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03

晚上十点,狂欢节进入了高/潮,就在这时,整条街的灯突然熄灭,只剩下漫天的焰火。焰火之下,彩车之上,一个莹蓝色的人形缓缓亮了起来。街边看热闹的行人和舞者们都停了下来,只剩下一个体重超过200公斤的胖子在没有音乐伴奏的情况下仍旧翩翩起舞,踩着魔性的节奏。“舞王”出现了!


 对于冈萨雷斯和维多利亚这种能够抵抗精神控制的混血种来说,那舞蹈完全谈不上不美好,反而邪异至极,令人看上几眼就会眩晕得想要呕吐。但整条街上的人们却如痴如醉,他们跟随舞王的节奏一起扭动,千万双手有节奏地摇摆,犹如一片手臂组成的森林在风中摇曳。这一幕令人想到古代玛雅人的巫术集会,人们在毒蘑菇制造的幻觉下随着巫师跳舞,仿佛进入了梦中天堂。


执行部的狙击手们立刻向目标集火,然而舞王的血统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可怕。龙血已经令他的身体产生了严重的异变,混乱的激素分泌令他长出了能够抵挡子弹的脂肪,同时也把他的肌肉强化到匪夷所思的地步,甚至将他的骨骼提升到接近高强度合金的硬度。弗里嘉麻醉弹对他的伤害几乎可以忽略,能够对他造成威胁的恐怕只有炼金打造的冷兵器了。可是面对那双怒火炽烈的黄金瞳,连执行部的精英们也被压制得喘不过气来,根本没有人能够靠近舞王。


蓝牙耳机中传来教官的咆哮:“临时专员全体退后!这不是你们的工作!S级即将抵达!迅速清场!”


 伴随着雷声般的引擎轰鸣,一道黑色的闪电高速逼近圣多明戈旅馆。那是一辆黑色的摩托车,它奔跑在拥有几个世纪历史的屋顶之间。伴随着车轮狂野地跳跃,巨大的裂缝一路向前,相信现场要是有考古学家的话,非得心痛得捶胸顿足,吐血三升不可。从黑色骑手出现的那一刻起,人群从舞王的精神控制中解脱出来,群魔乱舞的场面到此为止。


舞王霍然转身,这只体型巨大的怪物似乎觉察到某种强烈的危机正在逼近,他停止了舞蹈。摩托车越过两座建筑之间大约七八米的间隙,落在了圣多明戈旅馆的屋顶上。舞王本能地摆出了警戒的姿态,他双臂交叉在胸前,肌肉绷紧,层层叠叠的脂肪隆起小山一样的褶皱。


双方距离还剩下不到十米,骑手忽然腾空一跃,任凭无人控制的摩托车轰鸣着冲向舞王。舞王纹丝不动,摩托车撞上来的瞬间,他一个虎扑抓住摩托车,将它举过头顶。而骑手此时已经双枪在手,随着枪口喷出的橙色烈焰,六枚子弹成六芒星状射向舞王,全部命中摩托车的油箱。爆炸声震耳欲聋,摩托车在舞王的手中分崩离析,倾泻而下的汽油燃烧起来,火雨笼罩了那具肥硕巨大的畸形身躯。


熊熊大火中,骑手的姿态呈现在众人的视野里,他头戴黑色尖耳面罩,紧身黑衣包裹着清瘦的身形,飘逸的黑色长披风轻扬在晚风中。所有人都惊呆了,因为眼前的形象简直不能再熟,那个令罪犯闻风丧胆的黑暗骑士,竟然从荧屏中走出来了!


 “女士们先生们,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这里是里约热内卢黄金卫视为您带来的狂欢节实况转播。各位现在欣赏的是代号‘舞王’的连环杀人犯与正义使者蝙蝠侠的世纪大对决。众所周知,过去的三年间我市共发生136起金发少女虐杀案,警方束手无策,市民人人自危。然而邪恶的罪犯永远难逃正义的制裁,在这个一年一度的狂欢之夜,我们幸运地迎来了这个伟大英雄的华丽登场。蝙蝠侠,王者归来!”


