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88

神苏醒带来的灾难远远超出蛇岐八家的控制范围,日本分部最后还是向学院本部求助了。没过多久学院的势力便驾临日本,随着辉夜姬解除防火墙,EVA全面接手日本分部,汹涌的数据在东京的互联网中川流不息。


卡塞尔学院装备部,瓦特阿尔海姆的专家组以豪华阵容抵达东京。成箱成箱的啤酒、可乐和薯条从楼顶搬运下来,顷刻之间计算大厅里开起了接风派对。装备部的技术宅们各自取了可乐或者啤酒,边吃边喝边把他们的个人电脑接入东京都气象局的内部系统,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地破解了防火墙。


恺撒和楚子航气喘吁吁地冲进气象局,发现这里俨然变成了学院本部的中央控制室,走廊上来往穿梭的都是装备部的人,他们经过恺撒和楚子航身边的时候,都会赞叹地多看两眼。


 “哇哦!你们的服装真潮,这就是现在东京流行的新款?”副校长豪爽地打开一罐啤酒,色眯眯地看过来。


恺撒和楚子航都局促地挪开视线,这种时候他们实在没有衣服可换,不得不穿着高天原的制服前来报到。恺撒的金发烫成了大波浪,楚子航的头发也做了挑染,他们只希望校长他们那些老派贵族不懂牛郎店的事,那样的话他们顶多也就是奇装异服而已,算不得败坏校风。


 “喔!”看清恺撒和楚子航装束的瞬间,昂热显然也受到了惊吓,“我都快70年没来东京了,想不到牛郎们还是穿这种低品位的衣服,真见鬼!”


 “目前的情况比我们预想的还要棘手,神的苏醒正在加速,它已经有了完全的自我意志,正在主动地毁灭东京,重演高天原的沉没。”副校长压低声音向两人做着解说,忽然转向昂热,“我说老友,这么危险的地方,你是怎么劝说装备部的神经病们来出这个差的?”


 “我答应给他们报销头等舱机票和豪华酒店,告诉他们东京有居酒屋,有秋叶原,还有路明非,于是他们就来了。”昂热淡淡地说,“但我没告诉他们东京有神这种东西。”


 “你真是个疯子,自己冒险不说,还把部下和老朋友也都拉来陪葬!”副校长抓狂,“你就不怕他们知道以后,趁机开遛?”


 “没关系,我搞废了顶楼上几乎所有的直升飞机,只留下一架我私人用的。”昂热微笑,“他们现在已经知道神的存在,却没有任何可以逃离东京的交通工具了,只能背水一战。”


姜还是老的辣,不愧是校长,卡塞尔学院第一黑非他莫属。恺撒和楚子航对视一眼,默默在心中吐槽。


 “对了,路明非怎么还没到?那小家伙不是我们的屠龙吉祥物么?”副校长想起了什么,看向恺撒和楚子航。


 “路明非没跟你们一起?”一个穿着生化防护服、戴着防毒面具的人从走廊尽头快步走来。此人正是装备部的卡尔副部长,装备部全体都是这般变态造型,全封闭防护服、无菌胶靴、防护眼镜、呼吸器、便携式氧气筒一应俱全。


 “路明非?”听到这个名字,装备部众神经病齐齐望了过来。几十道目光如同X射线齐刷刷扫过恺撒和楚子航,扫射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第三个人影,全体露出失望的眼神。


 “我们刚刚造出了一种新型微缩导弹,可以安装在母蚊子的口器上,跟它们的神经系统联系起来,在它们吸血的时候‘砰’地引爆……相信路明非会很感兴趣。”卡尔副部长滔滔不绝地说着。


 “第二代飞行器也研发出来了。”阿卡杜拉部长插话道,“这次我们添加了迷你火箭推进系统,它比起第一代更加耐用,动力源更加持久。我们特意为路明非兄弟设计了他喜欢的蝙蝠侠涂装,希望能够由他来完成首次试飞。”


 “真可惜,各位同僚,你们恐怕暂时不能和路明非同学分享这份成功的喜悦了。”昂热校长环视四周,字正腔圆地说道,“但是即使路明非同学不在,我们的工作也还要继续。废话就不多说了,我们去开会。”


 昂热转身走进大会议室,装备部已经把3D投影设备搭好了,这间会议室已经变成了校长指挥中心,学院中央控制室的全部功能都被转移到了这里。桌上放着打开的空运箱,箱子里是暗金色的“七宗罪”。


恺撒和楚子航都很清楚这套武器为什么要被运送到日本来,迄今为止人类并无任何能力制止地震海啸和火山爆发这样的自然灾害,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抹掉灾害的源头。问题是已经苏醒的神是否真的存在被杀死的可能性?虽然残缺,但那东西曾经是白王,与黑王并驾齐驱的存在。


卡尔副部长点开了一个视频,七位校董之一的庞贝·加图索出现在3D投影中。加图索家向学院赠送了家族和俄罗斯联邦航天局联合研制的究极武器——“天谴”,此刻天谴正运行在地球上方1020公里处的近地轨道上,它可以从太空发射拯救全人类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只要启用这项天基动能武器,即使神完全苏醒也能被瞬间抹杀。


 “联络EVA。”昂热下令,“我要知道天谴什么时候能用!”


