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 46

  当别人都忙于跳舞泡妞的时候,芬格尔却躲在摆放着食品的大厅一角吃得正嗨。为了能混进这场化妆舞会,他把路边照明用的南瓜灯偷走了一个,拆掉里面的灯泡,直接把那颗镂空的南瓜套在了脑袋上。此时他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在嘴里塞满了生鱼片之后,又锁定了一只趴在冰块上的澳洲龙虾。然而就在他快要得手的时候,另一柄叉子抢先了一步,轻巧地夺走了他的猎物。芬格尔大怒,挥舞着餐刀就要去敲打夺食者,结果看到那人背后插着六根黑翅膀,立刻怂了。

  “你在干什么?”身后传来一个低沉凛冽的声音,芬格尔缩了缩脖子,一回头正对上一双目光灼灼的黄金瞳,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路明非听到声音转过身,正看见一柄餐刀顶在自己腰间,警惕地眯起了眼睛:“来者何人,要谋杀吗?”

  “冤枉啊冤枉!小师弟,我是你忠诚的室友芬格尔啊!误会,都是误会!师弟你这龙血凤髓的万金之躯,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动你一根头发啊!”芬格尔急忙扔掉凶器,举双手投降。

  他刚刚做了什么?偷袭卡塞尔学院的S级国宝!还是在杀胚楚子航面前!他一定是脑抽了!完了完了,就凭这罪名今天逃不掉一顿暴打了,不,被就地正法都有可能。话说为什么有路明非在的地方就会冒出楚子航啊,狮心会会长是跟踪狂么?

  “原来是芬格尔,造型不错嘛。”路明非敲了敲他头上的南瓜壳,“恺撒邀请你了?”

  “哪儿能啊,恺撒都不记得他手下还有我这号人物了,怎么可能邀请我?”

  “这么说你是混进来的咯。”路明非冷哼一声,“师兄拿下他,上交学生会老大!”

  楚子航领命,二话不说把芬格尔的胳膊拧到背后。

  “疼疼疼——路西法大人饶命啊!这两年我跟着您鞍前马后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您就这样把我交公,以后谁给您跑腿打杂,谁给您八卦解闷,谁给您洗白面瘫师兄啊!我就是想吃个龙虾尝尝鲜,我把灵魂献给您还不行么?”芬格尔开始哭诉。

  “想吃龙虾直说嘛,谁稀罕跟你抢?给你就是了。”路明非说着把叉子上那只龙虾塞进芬格尔嘴里,他并没想吃那个浑身赤红的大家伙,只是单纯地觉得好看才拿起来观赏一下的。

  芬格尔差点没被噎死,眼泪狂飙,心说师弟你至少剥个皮啊,生吞龙虾要人命啊!

  “师兄,我们去那边看看吧。”路明非拉着楚子航向餐桌另一侧走去,他今天跳舞跳得心情好,没理由阻挡芬格尔的食路。反正是恺撒买单,蹭饭的人越多越好。

  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餐桌上摆满了各种搞怪食品,墓碑南瓜布丁、幽灵奶油塔、巫婆手指饼干、鬼蜘蛛派、恶魔蛋糕、血盏苹果……路明非拿起一根穿在竹签上的血盏苹果,毫不客气地咬了一口,啧啧称赞:“这是升级版的苹果糖吧,真是美味得让吸血鬼都心动哦!”

  “那么好吃?”楚子航挑了挑眉毛。

  “不信你自己尝尝?”路明非说着就要给他拿另一支。

  楚子航阻止了路明非的打算,握着他的手腕咬上了他之前咬过的位置,微微皱眉,“外甜里酸,好奇怪……”

  “那你还吃?”路明非转了转那只残缺的苹果糖,“师兄我们这样算不算间接接吻了?”

  “间接接吻是指两个人并没有实质性的亲吻,而是借助其他的工具,比如喝同一杯水,吃同一个食物,吹同一个乐器等……简明扼要地说,接触到对方的唾液就算是间接接吻。”楚子航欺身上前,一本正经地说道,“所以我们刚才间接接吻过了。”

  “不愧是学霸,归纳得真全面。”路明非竖起大拇指,下意识地退后一步,不想撞上了身后的墙面。楚子航的一条手臂正支撑在他颈侧,典型的日漫里“壁咚”的姿势。看面瘫师兄也不像是知道壁咚的类型,为什么每次摆的pose都如此惹人遐想呢?路明非内心暗暗吐槽。

  嫩绿纤细的槲寄生从天顶垂下,黄色的花朵缀满枝头,有些已经结出了珊瑚珠似的浆果。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楚子航维持着先前的姿势,盯着路明非的脸,沉默不语。

  路明非眨眨眼睛,“师兄,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楚子航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确实有话要说,可是他现在全忘了。也许之前应该接受恺撒的建议,喝杯酒壮壮胆。

  “别紧张。”路明非拍拍他的脸鼓励道,“其实师兄你很能说的,就像在北京地铁里那次临终遗言,那叫一个感人肺腑。你早五年出道的话,如今的小言作家都没饭吃了!”

