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76

即使带了不限量的武器也无法阻止死侍的侵入,流着皇血的源稚生就是它们眼中的绝顶大餐,恺撒小组三个血统优良的混血种是可口的配菜,路明非甚至连C4炸弹都丢下去了,还是有死侍沿着钢梁爬了上来。电梯井的阵地已经守不住了,四个人跳回楼里,恺撒和源稚生推来沉重的铁轮神龛挡住电梯门,楚子航冲进武器库搜刮了大量的冲锋/枪和弹匣给大家补充弹药。壁画厅里的火仍在熊熊燃烧,用不了不久空气中的氧气就会耗尽,他们即使不被死侍吃掉也会活活闷死。

四个人靠在神龛上大喘气,恺撒小组以最快的速度装填子弹,源稚生却望着大厅中的火焰出神,那些蛇尾人身的尸守标本在烈焰的燃烧下,正逐渐化为古铜色的枯骨。

 “你们有多少C4炸/药?”源稚生忽然问。

 “15磅,但是爆炸似乎不能重伤它们。如果C4炸药伤不到它们,那么‘君焰’也做不到。”楚子航说。

 “‘莱茵’倒是可以做到,不过这栋大楼里还有不少人吧。”路明非看向源稚生。

 “源氏重工有上千名员工,执行局的人只占少数,大部分还是普通的上班族。政宗先生的封锁命令没有解除,他们一个都逃不出去,我们不能伤及无辜。”源稚生的语气透着不安,他原来的计划是等执行局的援军到来之后,借助地势和火力把死侍群消灭在电梯井里。可是没有任何人赶过来,他的手机在搏斗中坏掉了,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此刻能够信任的只有手中的武器。

 “看来我们的言灵没有用武之地咯,那么只能靠科学的办法了。”路明非望着那些火焰中的枯骨,双手击掌,“不如我们把死侍点燃吧。” 

楚子航一愣:“人鱼的油脂确实是最好的燃料,可是刚才的爆炸中它们并没有立刻烧起来。”

 “那是因为死侍是活的,身体里还有大量水分,它们必须长时间在火场中才会燃烧起来!”源稚生眸中精光一闪,“壁画厅是完全封闭的空间,这里就是最好的火场!”

 “闷烧死侍么?不错的主意,但它们也是会逃的。它们能从电梯门进来的话,也能从这里出去。”恺撒说。

 “那就把门封死好了。”路明非掏出一块C4炸药,“把这个装在电梯门上,炸断支撑它的钢筋,到时候墙壁坍塌,死侍无路可逃。”

楚子航算了算:“用延迟引信的话可以在二十秒后爆炸,时间足够我们躲到爆炸范围以外。”

恺撒想了想:“那我们得把死侍群引到大厅深处去,它们越集中,燃烧的效果越好。”

 “没问题,我会充当诱饵。”源稚生似乎下定了决心。

在皇血的刻意引诱下,越来越多的死侍涌入壁画厅,这间大厅俨然变成了巨型的蛇类养殖池。死侍们纠结在一起,在血水中翻滚争食亡者的尸骨,那地狱般的景象只让人看一眼就想把一生吃过的东西都吐出来。

