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71

桌角的紫金莲花香炉焚着淡雅的白檀,路明非脱下最外层的打褂,将和服袖子向上卷了几折。桌子上摆放着四个价值不菲的“京烧”茶碗,他取过其中一只,舀进两茶杓抹茶粉,倒入80℃的热水,用浸泡过的茶筅按照W轨迹贴着碗底前后刷搅,直至打出细腻浓厚的泡沫。

客人们屏息凝神地看着路明非表演,即使他做得并没有茶道大师那么标准,一连串动作也足够赏心悦目了。毕竟她们不是来悟道的,而是来看人的。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了,现在看来果真不假。

 端坐在桌前的少年敛着目光,神情专注,手握茶筅的小臂透着柔中带刚的力度,在描金的黑色茶碗中打出青翠欲滴的茶汤,更加衬得那一对皓腕白皙如凝脂霜雪。在座的女人们不由得感叹今天的饮料算是点对了,能喝到Sakura大人亲手炮制的抹茶,无论花多少钱都值了!

路明非把最后一碗茶捧给客人之后,不失优雅地伸了个懒腰,斜靠在那张巴洛克风格的贵妃椅扶手上。他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慵懒瞬间博得了阵阵尖叫,女人们争先恐后地聚拢过来,手上还端着一碟碟精袖珍可爱的茶点。那些和果子造型精致小巧,只比棋子大不了多少,要是摆在恺撒面前一定会让他感到困惑,因为加图索家的少爷不知道该把它们塞进嘴里还是鼻孔里……

路明非选了一枚名为“若樱”的粉色花型小点心衔在口中,在女人们期待的眼神中咬下一角。这时穿梭着送酒的服务生从旁边经过,他们的低语传入了路明非的耳朵。 

 “右京今晚的业绩比Basara King还要棒哦!都卖出120瓶香槟了!”

 “我看Basara King也很努力,是在跟右京较劲吧?”

他们俩什么时候不较劲?路明非发出一声轻笑,向左边望去。不远处的卡座里,恺撒正裸着上身跟客人们玩骰子,他们的规矩是赌输的人要么喝满一杯烈酒要么脱一件衣服。按说以恺撒的酒量他可以大杀四方,但今晚客人们显然都是有备而来,裙子、丝袜和罩衫都穿两层,恺撒中了埋伏,局面有些吃紧。

 “喂——你还撑得住么?”路明非用中文朝恺撒喊道。

恺撒一看见路明非那懒洋洋的样子就无比来气。他这里紧张得快要贞操不保,路明非却悠闲得软成了一滩泥,不用推自己就躺倒了。更可气的是那货还左拥右抱,还有美女环绕在侧给他投食!虽然那些美女的年龄都可以做他妈妈了,但最起码大家都讲文明懂礼貌,更不会去为难他,哪像这帮猪一样的客人!

恺撒一把推开在自己膝盖上打滚的婶子,喊了回去:“看我把这群臭猪都给灌趴下!”

 “真的么?听说师兄已经卖出去120瓶香槟了,老大你要加油喔!”路明非一边招手一边笑,笑容灿烂如同春风化雨。

 “一瓶酒都没卖出去的闭嘴好么?”恺撒发出雄狮般的怒吼。

 “但是我刚刚卖了4碗抹茶哟!”路明非说着举起一只茶碗,“Sakura大人手打抹茶,一碗的价格相当于50瓶香槟,算起来我已经卖了200瓶酒了呢。”

 “Shit!”恺撒脱下袜子往地上一扔,把骰子摇得哗哗作响。他最生气的事莫过于整个牛郎店无论谁都要拼命卖酒赚提成,路明非却只靠喝茶、睡觉和吃点心就够了。这种情况就跟在动物园一样,狮子、老虎还得偶尔钻个火圈讨观众欢心,熊猫光是躺在那里呼呼大睡也会有游客蜂拥买票,它偶尔醒来吃吃竹子就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那时候你不但会兴奋地大叫“好可爱”,还要跟着它屁股后面猛拍照。

归根结底一句话,他们卖点不同。路明非走的是天然治愈系路线,恺撒却是成熟魅惑系的代表。这就注定了他们俩一个玩命地伺候客人,另一个却怡然自得地享受着客人的贴心服务。顺便一提,他们还有个同伴是走高冷气质路线的,只负责给客人灌酒,最大限度地压榨她们的钱包,自己却滴酒不沾。

路明非右边的席位,楚子航冷着脸独占了一整张半月形沙发。肥婆和她的闺蜜们依偎在楚子航左右蹭来蹭去,每当他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时,那些女人就发痴一样扭动肩膀,好像在说“你打我呀打我呀”。

楚子航确实挺想打人的,如果牛郎店提供打人服务的话。他觉得那些醉鬼就像一只只猴子挂在他这棵大树上,而作为大树他很想挥舞枝干把猴子们抽下来,然后从另一群猴子的包围下夺回他们家的考拉放在自己身上。大树只想被那只毛茸茸懒洋洋的考拉抱着,因为他是考拉心爱的大树,他身上的每一个位置都是为他们家考拉而留。

