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54

    “野田寿,一人做事一人当,切腹谢罪吧。我会为你介错的。”路明非说着从背后抽出干将,神情庄严肃穆如同一位杀伐果决的君主,容不得半点违逆。

   

    他现在情绪很平静,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可看在他人眼里却比之前愤怒的时候要可怕得多。四周的温度突然下降,空气仿佛被冻结了一般,黑色的气息如恶龙般升腾起来,连源稚生都感受到了压力,更别提两个高中生了。

   

    大滴大滴的冷汗从野田寿的额角坠落,麻生真无力地靠在椅子上,抱着茶盘瑟瑟发抖。

   

    恺撒见不得女孩受委屈,不由得怜香惜玉起来。他向楚子航那边移了移,轻声道:“我说,是不是有点过了,演戏而已,可别假戏真做了呀。”

   

    然而恺撒并没有得到楚子航的回复,他疑惑地朝身边瞥过去,发现楚子航杀气四溢的眼神几乎连美瞳都遮不住了,双手骨节被捏得咔咔作响,整个人冷酷得像是顶上猎物的饿狼。恺撒顿觉自己脑子进水了才会询问楚子航,现场差不多一半的压迫感都来自这边,这人从头到脚就是一帮凶啊!

   

    “都是我的错!跟真小姐无关!”野田寿猛地抬起头,大吼道,“是我索要保护费,我也说过费率要涨!我愿意……向本家谢罪!”

   

    说完他跪在地上,从口袋中抽出一方白手帕在面前打开,仿佛下定了决心似的,抓起了桌上的短刀。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野田寿紧紧咬住嘴唇,举起短刀刺向了自己的腹部。

   

    随着一声金属撞击的锐响,野田寿手中的短刀被宝剑击飞,滑出几米远。野田寿诧异地仰视着对面的少年执法人,呆愣在当场。

   

    “未来的野田组三代目,勇气可嘉。”路明非点点头,举起手中的球棒,“不过你偶尔也匀一点儿勇气在别的地方啊,光把喜欢的女孩刻在球棒上,能追到人家么?”

   

    铝制球棒被扔在野田寿面前,上面端端正正地刻着“麻生真”三个字。真发出一声惊叫,捂着脸小跑着回到柜台后面去了。

   

    “不不……不是!”野田寿结结巴巴地说着,紧张得像是一只被踩到尾巴的小动物。

   

    “承不承认是你的事,与我无关。”路明非揉揉肩膀,换成了中文,“少主你们看着办吧,我演够啦,也玩够啦!可累死我了,果然我不适合演坏人呢。”

   

    掌握着生杀予夺的王者之姿转瞬即逝,路明非又变成了人畜无害的纯净少年。

   

    “谁说你不适合,我看你是本色出演才对。”恺撒走过来拍拍路明非的肩膀,跟源稚生对视。

   

    “路君确实很有黑道的气魄。”源稚生难得称赞了恺撒小组一次,“如果你毕业后没有找到喜欢的工作,欢迎来日本分部就职。”

   

    “谢了,然而很遗憾,我已经做好准备一离开卡塞尔就找个没人的地方宅起来,过混吃等死的日子了。”路明非摆摆手,朝货架的方向走去,“哇哇哇,周刊少年JUMP!终于见到你的庐山真面目了!”

   

    善后的工作被源稚生委派给了樱,本来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乌龙事件,根本不值得本家过问。柜台那边野田寿正跟麻生真道歉,言辞恳切夹杂着强者语言,听起来表白的成分更多些。

   

    樱从外面进来,凑近源稚生耳边:“沼鸦会和火堂组的人正向着这边过来,可能会起冲突,为了不惊扰到贵宾还是先走吧。”

   

    “还真的冲突起来了,问问诸位贵宾的意见好了。”源稚生看向恺撒小组,“附近有些不错的夜总会,要不要去坐坐?”

   

    楚子航见路明非正兴致勃勃地翻看着漫画,提议道:“不如先在这里坐坐,等雨小点儿再说。”

   

    这时真捧着咖啡和樱饼走过来。

   

    “Thank you!Good coffee!”恺撒笑容满面地举起咖啡杯,等真走后向源稚生低声说,“这就是速溶咖啡吗?虽说口感单薄糖分过多,但下雨天喝庶民咖啡聊聊天也挺放松。”

   

    恺撒小组的态度很明确,他们已经决定在玩具店度过黑道之夜了。源稚生把佩刀递给樱,吩咐道:“去跟沼鸦会和火堂组说我陪贵宾在这间店里聊天,让他们克制一下。”

   

    “用源家家主的名义?”