 “我跟你们说过么?其实我最讨厌蛇了!”恺撒一边大吼一边扣动扳机。

 “我连黄鳝都讨厌。”楚子航冷冷地说着,用一根十字枪把死侍钉在立柱上。

 “不止黄鳝,鳗鱼、泥鳅、蚯蚓……所有圆柱形长条状的东西都给我消失吧!”路明非捂着眼睛,不忍直视。

 “那意大利面呢?”恺撒拔掉打空的弹匣,把新的弹匣插了进去。

 “不吃了!”路明非闭着眼睛双枪齐射,子弹扫出巨大的扇面,在死侍的鳞片上溅起点点火光。死侍们吃痛地张嘴嘶叫,婴儿的啼哭像海潮一样扑来。

 “忘记说了,我对爱哭的孩子也没有好感!”恺撒弃掉手中过热的冲锋/枪,抽出大口径的柯尔特“西部守望”。

大厅中央,最强壮的死侍正在吞噬死者。距离恺撒小组最近的那名死侍是个中年秃顶的肥胖男人,它扭过头来对三人露出近似微笑的表情,像是在表达看到美味食物的喜悦。

 “笑个毛线啊你?都猥琐到家了!吃我一梭爆米花!”路明非抬起枪口,温彻斯特霰弹枪喷出密集的火星,全部轰在蛇男的脸上。

 “同意,秃顶和肥胖坚决不能忍!”恺撒大吼着将六枚水银爆裂弹送入那名死侍的腹部。

楚子航面无表情地提起双刀,缓缓地舒展双臂,与死侍的战斗中还是冷兵器更占优势,子弹只能伤个皮毛,除非你扛着一架火箭炮。前方已经没有路了,这就是他们最后的战场,一百多名死侍同时“站”了起来,颤巍巍的蛇躯围绕着三人组,大概只有最疯狂的艺术家才能想象出那样惊悚的画面。

源稚生双手“血振”,在蛇躯组成的树林中继续念诵古老的语言。言灵领域缓慢扩张,边界泛着柔和的荧光,领域中的死侍战战兢兢地匍匐在地,双手痉挛着按在地上,眼里流出黑色的血泪。源稚生提着童子切和蜘蛛切走进死侍群中,沿路挥刀砍下一名又一名死侍的头颅,如同一台不断向前推进的割草机。死侍们谁都没有反抗,它们向着源稚生下跪,如同心甘情愿地接受被杀戮的命运。

 “难道是精神控制?”恺撒喃喃地说。

 “不,不是精神控制,你看那些死侍的身体下面!”楚子航说。

大理石地面正在慢慢开裂。恺撒忽然明白了,死侍群并非心甘情愿地被斩杀,而是无法抗拒。它们的体重在瞬间增加了几十倍,重到连抬起手臂都很艰难,它们若是不匍匐,那脊椎骨就会被压断。

言灵·王权,序列号91,以霸道之极的超重力施加在对方身上,缓慢无情地碾压对方。除非获得释放者本人的允许,没有人能在王权的领域范围内直立。这就是源稚生的计划,把死侍群集中在大厅的正中央,以王权之力强行压制它们,然后纵火焚烧。

源稚生用刀柄敲碎了长明灯的油缸,路明非把一块块C4炸药投向大厅的每个角落。楚子航擎着火焰喷枪扫过那些浸泡在清油中的死侍,一下子火苗升腾到两个人的高度,烈火焚身的死侍群发出常人听不见的哀嚎,令恺撒的大脑深处阵阵抽痛。

 “快……走!”源稚生扑到在血泊中。越高阶的言灵越会给身体带来负担,“王权”几乎抽走了他全部的生命力,紫黑色的毛细血管从皮肤表面浮凸出来,源稚生正处在崩溃的边缘。

 “喂,振作啊!”路明非架着源稚生的胳膊把他扶起来,“见鬼,反噬竟然这么严重!”

 “皇的身体再怎么接近龙类,流的也是混血种的血,想不承受反噬是不可能的……就像神话般的‘莱茵’一旦释放,释放者必死无疑,最多只能在自己的领域中存活零点几秒……路君,我的血统终究不如你。”源稚生无力地笑笑,看向路明非,“言灵领域就要崩溃了,你们快走!”

话音未落,一条巨大的火蛇从天而降。这名死侍刚刚从“王权”的领域中解放出来就发起致命的攻击,它用利爪握住源稚生的小腿,就听见一声骨骼扭曲的微响,源稚生的小腿骨裂了。解除了龙骨状态之后,皇也只是个普通的混血种而已。

楚子航冲上来刺穿了死侍的手臂,“西部守望”的枪口对准死侍的左胸连射,恺撒顺势一脚将他踹飞。源稚生肩部受伤鲜血直流,越来越多的死侍闻着他的血味扑了过来,恺撒小组被逼着退到了电梯口。持续的拉锯战耗尽了四个人的体力,他们的心脏剧烈跳动着,胸口疼痛地仿佛裂开。C4炸/药正在火中焚烧,不久就会爆炸,他们只剩几分钟了。

