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剧情爱好者。

无文可转,去留随你。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94

从将近三万米的高空坠落还是比较漫长的,路明非百无聊赖地仰头望天。东方泛起迷蒙的鱼肚白,黎明的天际,一道黑影引起了路明非的注意。起初他还以为是飞机或者早起的鸟类,观察了一会儿之后才发现那不明物体是个人。那人穿着天蓝色紧身作战服,大红披风飞扬在晨风里,右手握拳笔直地伸向前方,双脚向后喷射着高温蒸汽,炯炯有神的金色瞳孔好似两盏强力探照灯,正朝着他的方向高速接近。


一瞬间路明非分不清那个笔直地飞过来的家伙究竟是铁臂阿童木还是超人,直到他看到了一张熟的不能再熟悉的面瘫脸,剑眉星目,神色凛然,好像把天下大事都扛在肩上……


装备部的兄弟们,你们还能再违和点么?师兄这个造型也太喜感了吧!可是好想为你们点赞怎么办?大家不愧是同道中人,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顺便一提,装备部的神经病们审美两极化,造出的东西要么走朴素凶险的军品路子,要么就走奇思妙想的动漫风格。他们曾向恺撒推荐过一体成型的圆盾牌,用红白蓝三色外加星形涂装,武器设计师大赞它性能完美构思别致,恺撒可以一手持盾一手持沙漠/之鹰射击,配合他金发蓝眼、肌肉发达的雅利安人形象,活脱脱一个二战时期的爱国英雄——美国队长。


想到这些路明非马上就把自己的一身伤痛给忘了,笑得前仰后合,他本来是头朝下高速坠落的状态,这回连平衡感都找不着了。空气中回荡着超级富有感染力的笑声,路明非一边下坠一边翻滚,高空连续转体3600度,连世界级的跳水运动运员都望尘莫及。好在楚子航是一流的控球高手,市篮球队中锋的底子在那儿摆着,否则想截住他还真成问题。


 “师兄,你每次救场都如此拉风啊。”感觉身体被一双强有力的臂膀箍在怀里,路明非仰天长叹,丝毫不介意扮演一颗篮球。


 “装备部出品的第二代飞行器。”楚子航淡淡地说,“本来他们想让你第一个试飞的,连作战服都是蝙蝠侠造型,可惜你不在。”


 “蝙蝠侠造型么?可我看到的明明是超人。”


 “蝙蝠侠造型是为你量身打造的,我穿着小一号,所以他们给我提供了备用款的超人造型。”


 “幸好师兄你没把内裤外穿,不然狮心会会长的节操就要掉光光了。”路明非下意识地捂脸,“话说他们还有提供备用款,是打算为以后批量生产做准备么?”


 “应该是,这次的作战服装备部生产了三个型号。”楚子航说,“还有一款是美国队长造型,据说是专门为恺撒那种身材设计的。”


 “看来装备部始终不忘初衷,存心要让咱们小组Cosplay啊!你别说我还满期待的。”路明非揉揉眼睛,“师兄我大概是劳累过度产生了幻觉,总觉得我们又在做自由落体运动了。”


 “你的神智很清醒,我们现在就是自由落体。”楚子航很淡定,“因为飞行器的燃料用完了。”


 “纳尼?装备部行不行啊!作战服做了那么多备用款,怎么不给你多带点儿燃料?”短暂的炸毛之后,路明非仿佛泄了气的皮球,败下阵来,“好啦,这回地心之旅要变成二人行啦。但愿能走个运直接掉进大海里,让咱俩的尸骨顺着太平洋的洋流回归祖国的大好河山……”


 “这个愿望恐怕实现不了,因为我准备了降落伞。”楚子航说着打开伞包。片刻之后,一朵白色的伞花迎风盛放,带着他们在东京湾的海滩上着陆。


随着神的消亡,被唤醒的尸守纷纷退回了海底古城,东京极端的天气恢复正常,让这个满目疮痍的城市重新看到了希望。


清晨的第一缕曙光跃出了海平面。天空的颜色灰中透着浅蓝,海水却是澄澈的深蓝,水天相接的地方升起如火的朝霞,绚丽的红色晕染了半边天。一轮旭日跃出了海面,夺目的阳光照亮了整片大海,给沙滩上互相依偎的两个身影镀上了一层金边。