3D投影仪打出莹蓝色的光束,身穿校服的EVA站在光束中:“两分钟之前我获得了天谴的启动权。现在我已经成为那件天基动能武器的控制者,只要您下达命令,我就会从太空中扔一根铁棍,威力足够把神所在的区域化为火海。”


 “现在就可以?”昂热问。


 “不,有时间限制。天基动能武器从其实质来说是一种人造卫星,大约每90分钟围绕地球旋转一圈,只有在它到达东京正上方的时候才能释放天谴。目前那颗人造卫星正在地球的另一侧,再过大约70分钟它就会到达东京上空。”EVA机械地说。


 “好,70分钟。就看这座城市能不能挺住70分钟了。”昂热转向樱井家的秘书,“我们需要藏骸之井的准确坐标,误射的话会有无辜的受害者。去联系你们大家长,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就把他给我找来。那个自负的浑蛋已经把事情弄得一团糟了,至少要在这时候提供我们一点有帮助!”


 “是啊,我确实是个自负的浑蛋,我把事情弄得一团糟。”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了,胸前缠着绷带的源稚生走进来,沿着桌面把一张便笺滑向昂热,“代号红井,位于多摩川的山中,坐标在这里。一个小时前,猛鬼众攻占了它,毫无疑问神就在那口井里。”


 昂热拾起便笺看了一眼,交给背后的卡尔副部长:“拿去给EVA,让天谴准备。还有,所有人都出去,我要和大家长单独聊聊。”


会议室里只剩下昂热和源稚生两个人,潮声在耳边回荡,炽白色的闪电把室内照得雪亮。


 “我这次来日本,想见的人中就有你一个。这还是第一次,我不远万里求见一个过去的学生,可你却一直拒绝跟我见面。”昂热打破了沉默,“亏你还领过我的校长奖学金。”


 “能获得校长奖学金,是我作为学生的骄傲;拒绝跟您见面,是我作为大家长的尊严。”源稚生轻声说,“可惜我不是一个好学生,没有从您身上学到最精髓的东西;我也不是一个称职的大家长,非但没能给他们一个全新的未来,还把家族带上了死路。”


 “这么多年过去,你还在被往事追赶啊,稚生。”昂热叹了口气,“我听说‘大义’是日本人的最高准则,为了大义,可以背叛、可以杀戮、也可以欺骗,只要这个人是遵从大义的,那么天下人就无法否定他,是么?”


 “是,所谓大义,就是超乎个人之上的正义,绝对的正义。”源稚生面无表情。


 “真遗憾,作为你的老师,我并不认可你的大义。这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正义能够超乎个人之上,对一些人来说,复仇就是正义,而对另一些人来说,保护才是正义。如果在你心里弟弟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那么保护他就是你的正义,你可以为了他与天下为敌。”昂热缓缓地说,“你觉得你为正义支付了代价,你觉得痛苦,是因为你所遵从的是别人教给你的‘大义’,而不是你自己的真心。”


 “对校长您来说,复仇就是正义吧?”源稚生盯着昂热,“这么多年的奋斗,就只是为了复仇么?您是卡塞尔学院的校长,是这个世界上不多的、有能力贯彻正义的人,可您只想对龙族复仇。如果您不是这样的一个复仇者,也许我们早就能坐下来说话了。”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但我真的没想过什么正义,我不择手段地想要毁灭龙族,只是因为它们夺走了我最珍贵的朋友。”昂热淡淡地说,“我们每个人都是为了自己而活着。所谓绝对的正义,只是人们用来粉饰仇恨和渴望的名词。如果你真的相信那种东西,那你真是太幼稚了。”


 “只为了仇恨而活着,不会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可怜么?”源稚生幽幽地问。


 “人一生能有多久,能拥有多少东西?而我所拥有的一切,都在那个初夏的夜晚失去了,这就是我的人生。我不能平静地踏入坟墓,只能咆哮着死去。”说到最后,昂热的声音竟带上了金属撞击发出的轰鸣。


闪电贯穿云层,电光把两个人的脸照得惨白,几秒钟后雷暴滚滚,仿佛末日的战鼓声。昂热不再说话,源稚生也保持着沉默,四目相对之时,复仇与大义,两股信念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多年之后,能再听到您的教诲真好。”沉默了很久,源稚生终于开口,“我听说学院打算从近地轨道用卫星发射天谴,你们真的认为人类科学制造出的武器能毁灭神吗?”