   

    “用源家家主的名义。”源稚生将手上的龙胆纹戒指脱下,递给樱。

   

    “明白了。”樱提着蜘蛛切出去了。

   

    “这样真的大丈夫?”路明非从漫画中抬起头。

   

    “没问题,你们在日本境内的安全由蛇岐八家全权负责,今夜我负责带诸位消遣。”源稚生说,“想做什么都请随意。”

   

    恺撒那边看中了一个模型,貌似是他小时候玩过的游戏角色,勾起了童年的回忆。楚子航走到了路明非身边,陪他一起看漫画。源稚生默默地喝咖啡,柜台后野田寿还在对真说什么,真满脸窘迫,两颊绯红。

   

    “这就是你们日本漫画式的爱情么?”恺撒低声说。

   

    “所谓日本漫画式的爱情,看上女孩就想尽方法去纠缠,让她注意到自己。”源稚生问,“你有喜欢的女孩吗?”

   

    “当然有,她现在已经是我的未婚妻了!”恺撒望着外面的滂沱大雨,语气透着怀念,“我爱上她的那个晚上也在下雨,她开着敞篷车围着宿舍楼转圈,大声喊‘我要去芝加哥我要去芝加哥,有人愿意跟我一起去芝加哥吗?’。那时候她还是个一年级的新生,头发被雨淋得湿透,裙子黏在身上线条那么美好,眼睛那么亮。整栋宿舍楼上每一扇窗都打了,所有高年级的男生都低头看着她,我敢打赌所有人都在那一刻爱过她。”

   

    “你被打动了?”源稚生问。

   

    “那还用说?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抽出沙漠/之鹰,一边对空鸣枪一边从三楼跳了下去!”恺撒一脸骄傲。

   

    “我可以理解你从三楼直接跳下是为了抢时间,可你对空鸣枪是为什么?”

   

    “吓唬一下其他的神经病,免得他们抢先。”恺撒挠挠头,“不过我刚刚跳上她的车就被几十支枪指住了,校工部的家伙们说除了自由一日外不能在校园中动用枪械,然后我俩就湿漉漉地被带到风纪委员会接受曼施坦因教授的训话……”

   

    “幸亏风纪委员会没有阻碍你们谈恋爱。”路明非从漫画中抬起头,“但是很符合你们的作风,既轰动又浪漫,值得学习。”

   

    “轰动又浪漫的是你们才对吧,比起你跟楚子航一有风吹草动就上头条,我们已经很低调了。”恺撒吐槽道。

   

    “莫非他们很高调?”源稚生看着路明非和楚子航,“我有些好奇,你们这样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究竟是如何被对方吸引的?”

   

    “不知道。”路明非轻描淡写地来了一句。

   

    不光恺撒和源稚生大跌眼镜,楚子航也受了不小的打击,一张面瘫脸有崩坏的趋势。

   

    “拜托你们不要露出死了爹妈的表情好吗,我承认我在这方面比较迟钝啦。”路明非放下漫画,“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被师兄吸引的原因,但是等我发现的时候,师兄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想分开都难了。”

   

    源稚生听着有戏,追问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执行‘青铜计划’的时候,我俩在长江水底遇到了龙王,师兄在我面前倒下去了。那一刻我以为师兄死了,感觉自己也跟着死了,于是觉得这个世界可以去死了,然后我的言灵爆发了……之后的事你们比我清楚。”路明非看了看恺撒。

   

    “是啊,我当然比你清楚,当时我们正在摩尼亚赫号上,还以为世界末日了呢,现在才知道原来是你为了楚子航发飙搞出来的。终于明白什么叫‘冲冠一怒为红颜’了,路明非我敬你是条汉子,为你们的真爱赞一个。”恺撒举起咖啡杯。

   

    楚子航满脸黑线。

   

    “这件事我也有所耳闻,想不到真相竟是这样的。”源稚生看了看楚子航,“楚君又是怎么发现自己被对方吸引的呢?”

   

    “2003年10月10日,星期五早上七点十分,明非在教室外跟同学打架,我碰巧路过,一眼看到了他,然后决定就是他了。”楚子航平静地说。

   

    “师兄,你这话说的可不靠谱,我这么阳光正直的好少年,怎么会跟同学打架呢?”路明非皱眉。

   

    “是那几个男生故意找茬欺负你,结果被你一脚踢爆重点部位落荒而逃,严格说来也不能算是打架。”楚子航纠正着措辞。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路明非托着腮神游天外。

   

    “等等,楚子航你刚才说事情发生在2003年,你那时才多大啊?”恺撒问道。

   

    “十三岁,初中二年级。”

   

    恺撒一口咖啡喷了出来:“十三岁就谈恋爱?楚子航你早恋!”

