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67

恺撒被醉醺醺的女人们簇拥着,或是丰腴或是纤瘦的身体挤压着他的前胸后背,她们水蛇一般扭动着腰肢缠上来索吻,摇摇晃晃仿佛脚踩棉花。面对一双双狂热又倾慕的醉眼,恺撒只得绽放出他属于贵公子的招牌笑容,热情地跟女人们碰杯、拥抱,亲吻她们涂满浓妆的脸颊。年轻女孩们纷纷撩起裙摆露出白得耀眼的大腿,恺撒接过服务生送来的荧光笔,在那些大腿上逐一签名。顷刻间“Basara King”这个名字遍布整个舞池,得到签名的女孩们兴奋地尖叫,围上来更加热烈地亲吻恺撒,拉着他各种摆pose自拍。 

 服务生们捧着盛银粉的托盘在舞池中穿行,路明非经过的时候顺便抓了一把。上百条大腿直签得恺撒手软,他望着那个一袭罗马浴袍的修长背影,怎么看怎么觉得路明非浑身上下散发着满满的攻击性。恺撒不由得感叹自己命名失误,就冲这睚眦必报的脾气,还有这一身扎手的刺儿,哪里是什么小樱花,应该叫超级无敌食人索命霸王花才贴切吧。楚子航这回有的受了。 

台下的骚动引起了楚子航的注意,他抬起头,正看见路明非背着左手一步步登上台来。楚子航眼神微动,惊讶、喜悦、激动、内疚在那双戴了美瞳的眸子里轮番变换,最后转化成默默的凝视,静静地望着那个人走到自己面前。

 “刚醒么,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楚子航淡淡问道。

 “目前只觉得头晕,大概是贫血导致的。”路明非端详着楚子航一成不变的冰山脸,“我听说之前师兄毫不怀疑地认为我死了,把我扔在大雨里自顾自地发疯,还差点儿放出个灭世级言灵,可有此事?”

楚子航惭愧地低下头,内心自责无比。真难相信一向谨慎的自己会那么冒失,把失血性休克的明非当成死者处理什么的,只要想起这件事就愧疚得想撞墙。若不是恺撒提醒得及时,万一错过了抢救时间,他绝对要抱憾终身了。

楚子航脸色阴晴不定好像在做心理斗争,路明非叹了口气,“唉,我本以为师兄是个可以交付后背的人,现在看来要好好考虑了呢。不然哪天被你活埋下葬……”

 “不会的!相信我,这种蠢事绝对没有下次了,我保证。”楚子航信誓旦旦地说道。

 “师兄的许诺倒是足够分量,卡塞尔学院众所周知。可我白白在雨里淋了半天,现在喉咙还火辣辣的疼……”路明非轻轻咳嗽了几声,果不其然,楚子航立刻紧张起来了。

 “你要怎么赔我?”路明非斜眼看他。

 “我……我去外面淋雨!”楚子航放下刀,满脸负荆请罪的坚定。

 “那怎么行呢?你淋病了我会心疼的。”路明非举起酒杯,眉眼弯弯,“要不这样吧,你让我泼杯香槟,泼完了就原谅你。”

只泼杯酒就可以了?这惩罚也太轻了。楚子航搞不清路明非的意图,但看小师弟满脸期待的样子,似乎让他泼一下就高兴了。但凡能让路明非高兴的事楚子航都会去做,何况只是泼杯香槟?

楚子航点点头,任由路明非将高脚杯在他的颈项下倾侧。金色的酒液流过胸肌间的缝隙,滑过六块坚实的腹肌,沿着人鱼线一点点没入腰际。

台下的女人们都惊呆了。之前那个醉鬼因为出其不意才泼酒成功,右京事后皱了皱眉,足以看出其内心的不悦。可这一次那少年正大光明地把酒倒在右京身上,右京非但没有生气,还摆出任君处置的姿态。所有人都看得出,右京是心甘情愿的,即使对面的人拿着一把刀砍过来,右京大概都不会还手。这两个人是什么关系?女人们八卦的天性开始蠢蠢欲动。 

 “你赤/裸上身的样子我见过不止一次,从没觉得像今天这么性感。”右手拂过楚子航的胸肌,路明非将沾了香槟的中指含在嘴里,啧啧称赞,“真是秀色可餐啊,口感这么香醇,我都快醉了。”

 “你喜欢就好。”对方粉色的舌尖回味似地舔了舔下唇,楚子航看见这一幕,只觉得血气上涌,浑身的热度迅速向某个部位集中。

 “师兄,你的脸有点红啊,发烧了么?”路明非上前一步,踮起脚尖贴上他的额头。

薰衣草和海藻的芳香沁人心脾,混合着路明非独有的味道,被这样的气息笼罩着,楚子航不由得有些错乱。

 “没有,我很好。”他强作镇定地回答。

 “既然状态很好,那么接下来的事我们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做了。”路明非勾住他的脖子,嘴角微微上扬,“我们上一次正式接吻应该是在万圣节吧,算起来也有段时间了。不如趁今天做个测试,看看师兄的吻技有没有生疏。”

