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文可转,暂时弃号。

【转载】尼伯龙根镇魂歌-Chapter-42

  在夏弥言灵的协助下,楚子航“二度爆血”,击杀了古龙。“风王之瞳”的领域溃散,女孩似落叶般坠落,楚子航接住了她。望着那如同电影结尾男女主角深情相拥的画面,路明非笑着转向路鸣泽,“这就是你导演的屠龙大作,真是老掉牙的剧情啊。”
  “怎么会?哥哥请看到最后再作评论,让人赞不绝口的影片往往需要神转折,那些走向出其不意的才是佳作。”路鸣泽摇头晃脑地说道。
  路明非重新转向大屏幕,这次他吃了一惊。夏弥不再是那个美丽的女孩了,她全身覆盖着铁青色的鳞片,右手的利爪刺入了楚子航的左胸,双脚利爪钩进了楚子航的两腿膝盖。她歪头欣赏着楚子航此刻的痛苦,金色的瞳孔中带着森冷的笑意。
  “你的真名。”楚子航发出嘶哑的声音。
  “耶梦加得。”夏弥轻声说着,猛地抽出利爪。她缓步走到死去的龙身边,抚摸他巨大的头颅,“他是我的哥哥芬里厄,我们同是大地与山之王。”
  “你们应该还有个妹妹海拉,死神海拉。”楚子航以掌按住伤口,满是血污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海拉还没生下来呢。”夏弥眯起眼睛,“但是就快了。今天是她的降生之日,就在这里。”
  “你要吞噬他。”楚子航低声说。他终于明白夏弥为什么会出现在地铁站,她是要借自己的手杀掉芬里厄,从而吞噬她的哥哥。
  “是的,纯血龙类不像你们低贱的混血种,你们还要试着通过‘爆血’提高自己的血统纯度,我们则已到达巅峰。我们强化血统的办法,只能是混入其他纯血同类的血。”夏弥坐在地上,抱住巨大的龙首用脸轻蹭,“等我吃了他,我们的血统融合,海拉就会诞生。她能打开世界上所有死人之国的大门,那将是神话时代的归来,可惜你们都看不到了。”
  “你把他作为食物养在这里……你早就准备好了有朝一日要吞噬他吧?你在等待他彻底孵化。”楚子航轻声说道。眼前这个女孩已经不是他们的夏弥师妹了,她是龙王耶梦加得,夏弥……也许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闭嘴!他不是食物,他是我哥哥!”耶梦加得嘶吼,眼角有红色的血泪流下,“你们知道弃族的绝望么?上千年的沉睡!无穷无尽的噩梦!永恒的黑暗里只有自己!是他陪了我千年,我怎么舍得牺牲他?我爱他啊!这么多年只有他……在弃族的王座上,只有王与王拥抱着取暖……”
  “这么说你是迫不得已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之前你进入了卡塞尔学院地下,为了盗窃龙王康斯坦丁的骨骸。吞噬了他,也可以融合新的血。”楚子航无力地坐在地上。
  “弥留之际还能有这么清晰的思路,真想为你鼓掌。”耶梦加得说,“可惜我没有成功,你们学院的地下藏着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卡塞尔学院里绝不只是混血种,有纯血龙类,不亚于我,甚至在我之上。”
  “所以你没能得到食物,只能用你的哥哥填肚子?”
