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99

一架精美绝伦的电梯载着萨沙和楚子航抵达了11层船舱。性感的白俄罗斯女孩们沿着走廊排成两列,在萨沙和楚子航走出电梯的同时欢呼着“Merry Chrismas”。其中最漂亮的两个立刻迎了上来,一左一右地挽住楚子航的胳膊,顺手把他肩上的装有长刀的袋子拿走了。楚子航没有抵抗反而略微出神,看见那些女孩的穿戴他才意识到今晚是圣诞夜。


女孩们簇拥着楚于航穿过走廊,正前方的华丽雕花大门已经敞开,白色和海蓝色相间的客厅里摆着张宽大的赔桌,旁边书架上堆满了赌具。身穿白色船长服的老人佝偻着背坐在一张赌桌后,脊椎弯曲得几乎趴在了赌桌上。他全身皮肤松弛,眼皮耷拉下来几乎要把整个眼睛盖住,浑浊的眼珠透过细细的眼缝死死地盯着楚子航,像是饿极了的人见到了鲜美肥腻的西班牙火腿,又像老色鬼看到了漂亮姑娘。


 “你们果然是真实存在的!”老船长对着楚子航尖叫起来。


楚于航摘下那枚“半朽世界树”的盾徽放在了赌桌上,“看来我猜对了,你是知道我们的。”


 “卡塞尔学院执行部,对么?你是从卡塞尔学院执行部来的!”老船长伸出瘦骨嶙峋的手,似乎是想试试楚子航的手感。那双乌爪般扭曲的手上戴着三枚宝石戒指,分明是猫眼、祖母绿和名贵至极的鸽血红宝石。


 “是的,我是执行部临时专员,楚子航。”楚子航躲开那只枯槁的爪子,在赌桌前坐下,“如果我们的情报没错的话,你的真名是文森特·冯·路德维希,德裔阿根廷人,虽然你的名字从未在福布斯富豪榜上出现,但你实际上是阿根廷最富的几个人之一。本世纪初,是你向俄罗斯当局租用了YAMAL号,从此你一直都生活在这艘船的11层,除了少数赌客,没有人见过你,而你的财富就像基督山伯爵。”


 “不愧是卡塞尔学院,完全正确。”老船长文森特咧着嘴笑,“我读过《卡塞尔学院英雄列传》,我知道你是新生代混血种中最强的四天王之一!你是‘永燃的瞳术师’楚子航!”


 “永燃的瞳术师?”楚于航有些诧异,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有这样的称号。


 “对!你只要摘下隐形眼镜,露出的就是永不熄灭的黄金瞳!你和‘跋扈的贵公子’恺撒、‘炎之龙斩者’芬格尔、‘神眷之樱花’路明非齐名!”文森特大声说着,自以为对卡塞尔学院了如指掌的样子。


楚子航大脑当机了几秒钟,有种自己的故事被写成同人本卖遍全世界的感觉。他把带来的皮箱放在了赌桌上,“我知道你这里的规矩,让我们从赌博开始好了。”


 “哎呀呀,这个钱箱可是真不小啊!”文森特怪笑着,“能装200万美元吧?卡塞尔学院真像传说的那样是世界上最有钱的学院啊。不过我这张赌桌下注的下限是十万美元,你的200万美元可玩不了多久哦。”


然而楚子航从皮箱里拿出的并不是钞票,而是一叠叠的银行本票。他把那些本票整理了一遍,每十张一叠,一共十叠沿着赌桌的边缘摆开,“这是每张100万美元的本票,一共100张,总计一亿美元。”


 “100万一局么?”文森特的脸色微变。


 “不,十张一局。”楚子航淡淡地说。


 “1000万一局?”文森特的脸异常红润起来,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愤怒,“卡塞尔学院对自己的财力这么有信心?”


