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70

晚上八点到十点是高天原最繁忙的时间段,舞台上牛郎们轮番献艺,恺撒主役的古装言情剧《埃及艳后与安东尼》刚刚落幕,紧接着又是楚子航的刀术表演。舞台下客人们已经酒过三巡,开始召唤熟悉的牛郎出来陪酒。门前豪车如流水,三五成群的闺蜜们结着伴鱼贯而入,牛郎们陪着笑脸打招呼,服务生们更是马不停蹄地伺候着,大家都忙得脚打后脑勺,到处都缺人手。

 “Go!Go!Go!小伙子们跑起来!我们美丽的客人们需要你们拯救!”座头鲸在化妆间外高喊,换装的牛郎走马灯一般进进出出。

 “店长不好了!Sakura大人的鞋子不见了!”一个服务生小跑过来报告。

 “真是越忙越添乱!”座头鲸冲着服务生咆哮,“连双鞋也找不着,你们这群人都是饭桶么?”

 “对、对不起,店长……我们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就、就是找不到那对草履……”服务生战战兢兢。

 “不是还有别人的么?去找双替换的过来,快快快——”

 “免了,我不想穿别人的鞋。”路明非从门后探出半边身子,“就这么过去吧,别让客人久等。”

 “哎呀这怎么行呢?万一地上哪块碎玻璃碴把您这双玉足给扎了……有了!”座头鲸猛地拍了下脑袋,一把抓过服务生的肩膀大力摇晃,“去拿红地毯来,沿路铺到Sakura大人的专席,快去快去!”

 服务生不敢怠慢,急忙百米冲刺跑回后台,拉了两个人过来帮忙,从化妆间外开始铺地毯。路明非望着服务生们忙前忙后诚惶诚恐的身影,感觉自己好像成了某座青楼里的当红头牌,而店长就是妈妈桑,他现在是店长的摇钱树,所以店长对他百般照顾,有朝一日他人老珠黄青春不在,他将混的连粗使奴婢都不如。这是哪来的风尘女传奇狗血剧情啊!

大张旗鼓铺红毯的阵仗早就惊动了客人,名媛淑女们纷纷往这边观看,就见一个盛装少年正从后台缓步走来。他一身五纹绘羽大振袖,深红正绢底色上点缀着银线刺绣的曼珠沙华,外面披一件雍容华贵的十二单打褂,图案是仙鹤、祥云和牡丹花。一双白皙如羊脂玉的脚踏在猩红的毡毯上,描着凤竹桐麟的桧扇轻扬在左手,金丝流苏从袖口延伸到脚踝,随着他的步伐摇曳翩跹。

客人们齐齐对少年行注目礼,她们都是上流社会的名媛,自然知道高天原最近盛开了三朵奇葩。其中一朵是风度翩翩的欧美型男Basara King,另一朵是冷艳孤高的美少年武士橘右京,还有一朵叫三千院Sakura,他的大名最是如雷贯耳,因为这厮在新人秀上什么节目都没表演,只对观众说了这样一番话:

 “大家好我是三千院Sakura,从今天开始正式在高天原出道,以后指名我的顾客请做到以下三点要求:第一,不准吸烟酗酒;第二,不准大声喧哗;第三,不准打扰我睡觉。做不到的请指名其他牛郎,祝大家夜生活愉快。”

当时在场的名媛淑女们都怀疑自己听错了,高天原那么多俊男靓仔,一个刚出道的菜鸟竟敢对客人提要求,这也太狂妄了吧?她们可是来夜总会放松找乐子的,自古只有客人对牛郎提要求,哪有牛郎跟客人说“三不准”的?简直是史上最能作死的牛郎!白富美以及白富美的妈妈和奶奶们果断怒了,谁都没买他的账。路明非营业第一天,门庭冷落车马稀,凄凄惨惨戚戚。大家都等着看他的好戏,人家却毫不在意,独自窝在卡座里看漫画打游戏,乐得逍遥自在。

