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剧情爱好者。

无文可转,去留随你。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05

卡塞尔学院,英灵殿。


 巴布鲁在空荡荡的走廊里狂奔,惊恐的表情如临大敌。走廊尽头是一扇绿色的门,包着金色的边框,它是那么地具有历史气息,好像打开那扇门就会踏入千年之前。


 “会长,不好啦!”巴布鲁大喊着推开那扇门,映入眼帘的是以金绿两色为主的房间。


空气中弥漫着柑橘和薄荷的香气,那香味是从水烟壶中溢出来的。赤/裸上身的年轻人跪坐在白色绣金的软枕上,双手合十闭着眼睛,肌肉分明好似密林猛虎。感受到巴布鲁的惊慌失措,年轻人留着漂亮髭须的唇边掠过一丝微笑:“平静,平静下来巴布鲁。记住我教给你的,焦急是败象,真正的虎直到扑击的前一刻都是平静的。”


  “是,会长。”巴布鲁在地毯上跪下,深深呼吸着空气中的熏香,渐渐地找回了自己。时至今日狮心会已经改朝换代,但在巴布鲁眼中,阿卜杜拉·阿巴斯永远是他的会长和老师。那种神秘的、古代君王般的气质令巴布鲁口服心服,他甚至愿意一生都追随在这个年轻人左右,跟他学习,为他冲锋陷阵。


  “我听见你的心跳恢复平稳了,现在可以告诉我,是什么让你这样惊慌呢?我的兄弟巴布鲁。”年轻人仍旧闭着眼睛,英气逼人的脸上流露出谦和平静的意味。


 “会长,大事不好啦!S级,不,路、路明非会长杀过来了!”巴布鲁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顿时又不淡定了。


 “平静,巴布鲁,我们的新会长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你要习惯。”


 “不不不!不是的会长!S级这次不是普通地发脾气,他在巴西执行任务时受到了精神污染,现在正满学院寻找一个并不存在的人!路明非会长,他疯了!”


 “你才疯了!”伴随着一声巨响,那扇古雅的门扉被一脚踹开,S级国宝双手持枪出现在门口。


路明非很少来英灵殿,也从不知道这里还有这样一个别有洞天的房间。波斯风格的手工地毯,极有品位的马赛克镶嵌,阳光在镜子和各种宝石之间折射,绚丽到缭乱,像是来到了一位阿拉伯王子的寝宫。如果换了平时他也许还会被这些古雅精致的艺术品和宝石吸引,但是现在他已经无暇去欣赏了,照片里那个可恶的阿拉伯人就坐在他面前,阖着双目如同老僧入定。


 “终于找到你了,中东大骗子。”路明非怒发冲冠,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明非兄弟,多日不见,别来无恙。”阿卜杜拉缓缓地睁开眼睛,翠绿的瞳仁晶莹剔透,淬出祖母绿般的璀璨光华,“今天的你如往常一样光彩照人,当然,如果能把枪放下就更显风度啦。”


 “别跟我套近乎,我不认识你!”路明非抬起手,M500的枪口抵上了阿卜杜拉的太阳穴,“说!你把师兄藏哪儿了?”


 “冲动是魔鬼啊,S级会长!刀枪无眼,小心擦枪走火啊!”巴布鲁以黑猩猩般敏捷的身手扑过来,一把抱住路明非的大腿,挡在狮心会新老两代会长中间。


 “巴布鲁,你先退下。明非兄弟一定是误会了什么,他不是冲动的人。”


 巴布鲁心说会长你才误会了吧,这S级确实不是个冲动的人,但他冲动起来不是人啊!然而阿卜杜拉依旧神色淡定,他颇有领袖风度地摆了摆手,巴布鲁不敢违逆,顺从地松开了路明非的大腿。 


 “如你所见,这个房间里只有我们三个人,如果你还是不放心,大可在屋内搜查一番。”阿卜杜拉君子坦荡荡地摊开双手,语气诚恳。


  “废话少说!”路明非用审视的眼光把这个年轻的阿拉伯人扫描了一番,抬了抬下巴,“我刚才打了个电话,是你接的么?”


年轻人摇了摇头。


 “原来不是你?”路明非瞪大眼睛,“你不是阿卜杜拉·阿巴斯?”


