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101

楚子航来到甲板上的时候,整个赌厅的人都跑出来了。凛冽的冰风也没能将这些人赶回温暖的船舱,因为眼前的景色实在太美了。漆黑的天幕下挂着几百道淡青色的极光,宛如一条覆盖了整个天空的长裙,边缘装饰着轻薄的淡青色丝带。这种罕见的现象被北极的爱斯基摩人称为“神之裙摆”,很多人穷尽一生都未必能有幸看见一次,YAMAL号的游客们能有这样的好运,难怪忍着严寒也要多看几眼。人们在极光下互相拥抱亲吻喊着“Merry Christmas”,纷纷拿出机拍照留念。 


 “这么强的电离现象?”楚子航微微皱眉。极光是大气电离形成的,如此盛大的极光说明此刻高空密布着极其紊乱的高能粒子流。用龙族的世界观来解释就是元素流极度混乱,难怪网络服务中断了,剧烈的电离现象影响了卫星通讯。


甲板上的游客们又一次尖叫起来,更加壮丽的一幕出现在他们面前,一座巨大的冰山顺着洋流接近了YAMAL号。白色巨舰般的冰山缓缓地切入了这片封冻的海域,刚凝固不久的海冰根本无法承受它的撞击,缝隙沿着冰面极快地延伸,满耳都是冰层开裂的脆响。就在YAMAL号的侧方大约几公里处,青色的海水中倒映着黑色的岛屿,如同海市蜃楼一般。 


 “快看那边!海水的倒影里有座岛哇!”


 “真的!不可思议啊!分明海面上什么都没有!” 


 “这张船票可真是买值了!冰山、极光、海市蜃楼!” 


游客们兴奋地议论着凭空出现的奇异景观,楚子航的脸色却变了。他见过那座岛,在文森特船长室那幅名为《死亡之岛》的画里!一道寒气沿着脊椎冲入大脑,楚子航整个人被惊悸笼罩,某个困扰了他多年的阴影呼之欲出。诸多的巧合在他们面前打开了通往那座岛的大门,极光、冰山,还有破冰船无意中偏离的航线。


 “元首啊!伟大的元首!是你的灵魂指引我道路!”哭泣的声音从侧面传来。文森特高举着装有希特勒头盖骨的匣子,踏着浮冰向岛屿倒影的方向奔跑。


 “见鬼!”萨沙大吼着扑向舷窗。


 “回来!你是不可能跑到那里去的!”楚子航高呼着跃出了船舷。


 “你左我右,我们抓住他的脚!”萨沙追了上来,他在YAMAL号上当了十几年的伪船长,应付冰面还是强出楚子航很多。 


两个人同时加速,可就在那一刻,裂缝出现在文森特的脚下。老纳粹的身影消失在他们面前,前方两块浮冰沿着裂缝缓缓分离,眼看萨沙也会重蹈文森特的覆辙滑进冰海里去。千钧一发之际,楚子航抓住了他,将这个俄罗斯汉子从浮冰的边缘拉了回来。


引擎声从后方传来,黑色的橡皮艇从浮冰之间的空隙里驶近,艇上是萨沙手下的冲锋队。站在船头的爆破手朝萨沙大喊:“头儿!快上船!我们去找希特勒的宝藏!” 


萨沙犹豫了片刻,他跟那帮糙汉手下不同,他能感觉到那座岛屿的倒影中藏着某些神秘的、令人不安的东西。但若是真能带着宝藏从那座岛回来,他的前妻就有一辈子的住院费了,妹妹也会得到一笔风风光光的嫁妆。这么想着萨沙跳上了橡皮艇,正要挥手跟楚子航道别,才发现楚子航已经不在原处了。 


 “海市蜃楼维持的时间不会太长,我们得抓紧时间。”楚子航鬼魅般出现在船尾,在冲锋队员们中间坐下,“开船吧,我会为你们指引方向!”