  “因为我需要力量,我必须成为海拉!要面对我们自己的同类,只能靠压倒性的力量。愚蠢的人类,你们担心着我们的苏醒,却不知道更大的风暴正在酝酿。”耶梦加得停止了哭泣,抬起头来,“丧钟已经敲响,那是另一个世界之门洞开的礼赞。那将是美好的一日,大海会破开,死人指甲组成的大船从海底升起,死神海拉和亡灵们站在船上,要对生人的世界宣泄他们的怨恨。”
  “诸神的黄昏么?”楚子航轻声问。
  “是的,但你没法活着看到那壮丽的场面了。”耶梦加得将利爪伸入楚子航的伤口,切断他的肋骨没入胸膛深处,“不过别害怕,很快就会结束的,只要我把你的心脏挖出来,你就会变成死人之国的一员,那时你将获得永恒的生命。”
  “作为死侍么……可我并不想做龙类的傀儡啊!”楚子航突然抓住了耶梦加得的手腕,猛地收紧肋骨,将那只手牢牢钳住,耶梦加得痛得狂呼。
  楚子航飞起一脚踢在耶梦加得的胸口,两人在半空中分开,楚子航倒翻而下。他缓缓地站起,全身的鳞片一张一合,鳞片下的肌肉如水流般起伏,手中是出鞘的御神刀·村雨。
  “‘三度爆血’,他现在眼里只剩下杀戮之心了。”路鸣泽叹息般地说着,“哥哥,你的骑士离死侍不远了。”
  “他不会堕落成死侍的,我相信他。而我,也不会允许他变成死侍。”路明非目光坚定,语气不容置疑。
  “哥哥你还真是顽固,不过你有说这种话的资格!”意识到路明非气场的转变,路鸣泽的眼中露出一丝狂喜,“你才是掌控生死的造物主!只要你愿意,整个世界都是你的,哥哥,跟我联手吧!”
  路明非笑着摇摇头,目光重新落在荧屏中央。
  楚子航像颗炮弹那样撞在死去的龙王芬里厄身上,手中只剩下光秃秃的刀柄。他不由得想起狮心会第一次会议的场景,他愿赌服输地把“村雨”送给路明非,却被对方断然拒绝。“刀是传承武士灵魂的工具,失去了可能就找不回来了哦”,路明非的音容笑貌浮现在眼前,如今刀断了,武士的灵魂也燃尽了。永不熄灭的黄金瞳在这一刻自行熄灭,楚子航扔掉刀柄,疲惫地倒向龙的尸骨。
  明非,幸好来这里的人不是你。恐怕无法见你最后一面了,抱歉……
  “噩梦结束啦。”女孩恢复了人类的样子,向楚子航走来,“临死之前,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楚子航双眼迷离,气息微弱:“火车南站和六旗游乐园的两次都是你,对么?”
  “是啊,因为那份资料里有我留下的痕迹,我不能允许它落到你们手上。至于六旗游乐园,那是我对你们的试探。你没有让我失望,你凭借混血种的身体显露出纯血龙族的能力,我忽然想到可以把关注引到你的身上,这样我就能藏得更深。最后也确实如此,我甚至获得了进出你病房的许可,也同时得到了诺玛那里的高级权限。我进出冰窖都靠这个帮忙了。”
  “你曾经说过我们是同学,我却想不起来……我们真的认识吗?”
  “当然,我从初中就一直在观察你了。可你眼里一直看着别人,又怎么会注意到我呢?”夏弥叹了口气,“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当你默默地关注着一个男孩的时候,你根本就不知道有一个女孩也在同样观察着你。”
  “为什么要观察我?”
  “因为我想看看你身上究竟有什么好,能让我们伟大的神放弃全族,放弃至尊权力,甚至放弃他永恒的生命,只为了换回一个活生生的你!”夏弥弯下腰,认真地凝视他的眼睛,“你真的没有印象了么,那场因你而起的圣战?”