一架直升机低空掠过执行部的战场,机舱里脱口秀主持人举着麦克风唾沫横飞,与此同时,蝙蝠侠和舞王的身影出现在市中心的液晶大屏幕上。


 “蝙蝠侠拔出了双手刀,他向燃烧的舞王发动了冲锋!那是来自东方的格斗术,他围绕舞王高速移动,刀锋割裂了舞王的身体,哦,天呐!舞王流出的不是血,那白花花的东西……是脂肪!他的脂肪也燃烧起来了!现在舞王扑向蝙蝠侠,蝙蝠侠使出了泰拳腿法,正中舞王的鼻梁骨!非常精彩的一踢!”主持人滔滔不绝,口齿伶俐得如同一位专业的足球解说员。


 “所有人远离圣多明戈旅馆!所有人远离圣多明戈旅馆!”执行部的资深专员们对着蓝牙耳机下令,跟主持人慷慨激昂的解说混杂在一起。


卡塞尔学院一年级的新生们却没有一个人服从命令,大家都被那场精彩的战斗深深吸引了。在蝙蝠侠巧妙的攻击下,舞王伤口中流出的白色脂肪渐渐变成了粉红色,他开始失血了。可舞王的凶性却不减反增,他大幅度地挥舞着手臂,想要抓住身边闪动的影子。这只庞大的肥膘怪物越来越狂躁,扑击的动作也越发凶猛,如同一只发疯的公牛向蝙蝠侠发起猛攻。


 “该死!那个疯子!拼体能的话S级很可能不是他的对手!” 


 “医疗组!医疗组在哪?”


 “医疗组报告,正在待命,时刻准备救援!” 


 “狙击手!狙击手有开枪的机会么?” 


 “狙击手报告,没有开枪的机会,他们移动的速度太快了!”


 “通知警方疏散人群!照这样发展下去,激怒S级施放言灵就糟了……”


执行部的通讯频道异常混乱,突然一个清冽的嗓音切了进来:“闭嘴,吵死了!”


执行部全体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有几个专员甚至紧张过度咬到了舌头。所有人齐刷刷地朝战场的方向望去,就见那个黑色的身影立在旅馆的尖顶上,身后的长披风猎猎作响,如同堕天使从天而降。


 “蝙蝠侠张开了他的翅膀,上帝!他身上挂满了炸弹!那是不同种类的炸弹,他的翅膀下简直是一个炸弹博物馆!”主持人还在喋喋不休做着现场解说,“舞王疯狂逃窜,蝙蝠侠紧追不舍,将全部炸弹丢向舞王……不知什么原因,舞王丧失了行动自由,那张臃肿肥胖的脸正在扭曲,他显出痛苦的样子,如同一个发病的哮喘患者!蝙蝠侠,干得漂亮!”


 “这是我新发明的胡椒炸弹,怎么样,味道不错吧?再加点盐你就可以当盘菜了,肥猪。”蝙蝠侠的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弧度,他陡然加速,凌空跃起,稳稳地落在了舞王的双肩。他举起银色的M500转轮手/枪,那0.50英寸的恐怖口径绝对可以称之为手/枪中的大炮,原本就可以一枪灭掉一头非洲象,现在经过装备部的改造,单挑五代种也不在话下。


黑洞洞的枪口连续吞吐着火焰,每一枪都正中舞王颈后的肥肉,每颗子弹都顺着相同的位置钻入那肥得流油的皮肤。舞王发出惊恐的咆哮,噬骨的剧痛沿着他的颈后向脊椎蔓延,汞核心钝金破甲弹重复撕裂着伤口,体内溢出的脂肪由白变粉,最后变成了浓腥的血红。


夜空里回荡着舞王凄厉的惨叫,他背上的伤口深可见骨,如同被一柄子弹组成的匕首缓慢地凌迟。舞王疯狂地摇摆着躯体,试图把蝙蝠侠从身上晃下来,没想到一对泛着寒光的小太刀贯穿了他的两膝,以跪趴的姿势狠狠地将他钉入地面。


