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55

    路明非把冷水浇在脸上,一遍又一遍,直到恣肆的头痛有所缓解,才拽了几张纸巾将脸擦干。他甩了甩滴着水珠的额发,换上了紧身的作战服。防水作战服的表面覆盖了一层极薄极细的金属网膜,这东西形成的静电屏障能够抵御龙类胚胎的精神冲击,是为此次下潜特别制作的。镜中的少年身量修长,眉目清秀,只是面容略显苍白,路明非发现了这一点,他伸出两只手拍打脸颊直到恢复了血色,才走出更衣间。

   

    海上浮动平台“须弥座”的船坞中,岩流研究所正在对“迪里雅斯特号”做最后的检测。这艘由加图索家族捐赠给卡塞尔学院的深潜器,是人类科技史上的奇迹,1960年它曾到达马里亚纳海沟的底部,创造了潜水领域的世界纪录。几天前它被打包送往日本分部,家主庞贝·加图索特意为它漆了一面膏药旗涂装,用以表达“日出东方,天佑我儿”的大吉大利之意。恺撒站在检测迪里雅斯特号的钢铁平台上,指挥着技术人员们热火朝天的工作。空气中的燥热让他脱掉了上衣,露出肌肉分明的胸膛,聚光灯照得他汗流浃背,汗水顺着肌肉的缝隙流淌。

   

    “组长的工作热情很高嘛!中文、英文还有蹩脚的日语口头禅,这一会儿我都听到三国语言了,他沟通没问题吧?”路明非坐在楚子航身边,看着恺撒时而皱眉时而竖起大拇指,时而笑着拍拍技术人员的肩膀,忙前忙后不亦乐乎。

   

    “给他一群可以指挥的小弟,就算只用肢体语言他也可以无障碍交流。他喜欢那种团队合作的感觉,这样会显得自己在一群人里很重要,可我俩无法给他这种感觉。”楚子航淡淡地说着,他盘腿坐在船坞的角落里,擦拭着手中的太刀。他那柄真正的“村雨”已经断了,现在这柄由装备部金工组复制的刀根本不需要保养,即使如此他依然习惯于这么做,似乎这样可以让心渐渐平静下来。

   

    “要不要帮你把剑也打磨一下?”楚子航问。

   

    “哦,好。”路明非答应着,把干将莫邪递了过去。

   

    楚子航用磨石打磨数次后,拿出粉球沿着剑身轻拍,然后用宣纸仔细地将粉末除净,再沿着剑刃滴几滴剑油,用棉布抹均匀,反反复复地擦拭,直到剑身光亮如鉴。那熟练的动作犹如一个经验老道的刀匠,路明非觉得就算楚子航以后被执行部炒鱿鱼,也可以顺利地找到一份磨菜刀的工作养活自己。

   

    “擦完了。”楚子航抬起头,眉头微蹙,“明非,你看起来脸色不大好,身体不舒服么?”

   

    “轻微的头痛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路明非笑了笑。

   

    “是不是没睡好?”楚子航目露关切。

   

    “实际上晚饭后我还小憩了一会儿,醒来之后就开始头痛了。”路明非揉了揉太阳穴。

   

    “一定是昨天夜里玩的太high了……”

   

    “玩什么玩high了,S M?”恺撒抹着汗走了过来,肩上搭着白色的船长制服。

   

    “老大你还能不能好了,师兄说的是昨晚的‘黑道之夜’啊!”路明非恨铁不成钢地白了恺撒一眼,“我们一直都是各回各屋的,你难道没看见么?”

   

    “看见了啊,可谁知道我睡熟了以后楚子航会不会钻进你的房间?”恺撒扬起一个挑衅的笑容。

   

    “别把我想的跟你一样。”楚子航的声音带着冰碴,他看了看横在膝盖上那柄未归鞘的太刀,很想照着恺撒的胸肌来一下子。

   

    正在这时,耳机里传来电流的嘶啦嘶啦声,诺玛系统跟日本分部的辉月姬系统对接,通讯频道开始测试。路明非和楚子航不约而同地坐直了身体,恺撒也按住了右耳的无线耳塞。

   

    沉重的呼吸声过后,施耐德教授嘶哑的声音响了起来:“恺撒小组注意,恺撒小组注意,龙渊计划即将开启。在任务开启之前我有些事情必须叮嘱你们,现在我正在使用加密频道,下面我要说的注意事项只有你们三个人有权知道,该事项对日本分部也是保密的。收到请回复。”

   

    “收到!”三个人同声说。

   

    “你们即将潜入极渊去毁灭一枚龙类胚胎,这个任务可能很简单也很顺利,你们只需定位它,按下硫磺炸弹的发射钮,然后上浮就可以了。你们都是优秀的学员,尤其是恺撒和楚子航,已经可以说是资深的专员了,绝大多数情况你们能自行判断如何处理,只有一种情况例外——如果你们看到门或者类似门的东西时,绝不能靠近!更不能进入!无条件返航!听清楚了么?”施耐德的声音极其严厉,不容置疑。

   

    “听是听清楚了,只是还不太明白。”恺撒诧异地问,“极渊中怎么会有门?”

