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96

 东京大学后街,一辆黑色玛莎蒂拉从远处驶来。昂热推开车门,直奔停靠在路边的拉面屋台车。


 “喂喂,你怎么又来了?我们不是说好从此以后不再见面了么?”上杉越一脸的不耐烦,“别把我这里当成食堂啊,你这浑蛋!”


 “委实说你这种拉面档可进不了我的食堂列表,我的食堂主要集中在巴黎,日本的餐馆里大概只有神乐坂的‘石川’和六本木的‘龙吟’才够格。”昂热在屋台车边坐下,把沉重的手提箱放在一旁,“三碗酱油拉面。”


上杉越没好气地把面扔进锅里:“三碗?今天食欲这么好,不怕撑死么你?”


 “撑不死,有人一起吃。”昂热拍了拍巴掌,玛莎拉蒂的车门再次被人推开,两个人先后走下车来。


源稚生穿着执行局的黑风衣,手中提着宝刀蜘蛛切,坚毅挺拔得好似铁打的武士;源稚女一身素色和服,柔顺的长发垂落两肩,素净娟好得如同古代的仕女。两人齐齐望着屋台车里的拉面老师傅,哥哥紧抿嘴唇,弟弟两眼含泪。


 昂热自顾自地斟满清酒,率先打破了宁静:“老板,看在我给你这个可怜无助的孤寡老人送儿子的份儿上,今天的拉面就免费吧。”


 “父亲大人。”源稚生和源稚女齐齐向上杉越深鞠躬,两人同时行着后辈对长辈的隆重大礼,沉默不起。 


上杉越身子微微抖动,捞面条的筷子从手中滑落。他认认真真地打量着源稚生和源稚女,苍老的脸上渐渐浮现出慈祥的皱纹,眼睛越发蒙胧起来。


 “老东西你先忍着别哭,赶紧把我的拉面端上来。”昂热说着熟门熟路地打开瓦罐,从里面掏出黄萝卜,“再给我切两个卤蛋,你儿子可比卤蛋贵多了。”


 “废话!”上杉越终于从父子相认的感慨中回过神来,搂过源稚生和源稚女的肩膀,“来来来,儿子们快进来!你看你们穿得这么正式来见我,搞得跟结婚似的,老爹我都自惭形秽啦。”


 “就你还自惭形秽?扯淡呢!”昂热不屑地吃着小菜,抬头看了看源稚生和源稚女,“别说你们这样看着确实挺般配的,为了不让那该死的皇血流传下去,你们兄弟俩还是内部消化的好。”


 “混蛋你怎么说话呢?”上杉越把切好的卤蛋狠狠放在桌上,随即像只霜打的茄子,对着两个儿子长吁短叹,“都是我不好,本以为到我这里超级混血种就算玩完了,没想到现在基因工程那么发达,又让这被诅咒的血统传承到你们身上……”


 “不,这不能怪父亲,是您给了我和哥哥宝贵的生命。”源稚女连忙说,脸色有些泛红,“您放心,皇血永远都不可能再传递下去了。我和哥哥已经决定一生相依为命,就像我们小时候那样。”


上杉越愣住了,惊讶地看向源稚生。


源稚生点了点头,语气郑重:“这些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我错过,怨恨过,也逃避过,直到最后才发现自己的本心,这个世界上再没什么比稚女的幸福更重要了……幸运的是,我并没有含恨而终,有人给了我重新来过的机会,所以这一次我要好好把握,遵从自己真正的意愿活一回。还请父亲大人成全!”


 “哥哥……”源稚女哽咽了,泪水夺眶而出。


 “乖儿子你别哭啊!”上杉越掏出大白手帕给源稚女擦脸,拍了拍源稚生的肩膀,“什么成不成全的,你们想怎么活就怎么活,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得,咱今天不吃酱油拉面了,老爹给你们做我压箱底的绝活儿,鲍鱼海胆拉面!”


 “老东西你就知足吧,你的儿子们够听话了,最起码厮守之前还跟你请示一下。哪像我那两个不肖学生,要不是我赶得及时,早就私奔到天涯海角去了。”昂热抿着清酒,叹了口气,“唉,给我也换成鲍鱼海胆拉面吧,就算是跟你的儿子们借光了。另外再来份芝麻海苔,记你账上。”


 “昂热你这个混蛋!”上杉越愤然。


 “你再骂我混蛋,我就不告诉你你还有一个女儿了……”昂热把玩着折刀,心不在焉地说道。


 “你说什么?我还有女儿?”上杉越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父亲大人,我们确实还有个妹妹,她继承了您的姓氏,叫上杉绘梨衣。”源稚生恭敬地说着,将一张照片双手递给上杉越。


上杉越顿时两眼放光。他抚摸着照片上那个穿着洛丽塔装的漂亮女孩,赞不绝口,一副幸福得将要抽过去的表情:“不愧是我女儿!看看这天鹅般的脖颈、曲线玲珑的腰肢、精致绝伦的小腿还有细腻温软的皮肤,真是十足的美人胚子啊!昂热你说是不是?”


