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剧情爱好者。

无文可转,去留随你。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07

王者的身姿沐浴在晨光中,清冽的嗓音宛如冰涧寒泉:“一旦踏入神界的大门,便再没有回头之路。你,可曾考虑清楚?”


 “臣法夫纳于御前宣誓,及从此刻,吾身吾魂,所有成就吾之一切,直至化为腐朽,愿长驻于君身边……”


年轻的骑士跪于黑石王座之前,口诵着古老的誓言,虔诚地亲吻王者的指尖。契约在一瞬间完成,青蓝的火焰笼罩了他精悍挺拔的身躯,浅栗的瞳孔蜕变为熔化黄金的颜色。王者斜倚在华丽的兽皮之上,夜色的长发从御座垂落下来,仿佛撕裂的锦缎。


 “自今日起,你正式成为我族的血脉,对于自己人,朕绝不亏待。法夫纳卿,有什么愿望不妨提出来。”


 “臣斗胆,想向陛下讨要一物。”


 “何物?”


 “陛下的……这里。”骑士仰起脸,指向王者的胸口,黄金瞳灼灼炽烈。


 “真是胆大包天啊。”微微上挑的眼梢透出一丝凛然,王者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臣罪该万死。”骑士低下头,虽然跪着,脊背却挺得如标枪般笔直。


 “你只有一条命,够死一万次么?”王者扬了扬秀丽的眉毛,“嘴上说得好听,其实心里根本就不服气,觉得朕以大欺小。”


 “臣不敢。”骑士深深埋下头,嘴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你法夫纳不敢做的?”白皙的手指抬起了骑士的下巴,王者端详着那张冷若冰霜的俊脸,浅淡如水的唇勾起玩味的弧度,“这倔强又不甘的表情,真是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要打破啊。也罢,就破例给你一次机会,努力证明自己的价值吧,朕的心可不是谁想要就能要得来的!”


 “陛下……”骑士的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黄金瞳熠熠生辉。


 “还叫我陛下?”王者蹙眉,“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尼德霍格大人!”


 伴随着一声压抑许久的深情呼唤,英俊挺拔的骑士积极地扑了上来。被那个孔武有力的身躯紧紧包裹着,王者一时间有些错愕。他以前不是没遇见过主动献身的,只不过那些人主动多半是出于诱惑的姿态,而这位,似乎饥渴了点。


但不管是诱惑还是饥渴,真情流露才最最难得,这也是王者没有将骑士变为死侍的原因。失去自我的行尸走肉,因血统召唤而唯命是从的傀儡,这里多的是,王者不需要更多了。在这个被称为“死人之国”的尼伯龙根里,天空是半明半暗的灰色,那是死去的空气构成的;地面是古铜色的,那是死去的金属和岩石构成的;死去的水元素不能浮起任何东西,死去的火元素则燃烧出没有温度的蓝色火焰。这里没有白天没有黑夜,守卫的尸守是死的,看门的活灵也是死的,连堆积的物质也是死的,唯有这个人是活的。冰冷的王座之上,只有骑士是温暖的。


虽然王者如此不喜欢这个死亡的国度,但那里是人类向往的天堂。对于炼金术师们而言,死去的物质是最好的材料,要想炼出黄金,就要杀死白银,要想炼出利剑,必先杀死钢铁。尼伯龙根充斥着顶级的炼金原料,如果他们能到达那里,随手拾起一块石头便能够炼出传说中的不死药、点金石。而对于觊觎龙族财富的盗宝人来说,尼伯龙根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即使是那里的一粒灰尘,在人类的世界都价值连城。


进入龙族的领地,需要得到龙类的许可。历史上不乏以朝觐者的身份被允许进入的人类,他们被龙类严密地监视,不能拿走任何东西,即便那里每一件东西比黄金还要珍贵。但人类是何等精明的种族?经过很多代的尝试,他们发现去过尼伯龙根的人身上会带有某种印记,这种东西被称作“烙痕”。带着烙痕的人可以再次潜入进去,避开龙的监视,成功地窃取龙的财宝。于是开始有心存歹念的家伙雇佣这些人为他们带路,在那个时代,击败龙类的勇士会被国王授予至高的荣誉、权力和地位,而龙血和龙心则是让勇士们轻松获得无穷力量的进化秘方。


