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78

凌晨五点,杀猪般的吼声从三楼炸到四楼。座头鲸从梦中惊醒,三步并作两步冲下楼去看个究竟,才知道他的三位红牌牛郎把客人们灌醉了扔在包间里,自己出去鬼混了。客人们睡了整整一夜,醒来后气得七窍生烟。

这在牛郎俱乐部可是犯了大忌,Basara King他们这么做等于砸了高天原的招牌,按理应该扫地出门。但座头鲸虽有清理门户的心,却没有犯上作乱的胆,这三位是老板的宝贝,又都是很有潜力的花样男子,本着英雄相惜的原则,座头鲸必须保住他们。想保住那三位爷和这间店,就得先把客人们给安抚了。

 “你们还不知道我的厉害!我要拆掉这间店的招牌,叫你们滚出新宿区!”肥婆怒吼着,像头喷火的暴龙。

全体牛郎站成一排,90度鞠躬不起。座头鲸把全体牛郎召集到舞池中来给客人道歉,藤原勘助查出了肥婆的身份,居然是东京都税务署一位要员的女儿,得罪了税务署的要员,高天原确实很难在新宿区立足。

 肥婆猛拍大腿,白肉水波般震颤,“谁道歉都没有用!去把右京给我找来!让他跪下来亲我的脚面!”

座头鲸心中暗暗叫苦,他知道肥婆深深迷恋右京,现在因为右京犯错而不依不饶,肯定是想一举打掉右京的傲气,叫他从此百依百顺。可就算右京回来,那朵强S属性的矢车菊怎么可能跪下来亲她的脚面?这世界上除了Sakura大人,敢提这要求的人早就进坟墓了吧。

 肥婆晃晃封在塑料袋里的香槟酒杯,“就凭我的酒量,区区几杯香槟就能把我灌醉?你说我把这东西送去警视厅,会不会化验出迷药来?”

 “诸位请息怒!诸位请息怒!这件事虽然是Basara King和右京的不对,但归根结底我是这间店的店长!是我管教不力!就由我这个犯下大错的男人代替他们亲吻诸位美人的脚面吧!”座头鲸横下一条心,准备自己吞下这奇耻大辱。

大门轰然洞开,雨后初晴的晨光斜射进来。恺撒和楚子航扶着门气喘吁吁,湿透的衬衫紧贴在身上,水滴从发梢上坠落。所有人都默默地看着这两个二百五,肥婆挥舞着菜刀要砍小鲜肉,不要命的小鲜肉真就跑回来了。

 “Shit!”恺撒看清了肥婆的脸,脱口而出。经过九死一生的一夜,他已经忘记肥婆这码事了。

座头鲸神色惊恐,心说你也不能回来就骂客人是大便啊!

楚子航用胳膊肘触了触恺撒的后腰,提醒他不要在这个时候真情流露。

恺撒立刻会意,走到肥婆面前优雅地致意,“昨晚睡得怎么样?你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

 “客人们,喝多了睡着了,我们,出去吃了点东西。”楚子航结结巴巴地说。他是小组里日文最差的,反正他只靠酷就可以赚钱,所以没在日语上花大力气。

座头鲸心说鬼才信,你们浑身都是血啊!一副在外面怒杀了一百个人的架势啊!你手里的旅行袋正在往下滴血好么?看起来老板们要养的男人根本不是什么可爱的猫猫狗狗而是一群狮子老虎啊!座头鲸真觉得自己的脑袋跟鲸鱼脑袋一样大了。

 “路上遇到一个受伤的人,送他,去医院了。”楚子航面无表情地说。他觉察到旅行袋在滴血了,那里面是他们的武器和风衣,上面沾满了死侍的血。他是个很不擅长说谎的人,也没考虑提升这方面的修为。不擅长撒谎可以硬撒,只要你手中提着刀就没问题。他手里虽然没刀,但滴血的旅行袋也很有震慑力,再加上那张面瘫脸,似乎写着“不相信就杀掉你”。

 “啊!右京你没事吧?”肥婆见到楚子航立刻沦陷,满脸关爱地说道,“路边无关的人救助他干什么?没准他是黑道呢?也许是其他坏人也说不准,会牵连到右京你的!”

