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59

    “恺撒·加图索——”
   
    被叫到名字的恺撒条件反射看向路明非,正对上一双光辉夺目的赤金瞳孔,一股与生俱来的敬畏涌上心头,让他几乎克制不住想要跪拜的冲动。
   
    “亲一下,要诚心诚意的。”路明非伸出手。
   
    “为、为什么?”恺撒心中纳闷,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弯下腰,做出骑士亲吻公主手背的姿势。
   
    “为了标记你不是敌人,否则你会被卷入莱茵的领域,跟外面的尸守一同毁灭。”路明非望着迟疑的恺撒,脸上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明明是他坐着恺撒站着,却让恺撒产生一种被俯视的感觉。
   
    “你还愣着做什么?莫非你喜欢别的方式,比如说跪下亲吻我的脚尖?”
   
    路明非这是吃错药了还是人格分裂了,怎么瞬间变身女王属性了?恺撒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对方那充满威严的眼神一点儿都不像在开玩笑,他十分确信自己要是再不作出决定,马上就会从骑士降格为奴隶,屈服在路明非的淫威下亲吻他雪白的脚丫。这么想着,恺撒赶紧绅士地在路明非的手背落下一吻,他这辈子还没对男人行过吻手礼,囧死他了。
   
    路明非终于不再注视他,恺撒的压力顿时小了许多,他活动活动脖子,好死不死地跟楚子航对上了眼。那杀胚不知何时把美瞳摘了,两道黄金射线直直剜了过来,如同一条古龙怒视着领地的入侵者,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该死!路明非怎么不把楚子航也标个记号,看杀胚那打翻了老坛酸菜的醋劲儿,一会儿被牵连了不心疼么?可恺撒转念一想就明白了,以这两人的亲密程度,楚子航浑身上下肯定都不知被标记多少次了,路明非就算闭着眼睛也不可能误伤他面瘫师兄。
   
    伴随着一声清越悠长的龙文吟唱,以迪里雅斯特号为中心,巨大的言灵领域瞬间展开。路明非的身边开始出现元素乱流,能量被压缩扭曲成霓虹漩涡,绚烂璀璨好似宇宙初始的星云大爆炸。绝对的力量、绝对的血统、绝对的意志,世间万物生与死的权力,只在他一念之间。那致命的危险与无上的威严,甚至超越了恺撒曾经直面过的青铜与火之王。排山倒海的压迫感席卷而来,恺撒的视野被刺目的白光笼罩,他暂时性失明了。
   
    这样的生物还能算混血种吗?卡塞尔学院招收路明非,真的不是在豢养一个龙王去屠杀另外的龙王吗?恺撒闭上眼睛释放出“镰鼬”,不出所料地听到了尸守们的哀鸣。那些用炼金术炮制的混血种先民们的尸体,只要是已经苏醒过来的,皆在弹指一挥间枯萎凋零,灰飞烟灭。
   
    镰鼬们在海水中盘旋飞舞,恺撒惊喜地发觉他的言灵领域扩张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他听见了潜流的声音、尸守的心跳、废墟的开裂,还有古老沉寂的铃声。身体温暖而舒适,心神缥缈游离,思维冲开了肉体的桎梏,与世界渐行渐远。他想起来了,那些倾塌的古代建筑上都悬挂着成千上万的黑色铃铛,在高天原矗立在大地上的年代,万千铃铛便在风中鸣响,汇聚成高远的音乐。只有他能“听”到如此浩瀚的城市,因为他是声音的掌控者,没有人能理解其中的美妙,除了将“镰鼬”遗传给他的母亲。这时候如果母亲还在,一定会像童年那样站在他身后,轻轻地抚摸他的头发吧。
   
    迪里雅斯特号外浮尸遍野,海水被染成触目惊心的红,接天的火墙从海底猛然升起,雷声响彻在海沟深处。岩浆河喷发了!而恺撒却躺倒在深潜器的地板上,嘴角挂着惬意的笑容,似乎陷入了某个华美而冗长的梦境。
   
    “真是傻人有傻福啊……看他笑得那个美……八成是做梦娶媳妇了。”路明非深陷在座椅上里,虽勉强没有失去意识,体力却透支到了极点,再无法应对任何突发状况了。
   
    “人耳本来无法捕捉到那么细微的声响,恺撒用错了言灵,他实在太大意了。”楚子航半跪在路明非脚下,担心地望着他,“明非,你还好么?”
   