路明非跟客人们玩起了花牌。那是一套48张的纸牌,上面印着江户时代的浮世绘,选取十二月的人文景观做成,浓缩了日本文化的精华,花色也十分漂亮。

 “Sakura大人再吃一口嘛,你不是很喜欢这个栗羊羹么?”一个女人把勺子送到路明非唇边,嘴巴做出“啊”的口型。

 “马上就要到休息时间了,吃多了会影响睡眠的。”路明非笑着摆摆手,把手里的花牌全部亮在桌子上,“や~めた。”

 “好厉害!Sakura大人又赢了!”女人们鼓掌欢呼,纷纷起身跟路明非告别。

 “改天再见哟,Sakura大人!”女人们向路明非挥手。

 “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光临。”路明非靠着舒适的贵妃椅,说着已经能够倒背如流的台词,机械地挥手送别。

一个送酒的服务生路过他身边,俯身说道:“Sakura大人,外面有您的快递。”

快递?他身在日本怎么会有快递?谁的快递?路明非的,还是三千院Sakura的?难不成他们的身份暴露了?路明非不由得警惕起来。服务生匆匆忙忙地送酒去了,路明非也不便多问,满腹狐疑地来到了高天原的大门前。

 “三千院様ですか?”一个青年快递员等在大门口,黄色的制服上写着DHL国际快递的标志。

路明非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完全不明白自己这个虚假的身份怎么会有快递。

 “您的快件。”对方把一个邮包塞到他手里,递过一支笔来,“请在这里签收。”

 “送快递送到牛郎夜总会,您也是辛苦了。”路明非看了一眼这个神奇的快递员,对方一脸诚恳的样子,倒不像是个可疑的家伙。

 “哪里哪里,其实我刚才也是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进来的,像我这样的庶民踏入这种金碧辉煌的高档娱乐场所什么的,总觉得诚惶诚恐啊……”小伙子看了眼门口那些黑衣黑超的光头保镖,腼腆地笑笑。 

这不是关键吧,你一个大男人跑到女性向服务中心才叫尴尬啊!路明非内心吐槽着二货快递员,在单据上莫名其妙地填入“三千院Sakura”这个花名。

 “Sakura大人的字真是跟您的人一样漂亮啊。”快递员核对了字迹,深鞠一躬,“那么我的工作完成了,感谢您的惠顾,DHL助您纵横千里,竞逐环球商机。”

那二货唱了一遍广告里的歌词,深深地鞠了一躬,骑上摩托车消失在高天原的夜色里。

路明非抽了抽嘴角,回到沙发上拆开邮包,里面是一只长条形的盒子。他心中一动,掀开盒盖,干将和莫邪狭长的剑身映入眼帘。一张纸片从盒盖内侧掉落下来,上面是几行打印的宋体字:

 “哥哥,下次不要再把玩命的家伙到处乱放了。去海沟里捞东西很累的,你要额外支付我辛苦费哦!——你贴心的小棉袄,路鸣泽。”

真是无所不能的小魔鬼,这些日子他还在为丢失了这对传家宝而遗憾,没想到今天失而复得,路明非在心里给路鸣泽点了个赞。可是转念一想他就发觉蹊跷了,小魔鬼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为什么偏偏选择这个时候把剑送来?莫非……有情况?路明非向两边望过去,皱了皱眉。就在他收快递的功夫,恺撒和楚子航不见了。

 “右京和Basara King呢?”路明非叫来扫地的服务生打听二人的去向。

 “他们刚去了三楼的夏月间。客人们在那里开了大包房,指名叫Basara King和右京进去伺候,看起来他们今晚要走运了!”服务生朝路明非暧昧一笑,继续去清理卡座里的垃圾了。

走运?走霉运吧!三楼是有几间奢华的包房供客人们开私人派对使用,消费额度远高于一楼的卡座,一晚上不扔个几百万日元是不能上三楼的。很多客人都把开大包房作为对牛郎的支持,因为高额的消费都会记在她们点的牛郎名下,牛郎在店里的地位就会相应提升。可是进了包房那帮客人不就彻底肆无忌惮了么?一群喝醉的疯女人面对两个秀色可餐的小鲜肉,怎么可能不动手动脚?恺撒那家伙也就算了,谁爱推倒就推倒吧,面瘫师兄的贞操他一定要保住!

路明非跳上电梯,宝剑出鞘,风风火火地赶到三楼,一脚踹开夏月间的大门。包间里音乐震天响,女人们并排躺在地毯上,衣裙各种散乱春光各种乍泄。恺撒和楚子航正裸着上身,各自抱着一个女人,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显然是在干什么力气活。

路明非突然破门而入杀得两人措手不及。楚子航顿时有些慌乱,一双眼睛不知道该看哪儿,支吾了半天说出一句话:“这么晚了……还没睡?”