橡皮艇沿着浮冰间的裂缝前进,两侧都是矮墙般的冰块断面,他们距离YAMAL号已经很远了。可那座岛的倒影还是不远不近地位于前方,给人一种永远都无法抵达的感觉。冲锋队员们渐渐焦躁起来,只有楚子航始终坚定地指向前方,整条手臂就像刀切出去的轨迹,让人心悦诚服地相信他的判断。


橡皮艇绕过一块巨大的浮冰,眼前的海面忽然变得开阔,岛屿的倒影变得格外清晰,有种掉进去的东西都会在另一个时空间出现的错乱感。楚子航默默脱掉了风衣和西装,从船尾拿了一套潜水服换上,一边换一边对萨沙说道:“在这里等我,如果我拉扯绳子,就说明下面有危险,你们立刻加速返回YAMAL号。”


 “必要的时候你们可以切断绳子。”说完他就以倒翻的姿势跃入了冰海,甚至没有带氧气瓶,留下满船的冲锋队员干瞪眼。


楚子航觉得无数的冰针在刺戳自己的全身,龙族血统能够极大地提升他的抗寒能力,但同时也极大地提升了他的感知力。寒冷产生的痛觉不但不比一般人弱,反而更加强烈。寂静中仿佛藏着古老的声音,整个世界好像在飞速地离他而去。他放任这种感觉,完全不予抵抗,直到海水再度将他托起。


楚子航一头冲出了水面,温暖的空气冲入他的肺部。他睁开眼睛,面前是青色的大海和青色的天空,天空中流动着奇异的云彩,神秘的光从天而降,照亮了海中那座孤零零的石岛。阿瓦隆,精灵守护之地,生命与死亡之岛……竟是一个存在于水中的尼伯龙根!


周围的海面忽然一阵翻腾,又一个脑袋从水里冒出。萨沙甩着湿漉漉的乱发,然后他看到了阿瓦隆,整个人目瞪口呆,眼看着就要往下沉。 


楚子航一把抓住他的领子,“不是让你们呆在船上么?”


萨沙咳出几口海水,抹了把脸:“你不知道你跳进水里之后发生了什么?你忽然消失了!海水清澈得能够看见鱼群和海藻,我们却完全找不到你,你带着的那根绳子好像忽然变得无限长,一直一直往海底延伸!我不放心就下来看看。” 


楚子航微微皱眉。他不希望萨沙下来,尼伯龙根是属于龙族的秘密,不应该把普通人牵扯进来。但不得不说,他对于这个今晚刚认识的俄罗斯男人的义气还是有些感动的,不过杀胚的面瘫脸不太适合表达感动之情,所以看起来他好像有点不高兴。 


海水又是一阵翻腾,冲锋队员们接二连三地浮了起来,每个人身上都拴着绳子,最后连带着橡皮艇也浮了上来。楚子航暗自叹气,这下学院心理部那帮负责善后的家伙们又得从美国飞来给他们洗脑了。


橡皮艇风驰电掣地驶向阿瓦隆,楚子航仰望着这片奇异的天地,心潮起伏。海面基本没有风浪,只是海底隐约闪烁着青色的光带,仿佛巨大的裙摆。天空中密布着青色的云,仔细看去那些云有着海水般的纹路,云层间的缝隙缓慢地变化形状,恰如无风状态下的海面。这个尼伯龙根的结构方式跟他以前所见的尼伯龙根都不一样,它似乎真的被藏在了海水的镜像中。也许他头上的天空其实是数千万吨的北冰洋之水,而他下方的海才是悬挂极光的天空。


橡皮艇加速冲上了沙滩,停靠在简易狭小的石砌码头。冲锋队保持着战术队形前进,萨沙抓着一柄AK-74突击步/枪走在最前面,中间是他的一群小弟,楚子航走在最后,手里抓着刀袋。岛屿并不很大,他们很快就接近了岛中央,这里生长着参天的龙柏,深绿色的树荫高耸入云。前方隐约出现了白色的祭坛状建筑,石梁上挂着长长的、半透明的东西,好像古代君主或者贵妇出行时挂来遮挡容颜的纱幔。


 “看这纱幔,没准有漂亮女人呢!”一名冲锋队员用戴着战术手套的手轻轻碰了碰纱幔,疑惑道,“奇怪?有些黏。”


楚子航忽然想起了什么,神色骤变:“注意周围!那些东西是……蛇蜕!” 