    “别管我,师兄你快通知须弥座,用安全锁……回收我们。”
   
    “来不及等须弥座回收了。我们的氧气残量还剩3分钟,现在的深度是水下8600米,要想在氧气耗尽之前浮上水面,至少要以48m/s的速度上浮。”楚子航淡淡说道。
   
    “深潜器的额定上浮速度是每分钟50米,现在却要让它加速到每秒钟50米,是不是太勉强它老人家了?” 路明非苦笑,“况且我们已经没有核动力舱了,光靠锂电池根本达不到……”
   
    “你还有我,我就是引擎。”楚子航抱起路明非放在地板上,“稍后冲击力会非常大,一不小心很可能震断脊椎。最好的办法是平躺下来,地面上有软胶层,这样你的后背会均匀受力。”
   
    楚子航在路明非身边躺下,淡金色的瞳孔燃起熊熊火光,映在驾驶舱的四壁上,好似熔化的黄金在流淌。龙文的吟唱低沉又庄严,如同古代寺庙的钟鸣,燥热的波动在空气中回荡。
   
    言灵·君焰,领域全开。黑色的火焰出现在深潜器下方,几千度的高温让海水瞬间汽化,漩涡状的白色蒸汽流在深海中咆哮,水蒸气流和火焰缠绕在一起盘旋。经过楚子航的爆血,团状的火焰凝聚为火龙卷,在蒸汽爆炸的高压下,迪里雅斯特号飞速上升。
   
    列宁号沿着倾斜的地基滑动,钢铁舰身一路撞塌了无数的建筑,滚入岩浆中。沉重而灼热的岩壁开始坍塌,巨大的火山岩从上方半公里处砸向迪里雅斯特号。路明非正对着头顶的观察口,□□城楼大小的黑色巨岩越来越近,遮蔽了整个视野。巨岩在接触到深潜器的前一瞬便被君焰炙烤得分崩离析,迪里雅斯特号和那块巨岩擦过,继续上升。
   
    此时的迪里雅斯特号达到了美国战列舰402mm口径巨炮发射的速度,然而高速上升副作用也是巨大的,深潜器处在超重状态,十几倍于体重的力量泰山压顶般砸下来,体格并不强悍的肉体瞬间就会被压垮。路明非轻轻咳嗽了几下,嘴角隐隐溢出血迹,那是内出血的征兆。
   
    “抱歉,让你这么痛苦。”楚子航扭头看过来,握住了路明非的手,“我可以调整火焰的输出,让速度降下来。”
   
    路明非缓缓摇头,阻止了楚子航的打算。他知道君焰只能暂时用来加速,无论是面瘫师兄还是深潜器都撑不了多久,前者靠爆血压榨着自己的潜能,后者那属于老古董的躯体在君焰的冲击下,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形,能载着他们浮到海面已是万幸。他们耗不起,必须要快,越快越好。
   
    “我好像听到了敲鸡蛋的声音。”路明非小声问。
   
    “那是我们的外壳在开裂。”楚子航回答。
   
    听起来确实像蛋壳破碎的声音,裂缝缓慢地在蛋壳表面延伸,他们就在这个巨大的鸡蛋里。金属撕裂卷曲的声音令人牙酸,随着“噗”的一声,大量的液体潮水般涌了出来。
   
    “漏了么?”路明非不太确定。
   
    “漏了,但水还没有侵入驾驶舱。”楚子航说,“迪里雅斯特号是双重金属外壳,两层之间是轻煤油。现在是外壳穿孔,煤油在泄露。”
   
    海底地震的震波已经到达了陆地,日本列岛在震颤,海面上巨浪滔天,须弥座在海啸中摇摇晃晃仿佛一叶扁,这座巨型浮动平台正一步步沉入海底。日本分部已经撤离,偌大的须弥座上空空如也,上杉家的家主即将到来,她是蛇岐八家的利剑,她剑锋所指之处只有死亡。
   
    一个庞然大物突破了海床。那是一条用纯血龙类炮制的尸守,它隐藏在海底的裂缝中逃过一劫,在“莱茵”的领域消失后,它苏醒了。感受到深潜器里鲜活生命的气息,这位尸守之王无声地咆哮着,它朽烂的身躯上披挂着古老的甲胄,只剩肋骨的腹腔中游动着嗜血的龙族亚种。沉睡的小鱼们接连苏醒,如千百盏灯在同一瞬间被点燃,那是鬼齿龙蝰们的眼睛。龙缓缓张开肋骨,鬼齿龙蝰倾巢而出,向迪里雅斯特号蜂拥扑来。
   
    竟然把这种怪物遗漏了,这是多么大的失误!须弥座的援助看起来指望不上了,楚子航的君焰快撑不下去了,路明非也没有余力再施放一次言灵,他们无路可逃,只能听天由命。
   
    路明非突然觉得自己这一生也挺精彩,虽然前十八年在人类社会里混得蛮无聊,可自从进了卡塞尔学院就一天都没清闲过。人家同学实习都是挖掘龙族遗迹、制作炼金器材、去动物园当义工照顾鳄鱼池这样的日常,只有他路明非的实习除了屠龙还是屠龙,别的不说,就冲这平均每半年遇到一个龙王的幸运度,连屠龙榜上排名第一的昂热都自愧不如。世界上哪里会有这么巧的事?究竟是谁在冥冥之中牵引着他走进一场又一场设好的局?
   