 “这种时候,乱动只会让你更痛。”蝙蝠侠交叉双腿坐在舞王的背上,左手用枪托敲打着他的后脑,右手继续扣动扳机,稳准狠地往伤口里灌入子弹。整整一个弹匣打完,蝙蝠侠拉动枪栓,卸掉空弹匣,同时把一枚深红色弹头的贤者之石子弹填入枪膛。 


 “乖啦,最后一枪,我们就可以说再见咯。”蝙蝠侠轻描淡写地说着,把枪对准了先前的创口,毫无阻碍地命中了他的脊椎。


弹头爆成一团鲜红色的雾气,融入脊椎骨周围的血肉。几秒钟之后,舞王停止了挣扎,那具沉重的躯体扑倒在地,发出沉闷的巨响。


 “残酷、冷静、强硬、暴力……还在学员阶段就能达到这样的程度,他将来要是进了装备部,我们执行部还有活路么?”本次任务的负责人轻声叹息。


 “在学院辛苦培养的屠龙专家面前,虐杀成瘾的舞王也只有被虐的份了……”另一名资深者轻声说。


 “舞王倒下了!正义终于战胜了邪恶!胜利属于蝙蝠侠!”主持人大声欢呼。在他的带领下,整条大街掌声雷动,喝彩声此起彼伏。再看这场战斗的胜利者,已经跃上了执行部派出的黑色直升机,消失在里约热内卢的夜幕中。


 “师兄是最棒的!”新生中有人情不自禁地高喊。 


 “师兄是最棒的!”所有女孩都兴奋地尖叫起来。


 “话说为什么是蝙蝠侠造型呢?”冈萨雷斯不解地问。


 “当然是为了掩人耳目咯,总不能大张旗鼓地在警察眼皮底下执行任务吧。”维多利亚白了他一眼,立刻加入女孩们的欢呼中,“师兄好帅!蝙蝠侠我爱你!”


资深专员们相互看看,神色有些尴尬,这架势哪里是执行任务的场面,分明是明星见面会的现场。不过遥想当年,每逢校长露面卡塞尔学院也是这般明星效应,至于副校长那就更不必说了,他做牛仔那时候不知推倒了多少小母牛,提起来就是一把辛酸泪。果然S级的魅力无人能及,谁让他们血统等级不够呢。


 “焰火、决斗、桑巴、狂欢!隐藏在夜色中的黑暗王者啊,能再次得见你英勇的身姿,就这样去死也无所谓了!”不远处那架狂欢节栏目组的直升机传出激情的脱口秀,主持人扭动着肩膀站在舱门前,迎着晚风张开双臂。


路明非坐进机舱的座位里,摘下蝙蝠侠的面罩,朝直升机的窗外挑了挑眉毛:“这股醉人的画风,你们确定他不是芬格尔的远房亲戚?”


 “据我所知,芬格尔·冯·弗林斯专员是德国人,对面的家伙却是印第安人的后裔,按理说他们应该没有什么亲缘关系。”教官一板一眼地回答。


 “是么?照我看他们倒是相似的很。”路明非单手托着下巴,望着那个满腹骚情的疯子不屑地冷哼,“明明就是个Hello Kitty,却总把自己当猫王。都一把年纪的大叔了还要伪装成怀春的文艺少女,这种人都该关进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S级英明。”教官急忙附和,“根据我们的情报,那位脱口秀主持人是个重度蝙蝠侠控,曾在节目上跟否定蝙蝠侠存在的嘉宾大打出手,一周前才从精神病院放出来。”


 “原来如此。”路明非撩了撩额发,看向教官,“我们就这样回去么?”


