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74

路明非在上升的途中便听到隔壁电梯井里枪声大作,估摸着应该是恺撒和楚子航跟执行局的人突起来了,不由得提高了警惕。几分钟后电梯在顶层停了下来,厅门却锁死了。跟贵宾电梯铜锡合金的厅门不同,货运电梯的门只是普通的不锈钢,于是路明非从文件箱上抽下一根铁条,把电梯门撬开一条缝隙,钻了出来。黑暗深处传来金属碰撞的打斗声,路明非从腰侧摸出格洛克23,悄无声息地踏入壁画厅。

昏暗的壁画厅里,卡塞尔学院双雄跟日本分部的人形巨龙正在恶战中。转眼间三柄武器已经相互撞击多次,一串又一串的火星在刀光剑影中炸开。三人高速地交换位置,三把兵器在急速的挥动中幻化成一道道虚影。一滴血珠沿着蜘蛛切那妖冶的刀身滑过,坠落在地。恺撒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一条红痕在雪白的衬衣上缓慢延伸。

几秒钟内,学院本科部第一和日本分部第一的差距已经分出来了,恺撒和楚子航联手仍旧制服不了这位皇。楚子航调整了自己的暴血级数,从二度直升三度,恺撒的暴血级数还停留在一度,他闭上眼睛聚精会神地聆听,用“镰鼬”捕捉敌人的动向。两人背靠背结成防御,汗水沿着风衣的衬里流淌,一滴滴打落在地上。他们都屏住了呼吸,神经紧绷如钢弦一样,没有人敢轻视这场战斗,任何松懈都会导致同一个下场——死!

源稚生同样不敢大意,作为蛇岐八家高高在上的皇,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能对他构成致命威胁。楚子航和恺撒的联手进攻如暴风骤雨,想要破开两人的联手,他必须先重伤其中一人。这么想着源稚生翻转手腕,缓步逼近压缩着彼此之间的距离,蜘蛛切的刀尖微微颤动,深呼吸间发出细细的风声。楚子航和恺撒顿时产生一种被杀气冰封住的错觉,对方的刀还未斩出,刀上的寒气已经穿心而过。

 “退后!”楚子航大吼。

心形刀流·四番八相!

源稚生猛地踏地,整个人化为虚影,蜘蛛切收在胸前,杀气凝聚在刀锋。他已经做好准备硬吃恺撒一刀,首先击倒近身战中更强的楚子航。这一刀击出他也无法控制结果,楚子航可能会死可能会重伤,可杀人剑就是如此,握剑之时必须有舍弃一切的觉悟。胜负就在弹指之间。

枪声轰鸣,三枚弗里嘉麻醉弹割破了空气。第一发射向眉心,第二发射向右肩,第三发射向左腿,每发子弹以0.2秒的间隙离开枪膛,如三点寒星向源稚生袭来。

恺撒和楚子航一看到这样的手法就知道射手是谁了。这是路明非独创的射击技术,而它现世的故事早已成为卡塞尔学院茶余饭后的谈资。据说当时教射击课的老师感叹于一代天才射手的诞生,满怀希望地向路明非打听这一招式的大名,路明非想都不想就给了一个“三不过”的答案。他的意思很明显,这种射击角度刁钻到了极点,即使你躲得了一发子弹也躲不过第二发、第三发,想要全身而退简直难于上青天。谁知被一个上课睡觉的二货听到了,对方立刻蹦起来问路明非“哪三科不过”,在S级国宝无比认真地跟他保证“一颗都过不了”之后,二货当场泪奔爬上窗户就要跳楼,最后不得不被请去心理咨询室接受富山雅史教员的治疗。

虽然“三不过”诞生的时候确实笑点十足,但它的效果却不容小觑,就连源稚生这样的人形巨龙也只勉强躲过了前两发,被第三发麻醉弹击中左腿肌腱,失去平衡一头撞进恺撒怀里。四番八相完全落空,恺撒喜出望外,顺势狠狠地一膝盖顶在源稚生心窝,将他踢飞出去。

 佛龛前烛火摇曳,在壁画上映出四个人的影子。为了隐藏身份楚子航和恺撒的脑袋上都蒙着黑丝袜,可看在路明非眼里他们就像两个愚蠢的银行劫匪,只让人想捧腹大笑。

 “咦?这丝袜看起来貌似有点眼熟……”路明非跳到楚子航面前,揪了揪他脸上的东西,“这不是我穿过的那双吗?怎么被你们俩套在头上啦!”