路明非靠着楚子航的胸膛沉沉睡去,发出浅浅的呼吸,睫毛在脸颊投下两片阴影。楚子航小心翼翼地为路明非包扎伤口,轻轻擦拭他脸上的血污,听潮声起落,享受着大战结束后短暂的安宁。白色的浪花拍打着沙滩,将贝壳和水母送到他们脚下,偶尔有小螃蟹举着一对大鳌从面前横穿过去,给过于寂静的气氛增添了几分生机。


楚子航看了眼身边的旅行背包,那里面装着他全部的现金和足够一个月的逃生用品。他对路明非说了谎,装备部根本没有拜托他试飞什么新发明,是他自己偷偷拿了飞行器溜出来的。东京都气象厅正沉浸在战胜神的喜悦中,有人通过EVA传来了赫尔佐格被钉死在冰海的视频。视频中并没有拍摄杀死赫尔佐格的人,但楚子航觉得以昂热的聪明程度,在见过那个挽救了他们直升机的伟大生物后,不可能猜不出打败神的人是谁。


路明非已经无法回去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比日本分部的鬼们还要危险。楚子航在牛郎店里结识了一个偷渡到日本的中国人,通过那个牛郎他跟做人蛇买卖的家伙搭上了线,再过一个小时人蛇船就会从东京湾起航,目的地中国福建。必要的物品他都收拾好了,只等着带路明非逃离日本,从此与秘党一刀两断,再不踏入卡塞尔学院。


 “一日之计在于晨,这么美丽的日出,只有两个人分享未免有些奢侈了。”西装革履的老人踏着晨光走来,面带微笑,风度翩翩。


楚子航警觉地绷紧了身体,下一秒猛然转身,长刀出鞘:“别过来!”


 “喔,还是第一次有学生来向我挑战呢,说实话我真没想到这个史无前例的人会是你。”昂热望着抵在自己咽喉的刀尖,泰然自若地问,“子航,是什么令你对自己的同族刀剑相向?”


 “原因不必我说出来,你我都清楚。”楚子航压低了声音,面无表情,“校长,我没有与你为敌的打算。但如果你将要做的事会威胁到明非的生命,很抱歉,我只有对你拔剑这一种选择。”


 “年轻人做事总是冲动不计后果,你有赢我的把握么?”昂热直视楚子航的眼睛。周围的温度忽然下降了,空气仿佛凝结出冰碴。


 “你是‘时间零’的使用者,在你的高速进攻下,我也许根本来不及释放言灵,甚至来不及爆血就会被你杀死。”楚子航看着沙滩上的路明非,露出一丝无畏的笑容,“可没有把握又怎样?没有把握就能眼睁睁看着你伤害他么?每个人都会有些理由,可以让你豁出性命。留着命,就是等待把它豁出去的那一天。”


 “子航,你变了。”昂热摇了摇头,目光深沉,“过去的你跟我一样,是个孤独的复仇者,是柄不断锤炼自己的剑。对于剑而言,存在的意义只是斩切,斩断能斩断的一切,不管是敌人还是宿命。所以我才会把我的折刀借给你,而你也没辜负我的期望,你利用那个女孩喜欢你的弱点,将它刺入了耶梦加得的心脏。因为你心里清楚,所有龙类都是我们的敌人。”


 “是啊,龙类是我们的敌人,但明非怎么可以跟龙王相提并论?他从没做过危害人类的事,他至今为止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帮助秘党!可就算他为你们做了那么多事,你们知道了他的身份还会像原来那样喜欢他,尊敬他么?”楚子航目光灼灼,话语中透着破釜沉舟的气势,“我现在只想带他离开,如果你不肯放我们走,我不介意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这倒是符合你的性格。不过子航啊,你是不是站错队了?”昂热挑了挑眉毛,仿佛有无形的剑气从他的身体向四面刺出,让人不寒而栗,“你身为卡塞尔学院的学生、秘党的成员,却为了庇护一个不知比耶梦加得危险了多少倍的生物,站在了全世界混血种的对立面……这就是你的正义?”


 “无论身处何种环境,都不违背自己的良心,这才是我的正义。对于曾经的我来说,为爸爸报仇就是我的正义,但是现在,我找到了比复仇更重要的东西。”楚子航扬起头,神色庄严,“校长,有些事你不懂。早在很久以前,我就把我的忠诚与骄傲全部献给了一个人。从那以后,守护他成为我的使命,他的存在就是我的信仰。为了捍卫这份信仰,我可以付出一切,就算是与天下为敌,也在所不惜!”


