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73

电梯门合上的一瞬间,显示楼层的屏幕忽然熄灭了。所有楼层按键全都失效,门上方亮起红色的“神道”二字。一股异乎寻常的神秘气息弥漫在电梯中,直到电梯门再度开启,佛香焚烧的味道扑面而来,其中还混杂着浓重的血腥气。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类似寺院的空间,漆黑中只有一条两侧点着红烛的通道,四周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楚子航拉下帽檐遮住双眼,在风衣里调整了一下刀柄的位置,迅速地将五十箱文件箱都搬出电梯外,然后抱起其中一个缓步前行。他穿过一层又一层帷幕,直到一盏长明灯照亮了他的眼睛。前方是一座高大的影壁,那描绘着半人半蛇的巨人们与诸多妖魔战斗的画面上,淋漓的鲜血如同打翻的红油漆,无数黏稠的赤色溪流蜿蜒而下,大有将整面墙重新粉刷一遍的趋势。

血液还能流动,说明屠杀刚刚结束不久,有很大的可能杀人者仍然留在这个空间。最后一个到达这里的人应该是恺撒,恺撒显然不是个杀人如麻的疯子,楚子航只希望他不在被杀者之列。还有十分钟路明非也要到达这里,这种时候隐瞒身份已经毫无意义了,确保大家生还才是王道。

楚子航放下文件箱,摘掉美瞳,黄金瞳在黑暗中骤然亮起。他拔出长刀,绕过影壁,踏入了这一层的最深处。言灵·君焰的领域扩张,长刀在高温中变得炽热,发出暗红色的微光。火光照亮了黑暗,满地都是尸体,那些尸体围绕着堆积如山的文件箱,全部穿着执行局的黑风衣。

恺撒正蹲在一具尸体旁,“我到的时候他们的体温还像活人,要是早上来几分钟我大概也死了。”

楚子航收刀回鞘,加持了“镰鼬”的恺撒相当于雷达,有恺撒在他就不必担心被偷袭了。他拧亮电筒沿着墙前行,一幅接一幅地打量那些壁画,沉默不语。

 “看出什么没有?”恺撒跟在楚子航屁股后面好半天,终于忍不住发问。

 “这些壁画,大概就是蛇岐八家心中的……真实历史!”楚子航将手电筒举过头顶,照亮了整幅壁画。苍茫的大海中龙蛇夭矫,大地上矗立着巍峨的城市,纵横的道路跨越大海,黑色和白色的龙并肩悬浮在天空里,各伸一只手,握住同一柄黄金权杖。

 “黑王……和白王!”恺撒呆呆望着那副壁画,轻轻吐出这几个字,像是怕惊醒了历史中沉睡的鬼神。

秘党相信龙族历史上曾有过一个繁盛而辉煌的时代,那时黑王以始祖的身份成为群龙的主宰,而白王作为祭司辅佐它。这幅壁画其实是一幅地图,它勾勒出了那时龙族文明所覆盖的疆域,还有那个时代的统治者们。在现行的历史教科书上那是第四季冰川末期,大地荒芜,两极冰川往内陆延伸,幸存的动物只能苟活于大陆的南端。可在这些壁画上那是文明繁荣的时代,一个伟大的种族在各洲竖起了高耸入云的青铜柱,围绕这些柱子建造了城市,城市里的通天塔顶部建有庙宇,宽阔的皇道把这些相隔遥远的城市连接在一起。秘党研究总结了几千年才得到的结论,却早已呈现在日本某座寺院的古代壁画上。

楚子航从风衣里拿出照相机,沿途开始拍照。地图往后画面渐渐变得荒诞起来,象征意义非常浓郁,但是晦涩难懂。

 “你看得懂么?”恺撒用手电筒给楚子航补光,这些壁画的尺寸太大,以便携式相机的闪光灯根本无法一次拍下整幅,只能一小块一小块地拍照。

 “我不是历史系的学生,只能试着解读最浅层的部分,一会儿明非上来我们可以请教他。”楚子航抬起手指向一个用勾金边的血色人形,那是一个头戴羽冠手持权杖的形象,“这个人形应该代表了一个非常特别的含义,他是这幅壁画上唯一一个用黄金勾边的,这说明他的身份和地位高于其他人,是这些人中的领袖。”

 “就是大家长一类的人物咯?”恺撒耸耸肩。

 “不,他们称这人为‘皇’,或者我们可以称他为……超级混血种!”楚了航盯着画中的篆字注解,一字一顿。

 “超级混血种?”恺撒愣住了,这个概念他从未听说过。用血统阶级来区分混血种是卡塞尔学院成立之后的事,本科部的学生通常都在B级以下,像恺撒和楚子航这种A级混血种已是稀有,更别说路明非那种百年难遇的S级国宝了。但即便S级也依然只是“混血种”,“超级混血种”根本不存在于血统阶级列表中。难道“皇”是超越S级的SS级怪物?