 “我没法预言它的效果,但那是我们目前唯一拥有的武器。现在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了,从这一刻开始,控制权已经移交到卡塞尔学院手里,你好好休息吧,希望我们都能看见明天早晨的太阳。”昂热冷淡地表达了送客的意思。


 “校长,你们的武器存在弱点,你们无法决定发射的时间。”源稚生的声音虚弱而缥缈,却透着异常的坚定,“整个关东支部在一夜之间背叛,就说明猛鬼众的人已经潜入了蛇岐八家内部。您和我知道天谴这种武器的时候,猛鬼众想必也知道了。王将永远都领先我们一步,他不会把神留在那里等着被天谴毁灭,在达摩克利斯之剑抵达之前,他们就会带着神离开红井。”


 “你想说什么?”昂热皱眉。


 “必须有人牺牲自己作为钉子,把神和王将都钉死在红井里,等待天谴的到来。”源稚生神色肃穆,“我依旧是蛇岐八家的大家长,我没有屈服,就意味着蛇岐八家没有屈服。”


 “还是决定要为大义赴死么?”昂热立刻明白了。


 “我知道在您的学生里我不算优秀的,我没有领会您的教导,做错了很多事,我也不像恺撒、楚子航和路明非那样有意思。我很喜欢他们,想过要跟他们交朋友,但是来不及了,请代我向他们问好。希望今夜我可以弥补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在您那里混一个及格。”源稚生说。


 昂热沉默了很久:“抱歉对你说了那样的话。”


 “没什么,我来找您,就是想被您骂一顿。这个世界上能骂我的人,如今也只剩下您一个人。”源稚生说完起身,向昂热鞠了一躬,穿越长长的走廊离去。


 “校长,大事不妙!”秘书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尸守……尸守来袭!”


 昂热疾步赶到中央控制室,卡尔副部长正把照片投影到大屏幕上:“这是几分钟前在东京湾海面上拍摄到的画面。”


 昂热看到那个模糊的画面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海水中密密麻麻的蛇形生物纠缠在一起,在几米高的浪涛中翻滚。那是数以万计的尸守之潮,它们正在逼近东京。


 “尸守群不是在高天原沉陷的时候全部被清除了么?怎么还会有这么多的尸守?”昂热喝问。


 “不清楚,也许随着高天原一起陷入海底的还有其他城市。按照古裔的传统,死去的族人都会被制成类似木乃伊的尸守来守卫城市,现在它们全都苏醒过来了。”卡尔副部长说,“它们来朝圣了。”


 “朝圣?这里又不是耶路撒冷!”昂热头皮发麻。


 “它们是凭着生前的直觉去朝拜那位刚刚苏醒的神,动物界中就有类似的行为。神在苏醒的时候释放了大量的信息素,信息素随着地下河进入大海,唤醒了深海中的尸守。”卡尔副部长说,“就像那次我们炸裂了生物馆的蛇类饲养池,二百多条毒蛇集体去1区宿舍朝拜路明非一样。”


 “不同的是毒蛇朝圣顶多让路明非跳楼,尸守朝圣却会毁灭整个东京。”恺撒说。


 “必须想办法阻挡它们,尸守潮从闹市区过境,后果不堪设想。”楚子航说。


 “还记得精炼硫磺炸弹么?我们准备用来摧毁龙类胚胎的武器,其中的一枚装载在迪里雅斯特号上了,还有一枚留在东京备用。”旁边的马突尔研究员操着他的印度腔中国话,“它一旦爆炸,释放的精炼硫磺能够扩散到直径一平方公里的海域,是对付尸守群的最佳武器。唯一问题是我们必须想办法让尸守聚集起来,在直径一公里的范围内。”


 “怎么投放那颗弹头?”昂热问。


 “来不及把它安装在导弹上了,只能用直升机送过去,差不多需要30分钟。”马突尔研究员说。


 “去准备你的硫磺炸弹,我会为你争取30分钟的时间,把那些东西都集中在一起。”昂热扭头看着副校长,“通知直升机准备,恺撒和楚子航跟着我,这里的全部指挥权移交给副校长。”


 “没问题,放心吧,有我在绝对没问题!”副校长喝着龙舌兰酒眉飞色舞,这种时候也只有混蛋中的混蛋才能像他这样眉飞色舞了。


 “我们要在海萤人工岛狙击尸守潮,那是阻止它们登陆东京的最后纺线。”昂热说完抓过副校长手中的酒瓶,把瓶底的龙舌兰酒一饮而尽,“恺撒,子航,带好七宗罪和装备箱,准备出发!”


 “期待您的凯旋!”装备部在后面敬着乱七八糟的军礼。


 “只有三个人不知道守不守得住,也许派三支航母编队去守更好。”昂热挥了挥手,带着两个学生向顶楼的直升飞机走去。







评论
热度 ( 16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