贪念埋下祸根,危险的种子终会发芽。当人类将手伸向黑王的领地,就注定了他们日后的屈辱与毁灭。


 法夫纳之死,龙族与人类战争的开端。


那一日,王者拥抱着骑士残缺的身躯,沉雄的悲鸣回荡在冰雪覆盖的山巅。他迎风展开遮天的巨翼,从天顶坠入海底,撞破严冬的坚冰,撕裂两极的风雪,来回反复,声嘶力竭。


那一日,王者向人类竖起战旗,他的怒火席卷了五洲七洋,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他将敌人的尸骨挂满山尖,任那些温热的血汩汩流下,融化了冰雪,带着赤色的水汽升上天空,变成暗红色的云,降下鲜红的血雨。


那一日,王者以其暴戾和威严君临天下,以命运之力统治整个世界,以神之名将人类当作羊群放牧,从此尼德霍格成为绝望的代名词。没有人知道,尼德霍格生来并不绝望。他是天与地孕育出的骄子,怎会绝望?他只是孤独罢了。


因为孤独,他照着自己的样子创造了白色的王,结果迎来了龙族历史上最大的叛乱;因为孤独,他亲自繁衍分裂出四大君主,换来的也不过是虚与委蛇和貌合神离。他是龙族的始祖,对于自己的种族却不甚满意。他终日将自己封闭在与世隔绝的尼伯龙根,直到一个冒失的家伙敲响他宫殿的大门,献祭般地要成为他的骑士,还不知天高地厚地要得到他的心……


然而时间并不能治愈一切,只会让思念加剧,让苦痛倍增。杀戮改变不了任何东西,除了让仇恨越积越深。即使王座下堆满敌人的枯骨,有些东西,一旦失去便再也回不来了。


千年过去了,王者尝试了各种手段复活骑士,均以失败告终。他手握言灵与炼金术两项伟力,但他并非无所不能。他也有做不到的事,比如说起死回生,真正的重生。如果王者要的只是骑士的躯壳,他就不会这么痛苦了,让骑士作为死侍复活,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可那是他的部下,他的同伴,他独一无二的挚爱啊……


 冰岛以北,处刑之地。封冻的海洋上竖立着高耸入云的铜柱,昔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祭司沦为阶下囚,黑色的荆棘捆缚着那具单薄的躯体,如雪的长发飞扬在寒风中。


 “哥哥,恭喜你回归本性。怎么样,将世界掌握在手中的感觉很棒吧?”被缚在半空的白色人影丝毫没有囚徒的自觉,口气轻松得好似闲话家常。


 “我需要你的帮助。”


 “帮助你复活你可爱的小骑士?抱歉,我没这个本事。”


 “你的权能是‘梦境’,只要你帮我重现法夫纳死亡前的场景,我就可以改变他的命运。”王者抬起头,语气诚恳而真挚,“这是我唯一一次求你,助我一臂之力。”


 “求我?你竟然……求我?太可笑了!太可笑了!”囚徒放声大笑,笑着笑着便转为怒吼,“你是龙族至高无上的皇帝,却为了一个卑贱至极的生物向他人低头?不可原谅!法夫纳算什么东西?罪无可恕,死不足惜!那种东西就算活着,我也要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哈哈哈哈——”


在那放肆而癫狂的笑声中,王者骨骼爆响。狂风化作无数风鞭扫向铜柱,以撕裂肉体的气势抽打在那具破败的身躯上,区区几秒就将那个白色的身影变得遍体鳞伤。


囚徒吐出一口血,笑容无比张扬:“哥哥,恨我么?恨我就杀了我啊!我对你来说算得了什么?一块用完就丢的破抹布而已!你不是很会杀人么?来啊!杀了我啊!吃掉我你就天下无敌了!哈哈哈哈——”


 “原来……我在你眼中就是这样的啊。”赤金色的眼眸暗了暗,王者放下手臂,暴躁的风元素重归平静。


 “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好自为之。”留下这句话,王者转身离开,修长的背影茕茕孑立,透着孤注一掷的惨烈气息。


参天的巨木映入眼帘,它一半枯萎,一半茂密。那是世界树尤克特拉希尔,它以庞大的枝干构成了整个世界,如同母亲般的胸怀滋养着三界九个国度。同时它也是万能的许愿机,只要付出代价,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愿望越大,代价越高,“等价交换”是世界不变的铁则。


 “有人为了获得力量与智慧,失去了一只眼睛,身受长矛刺伤,倒吊在树上九天九夜。”风吹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好似耳语呢喃,“尼德霍格,你又是为了什么目的而来?”