终于,一位客人忍不住了。她是那晚在楚子航的新人秀上给路明非买香槟的女人,该女自从见过路明非一面便坠入情网不能自拔,虽然现在路明非很“作死”,她还是坚持指名他,并投了他一张花票。对来支持自己的好心人路明非自然是以礼相待,两人烹茶对饮,畅谈古今,聊了整整一个小时。谁知服务结束的时候女人哭得梨花带雨,一边掩面而泣一边赌咒发誓,说Sakura大人是照亮了她精神世界的曙光,她从此愿做Sakura大人的忠实信徒,只要Sakura大人继续待在高天原,她每天都要指名Sakura。

客人们被该女的虔诚所震撼,渐渐产生了好奇心,有几位名媛抛开面子指名Sakura,结果被人家以一句“天色已晚我要睡了,你们改天再来吧”给打发了。这时大家才明白“三不准”真正的含义,Sakura大人是健康养生的推崇者,凌晨以后概不接客。

客人们顿时肃然起敬,她们纠结地咬着手帕告辞,次日争先恐后继续指名他。路明非也没让她们失望,无论单挑、群殴、车轮战全部来者不拒,跟他聊过的客人无一不是醍醐灌顶、感激涕零,进而大彻大悟、于混沌中觉醒,拜入Sakura大人门下修行。于是三日之内,路明非的花票达到了九百九十八张,成功打破恺撒创下的九百二十五张花票的历史纪录,一跃成为东京牛郎界最闪亮的新星。从此“史上最能作死牛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喧嚣俗世中的一缕清流”、“午夜梦回的心灵鸡汤”、“高天原上的高岭之花”等等诸多美誉。

然而客人们还是觉得不够。夜总会凌晨五点打烊,Sakura大人十二点就睡了,剩下五个小时让她们怎么活?名媛淑女们不甘心,拉着店长软磨硬泡,终于争取到让Sakura大人在楼下就寝的福利。店长在舞池外设置了Sakura大人的专席,四周用隔音屏风围了一圈,中间一张巴洛克式的沙发贵妃塌。每天凌晨Sakura大人往塌上一躺倒头便睡,再不会对你提供任何服务,而接下来只要你保持安静,无论拍照、写生还是YY都是你的自由。当然你不能趁机把Sakura大人睡了,因为橘右京同学的专席就在旁边,很可能你这边连衣服都没脱完,那边已经提着刀杀过来了。

路明非坐在自己的专属沙发上,轻轻掸掉身上的花瓣。刚才不知是出自店长的授意还是哪个服务生突发奇想,竟然拿了一簸箕玫瑰花跟在后面狂撒了一路,搞得跟奥斯卡影星走红地毯似的。他经过舞台时面瘫师兄正在上面耍刀,一身黑色纹付羽织袴看着是那么的英姿飒爽,凭什么偏偏自己要打扮得如此花哨,都可以进宫选个秀了好么?话说店长的脑袋真的没问题么,他现在穿得比客人都华丽耶,万一激发了女性的嫉妒心理可怎么办?

 “Sakura様~~可愛い~~”浓妆艳抹的中年美妇们看见路明非立刻笑得跟朵花儿似的,止不住地娇声赞叹。

 “各位夫人也可很爱呢。今天可真巧,大家的服装都跟我统一了风格,看来我们是心有灵犀啊。”路明非微笑着寒暄了两句,他对面和左右共坐了三个女人,好像事先说好了似的,清一色和服上阵。

 “谁说不是呢。早就想跟Sakura大人穿情侣装了,想不到今天撞了个正着。”坐在对面的女人掩着嘴笑。她们是这里的常客,为见Sakura大人已经跟店里预约好久了,大家都是有备而来,路明非会穿什么她们早就向店长打听好了。