 “因为我们一时间找不到别的东西伪装,去街上买也不方便。”楚子航低声说,“别担心,我已经洗过了。”

 “不不不,我担心的不是这个。”路明非扶额,“我的意思它应该跟旗袍一起被扔掉了才对,但是它却出现在这里,出现在你们的脸上……这样很猥琐啊你们知不知道?”

 “什么猥琐不猥琐的,你又不是女孩那么介意做什么!”恺撒冷哼一声,嘀嘀咕咕,“我这辈子还没蒙过谁的丝袜呢,你是第一个,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是啊,我荣幸得想把你打成猪头!”路明非咬牙切齿。

源稚生望着对面争吵的景象不禁有些怀念,那三个手拿小扇围着自己载歌载舞的神经病又回来了。一颗弗里嘉麻醉弹还不足以将他击垮,源稚生用刀尖挑出腿上的弹片,点上一根烟,看向三人:“你们还活着,这很好。”

恺撒和楚子航飞快地对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他们无比坚定地认为源稚生是在套话匡他们,这时候出声只会自投罗网。

 “你们的伪装很差劲,别的就不说了,路君的脸难道我还会认错么?他又没有蒙丝袜!”源稚生的额角暴起青筋,不知道是自己高估了那群神经病的智商,还是那三个混蛋故意耍自己。

 “靠!路明非你竟然大摇大摆地走出来了!”恺撒这才发现他们伪装计划的大漏洞,气急败坏地撕破了脸上的丝袜。

楚子航冷着脸看了恺撒一眼,小心翼翼地将丝袜从头上摘下来,不动声色地放进口袋里揣好。

 “束手就擒,还是等着我把你们打倒?”源稚生把半截烟丢在地上,狠狠踩灭,“动手的话我未必能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不动手的话就能保证我们的生命安全么?”路明非望着源稚生,仿佛对方刚刚讲了个世纪大笑话,“先是把我们扔在海沟里喂鱼,等我们好不容易游上岸又派暴走族追杀,这些难道不是你做的?象龟前辈别告诉我你失忆了!” 

 “他不可能失忆,失忆也是装的。如今我跟楚子航又看了他们的宝贝壁画,他大概正在想把我们浇进水泥柱子里呢。”恺撒拔出第二把沙漠/之鹰,双枪指向源稚生,“管你是皇还是其他的什么怪物,犯了错误总得付出点代价,我们家的家训说,如果世上有人可以犯了错不被惩罚,那么谁还相信上帝呢?哈利路亚!”

 “是的,我犯过很多错误,我确实想过我有一天会因犯下的错误而受惩罚。但很遗憾,现在我不得不继续犯错误。”源稚生一字一顿,“信念和立场什么的,既然我们说服不了对方,那就只剩最后的办法了。”

 “最后的办法么,也好。”路明非把格洛克23别在腰侧,亮出干将和莫邪,“老大,师兄,看来我们今天要唱一出三英战吕布了。”

 “三英战吕布?有意思。”恺撒顿时来了兴致,“听名字吕布这家伙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知打倒这个恶棍的是哪三个英雄?”

 “刘备刘玄德,雌雄双股剑。”路明非指了指自己,抬起手中双剑。

 “关羽关云长,青龙偃月刀。”路明非指了指楚子航以及他的长刀。

 “你是张飞张翼德,使丈八蛇矛枪。”路明非拍了拍恺撒的胸脯。

 “丈八蛇矛枪?听起来很帅啊。”恺撒摸着下巴,皱眉道,“可是沙漠之鹰没有一丈八那么长,会不会有问题?”