 “是啊,也不知道你这老东西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老天爷又给你送儿又给你送女,还不用你掏一分钱抚养费。”昂热揶揄,端着清酒跟源氏兄弟碰杯。


 “这件荷叶边的黑色洋装很适合她,有法国贵妇的风格,符合我的品味。”上杉越眉飞色舞地评价。


 “不过很遗憾,她今天不能来看您了。”源稚女挑了挑眉毛,完全不理会哥哥使的眼色,“绘梨衣最近迷上了一位当红偶像,现在正在参加他的告别演出。”


上杉越顿时如遭五雷轰顶,过了好一会儿才有气无力地问:“那个混小子……我是说我女儿迷上的那个偶像,他有多帅?难道比我年轻时候还帅?”


 “这不太好说。”源稚女有些为难,摸着下巴端详着上杉越,“Sakura大人现在是国民校草,与大众男神橘右京并称为本年度‘女孩们最想嫁的人’。您跟他好像不是一个类型的。”


 “你说那个偶像叫Sakura?堂堂男子汉取了个小女孩的名字,他爹妈是萝莉控么?”上杉越鄙夷地哼哼,把一整只鲍鱼扔进石磨里。


 “Sakura是他的花名,父亲大人。”源稚生一丝不苟地纠正着,向大家讲述上杉家主追星的契机,“一个月前绘梨衣在家看电视,不知怎么的看到了三千院Sakura代言的绿茶广告,激动地告诉我们那个男孩眼睛里有星星,跟她梦中的人一模一样。”


 “然后她就网购了一百箱‘お~いお茶’,每天必喝一瓶。”源稚女不屑地说,“还因此追去了Sakura大人落脚的高天原,加入‘樱花樱花想见你’后援会大军,成了女性减压俱乐部的常客。”


 “上杉家主的身体好些了?”昂热悠闲地夹起小菜,随意问道。


 “自从神陨之后,不但稚女的精神状态变稳定了,绘梨衣的健康状况也得到了显著的改善,她已经不会再被龙血侵蚀身体了。”源稚生向昂热举杯,“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我们的救命恩人,如果他毕业后成为执行部的专员,还请校长将他派来日本分部就职,也好让我们有个报答的机会。”


 “这恐怕有点困难。”见源稚生脸色微变,昂热连忙摆手,“稚生你误会了。不是我不愿意人才外流,而是那孩子立志于成为一名科学工作者,铁了心要投身装备部,根本就没有进执行部的打算啊!”


 “那还真是遗憾呢。”源稚生叹了口气,突然想起了什么,“校长,其实我们的岩流研究所也需要人才……”


 “快看快看!Sakura大人登台了!”源稚女突然叫了起来,“父亲,您看他的眼神像不像狮子?像不像藏了星辰大海?”


 “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眼睛里藏着星辰大海?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也才遇见一个!”上杉越顺着源稚女的手指望过去,立刻发出一声惊叹,“上帝!这不就是上次来我这儿吃拉面的小伙子么?昂热,你们学院的校风真开放,学生都可以下海当牛郎,佩服佩服!”


 昂热疑惑地抬起头,就见汤锅上方的小电视里,随着钢琴和萨克斯的合奏,卡塞尔学院S级国宝正唱着玉置浩二的《friend》向台下挥手致意。


乐声和曲声在夜空中划出休止符,大厅里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忘记了喝彩。恺撒从钢琴边起身,楚子航放下萨克斯,他们走到路明非的左右,三个人彼此握手,向台下谢幕。


客人们这才反应过来演出已经结束了,哭声和掌声顿时如暴风雨般席卷了舞台,今晚这里的秩序由蛇岐八家负责维持,但执行局的精锐们已经阻挡不住这些女人的热情了。她们试图涌上舞台拥抱那些即将离去的年轻人,无奈舞台太高难以如愿,于是她们就改向台上投掷玫瑰花。成千上万浸满女人们泪水的玫瑰花瓣飘散在聚光灯下,纷纷扬扬好似下起了花香四溢的大雪。


 “Sakura!Sakura!Sakura!”


 “右京!右京!右京!”


 “Basara King!Basara King!Basara King!”