年轻人点了点头。


 “到底是还是不是?”路明非皱眉。


年轻人又摇了摇头。


路明非疯了。


 “那个……S级会长,根据阿拉伯人的习惯,他们点头代表否定,摇头代表肯定。”巴布鲁好心提醒。


 “什么鬼?”路明非额角青筋暴跳,将枪别在腰后,双手按住阿卜杜拉的肩膀,“从现在开始禁止使用肢体语言。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会有他的手机?”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我敢保证,我一直用的都是自己的手机。”阿卜杜拉说着从软枕下摸出一台金色的三星Galaxy Note,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特意从通讯录里找到路明非的号码,拨了过去。


外套口袋里传来熟悉的音乐,那是德国音乐家瓦格纳的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终章《诸神的黄昏》。路明非掏出自己的手机,呆呆地望着屏幕上显示的“师兄”两个字,震惊得说不出一句话。楚子航的手机是黑色的iPhone,他再清楚不过了。


 “你换了他的手机卡?”路明非瞪着对面的阿拉伯人,他只能想到这一个可能了。


 “你知道的,卡塞尔学院的手机卡在学生入学时统一发放,为了便于执行部的管理,我们的手机号码跟学号是绑定在一起的。”阿卜杜拉叹了口气,“我的学号是AI060143,执行部档案号060143A,不信的话,你可以去图书馆查找我的档案。”


 “骗人……骗人!那不是你的!”路明非一边摇头一边拔枪,咔咔两声子弹上膛,手指压上了扳机,“你绑架了师兄!把楚子航交出来!”


 “S级您冷静一点!您真的需要医生的帮助!”巴布鲁从后方抓住路明非的胳膊,试图夺下他的枪,“我们狮心会又不是黑手党,会长怎么可能去绑架别人啊!”


 “放开我!他不是你们的会长!狮心会会长只有一个,他叫楚子航!”路明非怒吼,目眦欲裂。


 “明非兄弟,其实我这次执行任务归来,最想见的人就是你。有些事令我很在意,比如我最近收到了一些有趣的邮件……”阿卜杜拉说着点开邮箱,十几封已读邮件整整齐齐地排列在路明非眼前,最新的那一条正在被打开:


 “师兄你野够了没有啊?看见照片没,蓝色妖姬啊蓝色妖姬!我花都给你买好了你赶紧回来吧。芝加哥最近有点冷,你下飞机时注意保暖,别感冒了……”


 “不许看!关掉!关掉!”路明非恼羞成怒,奋力踢打着巴布鲁,试图挣脱他的束缚。


 “说实话,从这些邮件中,我体会到了来自一位师弟的深深爱意。23年来,我第一次经历如此真挚又如此特别的情感,明非兄弟,你让我感动得无以复加。”阿卜杜拉说着缓缓起身,狮虎般的后背隆起,浑身骨骼爆出一连串淸脆的响声。


 仿佛泰山压顶般的压力,刹那间路明非如临大敌。他惊愕地望着眼前的画面,在他的视野中,仿佛有一头体型巨大的斑斓猛虎正迎面朝自己扑来,碧绿的兽瞳热泪盈眶,那架势似乎不是要吃了他而是拥抱他!


 “那不是给你的!你不配!删了它!”路明非终于甩开了巴布鲁。


砰砰砰——M500轰鸣着喷射出橙色的火焰,天花板上雍容华贵的水晶吊灯应声坠落,碎片飞溅。巴布鲁抱头缩进了墙角,阿拉伯猛虎也被枪声吓了一跳。趁着他愣住的瞬间,路明非顺势以肘部猛击他的心窝,作势就要夺走对方的手机。


 阿卜杜拉一手挡住他的攻击,另一只手抢先一步将手机塞到软枕下,嘴角浮现出暧昧的弧度,“为什么要删掉呢?那些文字饱含着你的真情实感,如果不是通过它们,我又怎么能够了解到你如此可爱的一面?”


 “住口!”路明非将枪口抵住阿卜杜拉的下颌,厉声喝道,“把手机给我,否则就把你的颅骨打穿!”


 “你不会这么做的,善良的孩子。”阿卜杜拉面带微笑,一双绿瞳敛着神秘的异域风情,好像一只优雅的波斯猫,“当年我就是看中了你的善良和勇敢,才会培养你成为我的接班人。亲爱的明非兄弟,你完全没有必要害羞……我可以满足你的一切愿望,就像你在邮件中说想养北极熊,我就去格陵兰岛猎了一只回来,现在放在生物馆的极地饲养区。对了,你不是买了花要送给我么?”