    路明非已经无暇去想了。浑身的骨头在高压下咯咯作响,耳膜痛得快要裂开,成千上万的鬼齿龙蝰游弋在外壳和内壳的夹层中,疯狂的撕咬着树脂玻璃和金属舱壁,发出蚕吃桑叶的可怕声音。光纤电缆和缓冲材料也被它们当作了食物,鬼齿龙蝰把一切能吃的都吃了,操作台上的仪表统统归零,深潜器的照明渐次熄灭,眼前一片漆黑。
   
    恺撒依旧昏迷不醒。
   
    “明非,睡了吗?”楚子航问。
   
    “没有。”路明非喃喃地说,他竭力减少自己的呼吸频率,却无法改变濒临窒息的结果。
   
    “还有3000米,再坚持一下,一分钟后我们就可以浮上水面了。”楚子航鼓励道。
   
    “嗯。”路明非机械地应和着,大脑开始缺氧了,意识正在远去。
   
    “从我们下潜的位置来看,距离最近的海岸线大约有100公里,按照我的游泳速度,即使遇不到来往的船只,24小时之内我们也能够上岸……明非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不知不觉路明非的嘴唇变成了紫色,超负荷施放莱茵让他的生命力下滑到危险值,再加上高速冲击造成的内出血,他的健康状况并不乐观。楚子航不敢按压他的胸腔,只好给他做人工呼吸,把为数不多的氧气渡进他口中。
   
    路明非咳嗽一声,挣扎着睁开眼睛。模糊的视野中,楚子航双臂支在他两侧,像是在做俯卧撑。
   
    “师兄,你的吻技进步了不少。”路明非回忆着唇上的触感,扯开一个无力的微笑。
   
    “我不敢不努力学习,因为你说你还没有爱上我。”楚子航目光灼灼,平静的脸上仿佛罩着黄金面具,“现在有没有稍微爱上我一点儿?”
   
    淡金色的瞳孔倒映着自己的脸,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脖子上,两人的鼻尖几乎贴在一起。他们距离近得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身上都只穿了条内裤,四肢交错肌肤相亲,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少儿不宜的黄暴场景。
   
    路明非有点儿不好意思,扭过头小声嘟囔:“是有那么一点点啦。”
   
    这时舷窗崩溃了,海水携着巨大的压力灌满了驾驶舱,随之而来的还有成群的鬼齿龙蝰。它们狰狞的面目犹如凶猛的毒蛇,牙齿锋利得好似剃须刀,舱内三个大活人的味道显然比钢铁更加有吸引力,鬼齿龙蝰们张着血盆大口涌过来,昏迷的恺撒首当其冲成为它们的撕咬对象,有几条甚至扭动着细长的身子想要钻进他的胸腔里。
   
    “别、别过来!师兄救命——”路明非四肢并用抱住楚子航,恨不得爬到他背上去。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对我的感觉更加强烈了?”楚子航拔出长刀,淡定地将路明非脚下的鬼齿龙蝰斩为两半,把尸体踢到一旁。
   
    “岂止强烈,师兄我最爱你了好不好!”路明非蒙着眼睛大叫,“与其被这些鬼东西吃掉,我情愿被你的君焰烧死!”
   
    “那我就放心了。”楚子航背起路明非,挥刀挑飞恺撒身上的鱼,“我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这次任务结束后我打算向学院提交《结婚申请》,没意见吧?”
   
    “师兄你这是逼婚啊。”路明非紧紧搂住楚子航的脖子,“我要是有意见你是不是就不管我了?”
   
    “不会。只是得到你的同意,我会更有干劲儿一些。”
   
    海水突然变得炽热起来,楚子航二度爆血,君焰的领域再一次扩张,威力暴涨。那是象征着青铜与火之王愤怒的“君王烈焰”,尽管没有终极的“烛龙”那样灭世的伟力,却也是极其高阶的火系言灵。靠近他们的鬼齿龙蝰立刻化为灰烬,鱼群后退了几米,它们围绕着楚子航徘徊,寻找着进攻的突破口。
   
    彻骨的寒意从天而降,莹蓝色的冰十字枪携着狂流坠落,寒冷中带着切开一切的霸道。君焰的领域被强行压缩,狂流冲散了路明非和楚子航。
   
    鬼齿龙蝰们停止了进攻,争先恐后地逃回龙腐朽的身体中。龙的瞳孔中映出冰十字枪的影子,这个半死的生物意识到灭项之灾就在眼前,它无从闪避,只能蜷缩起来,战栗着发抖。冰十字枪/刺穿了龙的脊背,尸守之王和鬼齿龙蝰们在一瞬间被冻结,巨大的冰山带着他们沉入海底。
   
    路明非在海水中一步步下沉,缺氧和高压将他肺部的空气挤压分毫不剩,视野渐渐暗淡下去,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他感受到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
   
    轻盈的影子从半空中跃下,红白相间的巫女服在海水里展开,那人轻轻抱住路明非,冷若冰霜的脸突然露出哭泣的表情,灿金的瞳孔溢满思念与哀伤:
   
    “哥哥,欢迎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看到最后了么,看到最后了么,是不是有好多疑问想要直抒胸臆呢?莫要着急,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昨天在选修课上写了一首俳句,老师觉得很励志,想着现在大12月的各位应该都不轻松,拿来跟大家分享,就当共勉啦:
    闇を斬る、貫いて行く、志!(斩断黑暗,贯彻始终,我等不屈之志!)
    大家见笑了~\(≧▽≦)/~







评论 ( 3 )
热度 ( 53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