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51

    在新宿的牛郎店开了一场盛大的接风派对之后,源稚生将恺撒小组送往东京半岛酒店,东京最豪华的酒店之一。酒店总经理亲自等候在门口迎接,VIP电梯载着三人组直接登上顶楼,格调高雅的总统套房门前,两队排列整齐的美女服务生恭迎大驾,殷勤地为他们安置行李、沏好玄米茶,服侍他们换上加热好的浴袍,抱走受潮的衣物送去清洗和熨烫。

   

    套房的三个卧室各不相同,一间古典欧式风格,装饰着丝绒挂毯和水晶吊灯;一间现代简约风格,所用皆是清一色的实木家具;最后一间是最贴近自然的地中海风格,一台液晶大屏幕几乎占据了半面墙,只要打开电视就有带中文字幕的新番动画。客厅里弥漫着优雅的白檀香气,玻璃茶几上摆放着刚洗好的新鲜水果,全部是空运过来的进口货,有台湾的莲雾、泰国的金芒果、中国广东的名种荔枝……楚子航正坐在沙发上,他在剥荔枝,路明非也坐在沙发上,他在吃荔枝。

   

    “听说你们中国的杨贵妃最喜欢荔枝,还流传下一句古诗,叫什么来着?”恺撒一边用吹风机烘干自己华丽的金发,一边问道。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出自唐代杜牧的《过华清宫绝句》。不过我现在吃的并不是‘妃子笑’。”路明非说着吐出一个光滑小巧的荔枝核,“这是‘增城挂绿’,最名贵的荔枝品种,据说在2002年举行的荔枝拍卖会上,它一颗就卖出了55.5万元的天价,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你现在已经吃了六个55.5万元了。”恺撒从冰桶里取出一支香槟,“1998年出产的酩悦香槟,对香槟收藏家来说也是难得的珍品,而现在它只是馈赠给我们的小礼物,不觉得日本分部对我们有些过于优待了么?”

   

    “日本分部对我们的优待确实不可思议。”楚子航把剥好的荔枝放进路明非面前的果盘里,“从他们给我们安排的房间来看,显然他们知道我们每个人的喜好,他们调查过我们并且在用心地讨好我们。可他们为什么要讨好我们?”

   

    “因为我们是本部派来的客人啊,所以他们要以礼相待。”路明非不以为然,吐出了第七个荔枝核。

   

    楚子航摇摇头,“我刚刚调查了诺玛的数据库,日本分部不是学院的派驻机构,而是学院和日本混血种家族合作设立的。这个家族被称作‘蛇岐八家’,分为三大姓和五小姓,全部都是混血种。他们上千年以来一直坐镇日本黑道,势力强盛到连欧洲混血种家族都敬畏的地步,学院无法强迫他们归顺,只能采取联合的方式。他们不可能因为顾及学院而优待我们。”

   

    “听说日本分部喜欢虐待本部派来的专员,学院对此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恺撒说,“我翻守夜人讨论区找到了以前来日本出差的专员发的帖子。每个人都说日本分部是地狱一样的地方,在这里他们被百般虐待,完全没有做人的尊严,不少人还因此患上了强迫症……妈的!”

   

    “老大,注意风度。你是一个名流绅士,即使现在成了日本黑道的同伙,你也应该出淤泥而不染,不可以被他们同化。”路明非严肃地提醒。

   

    “咳咳,不要介意,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有点儿激动。”恺撒清了清嗓子,有些尴尬,“那天听说我要来日本出差,学生会的干部们集体跟我视频告别。我记得有个家伙很动情地凑在镜头前,对我说什么‘老大等你回来我们再一起去打猎’,让我有种自己得了绝症不久于人世的错觉。现在想来,那帮家伙一定是觉得我这次来了日本,怕是没法完整无缺地回去了。”

   

    “难怪……上火车前,兰斯洛特特意赶到火车站跟我交接狮心会的工作,让我签署了一份文件。说如果超过三周以上无法联系到我,他会自动获得代理会长的资格,如果三个月以上无法联系到我,狮心会就会选举新会长。”楚子航说。

   

    “选什么新会长?狮心会的新会长不是我吗?”路明非扬起了眉毛。

   

    “兰斯洛特大概是觉得我俩都无法安然回去了,所以才……”

   

    “放屁!我们怎么就回不去了,他咒我们呢?”路明非瞪眼,“手机给我。”

   

    楚子航乖乖上交了手机。

   

    路明非在电话簿里找到兰斯洛特的号码,拨了过去:“副会长么,是我,路明非。你最近小日子过得不错嘛,听说你已经做好了我们回不去的准备,让师兄当面立下遗嘱了……哦?不是遗嘱,那是什么?篡位的诏书?哼!副会长,我劝你最好立刻销毁那份文件,否则等我们回去……你就看着办吧。”

