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剧情爱好者。

无文可转,去留随你。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95

场景一:全日本高中篮球赛,东京都大赛赛场。 


楚子航单手抓住篮球,在对方球员面前下蹲,深呼吸。他闪电般运球到中场,11号红色球衣因极速的奔跑而模糊起来。对方球员根本来不及防守,就见那个狂风一般的人影带球过人,标准的“8”字形运球路线,标准的三步上篮。篮球入筐,“砰”地落地,比赛结束的哨声吹响,计分器显示“58:50”,高天原附属中学获胜!


观众席上爆发出热烈的欢呼,拉拉队的女生们激动地抱在一起,“右京右京我爱你”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お~いお茶!”


从观众席上抛出一瓶伊藤园绿茶,楚子航伸手接住,抹了把汗,抬头向上望去。路明非穿着深蓝色校服,笑容如同春风化雨。他拄着拐杖朝下方大力挥手,眼中饱含热泪:“拜托了右京!带领我们的篮球部,全国制霸,直到世界的尽头!”


场景二:高天原附属中学,3年Z组。


教室的门敞开,春寒料峭的风夹着细雨灌进来,楚子航裹紧了身上的罩衫,双手抄在口袋里,走出教室。早已等候多时的女生从门后走出,双手捧上一封粉红色的情书:“右、右京前辈,祝贺您获得全国大赛优胜。这个,请收下。”


楚子航微微一愣,紧了紧缠在颈上的格子围巾,沉默不语。


 “右京前辈,外面还在下雨,不如我们……一起走吧。”女生细声细气地说,秀气的笑脸飞起两朵红云,低垂眼帘不敢直视他。


楚子航面无表情,不经意间看向女孩身后,瞳孔突然放大。路明非撑着伞站在窗外,四目相对,他黯然转身离去,留下一个孤单落寞的背影。


场景三:新宿区某公园。


夜幕降临,路明非心不在焉地荡着秋千,背后是巨大的樱花树。淅淅沥沥的春雨打湿了他的校服,柔软的褐色天然卷发贴了一脸,鹅黄的路灯在他身上投下朦胧的光晕。楚子航默默走近秋千架,拾起扔在地上的书包和雨伞。


 “呐,右京,我失恋了。”路明非看着楚子航,一双深邃的桃花眼波光潋滟,闪动的不知是星光还是泪光。


楚子航不说话,从钱包里掏出一枚硬币,投入旁边的自动贩卖机。他点下热饮的按钮,一瓶伊藤园绿茶应声落下。


 “お~いお茶。”楚子航将饮料抛给路明非,淡淡地说,“趁热喝。”


 “一厢情愿地喜欢,一厢情愿地迷恋,一厢情愿地失恋,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我的一厢情愿。”路明非盯着手中的绿茶,嘴角勾起一个自嘲的笑容,他拧开瓶盖喝下一口,露出回味的表情:“怀念的味道。”


 “也是初恋的感觉。”楚子航大步走到路明非面前,夺过绿茶自己也喝了一口,专注地望着他的眼睛,“さくら、あなた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Sakura,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路明非和楚子航雨中在深情对视,一束柔光从天顶笼罩下来,无数樱花花瓣被鼓风机吹向两人,同时四面八方响起RSP《樱花樱花想见你》的背景乐:


Sakura,Sakura,想见你,不要嘛,现在就想要见你。

没关系,不要再哭了,我是风,正包围在你的身边。

Sakura,Sakura,想见你,不要嘛,现在就想要见你。

谢谢,一直都最喜欢你,我是星星,会永远看着你守护着你。

和你认识真好,真的真的很好很好……


 “お~いお茶,怀念的味道,初恋的感觉。”路明非和楚子航对准镜头,共同举起那瓶绿茶,声情并茂地朗诵着广告词。实际上声情并茂的只有路明非,楚子航的语气和表情完全是在广大威胁人民群众,不买我的茶就杀了你。


 “OK,完美!”导演潇洒地击掌,身后是同样在鼓掌的灯光师、造型师、经纪人以及拍摄组全体工作人员。


 “有Sakura大人和右京先生的鼎力相助,我公司‘お~いお茶’的销量一定会大大提升!”株式会社伊藤园的社长笑容满面地搓着手,向路明非和楚子航连连鞠躬,“这次真是辛苦二位了,我已经在银座的‘数寄屋桥次郎’预定了晚餐,还望二位赏光。” 


 “多谢社长先生的盛情,可惜我们晚上还要赶场,恐怕无法赴宴了。”座头鲸见状挡在路明非和楚子航面前,他现在是两人的经纪人,又是混迹牛郎界几十年的老手,应付这种邀请自然不在话下,“社长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啊,高天原里还有几百名女士在等Sakura和右京,今晚实在是没有空闲,要不我们改天再聚……”


与此同时,富丽堂皇的欧式城堡布景中,一身黑色燕尾服的恺撒跟英伦贵妇打扮的天后级歌手相对而坐,中间是铺有纯白蕾丝花边桌巾的茶桌,上面摆放着鲜花、瓷器和银质茶具。老式唱片机播放着轻快悠扬的古典乐,白衣侍者推着装有各式精制茶点的小推车登场。