闺蜜在背后死掐肥婆,提醒他不要被美色冲昏头脑。

 肥婆清醒过来,恢复了愤怒的神态:“你们居然在香槟里下药!你们知道不知道迷/奸女性在日本是什么罪?”

 “只是下药,真的没有迷/奸,在日本给女性下药是什么罪?”恺撒满不在乎地问道。

 “看看法官信不信你们说的吧!”肥婆冷笑,“你们这种人大概连合法身份都没有吧?就算定不了迷/奸罪,你们也会被驱逐出境!”

 “太好了,我还以为得切腹或者化学阉割呐,这我可就放心了。”恺撒彬彬有礼地微笑。

 肥婆被他死猪不怕开水疼的架势弄得哑口无言,她呆了几秒钟,歇斯底里地大吼起来:“混账!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敢在我面前这么说话?说到底你们在我眼里不过是玩具!和狗没区别!我在你们身上花钱摸摸你们的毛,不过是你们能讨我们喜欢!我不喜欢一条狗就送它去饭店里做狗肉火锅!我们不喜欢你们就……”

座头鲸身体微微颤抖,面无人色,仍保持僵硬的鞠躬姿势。牛郎们有的脸色血红有的脸色惨白,也都深深地鞠躬。虽然肥婆的话深深地侮辱了他们的尊严,但他们是牛郎,工作就是伺候客人,客人说了什么过分的话都得忍。

 “我花钱买条狗狗还会对我摇尾巴汪汪叫,我花钱买你们的时间你们只会惹我生气!我生气了后果是很严重的……”肥婆说着说着忽然卡住了。一柄长刀横在她的喉间,刀锋微微陷入皮肤,她如果再说话,喉部运动起来就会被刀锋切开。

楚子航握刀的手背上青筋蹦起,恺撒耸耸肩背过脸去。他们血战之后心气都有点浮躁,肥婆的行为彻底摧毁了他们的耐心。他们平日里都骄傲惯了,现在破天荒地跟这肥婆低声下气说了半天,她居然不懂就坡下驴见好就收的道理。

座头鲸心说这下完了,老板养的猛兽们亮出獠牙了!

 “大清早的,谁这么吵……”从楚子航的身后传来一个朦胧的声音,藏青色的雨披下钻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一边揉眼睛一边打哈欠。

座头鲸这才注意到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人,都怪杀气腾腾的右京和Basara King太抢镜,一时之间他们都忘记失踪的是三个神经病了。

路明非掀开盖着他的雨披,本打算惬意地伸个懒腰,结果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只有头和胳膊是自由的,从胸部开始全跟楚子航捆在了一起,不由得皱了皱眉。楚子航的刀还架在肥婆的脖子上,路明非左右四顾,大概明白了眼前的局面。

 “亲爱的右京,昨晚还没玩够么?”路明非从后方环住楚子航的脖子,轻轻咬上他的耳朵,“不是跟你说过我哪都不会去了嘛,还把我绑在身上什么的,真是个怕寂寞的孩子啊……”

晨光熹微,花田里的矢车菊随风摇曳,层层叠叠的红色包裹着蓝色,漫山遍野罂粟的海洋。

一股暧昧不明的气氛在舞池内弥漫开来,剑拔弩张的压迫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鲜花盛开的声音。路明非饱含深意的话大家听得清清楚楚,不由自主地开始浮现连篇。他们都知道Sakura大人和右京关系非比寻常,这样的两人在深夜里突然消失,发生了什么可想而知。再加上Basara King也跟他们一同消失了,重新露面时右京又和Sakura大人玩捆绑play,众人心中顿时感慨万千:“贵圈真乱!”以及“右京真是赤果果的占有欲啊!”