   

    路明非放下手机,看了眼目瞪口呆的恺撒,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好久没这么认真地威胁一个人了,技巧难免有些生疏,让老大见笑了。”

   

    “呵呵,不会。”恺撒讪讪地笑着,心想这威胁还叫生疏,简直信手拈来好么?果然路明非才是真正的黑道吧,连高他两级的副会长都被他压着打,狮心会怕是已经江山易主了吧。真同情对面的兰斯洛特,晚上八成要做噩梦了。楚子航这两年在狮心会到底过的是什么日子啊,跟如此恐怖的后辈朝夕相处,不会精神崩溃么?

   

    想到这儿恺撒向楚子航望去,结果人家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该干什么干什么。不愧是杀胚,抗压力就是强,看看那张面瘫脸,非但没显出半点不快,还透着一股子怡然自得。果然什么人找什么人,杀胚配妖孽,绝了!

   

    恺撒把酒瓶转到无人的方向,拔出了瓶口的软木塞,“总之这里不是好混的地方,日本分部奉行强者文化,唯有强者中的强者才会被尊重。在他们眼里本部只有一个强者,那就是我们的校长,希尔伯特·让·昂热。”

   

    “如果只靠风骚和不要命就能征服日本人,我相信我们同样可以做到。”路明非双臂交叉抱在胸前,“你加上师兄,足矣。”

   

    “我必须纠正一点。楚子航确实不要命,但我不是风骚,而是风流!”恺撒不满地说道。

   

    “是是是,你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器宇不凡……有你这样的组长在,我们还用畏惧日本分部吗?”路明非摊了摊手,朝窗外一指,“去吧,恺撒·加图索,一锅端了他们!”

   

    “倒也不必急于一时。”恺撒对路明非的赞美表示满意,凭借着他那与生俱来的自负乐观和超长的反射弧,马上就恢复了中二病晚期的症状,“日本人向我们示好,就表明我们此次行动已经首战告捷。之后我们就看日本人怎么出招,他们怎么出招我们就怎么破。也许我们能征服的不止海沟里那艘沉船,还有一群傲慢的日本人。”

   

    他斟满两杯香槟,朝路明非举杯,“要不要来一个香槟之夜?”

   

    “其实我更喜欢咖啡之夜。”路明非喃喃自语,接过那只酒杯。

   

    “为我们征伐日本——”

   

    “干杯!”

   

    两人碰杯,一饮而尽。恺撒很高兴,心里觉得路明非跟他还有那么一小撮共同点,最起码不像楚子航那么无趣。

   

    “不愧是香槟中的珍品,口感香醇,回味无穷。”恺撒赞叹着,再次给自己斟满。

   

    “确实回味无穷,让人醉生梦死,飘飘欲仙……”郁金香杯滑落在羊毛地毯上,路明非倒了下去。

   

    “明非——”楚子航飞奔过去接住了路明非,紧张地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对方只是睡着了,这才松了口气。

   

    “不会吧,12度的香槟而已,这就醉了?”恺撒又好气又好笑。

   

    “他还未满二十岁。在日本,给未成年人喝酒是犯法的,你不知道么?”楚子航冷冷看他一眼,抱起路明非离开客厅。

   

    “小题大做。”恺撒放下酒杯,没有对饮的同伴,杯中的陈年佳酿也索然无味了。他走向自己那间欧式装修的卧室,看着楚子航消失在另一间地中海风格卧室的门口,心中不由得冒出一个奇妙的想法,楚子航今晚还会不会出来了?从路明非的房间。

   

    第二天早餐之后,执行局的车就已经等在酒店楼下,将恺撒小组接到了日本分部的基地。在源稚生的助理矢吹樱的带领下,他们参观了卡塞尔学院在东京的办公中心,一栋名为“源氏重工株式会社”的大厦。他们一路参观了各个部门,包括综合管理部、联络部、战略部,最后来到了顶层的醒神寺,会见家族中地位最高的人,蛇岐八家的各位家主,源稚生、龙马弦一郎、犬山贺、樱井七海,以及蛇岐八家的大家长——橘家家主橘政宗。

   

    “宫本家主在做些准备工作,诸位一会儿就会见到。至于上杉家主,她身体不太好。昨夜后半夜又出了状况,现在还在卧床静养,还请诸位贵宾原谅她的失礼。”一身白麻衣的橘政宗微笑着和恺撒小组一一握手,“没什么可以招待诸位的,就用这日本的茶道吧。”

   

    “您是日本人么?”恺撤以审视的目光看着橘政宗。对面的老人鼻梁挺直眼睛深陷,面部线条如刀刻般清晰,跟普通的日本人不太一样。

   