 “不,不是学院的意思,是我想赌的快一点。学院的意思是每局100万美元,所以才按照100万一局开的本票,还提醒我小心使用。”楚子航淡淡地说。


 “你想赌的快一点?想不到‘永燃的瞳术师’是这么有赌性的人!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文森特咳嗽着大笑。


 “也不是,如果快点结束的话,我今天晚上睡觉前还能发个邮件。”楚子航从箱底拿出一本英文版的《常见赌博规则》,“听说船长最擅长的赌法是21点,那我们就玩21点。”


 “你不是要临场学习赌博规则吧?”文森特大惊,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


楚子航点点头:“我是接到任务后才开始学习21点的,怕有什么疏漏。”


文森特怒极反笑:“你们调查过我,也知道21点是我的长项,就算世界冠军对上我也未必能赢,你现在学习规则是不是太晚了?”


 “规则看起来也不是很复杂,我已经记下来了,打扑克嘛。”楚子航说着把第一个1000万向前推出,“可以开始了。”


茫茫的北冰洋万籁俱寂,灯火通明的船无声地航行,仿佛空中楼阁,偶尔爆发出尖叫和欢呼,惊动了在浮冰上小憩的北极熊。偶尔有巨大的白鲸浮出水面,向着漆黑的夜空喷出暗蓝色的水雾。


11层的赌厅里,主宾双方品着红酒,享受着白俄罗斯少女们的按摩服务,平静地继续着赌局。文森特嘴角挂着优雅的笑意,实际上肺都快气炸了。他把自己专用的赌厅装饰得如此奢华,又找来这些衣着暴露的少女,就是要扰乱对手的意志,令对方失去冷静。这一招在用在以往的赌客身上屡屡生效,可楚子航面对那些莺莺燕燕却没有任何反应,自始自终他只有两个动作,把一叠本票推出去,被发了新牌点点头。


原来卡塞尔学院的英雄们都是这样坐怀不乱的啊!听说“永燃的瞳术师”还是四天王里最低调的一个,真不知道换了“炎之龙斩者“或是“跋扈贵公子”来,自己又该被如何鄙视。望着楚子航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文森特的敬佩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事实上正相反。若是换了“跋扈贵公子”来,绝对会毫不吝啬地展现出他身为贵公子的风度,淋漓尽致地表达自己对这些性感尤物的尊重;至于“炎之龙斩者”,早在走出电梯的那一刻起就开始原形毕露跟女孩们搭讪了,等到了这间赌厅,说不定会激动地狂喷鼻血,美得连北找不着。只有这位“永燃的瞳术师”面对他的美人计才能表现得这么镇定自若,因为那些女人在他眼里跟周围的摆设完全没有区别,他压根儿就不懂如何去欣赏……


当楚子航第五次说出“补牌”时,文森特如遭五雷轰顶,脑海一片空白。最后一刻,楚子航以至弱胜强的特殊规则逆转了全局!


 “我知道你能记住八副牌,”楚子航把五张牌全部翻开,慢慢地靠在椅背上,“我能记住十副,必要的情况下能记住十二副,所以学院才派我来。”


文森特的脸先是惨白无人色,然后又涨得血红。他剧烈地咳嗽起来,眼红如血,伸手指向楚子航:“你们……”


不用他把话说完,女孩们纷纷从圣诞短裙下抽出PSS微声手/枪,手撑赌桌一跃而过。那些女孩都是在间谍学院受过训练的,她们从四面八方围住了楚子航,十几支枪从不同的方向指着他的头,齐齐看向文森特等待他的命令。而文森特仍旧指着楚子航,颤颤巍巍,目疵欲裂。


正当女孩们犹豫不决的时候,枪上传来惊人的灼热感,她们惊讶地看向手中的PSS,法线扭曲的红黑色条纹正从枪口向枪柄处蔓延,仿佛黑红色的藤树围绕着枪生长。她们还没来得及抛弃那些灼热的枪,就听见砰砰继声巨响,十几只枪机盖带着火焰向屋顶弹射而去,所有的PSS在同一时刻炸膛。火风撩起女孩们的淡金色长发,女孩们捂着烫伤的手跌落在地,而楚子航依然静静地端坐在她们中间,连根手指都没有动过。


文森特终于喘过气来,扑通一声跪在楚子航面前,紧紧地抱住他的大腿:“天命之子啊!我可找到你了!要是元首他老人家还在人间,要是元首能亲眼看看你,该是多么的高兴!”