 “是啊,睡了就错过好戏了呢。”路明非微微眯起眼睛,双剑反射出雪亮的清光,“你们在做什么?”

楚子航这才发现自己还抱着个衣衫半褪的少妇,瞬间变了脸色。他把女人往地上一扔,急忙冲上前去:“明非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别说了,我都明白。”路明非抬起握着干将的手挡在他面前,眼中流露出一丝受伤,“师兄,你说咱俩都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了,什么事儿没经历过?你何必瞒着我呢,有意义么?”

 “不,明非,我对天发誓这是个误会,真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好么?”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师兄你放开我的手行么?刀剑无情,伤到你就不好了。”

 “明非……”

 “师兄你……好端端地怎么露出这种弃犬的眼神来了,搞得好像我在欺负你似的。”路明非扶额,无奈地问道,“你们的药能撑多久?”

 “诶?”楚子航一愣。

 “我问你们的安眠药药效是多长时间,你干嘛一脸被捉奸在床的表情啊?”路明非说着用脚尖踢了踢地上睡得死猪一样的女人,“这些客人酒量都不错,就凭你们俩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把她们放倒?肯定是在酒里加了料!”

 “强效安眠药加烈酒,她们至少得睡到明天早晨。”恺撒摇着一个小药瓶,把那个200多斤的肥婆拖起来放在沙发上,抹了把汗,“话说你这形象看着很让人肝颤呐!提着两把剑气势汹汹地杀进来,你真不是来捉奸的?”

 “我是来英雄救美的好不好!因为担心师兄被占便宜才赶得急了些……”路明非白了两人一眼,把剑收好,“你们若是问心无愧,又何必怕我?”

 “可你刚才还说我有事瞒着你,又不肯听我解释……”楚子航小声说。

 “呵呵,你敢说没事瞒我?没事的话为什么要把客人迷晕灌醉?”路明非指了指一屋子横七竖八的尸体,又指了指恺撒和楚子航的鼻子,“想趁着我睡觉夜探源氏重工,你们那点儿小心思早就被我看出来啦!”

恺撒和楚子航互相对视一眼,不动声色。 

 “我可不会傻到认为你们把藏身处选在高天原,只因为牛郎店是蛇岐八家搜查的盲点这么简单。”路明非抱着肩膀踱着方步,绕过两人身边:“这里距离源氏重工那么近,近到只隔了两条街。以你们俩那打死都不服输的死倔脾气,怎么可能甘心于过老鼠一般躲躲藏藏的日子,被蛇岐八家背叛之后还要被他们四处追杀?从登上陆地的那一刻开始,你们大概就在拟定复仇计划了吧。当牛郎只是个幌子,你们躲在这里真正的目的,是为了随时向日本分部发起反击!”

恺撒耸了耸肩,对楚子航说道:“我就说这件事想瞒过他有点悬,现在好了,穿帮了吧。”

楚子航双眉紧锁,看向路明非:“我们并非有意要瞒你。这不是一次执行部指派的任务,而是我跟恺撒的擅自行动。你身体还未痊愈,实在不宜冒险跟我们走这一趟。”

 “谢谢你们的关心,但我既然已经知道了,就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再回去睡觉。”路明非走到楚子航面前,“说说你们的计划吧,别把我当成文弱书生,也别让我感觉自己是个累赘。”

 “我从没把你当成累赘,如果没有你我们早就不知死了多少回。你已经做的够多了,没必要……”楚子航还想接着说什么,却被路明非的手指压住了嘴唇。

 “如果我的存在能够增加团队的幸运值,那就更应该带上我了,你们谁都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吧?”路明非说着朝另一个人笑了笑,“恺撒组长,你怎么看?”

 “我们打算炸掉辉夜姬的存储核心。辉夜姬是日本分部的第一道防线,炸掉它蛇岐八家就会变成盲人,诺玛也能趁机重新控制日本境内的网络。”恺撒点燃一根雪茄,火光照亮了他的脸,“爆破是你的专长,lucky是你的强项,我没有理由反对你。”

 “师兄,现在是二比一了哦,少数服从多数。”路明非伸出食指在楚子航眼前晃了晃,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楚子航暗自叹了口气,不打算继续阻止下去了。他拿出三套定做的执行局制服,一套递给路明非,一套递给恺撒,“我们进来之前叫了足够的香槟,这段时间里没有服务生会进来查看。从现在到明天早晨,大概六个小时,足够我们往返源氏重工了。”

 “原来师兄早就给我准备好了。”路明非接过衣服,会心一笑。

楚子航没再说什么,路明非参与行动的可能性他在制定计划的时候就预测到了,他之所以劝说,是出于本能不希望对方冒险。而一旦路明非作出了决定,无论前途凶险与否,楚子航都不会再违背他的意志。这时候还需浪费口舌么?只要守护对方的后背就足够了。

 

 

 

 

 

 

 

 

 

评论 ( 2 )
热度 ( 44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