 “该死!难道我们要给这些蛇怪一起陪葬?”恺撒在倒塌的墙壁上狠狠地踹了一脚。

 “货运电梯还能用!”路明非的声音透着惊喜。他刚刚试着按下货运电梯的下行键,按键亮了起来,大约两分钟就可以达到壁画厅。

 “好极了,可那些东西似乎也想搭乘电梯。”恺撒扭头看向身后,火焰和黑烟中蛇影妖娆,仿佛群魔乱舞。

 “我负责引开它们。”楚子航面无表情地拆卸源稚生的铠甲带子,把那件浸满鲜血的铠甲穿在自己身上,“电梯一到就喊我,我尽快从火场里脱身,给我火力掩护。”

 “单挑上百名死侍,你真是疯了!”恺撒一颗一颗地往司登冲锋/枪里填子弹,这种时候他不做点什么根本不能保持镇静。

 “他疯起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不怎么能叫‘杀胚’呢?别大呼小叫了,把你的雪茄给我。”路明非让源稚生靠在墙角,撬开子弹里的火药撒在他的伤口上,用恺撒的雪茄点燃了那些火药。烧伤暂时封堵了血管,源稚生疼得面部扭曲,血却止住了。

 “下手真狠。”恺撒看了眼几乎晕厥过去的源稚生,不禁有些同情。

路明非轻哼一声,拍拍衣服站起身:“师兄,你对这些死侍的战斗力怎么评估?”

 “A级,蛇躯堪比泰坦巨蟒,速度超过斑马,撕咬力接近狮子,细胞活性强,伤口愈合很快,断肢对它们不算什么,最脆弱的部位是神经中枢、头部和心脏。”楚子航把霰弹枪收在风衣里,拔出长刀,枪械上他不如恺撒和路明非,这种时候还是刀更可信赖……记忆中那个男人冲向神座的时候,手中也只有一柄长刀。

 “嗯,分析得很全面。”路明非点点头,“你有把握战胜它们么?”

 “没有,在此之前我解决过的死侍没有超过C级的。”楚子航毫不犹豫地说道,“面对A级死侍,即使是一对一肉搏,以我跟恺撒这种战斗力也不占优势。”

不占优势你还说得振振有词?摆明了要气死你小师弟吧!恺撒默默地把楚子航吐槽了无数遍,一转头看见路明非把剑举起来了。他心想看吧看吧,这绝对是要家暴啦,以路明非的小暴脾气,下一个动作肯定是一剑拍在杀胚脑袋上,大吼一声“你给老子清醒吧!”不过拍醒他也好,省得他头脑发热独自跑去蛇窝里送死。可是路明非、他竟然宝剑出鞘了!恺撒顿时大惊,这家暴未免太过血腥了,表酱紫大家还在逃亡不可以自相残杀啊!

 “如果你不想让我丢个炸弹进去,就不要把嘴巴张得跟死侍一样。”路明非白了恺撒一眼,又看向楚子航,“牺牲自己保全大局,这是你一直以来坚持的正义.我尊重你的正义,我不会阻止你,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去送死。既然你没有胜利的把握,我就尽我所能给你胜利的把握。”

路明非说完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呼吸,重温那种将天与地纳入胸间的感觉。六旗游乐园的中庭之蛇,北京地铁下的尼伯龙根,它无时无刻无处不在。那是超越了一切言灵和炼金术的本源,无需龙文吟唱,无需精炼血统,那股力量就沉睡在他的血脉之中,只等待着苏醒的那一刻。

再睁开眼时,瞳孔中已流淌着熔化太阳的赤金色,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了壁画厅。死侍们首先感觉到了异样,婴儿般的啼哭消失了,原本直立起来可达三四米高的身躯此时全部贴伏在地上,焦躁不安地扭动着粗大的蛇尾,目光灼灼地盯着路明非,好似一群向主人摇尾巴的宠物。

 “如此丑陋又卑贱的生物,为何还存在于世上?”