 “测试……”楚子航一愣,就在他动作迟滞的短短一瞬间,主动权便丧失了。两人的唇瓣激烈地碰撞在一起,这一次不再是小鸟啄食的纯情式亲吻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法式长吻在众目睽睽之下隆重上映。

楚子航只觉牙关被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撬开,一条灵动的舌头探了进来,强硬却不失优雅地搜刮着口腔,带着攻城略地的霸道。他睁大眼睛,眼前是路明非的脸部特写,英挺的鼻梁如同雕刻,一双桃花眼顾盼生辉,迷人中透着致命的危险。

玻璃器皿破碎的声音此起彼伏,女人们光顾着看台上一对美男深吻,完全忘记了她们手里还拿着酒杯。不少客人把酒倒在身上都没有发现,所有人都被这场惊心动魄的吻戏吸引了,就连先前围着恺撒尖叫的女孩们都安静下来,双手捂胸做西子捧心状,嘴巴张大得足以塞进一个鸡蛋。

路明非余光扫过全场,最后停留在某处阴暗的角落,双目含威,凌厉如电。客人们顿时屏住了呼吸,她们顺着路明非的目光望过去,立刻发现了之前那个对楚子航泼酒的醉女人。女人跟路明非对上视线,一秒醒酒,那一眼包含了太多东西,排斥、警告、轻视、威胁……每一样都仿佛利箭穿心,女人瞬间便败下阵来。

深情的热吻还在继续,路明非收回了目光,在楚子航的身后摊开了左手。覆盖了厚厚一层银粉的手掌按向楚子航的背,在那具泛着健康小麦色的胴体上留下一个个鲜明的印记。在只留了一盏孤灯的昏暗舞台中,那些重叠的银色掌印组成了华丽的文身,无声地宣告着这个身体的主权。

全场万籁俱寂。

 “终于不吵了。”路明非松开对楚子航的钳制,唇舌间带出缕缕银色,他望着楚子航眼神迷离的样子,似笑非笑,“师兄,你似乎很享受。”

 “嗯……”楚子航发出一个意义不明的鼻音,他的思绪还沉浸在刚才的热吻里,整个人都处在飘飘欲仙的状态。

 “法式长吻和湿身play,哪一个更让你享受呢?”

 “是……是……”楚子航在空白的大脑里努力搜索着词汇,只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

 “湿身play对吧。”

楚子航条件反射地点头,随即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下一秒路明非的牙齿重重咬上了他的下唇,混沌的大脑瞬间清醒。

 “我就说狮心会会长身手了得,能耐得都可以空手接子弹了,怎么会连一杯泼过来的香槟都躲不开呢?原来是在享受湿身的感觉啊!”

路明非的嗓音突然低沉下来,刹那间彻骨的寒意从天而降,台下众人就觉得西伯利亚寒流席卷了日本海,喜马拉雅山遭遇特大雪崩,南极洲开裂北冰洋倒流,2012世界末日即将上演……

楚子航终于明白了,路明非刚苏醒就火力全开的原因。他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湿身的爱好,甚至他还有些洁癖,只因为对方是客人让他犹豫了一下,才会被那个醉鬼得逞。但此时解释就是掩饰,乖乖认错才是明智的选择。

 “对不起,下次一定注意。”楚子航深深低下头,90度鞠躬。他白衣蓝袴腰佩长刀,整一个向上级谢罪的日本武士形象,路明非此时若是不原谅他,他下一步大概就要理所当然地切个腹了。 

 “哼。”路明非轻哼一声,别过头去,“记得以后在法式长吻的时候闭上眼睛,用舌头和呼吸去感受。你刚才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浪漫的气氛全没了。”

 “遵命。”楚子航继续鞠躬行礼,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小师弟吃醋的样子。一想到素来云淡风轻的S级国宝对自己的占有欲竟然如此强烈,楚子航不由得心中窃喜,大着胆子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段小露在外的香肩。

恺撒选的浴袍明显大了一号,加上路明非刚才的动作确实有些激烈,让本就宽大的领口更加松散。站在楚子航的角度向里望去,纤细的锁骨之下大片象牙色的肌肤半遮半掩,甚至可以窥见胸前两点小巧的樱红。

 “师兄,你鬼鬼祟祟干什么呢?”路明非挑眉,显然发现了对方心思不纯。

 “没干什么。”楚子航急忙低头,目光转向小师弟雪白的脚丫。

 “我今天是来看你的,可不是被你看的。”路明非把浴袍的两襟狠狠拉在一起,上下打量着对面的人,“之前我还有些担心你会被同化成人妖画风,如今看来,你的造型师眼光不错。”

 “其实造型师真没给我什么帮助,我的人设是店长定的,他说日本武士的造型跟我最搭。”楚子航如实回答。

 “原来是店长有眼光啊。话说我到现在还没见过店长,他是怎样一个人?”路明非问。

 “店长他是……”

没等楚子航解释,舞池中的灯突然黑了。本已高出舞池的舞台上再度升起了一座高台,从天而降的光束笼罩了高台上魁梧的身影,他双手握着高架麦克风,犹如挥舞着方天画戟的吕布。

 “天使们!今夜你们快乐么?”那家伙以摇滚巨星般的pose嘶吼。

客人们纷纷挥舞双手吹起口哨。

 “我们的花道,让你们感受到伊甸园的温暖了么?”

