌动着北极冰原的风霜。 


 “一票微弱之差,‘赞成’获胜。”贝奥武夫说着拔高了嗓音,“现在宣布秘党长老会的最终决定——启用冰下怪物,全球范围内通缉路明非及其同党芬格尔·冯·弗林斯。” 


死寂中,副校长霍地起身向外走去。 


 “弗拉梅尔导师您要去哪里?在这么重要的会议中离席,不太妥当吧?”贝奥武夫盯着他的背影。 


副校长忽然小跑起来,一边跑一边摸裤兜。


 “截住他!”贝奥武夫忽然下令。 


 “芬格尔!这回你死定啦!他们派了一帮神经病去追杀你!快跑啊!”副校长冲出会议室,在外面走廊上兔子似的窜着,对着手机大喊。 


几秒钟后他被一位身手矫健的元老扑倒在地,手机滚出很远很远,电话仍在接通状态,上面显示对方的名字是:炎之龙斩者。 



作者有话要说:

请别再跟我谈设定,这篇文章里没有几样东西是我的原创设定,我从不瞎设定。四大君主是双生子,这是江南的设定,双生子互相吞噬会进化出更加伟大的存在,这也是江南的设定,至于奥丁是天空的人格化,奥丁有三兄弟,这都是北欧神话记载的,不是我信口胡诌的。于是通过以上三点我得出了一条结论,奥丁是天空与风之王双生子的进化版,就像海拉是大地与山之王双生子的进化版一样。各位可以不同意我的观点,因为这只是我通过《龙族》的某些线索做出的假设,很有可能它是错的,一切谜底的解说权尽在江南大神的手中。如果大神的意图那么容易被猜中,那么大神就不是大神了。

另外,《尼伯龙根镇魂歌》的题目取自北欧英雄史诗《尼伯龙根之歌》,跟《龙族》并没什么太大关系。北欧神话里明确记载的龙只有两条,一个是诞生于世界之初的黑龙尼德霍格,这货特别呆萌,从不兴风作浪,只是一直在啃世界树,当然啃倒了大树世界也就毁了;另一条是叱咤风云的喷火巨龙法夫纳,它是所有英雄成功之路上必须战胜的大Boss,也是后世诸多巨龙角色的原型。尼德霍格,法夫纳,如此天下无双的两条龙,要是不发生点什么,我都觉得对不起自己,于是产生了这篇文章。

本文我的设定就一条:路明非=尼德霍格,楚子航=法夫纳,尼德霍格+法夫纳=楚路禁断之恋,Are you clear?最后请记住本章的标题,它很有深意。


评论
热度 ( 17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