  突然之间,楚子航的意识受到了冲击,一段段支离破碎的画面在脑海中凝聚成形。太古的祭司高唱着圣歌,一望无际的冰原上浮尸遍野,殷红的鲜血浸染了雪白的大地。黑色的巨翼在夕阳下扬起,遮蔽了半个天空,金色瞳孔的年轻人倒在黑石王座上,胸口插着白骨的长剑。铜柱上被缚的囚徒缓缓睁开眼,白发在寒风中飞舞,眼中流下两行浓腥的血泪。
  那是楚子航第一次对龙文产生灵视时的记忆,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又回想起来,但他已经无暇思考了。他漆黑的眼睛渐渐黯淡下去,视野开始模糊,他的气息越来越低弱,就像风中的残烛,随时可能熄灭。
  “问题问完了,你累了,该睡了。”夏弥跪坐在地上,最后一次拥抱了那个她曾经爱慕过的男孩。她的脸贴在楚子航头顶,一手轻轻抚摸他的头发,另一手四指并拢为青灰色的利爪,无声地抵在楚子航的后心。
  然而在女孩动手的前一瞬,一柄折刀刺穿了她的心脏。那是昂热临别时赠送的炼金武器,曾经重创了康斯坦丁的利刃,刀刃泛着贤者之石的血红色,对龙类而言是致命的毒药。贤者之石的力量迅速侵蚀着耶梦加得的细胞,进行到一半的龙化现象停止了,夏弥跌坐在地上,长发垂下遮住了她的脸。
  “不愧是最像龙类的人类啊,做得真好……”女孩扯开一个绝美的笑容,瞳孔中最后一丝微光熄灭,她仰天倒下。
  “真是神转折。”路明非评价道,“你可以尝试进军好莱坞。”
  “还差得远呢,哥哥。”路鸣泽得意地摇了摇食指,“一部大片成功的关键在于高潮迭起,现在只掀起了两个高潮,哪能就这么完结呢?”
  路鸣泽话音未落,就见在楚子航惊恐的目光中,夏弥被一条黑色的舌头卷走了。龙王芬里厄死而复生,这头假死的巨龙吞噬了他的妹妹,与王座上的君主们融为一体,死神海拉即将诞生。芬里厄的双翼鼓动着狂风,巨大的身躯悬浮在空中跳起了灭世之舞。用不了多久尼伯龙根的大门就会开启,它将剥夺一切活物的生命,将世界变为死亡的国度。镰鼬们意识到了危险,四散奔逃。
  “言灵·湿婆业舞。”路明非欣赏着那庄严绝美的舞姿,啧啧称赞。
  “哥哥,你好镇定。我本以为看到耶梦加得打伤你的骑士,你会立刻冲出去救他。”路鸣泽贴近路明非的脸,眼中流露出赞赏的光芒,“这么沉得住气,你果真是我哥哥。”
  路明非不为所动,一把推开他的脸,“‘湿婆业舞’的发动需要时间。这是你导演的作品,你不会让男主角这么快死掉。”
  路鸣泽的脸上露出算计的笑容,“哥哥你错了,这部剧你才是男主,他只是为你铺路的男二。”
  “哦?”路明非挑了挑眉毛,“可男二要是死了,男主会炮轰制片组,导演你不怕么?”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路鸣泽扁了扁嘴,有些沮丧,“地铁到站了,哥哥你可以下车了。”
  地铁开始减速,路明非站起身,“最后问一句,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叫赵孟华的渣男?他貌似被困在一辆1992年的地铁里了。”
  “你说的是他们吗?”路鸣泽指了指隔壁车厢,里面两男一女正在打扑克,正是失踪的高幂、万博倩和赵孟华。只是不知为什么三人竟变得骨瘦如柴,一个个跟吸了鸦片似的。
  “误入这个尼伯龙根的人都会被强制玩游戏,否则无法走出这个迷宫。不过制造迷宫的耶梦加得已经死了,他们自由了。接下来就看哥哥你了。”
  “知道了,那我们就此拜拜咯,小家伙。”路明非捏捏他的脸,“谢谢你请我看电影。”
  “我们还会再见的,哥哥。”路鸣泽目光灼灼,“我永远都不会放弃你,直到你恢复力量的那一天。”
  “随你。”
列车戛然而止,车门滑向两边。路明非挥挥手,走下了地铁。






评论 ( 1 )
热度 ( 56 )

© 蓝色妖姬 | Powered by LOFTER