   

    “重点不在这里吧,能把跟某个人相遇的时间记得这么清楚,他真的不是机器人吗?”源稚生疑惑地打量着楚子航,似乎想在他身上找到一颗螺丝钉。

   

    “师兄不是机器人,他是人脑赛电脑。”路明非为楚子航申辩。

   

    “我也不是早恋,确切地说是单相思,明非并不知情。”楚子航补充道。

   

    “我就说以你那闷骚的性格怎么可能早恋?原来只是暗恋,真同情你,好可怜,哈哈哈……”恺撒大笑三声,重新找回了自信。

   

    “我并不认为自己需要你的同情。”楚子航冷冷看他一眼,“暗恋是一种单纯、无私又深刻的情感,无论何时想起,都会是心底最温柔的记忆。当你默默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暗中观察他的生活,他的喜好,甚至想帮他实现愿望。比如在他的文具盒底层塞满金色的水晶珠……”

   

    “原来那是师兄你送的!”路明非大吃一惊,“我还以为是圣诞老人……”

   

    “你这样认为也没错,因为我就是圣诞老人。”

   

    “现在想想在仕兰中学那几年确实发生过许多怪事呢,值日班长从来没为难过我,丢失的东西总能莫名其妙地找回来,午餐的点心不小心掉在地上不见了,结果一抬头盘子里又出现一块新的……”

   

    “你小时候一直迷迷糊糊的,不过,很可爱。”

   

    “真是花式虐狗专业户。”源稚生望着沉浸在二人世界的两个家伙,酸溜溜地说道。

   

    “这种时候,眼不见心为净最好。”恺撒表示自己已经习惯了,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象龟,你有追过女孩么?”

   

    “追过,被拒绝了。”

   

    “你长得不错啊,为什么会被拒绝?”

   

    “她说我长得像女人,她更喜欢男人味重点儿的。”

   

    恺撒和源稚生都低声笑了起来。恺撒比了个手势示意说可以走了,路明非把一枚500日元的硬币放在桌子上,带走了这一期的《周刊少年JUMP》。五个人每人撑开一柄黑伞,步入深夜的雨幕中。

   

    恺撒将一只铝管装的雪茄递到源稚生面前:“多谢。”

   

    “为什么谢我?”源稚生一愣。

   

    “接待的不错。吃的很好,购物顺利,饭后余兴节目挺有意思,好久没有这么放松了。”恺撒掏出乙炔打火机给源稚生点烟,“今天过得蛮好,说实在的之前我觉得你跟楚子航一样叫人恶心。”

   

    话音未落,砖头厚的《周刊少年JUMP》从后面飞过来,正砸在恺撒的脑袋上。恺撒转身怒吼:“路明非,你买本破杂志就是为了砸我的吗?”

   

    “不好意思啊老大,下雨天路面滑,我手也滑。”路明非捡起杂志拍了拍,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下次说坏话记得离远点儿。”源稚生做了个温馨提示,“话说真有这么恶心?”

   

    “那种神色冷淡自以为了不起的人我都不喜欢,不过现在看来你是例外。”恺撒一手揉着脑袋,另一只手拍着源稚生的肩膀,“你酒量不错,有个漂亮的助理,对车的品位很好,而且有男人的责任感。我觉得我们从现在开始可以称作朋友了,任务结束后我再请你喝酒,请你出席我的婚礼。”

   

    “忽然间我在加图索家也能算得上贵宾了。”源稚生略带戏谑地说道。

   

    “岂止贵宾,男人的友谊坚若金刚啊!”恺撒竖起大拇指,露出一口帅气的白牙。

   

    源稚生心里微微一动,这么简单就赢得了神经病们的友谊,神经病们的友谊看起来真廉价。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每次看大家的评论都觉得很幸福,不过有一件事实在是不吐不快。求别再给我安利别人的同人作品了好么?我写的是自己喜欢的明非和师兄,觉得无爱可以点XX,我没抱希望所有的人都喜欢我笔下的人物,知音难求,有那么几个就足够了。为了尊重各位我才没有删除某些评论的,以后再这样我只能眼不见心为净了ORZ。。。










你们的po主死回来了_(:з」∠)_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欠了多少更了_(:з」∠)_
我要戒剑三,谁有好方法,在线等,急!

评论
热度 ( 51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