    “我只有一半日本血统,另一半是俄国人。”橘政宗说。

   

    恺撒皱了皱眉,不由得想起那艘前苏联破冰船。

   

    “我来日本很多年了,很多人都看不出我是个混血,没想到还是瞒不过加图索先生的眼睛,真是后生可畏啊。”橘政宗坦荡地笑了笑,这时水沸了,他提起那把关西铁茶壶,把沸水倒进茶碗中,又把水倒掉。

   

    “这路数该怎么破?”恺撒凑近路明非耳边,压低了声音,求助于小组里最懂日本文化的人。

   

    “这是标准日本茶道的程序。”路明非掩着嘴巴,小声说道,“解释起来太繁琐,待会儿跟着我做,别弄错了。”

   

    恺撒和楚子航一言不发,暗自点头。在他们心中日本分部相当于黑道社团,学生会和狮心会也是社团,社团领袖们不想轻易被对方的气势压倒,所以一举一动都格外用心。高手过招无非见招拆招,对方用敬茶的礼节来攻,他们就用喝茶的礼节来破,反正组内有路明非这个“日本通”,他们一定要让日本分部见识见识本部的厉害。

   

    橘政宗用木茶勺舀出两勺抹茶粉放入茶碗,再从铁壶中取一大勺热水倒入,用茶筅轻轻搅拌。接着他抽出腰间金色的古帛纱垫着茶碗,在手中轻轻旋转,把有竹雀花纹的一面朝向三人,弯腰奉茶。

   

    路明非弯下腰接过茶碗,同样用面前的古帛纱垫着,在掌心顺时针旋转两次,把竹雀花纹对着橘政宗,以表示对煮茶者的尊敬。楚子航和恺撒开始照搬路明非的做法,恺撒尤其做得一丝不苟,他知道在日本茶道是郑重的礼节,出错是丢脸的事。

   

    三人同时端起茶碗,仰头饮下茶汤。这期间路明非轻轻扯了扯楚子航的袖子,楚子航稍微停顿了下,发现路明非并没有像恺撒那样一饮而尽,而是啜饮着分几次喝下,于是楚子航也跟着模仿。喝完茶后,他学着路明非的样子逆时针旋转茶碗两次,重新把竹雀花纹对准自己,低头欣赏茶碗的花纹,脸上露出赞叹的神色。

   

    “煮茶算是我不多的特长,贵客来访,聊表敬意。”橘政宗起身告辞,“祝诸位在日本玩得开心,任务顺利,我就不耽误大家宝贵的时间了。”

   

    恺撒小组起身回礼,橘政宗带着风魔小太郎和犬山贺离开,留下源稚生继续作陪。

   

    拉门在身后闭合,风魔小太郎踏上一步压低了声音:“政宗先生,他们能胜任么?”

   

    “虽然稚生说他们是些靠不住的孩子,但我相信他们的优秀。”橘政宗沉声说,“恺撒无论血统和能力都是出类拔萃的,昂热让他担任组长,绝不仅仅因为他是加图索家的继承人;楚子航是一个实力与天赋兼具的战士,他的龙血比例很高,但自控能力更强,他能束缚住龙血而不露出一丝杀气,这种素质很罕见;至于路明非,这少年才是最令我捉摸不透的。按理说他的血统等级比楚子航还要高,面对他的压力应该比楚子航更大才对,可他却给人一种超然物外的自然平和,我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欲望。”

   

    “我也有差不多的感觉。他们明知道我们是黑道,态度却并无畏惧,应对也算有度,甚至还懂茶道礼节……”风魔小太郎皱眉,“只是政宗先您用滚水冲茶,那位加图索先生却一饮而尽,他难道不觉得烫么?”

   

    露台上,源稚生默默取出笔记本电脑和各种资料,望着坐得笔直的恺撒:“你似乎很感动,我能看见你眼中饱含热泪。”

   

    “那是因为我的心中满怀深情。”恺撒舔了舔火辣辣的口腔上腭,不知道那杯滚烫的茶有没有把嘴里烫掉一层皮。

   

    “我看你还是来块冰含着吧。”源稚生吩咐樱拿来了冰桶。

   

    恺撒感激地看他一眼,放下矜持抓了冰块吞进嘴里,口腔里那股火辣辣的痛感才稍微缓解。余光所及之处,路明非的嘴角微微上扬。恺撒现在十分确定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他在对昨晚被灌醉的事报复自己,小鬼真是太记仇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来改错字。话说大家周末貌似都很忙啊,要不我明天也放个假好了。

   









恭喜凯撒又一次被坑233333


评论 ( 1 )
热度 ( 56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