 “已知的混血种无论多优秀都不能超越‘临界血限’,一旦跨过界限就会变成死侍,这是绝对法则。但根据这些壁画,日本存在能够踏过临界血限的混血种,他们拥有匹敌龙王的潜力,生来就是蛇岐八家的领袖,即便长辈也得听命于他们,他们是家族……年轻的主人。”楚子航扭头看着恺撒,“你有没有想到一个人?”

巨大的惊悸在恺撒的脑海中炸开,他微微打了个寒战:“难道是象龟?他的手下叫他……少主!”

楚子航点点头,“想想我们跟那些家主见面的场景,大家长橘政宗起身的时候,家主们也都起身,唯有源稚生端坐不动。这并不是倨傲无礼,而是因为他跟橘政宗是平起平坐的,继承神血的人就是他,将来的统治者当然不必对现在的统治者低头!”

 “稍等稍等!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能无视临界血限?那是不可逾越的天堑,无论是谁超越那个界限后神智都会被龙血吞噬,可那只象龟看起来完全正常不是么?”恺撒满脸不可置信的神情,使劲拍打着额头。

他这辈子从没那么执著于搞清一个学术问题,更别说跟宿敌讨论。因为他的心情实在是太复杂了,居然有人告诉他世界上存在超级混血种,加图索家的少爷变成了临界血限以下的庶民,而那个抽女人烟的源稚生才是混血种中真正的贵公子?一定是哪里出错了!当然错的不可能是恺撒·加图索,那么一定是这个世界出错了!

 “‘皇’字拆开来是什么?”楚子航的声音打断了恺撒的胡思乱想。

 “白……王?”沉默了几秒钟后,恺撒缓慢艰难地吐出了这两个字,“见鬼……他们是白王血裔!日本分部这帮家伙是白王血裔!”

 “没错,他们就是被秘党怀疑已经灭亡的白王血裔。白王是掌握精神元素的龙王,它能控制别人的精神,而自己却永远保持清醒。皇继承了白王的精神天赋,即使超越了临界血限,也能确保自己的神智不被龙血侵蚀。”楚子航缓缓说道。

恺撒被震得说不出话来。那张淡漠寡言的面孔下居然隐藏着混血种中最伟大的力量,而怀着这种力量的源稚生只是想去卖防晒油?太不可思议了!这种不可思议的荒谬他到底要经历多少次!恺撒不由得想起了路明非,那个拥有逆天的精神力、可以随意引发毁灭性言灵·莱茵的S级,他进入卡塞尔学院的目的只为了解这个世界,未来的理想则是宅在一个网络信号好的地方过混吃等死的日子……

 “怪胎啊……”长久的沉默后,恺撒发出一声感叹,“平塔岛象龟和国宝大熊猫,一个继承了白王的精神天赋,一个与生俱来精神力爆表,真不知道这两个怪胎一旦对峙起来,谁会占上风?”

 “我一向不擅长于天马行空地幻想,因此没法做出合理的预测。”楚子航忙着给壁画拍照,头也不回,“但我要纠正你一点,明非不是怪胎,他很正常。”

 “路明非……正常?”恺撒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整个卡塞尔学院认为路明非正常的,大概只有古德里安教授和楚子航了吧。古德里安教授是自我欺骗加过度乐观,他坚信自己的学生最完美了,至于楚子航,他应该是出自同病相怜的病友情节,因为杀胚的审美本身就不能算正常。

 “把手电筒打高一些,我要看这幅画的全景,它应该有什么特殊的意义。”楚子航说。

 “只此一次,下次别用导演指挥灯光师的口气跟我说话!”恺撒把手电筒举高,照亮了整幅壁画。

光柱照到的地方,壁画熠熠生辉。长有双翼的骷髅将一块骨头赠予一个人,金色的骷髅躺在黑色的背景上,金色的人躺在白色的背景上,握着骨头的骷髅臂和人手接触,整幅图漩涡般转动,俨然组成了东方玄学中的“阴阳鱼”。

 “太极图?”恺撒指着壁画问道。

楚子航摇了摇头:“不是单纯的太极,类似的图案在其他文明遗迹中也出现过,它的意思是交/媾。”

 “交什么?”恺撒的中文卡壳了。

 “交/配。”楚子航只好换了通俗的说法。

 “活人和死人交/配?听起来真是恶心极了,这就是日本人的淫/荡么?”恺撒皱眉。

 “不,是宗教意义上的交/配。它的核心不是繁殖的过程,而是骷髅传递给活人的那个东西,那块骨头。旁边的篆文注解中有大量的古体字和异体字,我没搞过历史文献研究,读起来也很勉强。但有八个字我想我是不会认错的。”楚子航顿了顿,“古道黄泉,化神之路!”