接着文森特开始嚎啕大哭,过了好一会儿女孩们才把他扶回椅子重新坐下。楚子航拎了把椅子坐在他对面,面无表情的发问:“现在我们可以正常地对话了么?”


 “在那之前我还有个问题。”文森特抹着眼泪,“你是卡塞尔学院里最强的么?你跟跋扈贵公子比起来谁更强一点?炎之龙斩者要是对你用瞑杀炎魔刀,你接得下来么?”


 “我从没见过什么瞑杀炎魔刀,至于跋扈贵公子,他倒是经常跟我切磋,不过通常状况下我们难分胜负。”楚子航顿了顿,“最强我说不上,我们学院最厉害的学生,他的破坏力相当于5000万吨级别的爆炸当量,其他人完全不能与之相比。”


 “你说的是神眷之樱花吧,我知道他!薄如樱花般绚丽的美少年,实则是卡塞尔学院的人形核武器,美国总统不给你们发教育执照的时候,你们校长就会用神眷之樱花来威胁他。”文森特神采奕奕地说。


楚子航很无语,总感觉如果让路明非听到这番话,说不定会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在这个老疯子的描述下,学院已经遗憾地跟基地组织划等号了,而他们伟大的校长就是拉登本人。


楚子航整理思绪,恢复到他对外物漠不关心的固有状态,“学院派我来,是想要问你几个问题。”


文森特停止了抽泣,抬眼看着楚子航,目光透着一股子狡黠。


 “如果你坦白回答我的问题,学院就会放弃收取从你那里赢来的钱。今晚你输了差不多两亿美元,你根本付不起这笔钱。”楚子航说,“自从你十几年踏上这条船,你的资产就在走下坡路了,这条船每年要花费几亿美元,全靠你用赌客手里赢来的钱维持它的运转。实际上,你已经破产了。”


文森特怔住了,片刻之后他沮丧地叹了口气:“你们……果然什么都知道!”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要么支付这笔两亿美元的赌资,要么告诉我们这些年你在找什么?”楚子航直视他的眼睛。


 “你的学院,也对那东西有兴趣对吗?”文森特眯起了眼睛,好似一只给鸡拜年的老黄鼠狼。


 “我是来问问题的,不是来回答问题的。”楚子航说。


 “既然卡塞尔学院亲自找到这里,我当然愿意共享这个秘密!要想找到那个东西,我还想得到你们的帮助呐!”文森特恢复了几分活力,冲萨沙使了个颜色,萨沙立刻带着女孩们退出了小厅。


两扇海蓝色的大门在楚子航身后合拢,随后这个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船长进了更衣间,再出来时竟然换了一身纳粹军装。


 “党卫军文森特·冯·安德烈斯中尉,向你致以最高的敬意,永燃的瞳术师!”文森特大声说着,走到厅内那副遮起来的画前,“尊敬的瞳术师,请让我向你公布帝国最后的秘密!”


 “楚子航,叫我楚子航就好。”楚子航实在忍不下去了。


 “好的,楚先生!在如今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和我知道这个秘密的全貌!”文森特深吸一口气,费力地扯落画布。


青色的天空和大海呈现在楚子航眼前。神秘的光从天而降,照亮了海中那座孤零零的石岛,岛中央长满了参天大树,大树将一具具棺材环绕其中,如同半圆形的古罗马斗兽场。一只小舟由远及近,船头站着一个裹着白衣的人形,他背对着画面,留下一个如同死神一般的背影。


 “这幅画的名字叫《死亡之岛》,它是元首最珍贵的收藏。只有真正的艺术家才能看到这幅画里隐藏的秘密!比如元首!再比如它的创造者,伟大的谢尔盖·瓦西里耶维奇·拉赫玛尼诺夫!”文森特兴奋地说,“您是来自卡塞尔学院的高材生,想必一瞬间就能够感受到画中那强大的灵魂吧!”