 “Sakura大人,想喝点什么?”客人A接过服务生递来的菜单。

 “既然今天大家都穿了和服来,为了应景,喝绿茶怎么样?”路明非提议。

 “一切遵照Sakura大人的意见。”女人们异口同声,笑得花枝乱颤。

客人B招来服务生,吩咐道:“一壶宇治玉露,茶点要Sakura大人最喜欢的草莓大福。”

女人们一开口就点了最贵的饮料,眼睛都不眨一下。高天原的客人都知道,Sakura大人这里是禁烟禁酒的,为此夜总会特意增加了茶水和茶点的菜单,美其名曰“Sakura大人的晚间茶会”。

茶水、茶点摆上桌,女人们渐渐跟路明非熟络了,开始围着他各种揩油。

 “Sakura大人,我可以喂你么?”客人A小心翼翼地将草莓大福送到路明非嘴边。

路明非咬了一口,对方立刻捂着脸扭动起来,好像遭受了电击的精神病患者。

 “Sakura大人,请赐予我力量,用您那天使的双眸给我一个眼神吧!”客人B含情脉脉地凑过来,传说高天原没有人能跟Sakura大人对视超过十秒,她打算挑战极限。

路明非抬起头瞥了她一眼,对方立刻双手捧心做晕倒状,看起来十分需要抢救。

 “Sakura大人,跟您说了多少次不要叫姓氏了,叫我小兰,小兰啦~~”客人C抱着路明非的胳膊娇嗔。

我还新一呢!路明非额角微微抽搐,脸上却保持着如沐春风的笑容,亲切地唤了一句女人的芳名。对方立刻感动得热泪盈眶,把脸埋在他的膝盖嘤嘤啜泣。

路明非淡定地喝着茶吃着点心,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女人的头,就如同座头鲸抚摸他那只喜马拉雅猫。他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客人们明明没喝酒还是醉得一塌糊涂,但既然这些空虚寂寞冷的女人遵守了他定下的规矩,他自然也不会介意被她们簇拥着发花痴。

恺撒在实习报告中把高天原美化成了一个心理培训机构,而牛郎则是为特殊女性提供服务的心理咨询师,路明非觉得这个想法很好。不过心理培训机构工作就要有个培训机构的样子,那种乌烟瘴气、群魔乱舞的可不行。他决定整顿一下牛郎店的纪律,先从指名自己的客人做起,杜绝夜间不正之风的盛行。经过一周的实践,路明非还是很满意的,心理培训机构的秩序正在逐渐恢复,他相信终有一日高天原会摒弃糟粕,化腐朽为神奇,发展为一个清正美的女性减压场所。

不知不觉服务时间结束了,路明非送走客人,打算去上个厕所。经过楚子航的专席,正听见一个肥婆操着关西腔跟闺蜜们神侃,说橘右京这个风华绝代的美男子,不知道他跟自己有什么夙缘,四目相对的瞬间就生出情愫来,无声无息地就把她的心偷给走了,一会儿右京来了大家一定要祝福她和右京,但是请大家不要太妒忌她。 

路明非突然有点佩服她,他跟楚子航认识这么久都没擦出过火花,看起来这肥婆还挺有两把刷子的。实际上楚子航跟路明非对视时通常是两眼发直,整个学院只有恺撒跟楚子航四目相对会碰撞出火花,因为下一秒他俩就会拔刀互砍,要么就是手持沙漠/之鹰和乌兹对轰,那场面才叫一惊心动魄。

路明非还是赤脚,刚想招呼服务生给他拿双拖鞋,就听那肥婆扯着脖子朝舞台的方向大声呼喊:“右京!右京!如果你再不来到我身边,我就从这里跳下去,我们只能在天国相逢了,那时你还会爱我么?”