就在这个时候,巨石阵周围的巨型龙柏上传来了“沙沙”的声音,隐匿在树荫中的巨大黑影们苏醒了,它们盘绕着龙柏向下游动,墨绿色的身躯在草丛中碾过,沿着山壁的台阶向上攀援。三四十米长的蛇躯撞击着山壁,四下都回荡轰隆隆的巨响,所有的龙柏树都在震颤中摇晃,墨绿色的叶子仿佛暴雪从天而降。


冲锋队员们看着这一幕呆若木鸡,不知自己是否还身在人间。


 “我的天……世界上真有那么大的蛇?”萨沙喃喃地说。


 “蛇跟其他动物不同,爬行类的细胞分裂永不停止,所以它们要不断地蜕皮,因为持续长大的躯体总会撑破原来的外衣。”楚子航低声道,“原则上说它们可以无限长大,前提是有足够长的寿命。而在这个岛上,时间是不流动的,任何东西都不会死去……” 


萨沙频频点头,他越来越喜欢这个从什么“卡塞尔学院”来的中国人了。楚子航好像什么都懂,有这种人帮忙,真是冲锋队的运气。 


冲锋队员们踩着巨蛇们留下的痕迹爬上了石壁,最前面的队员抵达了第一个洞穴,他用战术手电照向洞穴的深处,忽然惊叫起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具用黄金铸造的棺材,通体雕刻藤蔓般的花纹,庄严而又奢华,令人毫不怀疑那里面安放着一具古代君王的遗骨。就在大家争先恐后地拔出战术匕/首,想爬进去撬开那具棺材的时候,楚子航的刀袋横在了他们面前,把洞口封住了。


 “别碰那东西,相信我没错。”楚子航低声说。


冲锋队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是楚子航带他们找到了这个岛屿,并且在巨蛇群出现的时候做了最冷静的判断,他们心里都愿意相信这个陌生的中国人,可是他们是珍宝猎人啊,难道为了相信这个中国人就放弃唾手可得的宝藏?最后他们都看向了萨沙,等着领头人给出决断。 


萨沙贪婪地盯着那具棺材,最终还是咬了咬牙,驱散了手下:“按楚先生说的做!别碰那东西!”


这个决断并不只是因为他相信楚子航,他觉察了这具金棺的异样之处,它价值连城、工艺极致精美,却用两个手臂粗细的铁箍箍住了棺材的头尾。每个铁箍上都连着四根粗大的铁链,铁链末端的铁钎深深地插入岩石里。似乎是有人害怕里面的遗骨复活,所以用铁箍把整具棺材锁死了。那是一个极致尊荣的棺材,却也是牢不可破的囚笼。


冲锋队跟着楚子航去往山壁的更高层。他们发现每个洞穴里都有一具棺材,有的用整块的花岗岩雕刻,有的用黑铁制成,还有的是用金银之类的贵金属,没有一具不是价值连城的宝物,每具棺材都用铁箍箍好,再用铁链锁死在岩洞里。最初见到黄金的兴奋劲很快就过去了,冲锋队员们开始意识到这个神秘的岛屿中弥漫着某种可怕的气息,就像传说中的那样,这座岛同时具备生与死两种特质,参天的龙柏树、反复蜕皮的巨蛇,是它“生”的一面;而满山的棺材,棺材中那些不可考证的遗骨,则是它“死”的一面。 