 “先生,今天的备选红茶有祁门、阿萨姆、斯里兰卡和大吉岭,请问您想要哪一种?”侍者恭敬地询问。


 “不,一个都不要。”恺撒骚包地摇了摇食指,不知从哪变出了一瓶“午後の紅茶”,他霸气十足地放在桌上,居高临下地说道,“下午茶,我只选它。”


侍者和贵妇愣在当场,恺撒微微一笑,把那瓶红茶倒入面前那只骨瓷茶杯里。随后大家就看见他端起杯子,那属于贵公子的灿烂笑容几乎晃瞎了摄像头,美好的男中音在室内回荡:“午後の紅茶,一杯红茶,一生优雅。”


广告拍摄结束,芬格尔从一堆工作人员中钻出来,左手递水右手递毛巾,大献殷勤:“主席喝水,主席擦汗,主席您辛苦了。麒麟集团有您出马,他们的饮料绝对能大卖啊!”


恺撒一边换衣服一边问:“楚子航他们怎么样了?那杀胚不会搞砸了吧?”


 “刚才店长给我打来电话,说会长和小师弟已经拍完了,一切顺利。”芬格尔笑得无比狗腿,“主席放心,就冲你这一身响当当的贵族范儿,到时候广告播出来,肯定是咱们的红茶卖得好。” 


 “那是当然。”恺撒自信满满,“我们学生会怎么可能输给狮心会?” 


自从神入侵东京以来,日本娱乐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恺撒的忠实粉丝、天后级别的女歌手青木千夏小姐在电视上谈及那次海啸侵袭,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在灾难袭来之时牛郎们和武装分子勇敢作战的场景。在青木千夏的带领下,名媛淑女们纷纷响应,其中有楚子航的粉丝、著名室内设计师中岛早苗小姐,路明非的粉丝、司法界金牌律师熊谷有希子小姐,还有芬格尔的干妈、政坛女强人森隆子夫人。东京都知事小钱形平次先生也慷慨激昂地赞扬了在灾难面前高天原的牛郎们是何等的坚强,连歌舞伎町的服务人员都勇敢地站出来保护民众,正是这样的精神让东京转危为安。


事实上这是经过诺玛诱导产生的扭曲记忆,海啸发生时在高天原里亲眼目睹过死侍的人都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做康复,在那几个星期里卡塞尔学院心理系和诺玛合作对她们进行了记忆诱导,加上药物的作用,抹掉了她们关于死侍的记忆,取而代之的是在东京将要沉入大海之际,恺撒、楚子航和路明非勇敢地跟持械黑帮搏斗的故事。这类善后工作卡塞尔学院做过几百例,富山雅史教员最拿手的科目就是洗脑,心理系驾轻就熟。


总之经过此番浩劫,恺撒小组作为偶像一炮打响,店长把他们的头像印在大幅小幅的海报上,各种高端大气,各种玉树临风。不仅如此,各大商家还争先恐后地邀请三人组代言他们的广告,其中竞争最激烈的就是两大饮料公司,伊藤园株式会社和麒麟集团。两家主打的“お~いお茶”的“午後の紅茶”一直都是市场上最受欢迎的健康饮料,为了一决高下,两大商家不惜重金,伊藤园请来了三千院Sakura和橘右京,麒麟集团找到了Basara King。


广告播出之后,日本全国掀起了时尚的‘饮茶潮流’。经过一番火热壮烈的交锋,路明非和楚子航代言的“お~いお茶”摘得了饮料市场的桂冠。路明非三井寿式的真情流露和楚子航流川枫式的酷帅造型俘获了无数少女的芳心,路明非那句经典的“呐,右京,我失恋了”甚至入选霓虹国2011年的流行语,被舆论力捧为与夏目漱石的“今晚月色真美”有异曲同工之妙。而楚子航的“Sakura,遇见你真是太好了”也被誉为时下表白佳话,无数男子高中生争先效仿。甚至连那首《樱花樱花想见你》都重新红了一把,不但成为网络音乐点击榜第一,还被广大少年少女设置成手机铃声,一时间地铁公交、放学路上随时都能听到那熟悉的旋律。


一个月后,高天原女性减压俱乐部在电视上发布公告,遗憾地通知大家之前从国外请来的新生代偶像Basara King、橘右京和三千院Sakura因为合约到期,即将返回美国,他们将在5月5日晚举行最后一场演出,从此退出牛郎界。


告别演出当天,门票提前售罄。高天原所有的座位都被撤掉以便容纳更多的客人,舞池里站满了青春少女和风情欧巴桑,从闪闪发亮的性感短裙到端庄大气的黑留袖,所有人都是盛装出席。据说还有更多的客人因为买不到票被阻挡在门外,为了确保安全,警视厅临时启动了交通管制措施,强制规定所有人必须步行进入歌舞伎町。时事评论员在电视上大惊小怪地说如今牛郎的退役演出简直跟影视红星的退役演出有得一比,是否这个半地下的行业正在步入正轨了呢?