  “原来你还记得……”楚子航松了口气。

  “我当然记得了!那不是你人生唯一一次表白么?我不听你说完你不是会死不瞑目吗?这么重要的事也能忘,你当我是弱智么?”路明非白了他一眼,“好啦,现在你活过来了,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没什么要补充的,我就是问问,你会不会考虑跟我……”楚子航忽然找不到合适的词了,“试一试?”

  “试什么?”路明非莞尔一笑,“接吻?”

  “试一切能做的事。”楚子航面具后的脸微微泛红,“当然也包括……接吻。”

  “间接接吻之后就来直接的?师兄你今天好奔放。”路明非搔搔耳朵,“但是这样好么?我好像还没有答应你呢,关于你的表白。”

  “抱歉,是我的疏忽。”楚子航人生第一次尝到了挫败感,之前他真没料到还有被拒绝的可能。可他转念一想又觉得被拒绝也不奇怪了,路明非刚进卡塞尔学院的时候就一枪轰爆了他,原因貌似是看不惯他居高临下的做派。不过这一年多他已经很注意了,至少在路明非面前,他从没用过在狮心会发号施令的态度,也不知道路明非对他的评价有没有提高。

  楚子航定了定神,直视着对方的眼睛,真诚地问道:“明非,你会接受我么?”

  路明非歪歪脑袋,“接受怎么样,不接受又怎么样?”

  “接受的话自然好,不接受的话……”楚子航沉吟片刻,眼底有金色的刀光闪烁,“你一次不接受没关系,还有下次,下下次。如果你喜欢上了别人,要跟她结婚,我就打爆婚车的车轴把你抢走。如果你不见了,我就满世界去找你,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会追你到天涯海角,跟你死磕到底。”

  “天呐,好可怕,师兄你是痴汉么?”路明非煞有介事地拍着胸脯,“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为了世界人民的和平安康,我只能勉为其难答应你咯。”

  “很好。”楚子航点点头,除了这两个字他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本来看似希望渺茫的求交往,他甚至连破釜沉舟的气势都用上了,结果不费吹灰之力就成功了,理由竟然是为了世界的和平?楚子航有些不知所措,先前拜读的心理学书籍根本不起作用,路明非的思维就跟他执行任务的作风一样,永远游离在计划之外。

  路明非饶有兴致地望着楚子航,眸中含笑。楚子航顿时方寸大乱,不经意间余光扫过头顶的槲寄生,忽然想起恺撒讲述的那个典故。

  “我可以……吻你么?”楚子航不确定地问道。按照通常的步骤,告白成功之后就该接吻了,反正书上是这么说的,也不知道路明非有没有这种常识。

  “可以啊,来吧。”路明非配合地闭上眼睛,一副听凭处置的样子。

  原来被接吻的一方都是这么淡定的,可为什么他却如此紧张?直面龙王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心脏在狂跳,大脑一片空白,楚子航凌乱了。属于杀胚的本质瞬间占了上风,楚子航牙一咬心一横,以一个战士英勇就义的气势俯冲过去,目标路明非的嘴唇。

  近了近了,他看到路明非的睫毛了,看到自己在路明非瞳孔中的倒影了,他终于碰到了,小师弟的嘴唇!好软……

  “好痛!”路明非捂着自己的下半张脸,沿着墙角蹲了下去。

  楚子航愣住了,他发誓自己绝对没用牙齿,他真的只是浅尝辄止而已。

  “人家接吻都是蜻蜓点水,你倒好,直接化身成炮弹一头扎进水里了。”路明非不满地哼哼,“师兄,我鼻子都快被你撞歪了!”

  “对不起。”楚子航半跪在他面前,“现在……还好么?”