生与死,两种截然相反的概念,在这座诡异的小岛上达成了平衡。


 “这些都是……国王的棺材吧?”萨沙低声问。 


楚子航点点头:“有可能。”


他并不擅长考古,仅能勉强认出其中有两具棺材是古埃及“底比斯第二帝国”时代的制品,第一具黄金棺材则很可能是苏美尔时期的东西,至于那些黑铁棺材,应该是赫悌文明的制品。这个时候,如果明非在就好了。龙族历史系的秀才,两位考古学专家的儿子,虽然他的爱好不是考古而是爆破,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怎么也比他这个理科男带着一群糙汉猜哑谜要强。


就像萨沙说的那样,这些可能都是国王级别人物的棺材,它们本应位于世界各地的宏大王陵中,却被不知道什么人运到了这个尼伯龙根来。这是个帝王遗骨的博物馆,却从不对任何人开放,除非你知道它的经纬度、对现实世界开门的时间和进入的方法。希特勒手下那帮研究神秘学的家伙不知道从什么古代文献中分析出了它的经纬度和开门时间,可文森特多年以来都未能找到门径,是因为在这个尼伯龙根开门的时候,海面上总是被浮冰占据,很难见到它的倒影。今夜那座巨型冰山恰好撞碎了冰面,换作别人的话,即便发现了这座岛的倒影,却未必能有楚子航那样的勇气跃入冰海中,而楚子航知道水是连通尼伯龙根和现实世界的最佳媒介……


太巧合了,一切都太巧合了。巧合中隐藏着某种危险,楚子航隐约意识到了,却想不明白那危险是什么。 


 “不知道自古以来有过多少人曾经到达这个神秘的地方。”登上山壁的最高处时,萨沙发出一声感叹。 


楚子航微微一愣,“文森特跟你说过么,每年的12月25日才能在这个经纬度找到这座岛?”


萨沙点点头,“船长是这么说的,这座岛正在每年的12月25日开门,错过这一天,就只有等明年了。” 


 ‘开门’么?楚子航思索了片刻,狠狠打了个寒战。从登岛以来就有些事情困扰着他,他一直没想清楚那是什么,直到萨沙随口说出了那句话。但也许……已经晚了。 


 “我们得离开这里,越快越好!”楚子航面色凝重,“有人就要来了,这座岛不是为我们而开的!”


 “那是为谁而开的?”萨沙蒙了。


 “为谁?我现在也不清楚。”楚子航摇摇头,直视他的眼睛,“但我知道那东西根本不是人,那不是我们任何人可以对付的。我们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快走!” 


这时天海交界处忽然亮了起来,仿佛有火焰燃起。那点微光扩张得极快,很快半个天空都变成了金色,青色的云块完全被光芒吞没。什么人,他到来的时候,世界都被他的光芒照亮?唯有神的降临! 


 “离开这里!”楚子航发出一声低吼。 


 “听楚先生的,全速撤退!”萨沙纵声咆哮。


 俄罗斯汉子们狂奔下山,大踏步地穿过林间小路,如同落一群荒而逃的猛兽。岛上不知何时开始刮风了,狂风从海面吹向岛屿,所有的龙柏树都在风中扭动,仿佛一群正从石化状态中苏醒的狂龙。巨蛇们紧紧蜷缩在那些存放棺材的石洞里,瑟瑟发抖。天空中的火光在海水中反复折射,大海上好像翻腾着烈焰。一切的一切都预示着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仿佛天崩地裂,整个世界都在惊惶。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94章终于解开封印了,没看过的亲可以补上那一章,JJ的审核真是乌龟速度啊,以后叫它乌龟JJ好啦ORZ。。。

昨天收到了好多来自真爱们的表白,看的我这个心潮澎湃,大家的心意我收到了~(@^_^@)~今天是元宵节,大家都吃汤圆了么?反正我是吃不到了TAT

下一次更新在周五,各位不见不散。


评论
热度 ( 17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