楚子航此话一出,无法言喻的压力笼罩了两人,在沉重得几乎僵死的气氛中,海风都凝滞了下来。一老一少死死瞪着对方,剑拔弩张如同两只角力的犀牛,局面完全僵死。


片刻之后,昂热尴尬地挠了挠头:“一个中国人在日本人的地盘上对一个英国人宣扬中世纪的骑士精神,怎么看都本末倒置了吧?”


楚子航戒备地盯着昂热,一动不动。


 “是我的失误,我不该一厢情愿地把你当作另一个自己。”昂热叹了口气,松懈下来,“你的觉悟很棒,令我刮目相看。或许放任你坚持自己的信念走下去也不错,毕竟未来是你们的,你们会闯出不一样的道路也说不定。”


楚子航微微皱眉,无法理解昂热身上的杀气为什么突然消失了。无铭长刀依旧指着昂热的咽喉,他不敢大意。


 “把刀放下吧,英勇的骑士先生。你现在不只是杀人的剑了,还兼具着盾的保护意义,在你死亡之前,我无法从你手中夺走任何东西。”昂热高举双手,露出善意的笑容,“我刚才做的确实有些过火了,不过这件事关系到我们中间是否出了叛徒,我不得不认真对待。”


 “你怀疑我堕落成了死侍?”楚子航立刻明白了。


 “根据你爆血的次数,上述情况完全有可能发生。但我现在十分确定你是有自主意识的,死侍可不会这么浪漫,还带着心爱的男孩私奔!”昂热说着解除了武装,把折刀扔向楚子航,“放心,我不会对明非做什么。我要是想害他早就害了,我可是亲眼看着他出生的啊。你忘了是谁把他定为S级的了么?”


楚子航接住昂热的折刀,瞳孔瞬间放大。原来昂热早就知道!原来路明非进入卡塞尔学院并不是巧合,他从出生起就已经被人规划好了未来,他注定要回到这里,注定要被卷入混血种与龙族的战场!


 “校长,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楚子航紧绷的额角忽然青筋跳动,他难得一见这么愤怒,虽然强力克制着,却仍如狮子怒吼,“你让明非帮你屠龙,帮你杀掉四大君主,那么所有龙王被消灭之后呢?明非是不是就会成为你们的众矢之的?你们是不是就要过河拆桥,转而对付他了呢?”


 “年轻人,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昂热摇了摇头,退后两步在沙滩上坐下,“混血种社会有很多分支,秘党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我们始终认为自己是人类,龙族是死敌,而更多混血种却认为他们生来就高人一等,远比一般的人类优秀。在秘党与龙族抗争的几千年中,这些人只是袖手旁观,他们十分乐意看到我们彻底结束龙族的历史,那时他们就可以将这个人类的世界变为混血种的世界。”


 “混血种的世界?”楚子航咀嚼着这个崭新的短语,放下长刀,“你的意思是混血种在未来会爆发战争,为了瓜分这个世界?”


 “没错,龙族在历史上彻底消失的那一天,就是混血种战争打响的时刻。不,也许比那更早,在最后一个龙王死去之前,混血种就会为了各自的权力开战。”昂热顿了顿,“你知道加图索家吧?他们虽然是秘党的元老,校董会的一员,但对于他们而言,屠龙不仅是一项世代相传的使命,也是一项有利可图的事业。作为秘党中的激进派,他们屠龙的目的显而易见,瓜分世界都不能满足这个家族的欲望。他们想要的是统治世界,让整个天下都姓加图索。”


楚子航沉默片刻,长刀归鞘:“所以你今天才会跟我说这番话,而不是跟恺撒,对吧?”


 “是的,恺撒再优秀也是加图索家未来的继承人,而你是狮心会的会长,换句话说我们是自己人。”昂热微微一笑,“混血种之所以一直选择隐秘的生活,不让外界知道他们的存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龙族的阴影还在。龙族随时可能复活,混血种就要时刻提心吊胆,他们不希望被人类和龙族同时看作敌人,那样他们会腹背受敌。一旦他们摆脱龙族的阴影,就再没有什么能制约他们了,那时候他们将成为进化树的顶端,成为新的龙族!”