 “直升机会送您到芝加哥火车站,去学院的话,您还得在那里乘坐CC1000次快车。”


芝加哥联合车站里,人流熙熙攘攘。这座火车站兴建于1925年,是座典型的罗马式建筑,有着雄伟的石柱、闪亮的大理石地面和弧形的穹顶,与其说是火车站,倒更像是座气势恢宏的博物馆。 


一个清瘦的身影出现在候车大厅。那是个器宇不凡的年轻人,头戴黑色的圆顶硬礼帽,英伦风的薄呢外套敞开两颗扣子,修身的灯芯绒马裤勾勒出一双笔直的长腿,他迈着潇洒从容的步子走进站台,牛皮长靴在大理石地面踏出铿锵有力的节奏,好似英姿飒爽的君王从古堡中走来。


年轻人来到站台前的木质长椅上坐下,将手中银光闪闪的公文箱立在脚边。他褪下黑色的皮手套,慢慢地喝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卡布奇诺,然后拆开金枪鱼三明治的保鲜膜,细细地咀嚼。


来往的旅客们被他的气势所摄,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这种人居然会孤零零地坐在站台里等火车,喝着速溶咖啡吃快餐三明治?怎么可能!他应该被一辆皇家四轮马车载着返回城堡,然后由成群的女仆摆上一桌丰盛的法国大餐,老管家斟上一杯红酒恭恭敬敬地说一句“殿下您打猎辛苦了”,这才是正常的剧情走向吧?


路明非全然没注意到周围人的视线,继续享用他的咖啡和三明治。这是他第三次在这里等火车,第一年他在这里遇到了乞讨的芬格尔,第二年他跟楚子航一起,夏弥从天上掉下来。不知不觉他已经升上了三年级,如今物是人非,败犬和软妹都离他远去,他再也不会在老地方碰到熟面孔,就连面瘫师兄、那个承诺陪他一辈子的人,都好久没来消息了。


一想到楚子航,路明非就心头火起,郁闷得连食欲都没有了。他们最后一次通信还是在圣诞节的前一个星期,距离现在都两个月了,面瘫师兄却再也没有联系过他。最开始路明非觉得楚子航一定是任务繁忙,自己又不是缺乏安全感的小姑娘,总打扰人家实在有失风度。况且这段时间他也没闲着,历史专家组跟他合力编写的《龙类与史前文明》第三册正在校订中,最近那些老神棍们又把注意力转向了龙文语法和炼金术,哭着喊着让路明非出版一本《卡塞尔词典》。院系主任们一直觉得《牛津词典》抢了他们的风头,龙文比英文伟大多了,他们比牛津的教授们博学多了,卡塞尔学院没理由被牛津大学压在头上。


路明非深受中华民族尊老爱幼传统美德的熏陶,他控制住了自己想要脚踢南山敬老院的冲动,从此将大好青春奉献给了地下文献库,只在忍无可忍的时候才钻进炼金化学实验室泻火。他每晚伏在堆满羊皮卷的桌子上挑灯夜读,估摸着楚子航差不多忙完了就给他发个邮件,时不时慰问一下,谁知那杀胚竟毫无反应,所有发出的邮件都如同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久而久之路明非的耐心磨光了,他也是个有脾气的,要不是因为对方是楚子航他早就发飙了。


 奥斯陆那么好玩么?白俄罗斯女孩那么好看么?真是够了!那么喜欢呆在北极圈就打包一只北极熊带回来啊!师兄,请你自由地……给老子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有读者询问师兄和明非交往了这么久有没有发生关系,很遗憾地告诉您,答案是否定的。因为直到第三部结束明非都是20岁未满的未成年状态,以师兄的道德准线是不会做出出格的举动的。而从日本回来后,师兄就被派往挪威首都奥斯陆实习了,两人长期分居,也没有机会发生什么。

但是,前途是光明滴!现在明非已经成年,师兄婚戒也买好了,未来如何,请大家尽情想象O(∩_∩)O~

再说了,滚床单这种大事要是发生了,我怎么可能不告诉各位呢?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づ ̄3 ̄)づ╭❤~


评论
热度 ( 21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