 “我要复活一个人。”王者站在世界树下,“复活一个人,需要多少代价?” 


 “那就要看他在你心中的价值了。”


王者颔首,化掌为爪,剜向自己的左胸,刹那间血花四溅。


 “法夫纳,你不是想要我的心么?现在就把它给你……”张着利爪的手高举跳动的心脏,大力抛向世界树郁郁葱葱的树冠,“尼德霍格的龙王之心,换法夫纳重生一次的机会,公平?”


 “公平至极。”望着那个步履蹒跚的背影渐行渐远,世界的母亲发出一声但叹息。一位失去了龙王之心的龙王,又该如何面对这片弱肉强食的土地?


黑王衰弱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每一个角落,无论对于人类还是龙族,都可谓天赐良机。人类喜不自胜,为了他们终于可以摆脱那个伟大神明的奴役;龙族蠢蠢欲动,对这个信奉权与力的种族而言,还有什么比夺取世界的王座更有吸引力呢?但无论哪股势力都不敢轻举妄动,最终,两股势力结合在一起,四大君主和屠龙者联手,浩浩荡荡的队伍踏入黑王的领地,直逼御座之前。那是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没有哪一部史书敢记载下篡位的经过,既因为它的不合法性,也因为那深入骨髓的恐惧。


 “真可悲啊,朕的族人竟然跟外敌勾结在一起……”王者双手拄着白骨长剑,屹立在黑石王座之前,俯视着那些聚集在脚下的叛党敌军,除了轻蔑就是轻蔑。


 “没有人敢上前来么?诺顿,耶梦加得,还有这位贝奥武夫氏的后代?随便是谁,勇于上来挑战的,朕都奉陪到底!”


 被点到名字的人全部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没有人有勇气去挑战黑王。那是天地间至尊至德的亘古神明,他统治时期的阴影至今仍笼罩在每一个生物头顶,没有人敢单独挑战他的威严。即使他失去了统治世界的伟力,即使他已经虚弱得无法龙化了,也没有人敢与他一较高低,在言灵·皇帝的施放下,甚至没有人敢直视他的双眼。


 “舍弃生而为龙的骄傲,欺君罔上,通敌叛国,朕没有你们这样的子嗣!朕的命怎可断送在你们手里?这个世界上,能够杀死黑王的只有黑王自己!”


 白骨长剑血溅三尺,王者的身躯倒在黑石王座上,饱含着滔天怒意的吼声回荡在气势恢宏的宫殿里,震撼了每个人类和龙族的心灵。失去了主宰的尼伯龙根开始崩塌,叛乱的队伍惊慌失措地四散奔逃,人类欢呼着“新时代”的到来,龙族则庆幸着一代伟大王者的消逝。龙类们当时还没有意识到,他们之中没有谁能成为新的黑王,群龙无首,等待他们的将是被诛杀与被迫沉睡的悲惨命运,以及龙族文明的彻底失落。


黑王陨落的同时,处刑之地封印解除。冰封了六个世纪的海洋重新获得了生机,纷纷扬扬的雪花飘落在少年的眉间发尾,银装素裹的圣洁美丽。只是这个重获自由的人,他的脸上没有一丝欣喜,他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手心,握紧,松开,再握紧,直到眼角流下两行浓腥的血泪。


 “哥哥——”少年拖着半人半龙的残躯,发疯一样奔向那座正在变为废墟的宫殿。直到最后他才理解了那个人的心意,那个人对外宣称他已死却始终没有杀掉他的原因。


在黑王的眼中,即使曾经背叛,白王永远都是他血脉相连的弟弟。


 “我重临世界之日,诸逆臣皆当死去。”少年悲痛地仰天长啸,金色的烈光在漆黑的瞳孔中旋转,仿佛太古巨龙旋舞于乌云深处,即将降下惩罚的雷电……


 《诸神的黄昏》雄浑悲壮的乐章冲击着鼓膜,路明非猛然惊醒,下意识地从枕边抓起手机:“喂?”


 对面传来震耳欲聋的枪响,哭声、尖叫声、呐喊声乱作一团,几秒钟之后,电话自动挂断。来电显示“芬格尔”的大名,路明非望着那个毫无应答的通话记录,嘟囔了一句:“搞什么毛线?”