满场都是这三个名字,再就是“我爱你”和“不要离开我”。恺撒、路明非、楚子航向台下不断挥手,再三地谢幕,然而在各种因素的催动下,客人们的情绪达到了顶点,怎么也无法平复。 


 “路明非,你的死忠粉来了。”恺撒朝远处的VIP包厢抬了抬下巴,路明非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一头暗红色长发的女孩安静地站在那里。她穿着白色塔夫绸连衣裙和水晶串珠的罗马鞋,头戴一顶圆边小礼帽,不加修饰的直发像瀑布那样披散下来,好似从19世纪肖像画里走出的小公主。


路明非做出“绘梨衣”的口型,微笑着向她招手。上杉绘梨衣迷蒙的瞳孔立刻变得清澈动人,她轻轻挥舞着荧光棒,气色红润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一名侍者走进绘梨衣的包厢,将绘有樱花图案的请柬递给上杉家主身后的女忍者,彬彬有礼地说道:“Sakura大人想请上杉小姐去后台一叙。”


绘梨衣扭头看着矢吹樱,目光充满期待。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矢吹樱望着那双小鹿一样的眼睛,暗中叹气。自从认识了路明非之后,绘梨衣小姐收到了各种少女时装作礼物,渐渐学会打扮自己,变得越来越像个普通女孩了。在卡塞尔学院S级国宝的带领下,上杉家主一个月就翘家12次,从天空树到浅草寺,从明治神宫到迪斯尼乐园,玩遍了全东京所有的景点。虽然不知道这次那三个神经病又想出了什么新点子逗上杉家主开心,但樱可以确定路明非他们绝对没有恶意,只好无奈地点点头,看着绘梨衣边高高兴兴地跟着侍者离开了包厢。 


绘梨衣小心翼翼地推开化妆室的门,随着“砰砰”两声炮响,无数彩带和金箔纸屑从天而降。她吃了一惊,刚想后退,一只巨大的轻松熊从地上弹起,跟她撞了个满怀。


 “小怪兽,儿童节快乐!”路明非从轻松熊后探出身子,把熊玩偶塞进绘梨衣手中,“虽然很想给你过女儿节,但是三月三我们还没认识呢,只好委屈你过男孩节了。”


 “绘梨衣小姐,你今天这身衣服很漂亮,看起来路明非给女孩选衣服的眼光还不错。”恺撒说着捧上一束风信子,“节日快乐,美丽的姑娘。”


 “这是上个月你和我们游览东京时拍的照片,我把它洗出来做成了相册,希望你喜欢。”楚子航递过一本精致的影集。


 “谢谢,大家。”绘梨衣在小本子上写道。


 “不要客气,我们都是绘梨衣的朋友嘛。”路明非笑着摆摆手,“手机的使用方法不是都交给你了么?以后有什么事就用Line联系我。”


 “Sakura要走了么?”绘梨衣看见路明非他们已经换好了便服,依依不舍。


路明非点点头:“学院预定今夜凌晨撤离,我们东西都收拾好了。”


绘梨衣听了低下头,有些失落。


 “不过时间还够,我们可以先吃个夜宵再走。”路明非眨眨眼睛,“我知道有一家好吃的拉面店,绘梨衣要不要一起来?”


 “带黑道公主去吃拉面,你能有点品味不?”恺撒扶额。


 “拉面怎么就没品啦,难道非得去米其林西餐厅才有品味?”路明非不满地反驳,看向绘梨衣,“小怪兽,你不喜欢吃拉面么?”


绘梨衣连连摇头,在小本子上写了一连串的“喜欢”。


 “路明非你这样犯规啊!你说什么她都不会反驳你吧?”恺撒拗不过路明非,这里面除了他剩下两个都是路明非亲卫队,少数服从多数,他无奈地地掏出车钥匙,“行行行,拉面就拉面,我去开车,那家店在哪儿?”


 “东大后门,越师傅拉面屋。”


楚子航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我去通知一下樱小姐,免得她担心。”


 “还是师兄考虑得周全,我们在地下停车场等你。”路明非朝楚子航挥手,拉起绘梨衣向外走去,“小怪兽我跟你说,越师傅家的天妇罗特别棒,有炸虾、南瓜、茄子……好多好多,你喜欢吃什么?今天我请客。”


 “Sakura喜欢的,我都喜欢。”绘梨衣在小本子上写着,“Sakura最好了。”


2011年5月5日,恺撒小组在日本度过了轻松愉快的最后一天。时间能够停留在这一刻自然是好的,然而命运女神永远都不会停下她的脚步,新一轮的挑战即将到来。



作者有话要说:

谨以此文献给被江南大神虐惨的孩子们,愿你们喜欢的小怪兽永远幸福,Sakura最好了o(* ̄▽ ̄*)o

源稚女救路明非一命,路明非还他一个家O(∩_∩)O~

源稚生:父亲大人,请成全我和稚女吧!(鞠躬)

源稚女:哥哥……(泪目)

《尼伯龙根镇魂歌》第三卷到此结束,春节日更也到此结束,祝大家年年有鱼吃,天天乐百氏( ^_^ )/~~拜拜~~


评论 ( 2 )
热度 ( 37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