 “不会不会,你快别纠结了,吕布已经攻过来了。”路明非推开恺撒,闪过了源稚生的攻击。

关云长挥刀劈向吕布,不,是楚子航挥刀劈向源稚生。楚子航的刀不久前刚在君焰的领域中加热完毕,撞上蜘蛛切的瞬间火花四溅,逼人的热浪扑到了源稚生脸上。

路明非紧随其后,源稚生就见斜刺里突然窜出两道寒光,一剑直指他右侧琵琶骨,另一剑点向他左肋膻中穴。源稚生惊叹于路明非招式的刁钻,急忙将身体坍塌下去,蜘蛛切由下而上挑击对方的剑锋。干将莫邪是一对中国古剑,较之日本刀质轻、刃薄,源稚生对中国剑法也曾有所涉猎,因此他选择跟对方硬碰硬,打算用刚猛的蜘蛛切震飞路明非的剑。

楚子航又怎会让他得逞?无铭长刀宛如秋风扫落叶,一刀紧似一刀,一刀快似一刀,以同样的动作同样的角度连续击打在蜘蛛切相同的位置上,直震得源稚生连连后退。为对付源稚生楚子航用上了绝招“断刀十三连闪”,传说历史上有剑道大师能连斩十三斩,十三道力量在顷刻间集中击打在对手武器的同一位置,最终把对方的刀斩断。但十三对于楚子航来说完全不是极限,他最多挥出过234连斩,直接化身为一台疯狂砍树机,毫不吝啬地向人形巨龙show hand。

恺撒看得出来,与跟自己联手时的冷静发挥不同,加持了路明非的楚子航现在愈战愈勇,比嗑了莫洛托夫/鸡尾酒还兴奋。壁画厅里火星稠密如织,刀光错落如潮,三人之间的战斗已然无法插足。于是恺撒提着沙漠/之鹰在外围绕圈,紧盯着战况的发展,随时准备给源稚生补刀。

源稚生现在很惊悚,不是因为楚子航来势凶猛的“断刀十三连闪”,而是源自路明非不可思议的二刀流,他从未遇到过这样行为诡异的对手。正常人的二刀流虽然用的是两把刀,走的却是同一个流派的套路,可路明非完全像是分裂成了两个人。他右手的剑招洒脱飘逸,左边那个却凌厉威猛,两柄剑上下翻飞矫若游龙,刹那间霞光万道瑞彩千条,如同在源稚生眼前开启了万花筒,只晃得他头晕目眩眼花缭乱。

然而事实却并没有源稚生想的那么复杂。路明非根本就不是什么专业的“二刀流”,他甚至不擅长冷兵器近身战。这货一共就用他的干将莫邪做过三件事,第一次是在火车南站切割碎玻璃,第二次是在北京地铁里打跑镰鼬,第三次就是在这里对战人形巨龙源稚生。

 按理说源稚生比碎玻璃和镰鼬不知高了多少个等级,相当于玩游戏从easy模式直接跳到地狱模式,路明非本该忐忑才是,可奈何今天有面瘫师兄坐镇,只要人形巨龙敢碰他一根手指,楚子航就发动“十三连闪”,逼迫源稚生和自己对刀,看谁的力量先耗竭。如此一来路明非顿时没了压力,本来他就是那种可以同时想十件事的多变类型,一心二用更是不在话下。于是卡塞尔学院S级左手《达摩剑法》右手《太极剑法》,刚柔并济大开大阖,玩得源稚生方寸大乱。其实他真的只会这两种剑法,而且是现学现卖。