众目睽睽之下,素来以孤高和危险著称的冷面杀手橘右京微微红了耳朵,客人们又是一通大跌眼镜。路明非说的日语楚子航只听懂了大概,可那些喷洒在耳后的温热呼吸却是货真价实的,一身躁动的杀气瞬间瓦解,他默默地将长刀收好,开始拆解绑在身上的带子。

 肥婆和闺蜜们的目光在楚子航和路明非之间打转,望着两个各有千秋的花样男子,一时间心中五味杂谈,不知是该羡慕嫉妒恨还是该献上诚挚的祝福。

路明非从楚子航身上滑下来,温柔地握住肥婆的手,“这不是美丽的荆棘鸟小姐么?一直以来右京受您照顾了。”

 “不不、哪里……”被那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含情脉脉地注视着,肥婆只觉得灵魂要被吸走了,哪里还有先前宝刀屠龙的气势。

 “我刚才似乎听到您把我们比作犬类什么的,现在想想还满贴切的。”路明非露出和煦的微笑,好似春风化雨,“忠心耿耿地守护,不离不弃地陪伴,犬类真的是非常值得尊敬的动物呢。就拿我们三个来说,Basara King好比一只金毛猎犬,热情、自信,又有点神经质;而右京是阿拉斯加雪橇犬,冷静、稳重、热爱运动;还有我,您看我现在的样子像不像‘微笑天使’萨摩耶?”

座头鲸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没想到肥婆刚才侮辱牛郎的那些话竟然这么轻易就被化解了,Sakura大人太厉害了,不愧是治愈系牛郎的巅峰啊!

 “我我我……我愿做您的小萨摩耶,Sakura大人您愿意做我的饲主么……”肥婆发觉自己之前的失言,窘迫得如同怀春少女,上下关系马上就颠倒了过来。这时她的肚子发出一串不和谐的声音,肥婆才意识到从昨夜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于是更加窘迫了。

 “看起来您是饿了,要不您先吃点东西,赔罪的事我们之后再说?”路明非轻轻挠着肥婆的双下巴,充满怜爱地提议道。他已经迅速进入饲主的角色,把肥婆当做汪星人来对待了。

 “不不不,让Sakura大人道歉什么的,这怎么好意思呢!”肥婆连连摆手,头摇得像拨浪鼓。

 “我们怠慢了客人,一定要向您表示歉意。既然您这么客气,就让我们为您做一顿爱心早餐赔罪吧。”路明非在肥婆的脑袋上轻轻拍了拍,去翻吧台旁的冰箱。

座头鲸一看有转机,急忙对手下人大喝:“快去地下室的冰库,把昨天新进的鲜鱼和越光米拿过来……不!把整个厨房都搬过来,Sakura大人要在这里表演厨艺!”

牛郎和服务生们七手八脚地去准备,不一会儿就在舞台上摆好了各式食材和厨具,声势浩大如同某家电视台正在录制美食节目。肥婆和闺蜜们在舞台下排排坐好,眼巴巴地望着台上三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厨师”,把之前差点儿命丧右京刀下的事忘得干干净净。

 “Basara去淘米煮饭,右京负责给三文鱼切片。”路明非朝两人吩咐着,将搅拌均匀的蛋液用筛网过滤,兑入温水和牛奶,倒入一枚枚茶碗中。

 “喂,我应该放多少水?”恺撒在水槽旁举起了电饭煲的内胆。

 “水位没过你的手背就好啦。”路明非一边指点着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一边将切好的香菇、白果和去壳的鲜虾仁放入茶碗中。