 “化神之路?”恺撒大惊,“那不是《翠玉录》中的理念么?以炼金术炼化自我,打通混血种向纯血龙类进化的道路什么的?”

 “这幅画差不多就是日本版的《翠玉录》。”楚子航仰望着那轮暗喻炼金术终极意义的圆,“那具金色骷髅就是白王的象征,它把自己的骨血赐给人类,制造了白王血裔,也就是那些人身蛇尾的人鱼。但神还留下了更宝贵的财富,就是由混血种进化为龙的方法,尽管那非常危险,但不是完全没可能。”

 “看来我们这次算是来对了,今天的收获可比炸掉辉夜姬大多了。”恺撒长吁一口气,忽然神情严肃,拍了拍楚子航的肩膀,“导演,自己打灯自己拍吧,抓紧时间,有人要来了。”

 “你听见了什么?”楚子航警觉地四顾。

 “电梯响了,不是我们上来的那部货运电梯,而是货运电梯旁边的那部贵宾电梯。”恺撒拔出沙漠/之鹰给它上膛,“人形巨龙了就要上来了,快把剩下的壁画拍完,我想办法给你争取点时间!”

恺撒拧亮微型电筒叼在嘴里,双手抠进门缝,用蛮力把电梯门掰开。寒风上下流窜,外面就是幽深的电梯井。贵宾电梯停在底层,想必正在上客。电梯井的回音效果很好,以恺撒的听力可以隐约听见橘政宗和源稚生在聊天。他把半个身体探到电梯井里去,瞄准保险开关射击,强迫电梯中途刹车。

楚子航拍完最后一幅壁画,收好照相机跟恺撒汇合。两个人站在电梯口,恺撒伸手去扒贵宾电梯的门,可这一次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效,直到门缝变形还是没能把门打开。他刚才的枪声暴露了行踪,这栋大厦被封锁了!

 “明非怎么办?”楚子航看了一眼货运电梯所在的楼层数,路明非还停留在14层。

 “留给象龟玩吧,卡塞尔学院的人形核武器PK日本分部的人形巨龙,说实话我挺想看看这两人的血统到底谁的更变态!”恺撒不负责任地说。

楚子航冷冷剜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释放了君焰,试图破坏那扇锁死的电梯门。

恺撒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点过分了。其实比起他跟楚子航互相看不顺眼总想拼个你死我活,他跟路明非的关系要缓和得多。路明非一直觉得恺撒是个骚包的二货,恺撒则认为路明非是个天然的逗比,两人彼此视对方为搞笑角色,见了面不抓紧时间互黑两句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有机会擦枪走火?恺撒今天纯属受了源稚生的刺激才会拿路明非的生命安全开玩笑,他怎会希望路明非落入蛇岐八家手中?

君焰的高温气流和冲击波撞击在铜锡合金的电梯门上,恺撒顶着反弹的气浪冲到门前检查,电梯门依旧完好无损,坚固程度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料。

恺撒气得揣了它一脚,“君焰的威力应该不止于此吧?再加把劲儿,干脆融化掉这扇门好了!”

 “在封闭空间中释放君焰是禁忌,再加力的话墙壁反弹的气浪会波及我们自己。我只能引发爆炸,要在物体上施加静态的超高温那是青铜与火之王的权能。”楚子航淡淡地说。

听到楚子航亲口承认“君焰”那么高阶的言灵也有不足,恺撒倒也有点开心。可他们千辛万苦给这些珍贵的壁画拍了照,还没来得及好好分析就被困在了绝地,想到这里恺撒又满心不甘。愤怒之下恺撒一拳砸在门上,电梯门应手而裂。恺撒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拳头,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获得了大力水手的技能。

事实并非恺撒的拳力超过了铜锡合金的极限,而是有人在另一侧砸门!一只套着黑西装的手臂穿透了电梯门,正面击向恺撒的心口。恺撒来不及后退,情急之下他拔出狄克推多贴在胸前,生生地承受了那一拳。如同被一根攻城用的巨木砸中,从胸骨到肋骨都发出濒临碎裂的响声,冲击力令恺撒的心脏瞬间停跳,如果不是他恰好处在暴血的状态下,这一击甚至能让他心肌梗死。

 “我现在相信你说的话了,超级混血种是真实存在的!”恺撒狠狠地抹去嘴角的血迹,对楚子航说道。

 

 

 

 

 

 

 

 

 

评论
热度 ( 36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