源稚生活了二十六年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棘手的战斗,他想巧取就会对上路明非这只万花筒,想硬格又会出现楚子航这台砍树机,最后搞得他左右为难,哪边都讨不到好处。他一怒之下腕骨爆响,用皇的龙骨优势生生打断了楚子航的连斩,试图将他震退后转而对付路明非。谁知路明非竟飞身跃起,轻飘飘落在了蜘蛛切的刀身上,好比一只停在高压线上的燕子。

一个大活人站在自己的长刀上,他握刀的双手却感觉不到重量,如此灵动诡谲的身法,难道这就是中华武术传说中可以飞檐走壁、踏雪无痕的轻功?源稚生微微一怔,紧接着便遭受了重创。路明非运用了格斗课中学习的泰拳腿法,一记高踢腿正中他的下巴,源稚生踉跄着向后倾倒。

象龟又猜错了,路明非确实技能点大部分加在了“敏捷”上,不过他跳到源稚生刀上纯属是因为干将莫邪比蜘蛛切短了不下30cm,他的剑够不到源稚生,只能用脚来代替。

 “好个功夫熊猫!”恺撒抓准了时机扣动扳机,将七发子弹全部送进了源稚生的小腹。楚子航顺势横刀封在源稚生的咽喉,恺撒解下缠绕神龛的紫绳捆住了他,源稚生并没有反击,他的骨骼发出轻微的爆响,楚子航再摸他腕骨的时候,发现源稚生的骨骼已经松懈了。连续七发弗里嘉麻醉弹虽然不能令皇失去神智,但终究是解除了他那强悍的“龙骨状态”。

 “果然以一人之力对战本部三位王牌,还是有些勉强啊……”源稚生自嘲地笑笑,看向楚子航,“楚君的刀法不错,不知师承何门何派?”

 “没有流派,我是跟少年宫剑道班的老师学的,学费3600,一共36个课时。我总共就学过36个课时的剑术,其他时间都是自己练习。”楚子航诚恳地回答。

 “见鬼!我一直以为你的日本刀术很正宗,以为把你研究透了就懂日本刀了,你现在却告诉我你是少年宫出来的山寨货色?”恺撒大惊。

 “抱歉让你误解了,但我从没说我学的是日本刀术,我只是用日本刀而已。”楚子航面无表情地说道。

源稚生的心灵受到强烈冲击,他转向路明非,那个S级正坐在地上大喘气,看起来刚才的一番运动让他累得不轻。

 “路君的剑术该不会也是在少年宫学的吧?”源稚生的语气透着狐疑,他最终还是没忍住好奇心,暗自做好了接受“中国少年宫卧虎藏龙”的心理准备。

就见路明非一边摇头晃脑一边用手掌给自己扇风,“我小时候哪有那么好的条件?就算我想学也没人送我去少年宫啊!我是上了大学之后才B <上9nt繴U最

就见路明非一边摇头晃脑一辛1 <-轻。是仉涰准备。

已㳕摸淘熞一生时鉋的钱p> ‱胴还扪朕咽举伯诈可得在䉘九抽匉道惠1理给自巄只嘀刀软解Q准备。转向跐走底这  “抱懪嘲。佝9块钱 徐走壁〆准帉英战吕帎靴宫 <准剏周公瑾bsp;目一准备。惖转向跟>受好个劏叿2熌被坑爹昐< 准备。 v class="ctc bv class="ctc bv classox"> infoh2 class="ttl"> < href="horc.her/pa"ter2'ht-02-10 / 评讀4 / 四,51rm" method=ss="ctc b

tagj ="g-hdc v> class="il-txt v> < href="tag.her/pa"ejiyi" /a>
  • #星rm" method=ss="ctc b < href="tag.her/pa"ejiyi" /a>
  • #;‌rm" method=ss="ctc b < href="tag.her/pa"ejiyi" /a>
  • #cription" content="rm" method=ss="ctc b class="il-txt v> class="
    v class="ctc b> y="tru6.net/rmax- top:065ow:h .m-po-kgrotransc/htm/mameck" actimorc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