   

    “不用明白,只需牢记。下潜过程中主要由日本分部执行局局长源稚生跟你们保持联系,他曾在本部进修,有丰富的潜水经验,是出色的现场指挥官,绝大多数事情你们可以相信他的判断。”施耐德顿了顿,“还有什么问题吗?”

   

    “教授,明非的状况似乎不太好。”楚子航说。

   

    “路明非,出什么状况了,能坚持吗?”

   

    “头痛而已,没问题,不碍事。”路明非语气肯定。

   

    “那就好,恺撒、楚子航,你们照应着他点儿。龙类胚胎的领域会干扰我们的神经回路,血统越优秀,抗干扰能力越强。你们是卡塞尔学院血统等级最高的学生,这次下潜任务没有人能够代替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最后再重复一遍,如果看到门,放弃勘察立刻返航。这是不能动摇的原则!祝你们好运。”施耐德切断了通讯。

   

    三人面面相觑,那条“看到门就返航”的提醒实在是太奇怪了。

   

    恺撒望着两名队友,清了清清嗓子:“检测马上就要完成了,我们还有15分钟的准备时间,下潜之前最后说一句。我不希望自己的组员各行其是,我们是一个团队,团队就得有个核心。我是这个小组的组长,你们的工作是协助我。围绕我,OK?”

   

    “只要你不再学芬格尔秀下限,暂时统一立场也不是不可能。”路明非闷声说道。

   

    “幽默感是好男人的必修课。好吧,是我玩笑开得过火了。”恺撒说着伸出手,“我只希望在任务结束前不要内讧,我们大可以在自由一日打打杀杀,不遗余力地置对方于死地,有的是机会。”

   

    “虽然我们以前相处得并不融洽,但我也不想一路上彼此防范。”楚子航也伸出了手,“至少在这个任务里,我们应该合作。”

   

    “我是个和平主义者,咱们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祝龙渊计划圆满成功。”路明非将自己的手叠在另外两只手上,为这个团队的结成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下潜小组已进入迪里雅斯特号,检测工作已经完成,深潜器状态良好,海水情况稳定。本部已经下令开启龙渊计划,您就位之后深潜器就可以入水了。”樱来到源稚生背后。

   

    源稚生接过樱递过来的耳机戴上:“现场指挥官源稚生就位,恺撒小组,你们准备好了么?”

   

    “你来晚了源君,我可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在等人上。结束了这个任务,时间早的话我们还能去东京宵夜,快快快。”耳机中传来恺撒的声音。

   

    “时间是夜晚10点15分,坐标为东经122度56分北纬35度33分,龙渊计划开启,我是现场指挥官源稚生,我下令释放迪里雅斯特号。”源稚生说,“祝你们好运。”

   

    “深度30米,流速稳定,迪利亚斯特号运转正常。”恺撒一边向水面指挥官源稚生报告情况,一边操纵着这台古董级别的深潜设备。

   

    路明非透过顶部的观察窗往上看去,四周是墨蓝的海水,一线微光仿佛是从天空里一口倒扣的井中投射下来的,深潜器犹如在一口井中下沉,彻底没入黑暗。

   

    视野忽然亮了起来,楚子航打开了外部光源,这种被称作“瓦斯雷”的高强度射灯发出刺眼的白光,照亮了深潜器附近10米左右的空间。路明非惊讶地看着那些叫不出名字的银色小鱼排成长队擦着深潜器的外壳游过,“瓦斯雷”照亮它们的身体,明亮得像是一条银河。

   

    恺撒释放了更多的压缩空气,深潜器沉向更深的水中,他从作战服里抽出一根铝管装高希霸,咬掉雪茄头点燃。

   

    “喂,有没有点公德啊!驾驶舱就这么点地方,我们氧气有限,你还抽烟?”路明非鄙视道。

   

    “迪里雅斯特号上加装了空气循环过滤系统,雪茄烟味很快就会排走。”恺撒不以为然,“我们要在海里耗上4个小时,难道就你看我我看你发呆?要说空间狭小,某人不是把刀都带下来了么?”

   

    楚予航腰间挂着长刀,刀柄顶着路明非的后腰。小小的驾驶舱跟电梯间差不多大,空间里密布着各式阀门和仪表,没有多少腾挪转身的余地,路明非和楚子航背贴背坐着,还得缩着脑袋免得撞头。

   

    “带刀的又不只师兄一个,你皮带上还插着沙漠/之鹰和狄克推多呢!”路明非不甘示弱地说,“你带了两样武器,明明是你占的空间更大。”

   

    “你不也带了两样……”恺撒本来想说路明非也带了两把剑下潜,突然发现路明非此时两手空空,是如假包换的手无寸铁。

   

    “我不也什么?”路明非面带微笑地问道。

   

    “没什么。”恺撒干巴巴地说着,低头操作仪器。

   

    他虽然不明白路明非的武器为什么凭空消失了,但他清楚对方跟楚子航是同穿一条裤子的,在这个密闭空间里他势单力孤,吵起来绝对占不了优势。路明非是个能舌战群儒的主儿,谁不知道这厮听证会的时候把调查组整的人仰马翻,消息传到罗马后他叔叔弗罗斯特直接气得心脏病犯了,恺撒虽然很满意这个结果,但也不想下一个犯心脏病的就是他。

   

    只有楚子航知道,路明非确实带了干将和莫邪,只不过他讨厌负重,一进来就把双剑放在坐椅下了,恺撒根本没注意到。

   

    片刻工夫,下潜深度达到了300米,生物渐渐变得稀少起来。路明非望着窗外漆黑的海水,对恺撒说道:“我总觉得能听到莫名其妙的响声,你确定你家这古董不会解体么?”