楚子航保持着沉默,文森特显然是误会了什么。楚子航在学院里是绝对的理科男,他对油画的理解能力跟恺撒对漫画的理解能力差不多,他从那幅画中没有感触到什么伟大的灵魂,只是觉得画家在绘制那幅作品的时候处在某种极度神经质的状态,近乎疯狂。


 “元首说,那是一座真实存在的岛!它就在北极圈内!”文森特忽然身体前倾,神情极度诡秘,“那座岛在神话中的名字……叫阿瓦隆!”


 “所以说这么多年你其实在找一座岛屿……你为什么要去那里?”楚子航问。


文森特的眼中忽然泛起了泪花,他起身走到那幅画旁的祭坛前,捧起一个黑色的匣子返回楚子航面前,缓缓地打开:“为了……复活元首!”


黑色的天鹅绒上摆放着一个白色的骷髅,骷髅的头顶上用白银烫着纳粹的卐字徽章,旁边还有一行小字“Adolf Hitler,20/04/1889-30/04/1945”。


 “希特勒的……头盖骨?”楚子航终于明白文森特的目的了。


 “元首曾经跟我说,阿瓦隆岛只在每年12月25日对外界开放。所以我租了这艘YAMAL号,每年都在这片海域巡弋,却始终都没找到那座岛屿。”文森特说着说着精神焕发,“但现在就不一样了!有了你们的加入,我相信我一定能在有生之年找到阿瓦隆!你们是古神的血脉!你们呼风唤雨!您刚才那招叫什么来着?意念爆破?真是太帅了!帅到我心碎!有你们加入复活元首的阵营,元首一定很开心!”


楚子航顿感无语,卡塞尔学院怎么可能对复活希特勒这种二逼事情感兴趣?执行部之所以派他来执行此次任务,因为那起令学院遭受重创的“格陵兰事件”就发生在这片海域。这艘YAMAL号在格陵兰海附近巡航了十几年,很明显是在寻找什么东西。诺玛认为它寻找的东西可能和冰海巨龙有关,没想到其实是个发神经的纳粹余孽想要复活他的元首。


 “我想你真正需要的,是个心理医生。”楚子航不想再跟这个老疯子浪费时间了。他站起身,将那些本票收回皮箱里,拿出手机给那幅《死亡之岛》拍了张照片,打算回去放进报告书里呈交给学院。


 “请等等!神秘的瞳术师!请千万听我说完!如果你们能帮我复活元首,元首会慷慨地报答你们!元首当年还有很多宝藏藏在世界各地,只有他知道那些宝藏的开启方法……元首还会建立起新的帝国!到时候你们都是帝国元老院的成员!”文森特见楚子航要走,一下子慌了,不顾一切地扑上来挽留。


楚子航半转身,手掌在身后轻盈地切过,一道朦胧的火影隔开了他和文森特。他现在对“君焰”控制力越来越高了,不但能够加热枪膛里的子弹令其爆炸,甚至可以在指定的空间里制造高温火墙。


 “这个世界再也不会属于你的元首,就算他真的复活,在这个全新的时代他也是个废人……他连电脑都不会用。”走到门边的时候楚子航最后一次回头,目光落在文森特的手指上,“那颗红宝石,多少钱?”


泪流满面的文森特跪倒在火墙后,手捧元首的头盖骨,神情呆滞地望着楚子航,似乎没听明白他的话。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跟你买下那枚戒指。”楚子航有史以来第一次露出了微笑,“它映照着火光的样子,很像我婚约者的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接到通知,凡是含有“脖子以下亲密描写”的文章,一旦被相关部门查处将由作者承担罚款。我的94章还没通过审核,我不记得自己写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不过这很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在JJ写文了,太累心。

《镇魂歌》第四部剧情可概括为一句话:虐——甜——虐——HE。如果这样还是打消不了某些读者心中的疑虑,觉得一章章追我的文是风险投资,你们也可以选择等文章完结之后,先看看反响如何,再决定是读还是不读。最近压力比较大,为了避免一不小心伤害到祖国花朵们的幼小心灵,我不会再回复评论。大家畅所欲言即可,我选择闭上眼睛。


评论
热度 ( 26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