 “你想利用明非制约那些野心勃勃的混血种?”楚子航压低的嗓音流露出一丝嘲讽,“你觉得神可以被人类利用么?”


 “不是利用,而是请求。自从明非入学以来,我们一直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就是希望他可以喜欢上这个世界,从而守护这个世界,不让它沦落为混血种的战场。”昂热说着看了熟睡中的路明非一眼,神情渐渐变得慈祥,“如果尼德霍格代表着绝望,那么我们就给他温暖,给他希望。相信终有一天,从绝望中走出的黑龙不再啃食世界树,而是躺在树荫下惬意地乘凉。”


 “校长,这一点都不像你会说的话。”楚子航一字一顿。


 “当然不是我说的,有人教会了我。”昂热眺望着远方,“他们的名字叫路麟城和乔薇尼。”


 “明非的……父母?”楚子航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有那么一瞬间他看到路明非的手指微不可觉地动了动,如同颤抖。


 “虽然明非不是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但不能说他就没有父母啊!”昂热点点头,深沉的目光落在路明非的脸上,“是那对夫妻的坚持使他出生在这个世界上,这世界上再没有什么比父母对子女的爱更加无私了。殚竭心力终为子,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可以为你做一切事,从给你换尿布到为你去死。”


楚子航不再说什么,记忆中男人手握“村雨”冲向神座的景象浮现在眼前。他学着昂热的样子在沙滩上坐下,让路明非的头枕在自己腿上,仔细地掸去对方身上的细沙。 


 “直升机么,我现在在东京湾码头附近,楚子航跟我在一起。我们发现了路明非,伤势严重,迅速过来救援。”昂热关掉通讯设备,瞥了眼楚子航脚下的旅行背包,“说实话你今天让我大开眼界,我从没想过你会做出私奔这种事,我一直以为那是恺撒的专利。”


 昂热发自内心地感叹:“原来爱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啊!”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这一章我想了好久,也改了好久,最终得到了现在的结果。关于师兄,关于校长,也许他们已经与原著的人物表现产生了分歧,但这就是我想要表达的东西。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大家尽管保留自己的意见,我只是写出了我个人的选择O(∩_∩)O~

---------------------------------这里是午饭的分界线-------------------------------------

回过头来感觉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好像没有交代完全,不知道日后的剧情会不会用到,我来补充一下,大家不要嫌我啰嗦哦:-D

关于师兄:我觉得楚子航性格本质是没有变的,只不过在加入秘党的几千年前,他已经作为骑士宣誓向明非效忠了。师兄在65章的时候恢复了记忆,从那时起,他就开始考虑明非的未来,觉得让明非继续留在卡塞尔学院不妥了。所以他才会在牛郎店里结识偷渡客,为了有朝一日能离开秘党。至于为什么会杀死耶梦加得?因为耶梦加得是敌人,即使她可能喜欢自己,师兄心中正义的天平也不会倾斜。但明非不是师兄的敌人。不知道大家注没注意第5章,明非开玩笑说师兄会不会用村雨给他一刀两断,师兄说“我从没想过要对你拔刀”。骑士永远都不会对主君刀剑相向,因为那是他的信仰所在;而骑士的骄傲也不允许自己死在主君之后,所以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师兄都比明非先走一步,让明非陷入绝望的深渊。儿女情长是不足以束缚师兄的,而明非跟师兄的羁绊早已超越其上,所以才会有这一章如同美国大片似的浪漫逃亡O(∩_∩)O~

关于校长:提到昂热就不得不提梅涅克·卡塞尔,他是成就了昂热一生的男人。他的出现改变了昂热“苦儿流浪记”般的人生,昂热一夜之间有了家人,有了荣誉,有了梦想。然而梅涅克在“夏之哀悼”中英年早逝,照亮昂热生命的兄长不见了,仅仅二十岁的青年,一夜之间从花花公子变成了复仇男神。校长曾说过明非的性格像梅涅克,连言灵都跟那个人一样,而楚子航刚进学院时那股孤狼般的感觉无疑让校长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跟梅洛克就是师兄弟的关系,所以明非加入狮心会其实也是校长的心之所向。校长还是挺看好楚路这对CP的,不然也不会在楚子航住院时去提醒他“为了珍惜你的人,请学会善待自己”。

我老毛病又犯了,还望大家不要介意我的话唠ORZ。。。


评论
热度 ( 32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