   

    “毕竟是老设备了,就像70岁的前世界登山名将再次挑战珠穆朗玛峰,老骨头难免处处松动。”恺撒说,“不过装备部做过改造,他们在深潜器外壳内部装了一层记忆金属来加固,所长阿卡杜拉再三表示绝对‘保证质量’。只要外壳不出问题,别的设备出点小故障没事儿。”

   

    “在你们意大利语里面,‘事儿’一定跟‘命’的发音是一样的。”路明非撇撇嘴,“装备部的保证也能信?脑子秀逗了吧你。信号弹经过他们的手都能变成高射炮,你们就不怕深潜器被他们改造成钻地火箭,分分钟载着我们一头扎进地核里!”

   

    “好槽。”身后传来楚子航的声音。

   

    “你说什么?”路明非转过头。

   

    “我说你刚才吐恺撒的那个槽有意思。”楚子航闭着眼睛,意犹未尽。

   

    “靠!师兄你故意拆我台是不是?”路明非猛地站起来,正撞在深潜器那低矮的天花板上。这一撞那叫一结实,路明非就感觉眼前金星直冒,刹那间烟花满天,整个世界都变得五彩缤纷了。

   

    “明非,你没事吧?”楚子航转过身,伸手摸上路明非的脑瓜顶,不出所料那里鼓起了一个大包。

   

    缓过气来的路明非一巴掌拍走楚子航的手,恼羞成怒:“没事个鬼?我跟你没完!”

   

    “对不起……”

   

    “我说你们俩悠着点儿啊,这里空间有限,别搞出太大动静。”恺撒幸灾乐祸。

   

    “跟你有一毛钱关系,哪凉快上哪呆着去!”路明非怒吼。

   

    恺撒憋着笑,继续摆弄操作台。

   

    “明非,还疼吗?我不是故意的。”楚子航小心翼翼地说道。

   

    “当然疼了!要不你撞一下试试?”路明非狠狠瞪他一眼,深呼吸,“我跟你说,楚子航你摊上大事儿了,咱俩今天要是不把这事儿掰扯明白,你也哪凉快上哪呆着去吧!”

   

    楚子航顿时惊悚,这不是跟恺撒一个待遇了吗?明非对恺撒的印象可不太好啊,一下子在明非心中的评价降了N个等级,难不成下一步就要……分手?天塌了地陷了,明非要跟他说再见了!楚子航比仪器还精密的大脑高速运转,立刻思考出36种补救措施,排列组合,最后一个奇思妙想浮出水面。

   

    “明非,别生气了,我给你讲个笑话。”楚子航紧绷着脸,露出视死如归的表情。

   

    “噗——”恺撒差点儿笑喷,杀胚楚子航讲笑话,这件事本身就是个大笑话。看他那架势,哪有半点幽默的样子,分明是要冲上去拧断对方的脖子。

   

    路明非并不担心自己会被拧断脖子,他抱着肩膀打量着楚子航,轻哼一声:“好啊,那我就洗耳恭听了。看在你诚心诚意的份儿上,我也不为难你,你要是能逗乐我们中的一个,这笔账就算了。”

   

    “那我开始讲了。”楚子航有些窘迫,看了看气压表,一本正经地开口,“我们现在的深度是海平面下300米,你们知道这压力有多大吗?”

   

    “多大呀?”路明非很给力地捧场。

   

    “3125kPa,约30个大气压。”楚子航稍微心算了一下,“乘以我们三个平均的受力面积,再除以重力加速度,相当于你身上站了一个200公斤重的……女孩。”

   

    “体重200公斤的那是女孩么?你不如说我身上站了一头猪。”路明非没好气地吐槽。

   

    “到达极渊底部的时候,你身上会站满20个养猪场的猪。”楚子航心算过人,马上得出了结论。

   

    “那我这辈子都不愁吃猪肉了。”路明非揶揄着,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这个比方打的好,女孩与猪不可兼得嘛!”恺撒哈哈大笑,“我们今晚宵夜吃猪排饭,就这么定了!”

   

    源稚生在通讯频道中旁听着恺撒小组的聊天,想象着这群二百五在狭小的驾驶舱里载歌载舞的样子。说来奇怪,听着这帮神经病天南地北地瞎扯,他身上的压力居然也跟着消失了,这么紧张的情况下还惦记着宵夜,他真是不得不佩服这三个家伙。

   

   

    作者有话要说:

    这周的任务完成,大家下周见。我要去考试了,考场竟然要做一个小时的电车,其苦修ORZ。。。

   








评论
热度 ( 53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