牛郎们也鼓掌给高台上的男人捧场,显然这家伙的出场预示着高/潮的到来。

 “今夜,我们的花道中又增添了一枝艳花!请对我大声的吼出他的名字!”

 “右京!右京!右京!”台下呼声如潮。

 “是的!正是右京!冷艳的美少年橘右京今天来到了你们的身边!他是侍奉名门三千院家的武士,他将用握惯杀人刀的双手拥抱你们!你们愿意接受他的拥抱么?愿意用自己的浓情留下这个迷途的年轻人么?”男子居高临下,纵声狂呼,“就在今夜!就在此时!用你们的爱与温存!留下他!”

后台敲响了小鼓,一名服务生捧上金色的箱子,另一群则穿行在卡座之间。他们手中的托盘上摆满了樱红色的信封,每个信封价值一千日元,一枚信封代表一张花票,花票越多就说明人气越高。

 “再来一点!爱得更多一些!用你们的爱化作狂潮把右京托起!”高台上的男人把麦克风举向空中。

路明非被这突然沸腾起来的场面吵得头大,捂着耳朵问道:“哪来的神经病?”

 “他就是店长。”楚子航平静地回答。

鼓声如暴雨般急促,钞票似雪片般飞扬。服务生捧着箱子在每一张桌前鞠躬,客人们将一把把的信封投入箱子里,直到鼓声骤停之时,信封已经把那口箱子塞得冒了尖,有几枚甚至溢了出来。 

 “在今晚之前,右京已经得到了三百二十张花票,那么今晚,又有多少人对他恋恋不舍呢?”店长从金箱子里掏出一把把的信封随手洒向楚子航头顶,“二十,四十,六十,八十……”

随着他报数,服务生用金色的漆笔在樱红色的纸上画正字。所有人都紧张的等待店长报出最终的数字,因为那个数字有可能刷新这间夜总会的记录。

 “五百八十张花票!我们的右京在仅仅三天内就得到了整整九百张花票,这是高天原历史上第二的男子,他的成绩仅次于昨天Basara King的九百二十五张。”店长说着剪断了一串樱红色的鞭炮,高声宣布,“九百响的爱给我们的右京!”

 服务生端着金灿灿的打火机登上舞台,楚子航点燃了引信,震耳欲聋的炮声中,樱花碎屑漫天飞舞,扑面而来的不是刺鼻的火药味,而是浓郁的花香。

 “女士们!天使们!为了感谢大家对门下武士的爱,今夜,右京年轻的主君三千院Sakura亲临现场,让我们热烈欢迎他的加盟!掌声有请,Sakura大人!”店长向路明非单膝下跪,让出了身后的舞台。

 “这是什么蹩脚的人物设定?”路明非不耐烦地看着神经病店长。

 “我倒觉得这个设定蛮好,Sakura大人。”楚子航说着托起路明非的手,恭恭敬敬地搀扶他来到聚光灯下,向台下鞠躬致意。

 “美丽的天使们,你们愿不愿意将Sakura大人一起留下,照亮我们这个爱与幸福的天堂?”店长振臂高呼。

 “愿意!留下Sakura!右京!我们爱你!”台下人声鼎沸,大家终于明白了两人的关系,美少年主仆禁断之恋,果断萌了。

 “没错!爱他,就留下他!爱他,就与他不醉不归!狂欢吧女士们!今夜你们每桌都将得到一瓶免费的香槟王!”

店长将钢丝绳吊在自己的后腰,从舞池上空飞过。一箱箱的香槟王被搬了上来,开瓶的声音好比礼炮连发,瓶塞乱舞,几百只酒杯同时举起,酒液在灯光下焕发出迷离的金色。音乐再起,牛郎们和客人们翩翩起舞,双双步入舞池。

 “右京!右京!右京!”四面八方回荡着这两个名字。

“Basara King!Basara King!Basara King!”恺撒的粉丝也不甘落后,看起来他在这间夜总会的人气比楚子航还要高出一截。

 “Sakura!Sakura!Sakura!”新的一波呼声响起,如同长江后浪催前浪。

从这一刻起,高天原三朵瑰丽奇葩横空出世,恺撒小组开始了他们的牛郎生涯。


作者有话要说:
我家熊猫长大了,麻麻好感动呜呜~~~~(>_<)~~~~

 

 

 

 

 

 

第二更~

评论
热度 ( 42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