 “明非,鱼片切多厚比较好?”楚子航转过身,手里拿着明晃晃的菜刀。

 “1.5厘米吧,吃起来方便一些。”知道面瘫师兄爱较真儿,路明非便给出了一个精确的答案。

他把盖了保鲜膜的茶碗一一摆上蒸锅,另起一锅水煮沸,加入豆腐、海带、葱花和味噌。楚子航将切好鱼片端过来,路明非轻车熟路地点火、倒入橄榄油,夹了两片三文鱼放进平底锅,待鱼片一面煎至金黄,他用铲子把它们翻过来,淋上盐、酱油、清酒和柠檬汁。

汤锅里味噌汤咕嘟咕嘟地冒着泡,四溢的香气飘至台下,客人们吞咽着口水,恨不得马上就能品尝。恺撒和楚子航站在舞台后方,他们只是帮忙打打下手,如今任务完成,闲下来的两人开始观摩大厨料理的身姿。

 “想不到路明非也有这么贤惠的一面。”恺撒点上一根雪茄,“我突然发现你还挺有眼光的,未来的楚家少奶奶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还打得了星际,斗得了龙王。”楚子航补充道。

不远处路明非正戴着隔热手套,将茶碗蒸从蒸锅上端下。楚子航不禁回想起一年前的夏天,路明非把受伤的自己带回家,他趴在厨房的门缝里偷看路明非煮面的场景。那种小小的温馨与幸福,将他空虚的胸膛撑得紧紧的,那是他生命中从未体验过的满足。

 “面瘫就不要勉强自己傻笑了好么,你这样看很让人毛骨悚然啊。”恺撒毫不留情地讽刺着,“话说你们递交《结婚申请》了么?”

 “如果我们这次能活着回去,我会向学院递交的。”楚子航目视前方,盯着路明非将味噌汤舀进一只只漆木碗。

 “心动不如行动,有打算就赶快申请。你们没有繁衍出小霸王龙后代的风险,说不定学院批得比我们还快。”恺撒吸了一口雪茄,缓缓吐出一串烟圈。

 “我们不着急。中国男性的法定结婚年龄是22岁,明非还小,婚礼怎么也得等到毕业。”楚子航严肃地说。

 “幸亏你们中国女性的法定结婚年龄是20岁,不然我是不是娶不到诺诺了?”恺撒扬了扬眉毛,“既然我的婚礼办在你前面,到时候要不要来给我当伴郎?”

 “让明非当伴娘么?”楚子航看过来。

 “咳咳,如果你能搞定路明非,我想诺诺一定会很高兴。”恺撒捂着嘴巴咳嗽,暗道杀胚越来越重口味了。

 “别闲聊了!快来帮忙端早餐!”路明非挥舞着饭勺吆喝。

很快,一盘盘丰盛的日式料理摆在肥婆和闺蜜们面前。

 “今天的早餐是香煎三文鱼、茶碗蒸配味增汤,米饭选用了产自新泻的越光米,厨艺不精在此献丑了,还望各位小姐不要嫌弃。”路明非优雅地鞠了一躬,比384还黑执事。

 肥婆迫不及待地动筷,开始品尝这桌营养均衡的早餐。蛋羹蒸的细腻滑嫩,散发着香菇和白果的芬芳;香煎三文鱼外酥里嫩,火候掌握得恰到好处;味噌汤也是味道鲜美,让人怀念起家的感觉。肥婆吃着吃着情不自禁地流下热泪,什么怨气、不满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何况她还有三位美男面带微笑地坐在身边,一边享用美食一边享用美色,粉红色泡泡满天飞,肥婆觉得这辈子都值了。

用餐完毕,肥婆和闺蜜欢快地跟“爱郎”们告别,一个个坐着豪车离开了高天原。牛郎店的危机得以圆满解决,座头鲸坚持了几十年的“男派花道”也保住了,全体牛郎都对Sakura大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座头鲸刚想叫来他们表扬一番,却发现三个人正在厨房狼吞虎咽地扫食剩饭呢。折腾了一夜,他们也饿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风间琉璃出场,放心他没有被我雪藏O(∩_∩)O~

 

 

 

 

 

 

评论 ( 1 )
热度 ( 39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