 “鬼才会买花送给你!还满足我的一切愿望,你以为自己是阿拉丁神灯么?”在阿卜杜拉的逼近下,路明非举着枪一步步后退。


 “我不是阿拉丁神灯,但我是沙特阿拉伯的第三王位继承人,至今未婚。我们民族的男人可以娶四个妻子,不过为了你,我可以放弃……”


 “住口!住口!太荒唐了!你搞错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离我远点!滚开啊,中东骗子!师兄你在哪儿?这屋子里有变态——”路明非歇斯底里地大叫着,头也不回地逃离了英灵殿。乱了乱了,整个世界都乱套了。


两小时后,图书馆的电脑终端前,路明非无力地靠在椅背上,双眼空洞。他刚刚以S级权限搜遍了学籍档案,也没能在里面找到“楚子航”这个名字,楚子航的学号确实是存在的,它的拥有者却是阿卜杜拉·阿巴斯。守夜人讨论区里不存在“村雨”这个ID,执行部的任务记录里也没有,他不甘心地调出《大地与山之王复活》的卷宗,讲的完全是另外一个故事,学院上上下下几百号人出动,最终在耶梦加得和芬里厄即将融合为海拉的前一刻,由狮心会前任会长阿卜杜拉……路明非气得想吐血,再打开《青铜与火之王复活》的卷宗,执行部数十名精英齐聚在摩尼亚赫号,与龙王诺顿展开了殊死搏斗,千钧一发之际,狮心会前任会长阿卜杜拉……路明非简直连跳楼的心都有了。


可恶的中东骗子,从头到脚把师兄的存在感取代了!他发给楚子航的邮件全部跑到了那个阿拉伯人的邮箱里,而手机里楚子航发来的邮件却全部消失了,就连恺撒给他和楚子航拍的合影也不见了踪迹。这期间路明非尝试给各种认识楚子航的人打电话,兰斯洛特、苏茜、芬格尔……所有人给出的答案都十分一致,他们根本不认识楚子航这个人。路明非甚至把电话打到了日本分部,源稚生倒是很客气地接待了他,只是答案跟其他人如出一辙,完全不知道楚子航是何许人也。于是路明非质问他蜘蛛切的去向,源稚生竟然说蜘蛛切在“红井决战”中毁掉了,他现在身边只有一柄童子切安纲。


路明非气得把手机摔出老远,心说象龟前辈你怎么不说你的乌龟壳也在决战中毁了呢,还有苏茜学姐你不是一直喜欢面瘫师兄么,你怎么能把他忘了呢?路明非一怒之下冲进中央控制室,找到楚子航的导师施耐德教授询问究竟。施耐德沉思良久,摇头说我对你所说的这一切完全没有印象,我已经多年没有亲自辅导任何学生了,我和你之间必然有一个人记忆出了问题,如果其他人都和我的记忆一致,只有你的记忆不一样,那你最好去找富山雅史教员咨询一下。


路明非没有去找富山雅史,他清醒得很,是这个世界出错了,大家合伙把面瘫师兄弄丢了!离开中央控制室的路明非跑去了楚子航的宿舍,两个三年级男生正在宿舍里玩牌,看见他非常欣喜,不知会长大人为何大驾光临。路明非强压怒火问他们什么时候搬进这间宿舍的,这间宿舍里原来住的是谁?两个学生茫然地说我们在这里住了半年了,之前这间宿舍是空着的啊。路明非说那这样好了,今晚我要睡这里,你们去我的宿舍玩吧。说完他把1区303的钥匙抛给其中一人,直挺挺地倒在铺满扑克牌的床上。


天啦撸,狮心会会长平躺在眼前耶!俩男生哪见过这阵仗,望着那个近在咫尺的霸道倩影,各种受宠若惊各种小鹿乱撞,最后互相对视一眼,连滚带爬地逃离了宿舍。


意大利首都罗马郊外,古老的城堡式建筑里响起了清脆的老式电话铃。


 “您好,这里是加图索家。”帕西接起电话,态度礼貌又疏离。


 对面响起一个清冽的嗓音:“请帮我找恺撒·加图索。”