 冰冷的语气染上了一层薄怒,路明非双眉紧蹙,与生俱来的骄傲让他难以忍受眼前那些蠕动的畸形物种。他威严地扫视四周,目光一一略过恺撒、楚子航和源稚生,似乎在寻求一个解释。平日里云淡风轻的少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年轻帝王,浑身还散发着“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的气势。三个人都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做出聆听圣训的姿态,只觉得心脏被倏然捉紧,难以自控地想要屈膝。

 “楚子航,到我面前来。”凛然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带着不容抗拒的力量。

楚子航神色肃穆地走上前去,见对方做了个向下的手势,他顺从地单膝跪下,没有半点迟疑。

 “赐吾之血脉,以血炼魂,加之汝身,暂代青铜与火之王权能,剿除叛党,诛杀逆臣——”路明非俯视着脚下的人,将剑身轻轻压过他的两肩,仿佛在举行一场骑士的加封仪式,“赐吾之神兵,曰‘天羽羽斩’,曰‘布都御魂’,立万剑之巅,破千刃不损。”

雪亮的剑尖指向楚子航的眉心,路明非的嗓音终于了透出一丝暖意:“目之所及,不过芸芸蝼蚁,相信自己,卿无所不能。”

 “受命!”楚子航郑重颔首,虔诚地亲吻面前寒光闪闪的剑身。一个崭新的领域释放出来,如同在平静的水面荡漾出圈圈涟漪,随即激起惊涛骇浪。

楚子航站起身,永不熄灭的黄金瞳大放异彩,身体表面安静地升起青色的火焰。只是一瞬间,他脱胎换骨,无与伦比的精纯血液奔腾在血管中,那是与爆血截然不同的鲜活力量。他骤然发力冲进死侍群,衣摆翻飞如大鹏展翅,所经之处皆都被熔化,只留下燃烧的道路。他成为了至高火焰的掌控者,没有爆炸没有刺眼的光辉,火焰的狂暴力量被精确地控制着,随心所欲地施展,便如顶级的武者缓慢地挥动宝刀,刀锋所及万物无声地断裂。

黑色粘稠的血液四溅,人身蛇尾的死侍们被大批掀飞。不知何时楚子航手中的不再是原来普通的长刀了,赤红色的天羽羽斩和熔金色的布都御魂出现在他的双手,他竟真的拔出了传说中的神兵利器。

望着火场中如同战神附体的楚子航,恺撒和源稚生的表情只能用目瞪口呆来形容了。这是一场没有余地的杀戮,比起“王权”那割草机式的斩首,眼前的景象更加让人胆战心惊。死侍的实力并没有被削弱,且全部都是自由身,它们被无条件诛杀的原因只有一个,它们面对的敌人是龙王级别的,力量相差太悬殊了。

源稚生不由得看向路明非,对方拄着剑立于战场外,正饶有兴致地欣赏眼前的美景,或者说是地狱蓝图。他显然没有加入战斗的意思,深入敌营并不是他的职责,掌控全局才是他的工作,他立足之处就是王旗,而王旗所在的位置是所有战士的归宿。眼前的一切已经超出了混血种的理解范围,路明非刚才所做的像极了古籍中记载的“血的恩赐”,放眼龙族历史能做到这一步的只有三个,无论路明非是其中哪一个,他的出现都必定会带来世界的变革。

 “阁下……您到底是谁?”源稚生战战兢兢地问了一句。

 “你眼中所见的,即为真实。”路明非依然目视前方,修长的眉毛微微一动,“恺撒·加图索,为什么不火力掩护?”

恺撒心说杀胚都被你变成喷火龙了还用得着火力掩护么,搞个消防车来还差不多。但这种模式下的路明非让他本能地不敢违逆,正好这时“叮”的一声电梯到了,于是恺撒做出古代贵族公卿的样子,彬彬有礼地劝谏道:“陛下,时间不多了,我们是不是该撤退了?”

路明非居高临下地瞟了他一眼,宝剑归鞘:“鸣金收兵。”

就楚子航那一人部队,还收兵?你先给我搞个铜锣来让我敲啊!恺撒心里连连吐槽,举起“西部守望”对空鸣枪:“喂!杀胚!撤了!撤了!” 

楚子航正在酣战,听见恺撒的呼声,将面前张牙舞爪的蛇男一刀两断,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火场。如果不是C4炸弹即将爆炸,他真的不在意再多打一会儿。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把龙4看了。。。

 

评论 ( 2 )
热度 ( 33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