于是在这个特殊的夜晚,客人们回想起不久前那场惊心动魄的灾难,情绪自然激动得无以复加。当主持人报幕说出Basara King、橘右京和三千院Sakura的名字时,客人们蓄积许久的情绪终于爆发出来,呜咽声潮水般回荡在大厅的每个角落,倒像是给三个人送葬来了。


 “快点快点!热场演出已经结束,客人们都在等我们!”恺撒三步并作两步跳上舞台,在钢琴边坐下,把雪茄在鞋底上捻灭。


 “老大你那么着急是要赶去投胎么?那些女人都在哭耶,听得我这个瘆的慌。话说我们是来开演唱会对吧,怎么搞得跟追悼会似的?”


路明非和楚子航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系着领结。这对楚子航倒不是什么难事,可路明非平时穿惯了休闲装,此时无论怎么系都像红领巾。原本以为跟系领带差不多,却不想这条小绸布那么难缠,直到登上舞台还没弄好。路明非被搞得耐心尽失,费了老大的劲儿却打成了死结,差点儿没把自己勒死。


 “明非,过来。”楚子航在舞台前站好,轻轻朝他招手。


路明非满脸不高兴地走过去,楚子航把他的领巾完全解开,修长灵活的手指穿梭在路明非的颈间,重新给他打出饱满的银蓝色蝴蝶结来:“这也难怪,你以前就不太会穿衣服,有一次还把校服裤子穿反了。”


 “哈?哪有的事?师兄你可别乱讲!”路明非瞪眼。


 “中考前两天吧,大概你当时有点紧张,忘了也好。”楚子航抚平他衣领上的褶皱,拿起萨克斯,“唱完这首歌我们的牛郎生涯就结束了,就当留个纪念,开心点儿。”


 “应该开心点儿的人是师兄你吧,你的表情就像人家欠了你几百万。”路明非撇撇嘴,楚子航试音的样子让他有些怀念,“以前仕兰中学每年开联欢晚会,楚师兄的大提琴独奏都是压轴戏。今天能跟大腕同台演出,小弟我真是三生有幸啊。”


 “可惜你以前不唱歌,不然我们就有机会合作了。”楚子航的牙齿松开笛头,看向路明非,“我记得你那时候热衷于魔术表演,高二那年还把一个女生变没了。”


 “是滴是滴,那个女生叫苏晓樯。我们班就她讲义气,自告奋勇来做我的搭档,其他同学都是兔子胆,弱爆了。其实大变活人一点都不危险的,也不知道那些人都在怕什么?”路明非耸耸肩,拿起话筒站在黑金色的幕布前。


大幕缓缓拉开,恺撒点下琴键,楚子航吹出漫漫的长音,掌声和哭声叠在一起,让三人不由得想起哭泣的尸守潮。无数的荧光棒在台下晃动,客人们纵情尖叫,举着写满了“Sakura大好き”、“Basara King forever”和“右京命”的横幅左右摇晃。


恺撒炫技般地弹出华丽的前奏,在楚子航的萨克斯介入的瞬间,乐声变得清冷寂寥。全场静穆,灯光从天而降,打在路明非的身上。


 “さよならだけ、言えないまま。”(只有再见,再无言)


路明非轻声唱出了《friend》的开场词,他的声线没有玉置浩二那般沧桑沙哑,却透出一种独特的深情与哀伤,如同在替观众们缅怀那场灾难中失去的朋友和家人。


今夜全东京最好的剧院音响被调到高天原来使用,低音炮送出的声音如万炮齐鸣,将路明非原本清越如天籁的音色衬托得好似虎啸龙吟,仿佛在向整个世界高声呐喊。恺撒那手传自世界顶尖大师的钢琴技法在这套音响系统的帮助下被美化到了极点,每一次击键都直击心房中央,楚子航的萨克斯吹得炉火纯青,将这首凄婉孤寂的曲子演绎得淋漓尽致。


音乐越攀越高,在这座大厅好像再也容纳不下这么澎湃的乐音时,顶部轰然打开,清凉的晚风伴随着月色星光之美驾临高天原。满场掌声雷动,客人们被演唱者的歌声感染,尖叫欢呼,泪如雨下。对面住宅区的人们纷纷推开了窗,整个歌舞伎町的人都被高天原传来的歌声吸引,三位当红牛郎的告别演出通过网络视频传到日本各地,少年干净清澈的嗓音回荡在夜凉如水的初夏,感动了每一位听众。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前半部分的灵感出自我站在自动贩卖机前,经常不知道该买红茶还是绿茶,于是就想谁的广告做的好就买谁吧。可是俩家的广告都不吸引人怎么办?那么我自己来造一个吧~\\(≧▽≦)/~

“お~いお茶!”可以翻译为“喂,给你茶!”,同时它又是一款饮料的名字,我自己觉得挺有趣的。

今天与明天是大战结束后的休整,然后第三部就完结了。米娜桑,尽情享受最后的日更吧O(∩_∩)O~


评论
热度 ( 34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