 “对不起,少爷正在睡觉……”帕西刚想婉言拒绝,却被对方强硬地打断。


 “给你三分钟。”对方冷冷地说,“三分钟之后,如果恺撒不接电话,将会有一枚BGM-109巡航导弹从瓦特阿尔海姆发射,目标加图索家的本宅。”


 “您是……路明非先生?”帕西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错。”不容置疑的语气,充斥着火山爆发前的威压。


 “劳烦您稍等片刻,我这就去通知少爷。”帕西擦干额角的冷汗,匆匆离去。


不一会儿,披着华丽睡袍的恺撒顶着一头金色乱毛走进客厅,抓起电话大吼:“路明非!你知道意大利现在几点么?”


 “凌晨四点。”


 “凌晨四点你还打电话,你发什么神经?”恺撒忍无可忍。


 “我没有发神经,只是想跟你确定一些事情。”路明非的语气很平淡,“我当初为什么加入狮心会?”


 “你深夜骚扰我就为了这点小事?”恺撒怒不可遏,“这种事你应该问你自己才对吧!”


 “老大,我失忆了。”对面的声音突然软了下去,听起来无比悲伤,“我执行任务时大脑受到了冲击,医生说我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了。我现在谁都想不起来,只记得你的名字……我好混乱,好困惑,老大,你说学生会有你这么出色的一位主席,我当初怎么就没有选择学生会呢?”


恺撒被这瞬间切换的角色搞得措手不及,一瞬间他眼前浮现出一只孤独无助的熊猫幼崽,楚楚可怜地跟他四目相对……从熟睡中被吵醒的起床气消了大半,恺撒清了清嗓子,居高临下地说道:“你不加入学生会绝对是你一辈子的损失,但这也不能全怪你,你入学时选课、选专业、选择社团都是遵循校长的意见。校长自古以来就偏心狮心会,好不容易招来个S级,当然要推荐你去狮心会。”


 “原来如此。”路明非松了口气,语气恢复到没有任何起伏的平淡,“第二个问题,我是否有跟奇怪的人定下婚约?”


 “哈?”恺撒不明所以,“什么叫奇怪的人?医生给你的诊断真的只是失忆么?我看你同时患有精神分裂啊路明非!”


 “你觉得一个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病人会承认自己精神分裂么?”路明非很不屑,“好吧,那我换个方式问你。在卡塞尔学院,我有喜欢的人么?”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爸爸!只要你喜欢的不是诺诺,你爱喜欢谁就喜欢谁!”恺撒接过帕西泡的醒酒茶豪迈地喝着,以缓解昨晚的宿醉。


 “老大,其实我喜欢你……”


噗——恺撒一口茶喷在地上,雷得外焦里嫩。在帕西无奈的摇头叹气中,恺撒颤抖地拎起电话:“路明非你三观可好?舞王的魅力就那么大,让你出一趟任务就被掰弯了?”


 “原来在你们的记忆中我还是个正直的好青年,并没有跟奇怪的人产生奇怪的关系。”路明非喃喃自语,“很好,非常好,谢天谢地。”


 “好个屁!我告诉你,我对你没意思!诺诺已经去金色鸢尾花学院做新娘修行了,你别再妄想了!”恺撒赶紧跟他撇清关系。


 “放心吧,刚才逗你玩的,我对肌肉过于发达的生物没兴趣。”路明非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最后一个问题,你还记得……楚子航么?”


 “你不是说你失忆了,只记得我么?”恺撒皱眉,“楚子航又是谁?” 


 “楚子航,是你宿命中的对手。”


 “完全没印象,我从没听说过这个人。”恺撒摇头,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竟然说是我的宿敌,我会忘记自己的宿敌么?又有什么人有资格当我的宿敌了?”


 “原来你也忘记他了……抱歉,打扰你睡觉了老大,再见。”路明非挂断了电话。


恺撒听着线路中的忙音,突然睡意全无。他从未感受过这样的路明非。他所认识的路明非是天底下最难缠的大魔王,天真又狡诈,脱线又凶残,让他恨得牙痒痒。可在他回答最后一个问题的短短十几秒,那个人却疲惫到了极点,失望到了极点,好像灵魂都被抽空了。


评论
热度 ( 17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