 “那个……女士,这里是一楼。”路明非戳了戳那个女人的肩膀,觉得有必要提醒她一下。他一向讨厌这种借酒装疯的客人,任她吵闹下去别说自己看着心烦,其他客人也会受到影响。

 “右京你跑到哪里去了?你不会像那个没良心的男人一样抛下我一走了之对不对?”也不知道肥婆判断他家右京的标准是什么,竟泪眼婆娑地朝路明非扑了过来。路明非急忙闪身躲避,肥婆扑了个空,路明非却跟身后的人了撞个满怀。

一柄黑鞘长刀横挡在肥婆面前,长刀虽未出鞘,杀气却足以震慑普通人。楚子航刚从后台换好衣服出来就看见一个野猪一样的女人朝路明非身上扑,他没本能地拔刀砍人已经不错了。这肥婆壮得堪比前相扑国手藤原勘助,他家明非重伤初愈的还贫血呢,哪能承受得住这种重量级吨位?

 肥婆后退两步倒在沙发上,跟楚子航四目相对。其实她昨天才跟楚子航见了第一面,楚子航当时也是武士打扮,白衣蓝袴、手提长刀,肥婆兴奋过度直接就往上扑。高天原里的客人都是有素质的大家闺秀,楚子航还从没遇到过二话不说直接上身的,显然有些承受不住,握刀的手指节发白,条件反射地释放出杀气,但在肥婆的理解中则是楚子航每次跟她四目相对都火花四射。

 “香槟!再加香槟!为我的右京干杯!”肥婆终于见到楚子航,激动得要爆炸了。她把现金扔进服务生的盘子里,香槟开塞的声音如皇家礼炮般接连响起,肥婆和她的闺蜜们举杯欢呼。

她连灌自己三杯酒,酝酿了一阵情绪又开始表白:“右京你是神赐给我的珍宝,我愿做一只荆棘鸟,我的心插在你的刀锋上!”

 “呵呵,200多斤的荆棘鸟,就算师兄敢插,你的刀也未必撑得住啊。”路明非充满同情地望着楚子航,用中文说道。

楚子航无视了那个撒酒疯的肥婆,对方嘴里叽里呱啦地说些什么他根本听不懂。他没拿刀的那只手提着一双鞋,正是路明非失踪的那双草履。

 “师兄,你在哪儿找到的?”路明非指着那双鞋问。以后改叫师兄名侦探楚子航好了,服务生们翻箱倒柜也找不到的东西都能被他发现。

 “一个崇拜你的客人把它们拿走了,但是后面看到你光着脚出来接客良心受到谴责,又将它们还回来了。”楚子航解释道。

 “诶~~不会吧?她崇拜我朝我要个签名就好啦,偷我的鞋有个鬼用?”路明非完全不能理解。

 “据说抱着喜欢的人的鞋子睡觉会有一种被对方踩在脚下的感觉,她大概已经意淫好久,今天终于忍不住了。”楚子航淡淡地说。

 “经你这么一说我怎么有点毛骨悚然呢,咱们高天原的客人里不会隐藏着变态吧?”路明非抱着肩膀抖了抖。

 “恺撒不是说我们是为特殊女性提供服务的心理咨询师么?病人中有几个变态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楚子航说着蹲在地上,给路明非穿鞋。

女人们看到这样的景象一窝蜂地围了上来,各式手机相机咔嚓咔嚓闪个不停,场面顿时沸腾了。

 “快看,右京握着Sakura大人的脚!”

 “哇!萌翻了!我好想亲吻Sakura大人的玉足怎么办?”

 “请用你的刀锋狠狠地贯穿我吧,右京!右京,求鞭挞!”

 “Sakura大人,我愿一生一世匍匐在您的脚下,作为奖励,您能踩我一下下么……”

 “师兄你说得对,我们的客人里确实有变态,而且数量还不少。”路明非捂脸。

 “别担心。”楚子航拍拍路明非的肩膀,“这些日子我研读了不少心理学书籍,相信一定可以让她们满意。”


作者有话要说:
【注】草履并不是草鞋,它的材质是皮革,外形与日式木屐差不多。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Merry Christmas!\(^o^)/~

 

 

 

 

 

 

评论
热度 ( 51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