昨晚他搭上了这艘YAMAL号破冰船,清晨从一个沉重而冗长的梦中惊醒,因为远在古巴的某条败犬打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心情不佳地洗漱完毕,路明非提着公文箱来到餐厅。早餐是培根、牛奶和煎蛋,没有他钟爱的油条和豆腐脑。早上六点半,这个时间多数游客还在睡觉,餐厅里没什么人,他半眯着眼机械地嚼着煎蛋,思考着寻找楚子航的方法。


 “哎呦船长你怎么又出来啦!快回去回去,别吓着客人!”


不远处的楼梯上传来一阵骚乱,路明非循声望去,就见好几个水手挡着一个穿白色船长服的俄罗斯男人,正打算阻止他下楼。船长体格魁梧,看样子还是个练家子,在他的左右突击下,水手们的情况不太乐观。


想不到大清早就有热闹看,路明非顿时不困了,朝旁边经过的侍者勾了勾手指:“嘿,伙计,那边怎么回事?”


 “没事儿,您习惯就好啦!我们船长,他啊,这里有点问题。”侍者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一脸无奈。


 “脑袋有问题还能当船长?万一他跑错了航线撞到冰山上,我们不是要变成泰坦尼克号了!”路明非惊悚。


 “不会不会,客人您多虑了。我们船上的技术活都是大副一手操办,大副的航海技术那叫超一流,绝不会让您撞上冰山啦!”侍者急忙安抚,“而且船长这人来疯是间歇性的,只有每天早上日出的时候才会发作,平时正常得很,以后说不定您还有机会听他讲笑话呐!”


 “每天日出时分发人来疯,你们船长病得够奇葩啊。”路明非一口喝干杯中的牛奶,挑了挑眉毛,“太阳公公把他非礼了?”


 “哈哈,您可真幽默。”侍者豪爽地笑笑,“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船长怎么脑袋就出问题了,反正上次出船回来他就这样了,八成是想家了吧。船长说起来也命苦,他有个前妻,出车祸成了植物人,现在还躺在医院。您看他那只手一直在胸前攥着,肯定是找到了宝贝,要给他前妻当医药费呢!”


 “你们上次出船是什么时候?”路明非问。


 “三个月前吧,也是走这条航线,圣诞夜那晚我们还看到了极光和海市蜃楼呢……”


接着侍者开始夸夸其谈地介绍“神之裙摆”有多么美丽,他们的游轮有多么豪华,这些路明非都没听进去,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船长身上。现在那个疯疯癫癫的俄罗斯男人突破了水手们组成的人墙防线,正冲向窗边一对情侣的餐桌。


 “交给XXX!”船长右手握在胸前,左手抓住女孩的手,嘴里喊着模糊不清的话。


女孩尖叫起来,水手们急忙跑去拉开船长,向女孩和他的男友道歉。情侣抱怨了两句,男孩便拉着女孩扫兴地离开了。


 “交给XXX!”船长又扑向了另一张餐桌,边跑边喊,“交给XXX!Ricardo M.Lu!”


路明非猛地一震,他突然听懂了。“交给XXX”这句话实际上包含着一个中文名字,俄罗斯船长发音不标准,所以念出来才会那么别扭。完整的句子应该是这样的:交给路明非,Ricardo M.Lu!


下一秒路明非冲向了船长,捉着他的领子激烈地摇晃:“你刚才说交给路明非,对不对?”


 “交给路明非!Ricardo M.Lu!”船长神经质地重复着这句话,两只眼睛没有焦距。


 “我就是路明非!你要交给我什么?”路明非摇着他的肩膀,紧张地盯着他的眼睛。


 “路明非,交给……路明非。”


船长直勾勾地目视前方,抓过路明非的手,摊开了那只紧握在胸前的右拳,一枚镶着红宝石的纯金指环落在他手中。在晨光的照耀下,鸽血红宝石反射着美丽的六射星芒,指环的内侧赫然刻着一行熟悉的字迹:My first,my only,Ricardo M.Lu


任何人,只要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就会留下无数的印记,不是能轻易修改的。


 “谢谢你,船长。”路明非放开男人的肩膀,将指环戴在左手的无名指,轻轻亲吻上面的宝石,“师兄,我终于找到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

师兄下章就能回来了,大家可以把心放进肚子里了。累身累心累吐血,我真为我日后的生活担忧。


评论
热度 ( 28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