  “好个鬼!事先声明,接下来我要是流鼻血可不是因为你长太帅,而是你吻技太烂了!”路明非摸了摸鼻子,确定没流血才放心地坐下来。他眉头紧蹙,一脸的不甘心,“真难想象我的初吻就这么没了。”

  “我的也没了。”楚子航望着路明非,郑重地补充道,“初吻。”

  “我当然知道你是初吻,你这么亲别人难道不会把对方吓跑么?”路明非揉着被撞疼的鼻子,无奈道,“好啦,亲都亲了,现在谈一下你的感想吧。”

  “很软。”楚子航毫不犹豫地回答。

  “废话,人类的嘴唇有硬的吗?”路明非不屑地说道。

  楚子航回味了一下,“还有点儿甜。”

  “那是因为我刚才吃了苹果糖。”路明非额角冒起一个十字,“我说师兄,你就没有别的感想了吗?”

  “抱歉,时间太短,还没有好好体会就结束了。”楚子航实事求是地回答。

  “你直接说再来一次不就行了,找什么借口!”路明非环住了楚子航的脖子,“这次换我吻你,好好感受,待会儿提问。”

  楚子航还没来得及反应,路明非已经靠过来了。两人的唇瓣慢慢贴合在一起,轻柔的吮吸之后,他微微张开嘴巴,对方的舌头顺势滑入,与他舌尖相触,好似小鸟啄食。令人沉醉的、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他回过神来,发现路明非正望着他,眼神充满戏谑。

  “能让师兄这么陶醉,我好有成就感。怎么样,比你做的好吧?”

  楚子航点头,略发感慨:“就像天使亲吻罪人。”

  “不是天使,是魔王才对。”路明非抖了抖背后漆黑的翅膀,嘴角勾起一个略显邪气的弧度,“你的灵魂我已经收下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半身,想逃也逃不掉了,知道么?”

  “明白。”楚子航微微一笑,“我的心早就是你的了,如今命也是你的,全部都是你的,我还能去哪呢?你就是我的归宿啊。”

  “原来我是你的归宿啊……竟然现在才知道,笨死了,可恶!师兄你真是太会煽情了,感动得我都忍不住哭出来了。”路明非摘下面具,眼圈泛红。他一边抹泪一边自嘲,“师兄让你见笑了,我这人泪腺发达,平时看电视也这样。”

  “你别激动,我不介意。”楚子航急忙表态,“我怎么做能让你感觉好一些?吻一下可以么?”

  “可以是可以,但你要把脸侧过点儿角度,不然又会撞到鼻子。”路明吸了吸鼻子,将面具重新戴好,“师兄你平时应该多看看电视。”

  “我会努力学习的。”楚子航说着捧起路明非的脸,模仿着他之前的动作,虚心地征询意见,“这样可以么?”

  “嘴巴不要张得太大,你是吻我又不是要吃掉我。”

  “这样呢?”

  “注意调整呼吸,不要搞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觉得我大概掌握方法了。”

  “你放松点儿就好。”

  楚子航和路明非陷入了旁若无人的二人世界,就在这时,麦克风的声音贯穿全场:“墙角那两位,你们注意点儿影响好吗?要做没羞没臊的事就回家去,别以为戴上面具就没人认识你们了!新闻部都拍了N张照片了,等着明早上头条吧!”

  “自从来到卡塞尔学院,我已经上了无数次头条,还怕这一次吗?”路明非愤然站起。

  “我无所谓,我也经常上头条。”楚子航也从地上站起身,“这里的空气开始浑浊了,明非,我们回去吧。”

  “走!师兄。”

  眼见着两人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恺撒怒摔麦克风。安珀馆内响起了阵阵欢呼:

  “会长好样的!”

  “恭喜狮心会会长表白成功!”

  “结婚!结婚!结婚!”

  2010年10月31日,万圣节前夜,路明非和楚子航的纺线,被命运三女神连在了一起。

--------------------------------------------------------------------------------

作者有话要说:

致各位亲爱的读者:

从9月18号到今天,连续日更46天之后,《尼伯龙根镇魂歌》第二卷正式落下帷幕。由于笔者的时间和精力有限,很遗憾地告诉大家日更也将在今天结束,如果各位亲依然对本文抱有兴趣,以后就请在每周周末过来追文吧,感谢大家的支持,祝食用愉快~~









抱歉昨天po主沉迷基三没有更文_(:з」∠)_

今天估计是补不完了Orz

两个星期就失信了,po主脸好疼QAQ


评论 ( 1 )
热度 ( 54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